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9 Aug 2019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要闻 - 【华教视窗】 ~ 685

14/07/2017 14:04

冷眼看新加坡讲华语运动


2017/07/13《多伦多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作者:叶


新加坡推行的讲华语运动,今年进入第38年头,它是李光耀政府禁止讲方言,消灭华文教育之后的一种假惺惺,希望不会背上消灭华文教育,成为历史罪人的做法。


既然是假惺惺,不是真心,因此,自从于1979年推行讲华语运动以来,这项运动就频频闹出笑话,尤其是在今年的讲华语运动的推介仪式上,主宾席位的活动看板上,误把“读”写成“渎”。


不偏不倚,这个“渎”字就在主宾、新加坡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傅海燕的下面。


“渎”是冒犯,亵渎的意思。“自渎”更是不堪入目,是手淫!


于是,这张“渎”字的照片。立刻在网上疯传,成为大笑话,傅海燕在照片里,满脸笑容,样子十分受用。如果她知道“渎”字就在她的座位底下,她不会对身旁、本届讲华语运动组委会主席萧作鸣大骂才怪!


身为主席的萧作鸣,过去几年来,都在讲华语运动推介仪式上大出风头,又敲锣又打鼓,他应该没有预料到今年会大出洋相,闹出国际性的大笑话。好事者,在网上称他为“渎先生”。


身为主席,不可能没有过目有关的看板。如果他没有过目,是他身为组委会主席严重失职!如果事前有看过,那么,他的华文水平,真是糟糕。他是新加坡华文报的高层,负责文化产业部,丢了华文报的脸,如何向华文报交代呢?!


说到底,讲华语运动只是在假惺惺,真要推行讲华语,提高华文水平,至少要找具水平的人士来担任组委会主席。


 


讲华语运动,算了吧


2017/07/13 《大腹豪》

~Author: shihhow 


我说的,我负责。


我曾当过两年“讲华语运动“的创意小喽囉。


那时一直持续担任组织工作的是 National Library Board (请别问我为什麽是 NLB 来负责组织每年的讲华语运动,我真的不知道)。


(据知现在负责的换成是 NHB National Heritage Board )


然后 NLB 里头的一高层女子一直不满我们开会时使用华语(其实会议开头时都中英并用,但渐渐的就转为华语,毕竟我们都是华人嘛,搞的又是“讲华语运动”),但该 NLB 女高层组织了讲华语运动那麽多年,却一句华语也不肯说,因为她完全不会(身为运动负责人之一却不响应?个人觉得她只是为指令而工作,根本对这项任务不上心)。


而且!她还发密函上告政府高层,说英语才是行政语言,投诉我们开会时使用华语,是违背政府政策。我靠!二靠!三靠!有这种人存在,一就是继续把讲华语运动温温吞吞地推行到一百年(然后宣布“讲华语运动”昂然迈进一百週年!),二就是算了吧,现实环境是这样就这样了 . . .


我不知道她现在是否仍然在位(应该没了)。


这事我当时曾发佈在 omy 的敝 blog 里,但因为某些压力原因,所以被逼自己主动撤下;但小弟我已活到这个无所畏惧的年纪了,就只想说真话。


但只要有类似这种完全不懂或半懂的高层或委员存在于推广华语理事会里 . . .


呵呵呵~~~你懂的。


 


新加坡讲华语运动闹大笑话


2017/07/11《多伦多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作者:成


新加坡讲华语运动今年进入第38年,却闹出大笑话,反映了自从李光耀政府消灭华校教育,关闭南洋大学之后,新加坡的华文水平已经低落。


闹出的天大笑话是:在开幕礼上,主宾席位上的四个大字,其中的“读”字竟写成“渎”,“听说渎写”骇人出现,而且“渎”就在主宾傅海燕部长的下面!


“渎”是“对人不恭敬”的意思,通常和“亵渎”(冒犯、不恭敬)用在一起。“自渎”更是手淫的意思!


在女部长傅海燕的座位底下出现一个大大的“渎”字,令人啼笑皆非,有者更是捧腹大笑。


问责起来,本届推广讲华语理事会主席萧作鸣应受批评,应该引咎辞职:他是新加坡华文报集团的高层(文化产业部总裁),堂堂的华语文报高层,华文水平这么差劲,竟然没发现错误!真是该打屁股。


顺笔一提,萧作鸣主席厕身华文报高层,他在上届新加坡总统选举上,当选举官宣布行动党的陈庆炎当选时,他上前拥抱的陈庆炎的镜头,被文教界批为“肉麻”!


“读”写成“渎”,主办当局的辩白是,都是字体的错!一时大意,老花眼看不清楚!


唉,萧主席,别越描越黑。这种辩白,呜呼哀哉!


 


“人治”管理教育的弊端!


2017-07-13 16:09星洲日报/大北马

~文:黄荣文


行动党日前质问马华,华小要申请拨款为何要通过马华网站,而不是只找教育部。


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作出解释,阐明马华并没有插手华小事务,也没有越俎代庖凌驾教育部之上处理华小事务,但是类似的问题也一再重演,也怪不得他人以异样和质询的眼看看待此事。


事实上,在华小华校的课题中,马华领袖在相关课题频频亮相,恐会出现反效果,反倒是让马华背负的历史包袱更重了。


马华强调从独立至今,与华校紧紧绑在一起,不曾停止协助过华校或华小申请政府拨款的工作,而这相信也是其他国阵华基政党民政或人联党给人的印象。


然而,马华还是觉得,让人存有这种“印象”是好的吗?


有关问题的出现,追根究底是教育部或政府在处理教育课题,尚是依靠数十年前的“人治”管理阶段,没有实现真正“法制”管理的正规化,事事依法行事、有问题上情下达,相信全国学校问题早就解决了,而不是每每有“小拿破仑”的小官员,一项良好的政策就谬以千里了。


近日发现,巫统吉打港口区部主席阿都拉哈斯南非常关注吉北十字港益民小学面对消防室残旧及其他基设问题,主动前往布城会见教育部长马哈基尔申请10万令吉拨款。


这里先恭喜益民获得教长允诺拨款10万令吉。


不过,益民的个案也突显“人治”管理的缺陷,因为该校虽有政府学校的地位,但是多年来向教育局申请拨款维修,却迟迟没有消息。


如今,反倒是政治领袖一出手就有所成果,惟此结果并不令人讶异。


如果在政经文教领域方兴未艾的阶段,政治领袖出手帮忙的情况,或能招来如雷掌声,满堂喝彩,但是在人类已准备移居外太空的年代,各种资讯层出不穷,人们懂得思考要求公平的诉求时,难道还奢望以类似的陈腔老调来获得支持?


若说到执政当政府,反对党固然有所不足,但是反对党所挖出来的一些弊端及问题,却也非都是乱来,各造应该予以重视。


马华若继续忽视类似的问题,下回反对党在选举时,同样还是能够轻取对手,选民仍“选党不选人”。


回到教育的问题,若政府及教育部还是以人治来管理全国学校,我们在未来的日子,还是可预见申请拨款的戏码,换着不同的剧情在上演。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