Friday, 29 May 2020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心声片语 - 《心声片语 》18·18

29/07/2018 06:49

 


来源/作者:2018/07/28 【林惠隆 FB


今晚花了一点时间,整理出这篇大块头文章,虽然文章很长,但是有助大家详细了解独中的起源,还有统考的催生过程。大家看后对独中统考的来龙去脉会更加了解,不会轻易被有心人误导了。与大家共勉。 ----- 张丹枫

 ===================================


《温故知新:大马独中统考的前世今生》


文字整理:张丹枫


说起「统考」,那是1974810日全国独中董事及校长联席会议通过,由1975年起举办的「独中统一考试」。


董总为了振兴独中教育前途,早在1973年独中建议书通过,董教总独中工委会成立,随即展开工作,编纂独中统一课本,举办独中统一考试等等。


1974810日通过1975年开始举办独中统一考试。


举办统考为当时的教育部长马哈迪医生所知悉,于19751027日在国会大厦召见董总代表,他要求我们取消举办统考,理由是它將制造另一种教育系统,破坏国民团结,对国家没有好处。而我们则告之以统考只能供独中学生的內部考试,以鉴定成绩,而非公开让外校学生参加。


当时的教育部长马哈迪非常不高兴,並恫言若我们一意孤行,將会面对法律的制裁,但为了华教前途著想,我们不理会马哈迪的警告,並按照原定的计划进行,马哈迪也只好徒呼奈何!


马来西亚独中统考,于19751211日至15日一共5天,在当时的副首相兼教育部长马哈迪的警告之下,在东西马42个考场顺利完成。


根据董总的文献记载,当时马哈迪非常不悦。


197510月,统考筹备工作正在如火如荼之际,当时的教育部长马哈迪医生通过刘廷芳秘书通知董教总在国会大厦1027日下午会谈。


1027日下午,董总林晃昇主席、郭洙镇律师秘书,教总陆庭谕副主席、汤利波总务依时到国会大厦教育部长办公室,室内空无一人。


忽然马哈迪医生出现了,没有客套,没有招呼,开门见山道,大意是说:我知道,我们内阁知道,你们华文中学要举办统一考试,内阁要我通知你们,由于现在还是处于紧急气氛中,种族关系还是很紧张,你们这个考试好像另一种制度会引起不安,对国家无益。在国家利益前提下,最好取消这个统考。


林晃昇主席神情轻松地笑笑说,哦,这么重大的问题,事先没有告诉我们,还以为是亲善(muhibah)请我们喝杯茶。是不是政府要为我们举办一个考试,那我们可以取消……马哈迪医生打断道,那是个另外的问题,我问你们什么决定?


林主席答,这是全国性的大会决定,我们无权答复,我们必须回去开会。马哈迪医生插问要多少时候?


林主席答,我们回去要向法律顾问咨询,要开中委会议,要下达讯息,各州要开会讨论等等,最快也要两个月才能答复。马哈迪医生当即决定,给你们两个月作出答复。


他走了,我们也走了,干净利落。之后,马哈迪医生又再单独召见林晃昇主席,重复他的论点。


我们回来,反复讨论,读书考试天公地道,没有任何法律条文约束,所以照原订计划举行统考。把决议通知各州,定期19751130日假雪华堂召开各州董联会、教师会、校友会代表、独中工委会、独中董事长及校长的联席会议。


是日会议共有142位来自全国各地代表出席,听取林晃昇主席的分析报告,于法无碍,一致议决,维持原定统考计划。总的一句,我们是实践基本人权。


第一届高初中统一考试终于如期在1975121112131415一共五天在东西马42个考场顺利完成。


统考在马哈迪医生警告下完成,虽说理直气壮,还是忐忑不安的。


事实上,马哈迪医生是有所动作的,他召开了教育部考试局、咨询顾问等的会议,讨论如何对付。


大家都对读书不准考试很有看法,马哈迪医生认为统考没有通过考试局不对。有人问,国内是否也有考试不是考试局主办的?答复是LCCI考试就不是考试局举办的,是不是也一律禁止呢,否则就是双重标准。


在众说纷纭之际,一位洋顾问发言打动了马哈迪医生,他说部长阁下,你是副首相了,是坐二望一的人,你是准备做马来人的首相呢,还是当马来西亚人的首相?华人社会辛辛苦苦经营华文教育,对国家是有利的,打压它对你的形象很不利。


马哈迪医生动容道,奈何话已出口,如何收科?结论是把统考定位是独中的内部考试,只准独中生与考,如有个别人士与考,便可以对付。


其实统考早有决定,只准在籍独中生参加统考。这也让国中华裔家长抱怨,这是后话。


把独中统考定位为独中内部的考试,这在1980967日,由睦邻计划及团结局在波德申联邦酒店与董教总代表交流会上,大马教育总监丹斯里慕勒(Tan Sri Murad)亲口证实的。


那么,独中是在什么情况下被催生?独中为何需要统考?这一切,请看看董总的文献细说从头:


1960218日,教育部长拉曼达立宣布成立教育政策检讨委员会,以检讨《1956年拉萨报告书》。这个委员会的9名成员,包括了马华总会长陈修信的3位亲信:梁宇皋、王保尼和许金龙。


在马华全力支持的情形之下,84日,《1960年教育检讨报告书》(简称《拉曼达立报告书》)正式公布,并在813日获联合邦立法议会通过。


1961年起,政府不再举办以华文为媒介的中学公共考试(初中三年级考试、华文中学升学考试和华文中学离校文凭考试),只以官方语文——马来文或英文作为考试媒介。


在中学方面,规定只有“全津贴中学”,即国民中学(马来文中学)与国民型中学(算是华文中学),不愿接受改制的华文中学一律取消政府津贴,变成教育体制外的“独立中学”。


196211日起,停止对不合格(即不接受改制)的中学和小学局部资助学校的津贴。而独立中学可以继续存在,但须受到政府教育条例之限制。


这意味着,华文中学面对两个选择:接受政府的津贴和条件进行改制为国民型中学,或是不接受政府分文津贴,成为独立中学。


尽管官方和马华公会进行各种宣传,强调改制的种种“好处”,宣称该报告书乃维护华文教育,并无消灭华文教育、华校、华人语文和文化的意图,但在诱使华文中学接受改制方面还是受到民间极大的阻力。


以陈修信为首的马华公会新领导层,极力支持《拉曼达立报告书》和华文中学改制。马华公会自此与坚决持反对立场的董教总关系紧张,三大机构于是无法操作,实质上已经名存实亡。


1961年上半年,各地华文中学都按兵不动,等待董教总的决定。


315日,教总主席林连玉先生在槟城召开的教总15人工委会会议上,强调“津贴金可以被剥夺,独立中学不能不办”的坚定立场,大力呼吁全马华文中学不可申请改制,应积极筹办华文独立中学。


530日,退出马华公会的前教育部副部长朱运兴,以独立人士身份并以反对《拉曼达立报告书》作为竞选宣言,在安顺国会议席补选中,以3千多数票击败马华公会候选人华景裕。


然而,选民的意愿并不能使联盟政府重新检讨整个教育政策。


相反的,在1961年下半年,马华公会新生代要员如李三春、李孝友、谢敦禄、李润添和教育部长拉曼达立相继通过电台推销华文中学改制的“好处”和“保证”。


教育部和新闻部发放大量宣传品。梁宇皋的《事实胜过雄辩》印成册子到处派送。新闻部宣传刊物《今日之谈》几乎每期都以改制中学为课题。


当局的宣传重点有4项:


1:改制后有三分之一时间学华文(后来证实全是谎言);


2:董事部不必为经费操心(后来也被证实全是谎言);


3:学生学费减少,减轻家长的负担(但没说明政府下一步就是把国民型中学统统消灭,变成国民教育体系下的弃婴);


4:改制后学生有出路(后来的发展却证明独中生出路更广)。


1021日,在华社和反对党激烈反对下,国会通过《1961年教育法令》,把《1960年教育检讨报告书》的建议赋予法律地位。


为了削弱华社对华文中学改制的抗拒,教育部长在下议院提议准许国民型中学(改制中学)开下午班收容不合格学生。这个建议后来发展为容许改制中学附设独立班。


接下来的几个月,则是华文教育的灾难期!


政府采取行动对付教总主席林连玉先生,吊销林连玉的教师注册证和褫夺其公民权!而教总教育顾问严元章博士则永远不准进入马来亚联合邦。这两项行动都获得以陈修信为首的马华公会鼎力支持配合。


这显示当局已不能再容忍反对人士继续阻碍华文中学的改制!


就在这个白色恐怖气氛的时刻,马华公会在教育部、新闻部和政治部的配合下加紧攻势,导致大多数的华文中学董事会在威迫利诱之下陆续接受改制。


独中如何浴火重生


经历这场威迫利诱和软硬兼施的改制风暴后,华文独中的办学陷入低潮,其生存与发展面临重大危机。


60年代至70年代,在政府废除小学升中学考试后,华文独中面对严重的学生来源短缺问题,更被视为收留落第生和“破铜烂铁”的补习学校,独中整体士气低落,惨淡经营。


面对极其恶劣的客观环境,华人社会为了挽救民族母语教育,于1973年在霹雳州发动一场席卷全国的华文独中复兴运动,把全国仅存的60所华文独中从灭亡边缘救活和发展起来。


董教总于当年成立董教总全国发展华文独立中学工作委员会,并发动筹募全国独中发展基金及提出《独中建议书》作为独中今后发展的方向指导。


经过40多年的奋斗和建设,独中工委会在推动独中办学的历程中,无论在课本编纂、举办考试、师资培训、技职教育、学生活动、升学辅导、出版业务、资讯收集、基金筹募、奖贷学金等方面均作出重大贡献。


于是,独中的学术水平获得快速提升,学校的硬体和软体设备得到改善,加上华社的大力支持,出钱出力;短短10年内,独中的形象大大改善,优良的师资和学习环境,吸引更多优质学生报读。


多年来,在完全没有政府津贴补助的情况之下,独中教育自强不息,许多学术方面和纪律方面的水平,都已大大超越了国民中学。


目前,华文独中的办学已达一定的学术水平,其统考文凭受世界许多大专学府承认。从独中毕业的学生,可以直接进入香港、台湾、新加坡、美国、英国、澳洲、纽西兰、德国、法国、中国等等世界知名的学府继续深造。


讽刺的是,只有大马自己国内的政府机构,迄今还不肯承认独中统考文凭;虽然独中统考文凭已经一再被证明比政府的PMR,SPM,STPM文凭更加优越。


独中以华文作为主要沟通及教学媒介语,因此独中也被一些华社人士谕为母语教育的堡垒。


除了以华文教学,独中也拥有本身特有的考试机制。一般上,独中学生被允许参与政府考试如初中评估考试(PMR)、马来西亚教育文凭考试(SPM)等,另外也必须参与独中统一考试(Unified Examination Certificate; UEC),简称统考。


此外,独中也采用了有别于国民中学五年制的教学年限,独中生必须完成六年的中学课程方可正式毕业。


因此,在如此特殊的多元化教育政策底下,学生不只能够兼顾华语、英语及马来语的学习,所涉猎的知识领域也能更广泛、深入。


然而,到目前为止,独中统考并未受馬來西亞政府承认。这造成独中毕业生必须前往本地私立学院或海外国家继续升学。但是,这也使得独中毕业生的足迹遍布了世界各地。除了中國大陸、台湾、香港及新加坡等主要的升学管道外,在美国、英国、日本、德国、纽西兰、澳洲等国家都有毕业自独中的留学生。


 


来源/作者:2018/07/28 Keat Lai Tan FB


对承認统考的远见?


第一:統考文凭已受国外二百多所著名大学所承認;


第二:统考文凭的学术水平达国外大学接受;


第三:为大马人民培养了許多在不同学术领域里的优秀人才,使独中生扬名海外从而创立了华文独中独特学朮品牌。


以上三点让我们看见华文独中存在的意义,它能为国家培训更多人才而不是影响国文在我国的地位?因为华文独中生在初一至初三高一至高三都没有放弃学习国文这科目反而是必在SPM报考的必修科!


既然外国大学都公認统考文凭为入学资格,我们的政府岂可不为统考文凭重新检定它的身份?著名大学如美国哈佛英国剑桥澳洲等大学都接受它大马还需考虑什么?


华文独立中学都是靠华社自力更生出钱出力不怕牺牲!难后经过千幸万苦累积经验而存活?


人民必须有远见?不因带有色彩的狹溢眼晴和思想來反对承認统考文凭?因为它为国家培养了很多有用的人才?


28/7/2018


 


来源/作者:2018/07/26 【符芳侨 Hu Pang Chaw FB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436057

巫统总秘书的公开建议,华教人士又是什么立场?》


巫统总秘书安华慕沙在国会建议,成立由双边阵营的国会议员组成的委员会,深入探讨承认统考的问题。


他说,这是为了避免人才流失到外国。学生们可以通过考取大马教育文凭马来文和历史后,得到承认统考文凭。


掌巫统大权的安华慕沙公开作出这项建议,华社是否会公开表扬,同时借此良机,通过智取、不是蛮干的方式,让希盟政府在巫统总秘书的加持下,承认统考文凭?


我很想知道声称热爱华教,全力支持政府承认统考文凭的华教人士或华教斗士的立场,会是什么?


 


来源/作者:2018/07/26 【林惠隆 FB


《马智礼VS魏家祥:真相应该这样看》


教育部长马智礼由于在回答马华魏公公提问时,心直口快的说出《独中不在马来西亚教育体系内,所以教育部没有准备(Tidak Menyediakan)提供拨款》;被中文媒体写成《不会》、《无意》、《不能》、《拒绝》;一石激起千層浪,親希盟網民罵翻,親國陣網民爽翻,魏公公眼看馬智禮掉落陷阱,笑翻。


实际上,从网民的两极反应可以看出,制造这起争端的,来自三方面:魏家祥,马智礼,中文媒体。看到很多网民还没搞清楚事件原委就第一时间开炮乱射,还炮声隆隆,马智礼几乎被万箭穿心,伤得不轻。


我想在这里说说我的看法。


其一:马智礼被网民轰炸,固然是活该;因为他是个学者,才上任不足60天,很多教育法令、规范问题、教育课题都还没摸清楚,更还没学会政客的圆滑手腕、不懂打官腔;心直口快而犯了政治人物的大忌;活该被鸟。


都说学者不适合搞政治,因为学者喜欢用事实论述,有话直说;这在官场是要处处碰壁的。人民表面上都说喜欢听真话,但当真话很刺耳的时候,引起的反弹分分钟会令你吃不了兜着走。


这已经是马智礼短短60天内第二次说错话了。第一次就在几天前发表的白鞋换黑鞋教改措施,才刚刚被网民K得满头包。这么快就忘了教训,不改有话直说的学者率性,结果当然又一次成为酸民、国阵枪手和冲动的希盟支持者围剿了。


建议马智礼多多向资深政治同僚学学政客讲话的艺术,必要的时候何妨来个《摸你两颗》(模棱两可),真作假时假亦真的政治语言,最能保护自己不成众矢之的。


其二:有人说魏家祥这样针对希盟天天挑起统考课题,值得赞扬。我的看法则是:呸!你不配!


马华过去60年来都在国阵执政体系内,但却从来不曾听说他们反对过巫统制定的所有单元教育政策;事实上,为独中、为统考设下重重难关,刁难华教的政策,包括把独中教义排除在国家教育体系之外的法令条文,都是在马华部长们举手举脚赞成之下通过的。1996年的教育修正法令,乃至5年前出炉的单元教育政策大蓝图,也都是在马华尽全力护航之下通过的。


太远的不说,就说说这教育大蓝图;如果当时魏家祥、廖中莱、黄家泉公开表示反对,面对巫统领袖施压也不屈服,力争到底。同时也能公开为独中统考发声,要求巫统承认统考并给予适当的拨款协助独中发展的话;那么,纵然失败了,人民也会给你一个大大的赞;认同马华确实有为华教奋斗争取;现在针对希盟的承认统考课题所说的话,大家也会鼓掌支持。


但是,马华有这样做过吗?没有。


国阵失去政权后,马华领袖统统没官做了。如果魏家祥真心为华教,真心想帮助大马华社尽快解决承认独中统考问题;魏家祥最应该做的,就是向新任教育部正副部长提供协助,把他在教育部遇到的种种难题统统摊开来,让希盟教育部长确认问题核心在哪里,从而对症下药,通过体制改革一次过消除障碍;则承认独中统考不再是问题,独中教育拨款也就顺水推舟了。


现在的希盟政府肯定远远比极端保守又贪婪霸权的国阵巫统更加开明,制定国家改革方案也更能抚顺民意、更能照顾多元文化社会的感受与需求;魏家祥明知巫统为承认独中统考设下的各种障碍在哪里,若他真心想为华教尽力,他最应该做的,就是协助马智礼及张念群找出问题根源,尽快解决。


但是,魏家祥有这样做吗?没有。


他只会在教育部新手部长背后插刀,揶揄希盟政府无法解决承认独中统考、在教育法令限制之下无法为独中提供拨款而找到复仇的快感。


因此,当看到有网民赞扬魏家祥敢敢为难希盟政府教育部长,说他是勇敢的英雄时,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恶心。如此是非黑白不分,实在令人摇头叹息。


其三:说到中文媒体的水平问题,这已经是罄竹难书。翻译政府部门的文告时,往往一字之差,就闹出大问题。正所谓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是现代新闻从业员水平低落?还是故意搞事?是不是认为既然马华可以把Boleh Dipertimbangkan硬说成《承认》;那么,马智礼的《Tidak Menyediakan》翻译为《无意》、《拒绝》也是没问题滴。殊不知这样一来,就害得马智礼万箭穿心了。


当然当然,说到底马智礼也是咎由自取,把问题推给别人,不能转移他欠缺政治圆滑手腕的缺点。


其四:我们这些追求大马政治变天的人,请别忘了我们的初心。就我而言,我说过我追求改朝换代的心,从来没变也绝不后悔。509投下变天的一票时,我压根儿就没去理会希盟什么大选承诺。说白了,我不是因为希盟许下的承诺而投票换政府的。所以当希盟顺利上台执政了,我就给希盟5年时间,5年后评估希盟的表现,才决定要不要再投下支持票给希盟多另一个5年。


直到现在,希盟政府的表现,我还是很满意的。新手上路,纵然有瑕疵,那也是情有可原。我个人不会要求希盟100天内实现所谓的10项大选承诺;我给它5年。如果希盟5年内无法实现所有大选承诺,那我们就评估它落实承诺的诚意、和面对些什么困难。如果希盟政府心中有人民,人民自然不会相负。


教育部长马智礼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少说话多做事,即使需要发表言论,也请三语具备,尤其中文新闻稿绝对不能少,免得中文媒体又来断章取义、扭曲原意。


我的老友黄士春说得好:《我认为还是要给新政府时间,因为大家事前都没料到真的会变天,希盟政府的部长几乎都是初哥初姐,要面对前朝的老油条,很容易吃亏。我们只是爱之心切,及时提出善意的批评,希望能有效的警惕他/她们。》


就以黄士春前辈的这段话,与希盟政府的支持者共勉。


张丹枫 2018.07.26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