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1 Oct 2019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时事述评 - 谈谈当前华教运动出现的争论课题

31/07/2017 07:14

 


谈谈当前华教运动出现的争论课题


来源:马来西亚华教研究会《华教论坛》推介礼


近年来,就我所知,由董总出版的关于华教问题的研究刊物计有《马来西亚当前时局与华教发展策略》(2011)、《华教发展与研究》(1-3期,2012-2013)。2013年“7·28”,叶新田主席、邹寿汉署理主席领导的董总召开全国华团大会,反对《20132025教育大蓝图》及开展百万人签名运动。自此华教抗争运动发生激烈变化,在当政集团的操控下,董总内部的利益团伙立即跳了出来,大搞分裂夺权活动,至2015年“8· 23事变“中,他们在红头兵等武力护航下,把叶邹拉下来,占领了董总。


在被占领之前的两年间,董总还出版了不少小册子,报道华教抗争动态并揭发分裂夺权派的倒行逆施;即使到了“8·23”董总沦陷后,叶邹也毫不停止华教抗争,以所在的雪隆董联会继续出版小册子。但无论如何,关于华教问题研究的刊物就没有再出版了。


经过一个短时期的筹备,马来西亚华教研究会在霹雳注册了,接着,20162月该研究会的代表刊物《华教论坛》(创刊号)面世,今年3月,《华教论坛》(第2期,或者说是系列2)接着登场,真是可喜可贺!


今天,在这个《华教论坛》特刊的推介礼上,请允许我离题些,谈谈当代华教运动出现的几个理论争论课题。

 
1,  当代华教运动来自反殖民统治、反奴化教育,绝不是冷战思维的产物


最近一些原本华教队伍中人,在华教运动遭受挫折时他们就表现得十分动摇,以至在思想上产生了180度的转变,把当年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反动理论——“冷战思维”硬套在华教抗争运动的身上。现在,他们大叫大嚷,说什么由于在华教运动中的“冷战思维”,一味斗争,导致华教不可避免的遭受当前的“10年浩劫”,这是毛泽东在中国搞文化大革命造成“10年浩劫”在我国华文运动的翻版,云云。


其实,这种利用“冷战思维”来“嫁祸”华教运动,甚至对整个战后以来反殖进步力量进行污蔑,早已是一种沉渣,最近又由吴建成把沉渣搅起。在退下林连玉基金主席职位时,吴建成口水多过茶,大谈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毛泽东等的革命,说是一个比一个偏激,又说我们这里的华教领导(指叶邹)更抱着“冷战思维”,排挤他们(吴建成等等)这批华教精英,为了报私仇,他们只好“与狼共舞”,助阵打仗,大造舆论、动员各方力量,把所谓“叶邹集团”从董总权力中心赶下来!吴建成说,他们人心大快,还有人放鞭炮呢!


为了正本清源,不妨简述一下,战后以来世界上有三大矛盾:一是帝国主义集团与社会主义阵营之间的矛盾;二是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统治者与殖民地、半殖民广大人民之间的矛盾;三是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统治者与本身国内劳动大众的矛盾。


在上述三大矛盾中,第二个矛盾,即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统治者与殖民地、半殖民广大人民之间的矛盾,是主要矛盾,是世界风暴的中心。当年,新马各族人民展开反殖运动,争取国家独立和发展,开展华教母语教育运动,反对奴化教育等等,是为时代潮流,得道多助,社会主义阵营支持我们,亚非拉各国人民支持我们,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国家(特别是英国)劳动大众支持我们。但是,英殖民主义及其走卒用“热战”杀害、镇压我们,又用“冷战”宣传妖魔化我们,欺骗分化群众,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冷战思维”是老牌帝国主义英国的丘吉尔提出的,得到美国总统罗斯福的大力吹捧。于是抱着“冷战思维”的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及其走卒,便把争取民族独立和解放的反殖力量,污蔑为替莫斯科、北京服务的“共党分子”、“亲共分子”、“恐怖分子”,以及什么反国家、反社会的“颠覆分子”,对之极尽造谣丑化之能事,必欲赶尽杀绝而后快。凡是经历过这时代的人,无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及其走卒的“冷战”宣传和“热战”暴行,深恶痛绝,相信吴建成也不是没有伤疤,可是伤疤还没好,就来教训同是受伤者,甚至是受害更为深重者。


现在,吴校长绝口不谈当代华教运动既来自于反殖、反单元奴化教育,且绝不是冷战思维的产物这个最关键的问题,却接过了敌人“冷战思维”的破枪来对付华教运动,但愿他不是中邪,而只是陷入无明无知。这里,借用毛主席引用明朝学者的一副对联,聊供吴校长自己照照镜子吧:


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

 
2,  1980年代至本世纪初的三大策略及其延续,都离不开是机会主义


进入1980年代以后,董教总领导人如林晃升等,为了突破华校面临的困境,主张“政党参与”,不惜让董教总陷入政党化,提出了所谓“三大策略”,即从“打入国阵、纠正国阵”,转为“两线制 - 集体参加民主行动党”,到出面领导“诉求”的斗争,不一而足。对这些策略,大家谈得多了,无需罗嗦,但出现这些策略的思想根源,必须看清楚。


历史证明,华教两百年来的风雨路,是靠先贤带领华社群策群力走过来的,华教能有现在规模也是靠华教斗士的抗争,不怕牺牲、坐牢、打压而发展起来的。一句话,不靠天掉下来或别人的善心,而首先是靠自力更生才有今天的华教。


上述三大策略的最大败笔在于名为“突破华教困境”,实为忽视“自力更生”原则,只想借助别人平台或最高掌权者之手,来为一批所谓“华教精英”谋官位、地盘、名利双收;一旦遭遇挫折,这些“精英”便作鸟兽散,受害的是华教。事实俱在,这些所谓策略,搞的是政治投机和冒险,是十足的机会主义,使华教承担不必要的后果,难道这不该吸取教训吗?


平心而论,林晃升虽是上述策略的“先行者”,但肯定是个“先醒者”,他最终还是回到捍卫华教这边来,受人尊敬。但是,像吴建成之流,到了现在,还在自以为是“华教精英”,为了报私仇和打倒叶邹,跑去投靠单元主义当权集团,企望得到赏识而能捞得一官半职,结果是“替人作嫁”,自已成为“嫁不出的老姑婆”,这种人能令人尊重吗?

 
3,  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的原则不能丢


众所周知,华教是我国多元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属于整个华社共同传承的教育事业,绝不是某些政党派别的附属品,因此,所有政党,包括华基政党,为了表达它们“亲民”,则只有支持华教抗争运动的义务,更没有理由要求华教服务其政党的主张作为交换条件。


另一方面,长期以来,华教遭到打压,归根结蒂都是当政者对华教实施的错误甚至歧视政策造成的,所以华教运动要特别关注那些与华教有关的政治问题;反对不利于华教生存与发展的政策,支持有利于多元语言教育发展的政治主张;并为华教发展而与各党派、机构以及有识之士进行对话和寻求支援,等等。一句话:华教运动不能超越政治。


在几十年的工作中,华教运动所取得的成绩是主要的,但也不排除犯了不少失误,这其中偏离“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原则,例如上述的三大机会主义策略所带来的恶劣后果最为严重,我们必须牢记!


在上个世纪50年代末,华教面对第一波改制浪潮(中小学改制),当时华教运动高举“母语教育”及“民族教育”的旗帜,进行抗争,由于单元主义教育政策还处在初期阶段,对华教的伤害才开始形成。随后,华教运动出现上述三大策略错误,带有时代背景。


踏上本世纪,单元主义教育体系已经独霸我国教育领域,华教首当其冲,正在面对第二波改制,其他非官方教育源流也要被边缘化。在此时代的风口浪尖上,华教运动高举了比早期更为鲜明的旗帜,就是:主张多元团结原则;反对单元同化政策。


这个旗帜指明的是立国原则,即我国是个多元的国度,必须树立多元团结的原则,才是建国的根本,才是符合全国各族人民的总体利益;而单元主义的同化政策,是违反多元国度的根本利益的,是不符合多元世界潮流的,是要被淘汰的。


必须指出,多元团结的立国原则,反对单元同化政策,是所有政治中最大的政治,是所有负责任政党必须拥护的,因此华教运动的“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的原则不能丢。


总之,为国为民,我们要超越政党,欢迎并愿意同任何负责任的政党进行合作,同时,我们不超越政治,既不脱脱离政治,更要面对政治,为树立多元团家原则,反对单元同化政策而努力奋斗!


(方山讲稿)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