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6 Dec 2019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文艺园圃 - 当渔帆船舵手(下)

29/01/2016 08:05

 

 

 

 

【当渔帆船舵手之三                                             

 

 

独当一面

 

~~当渔帆船舵手之三

 

作者:渔夫

 

 

当一切准备妥当,要出海时,小伙子却病倒了,一时又找不到代替的伙计。逼于流水开始活动,不能再等下去了,我也考虑到在农历四月天,季节风转换时,风势一般比较平和,只是偶尔刮场暴风雨。因此,决定单独驾船出海捕鱼,母亲当然不放心,但为了生活,她也无奈地允许。

     

当年我只有十八岁,自己一个人出海捕鱼,这是渔村年青一辈所不敢去挑战的,因为渔帆船上的工作样样既粗重又繁琐,更要解决自己的寝食问题。我之所以毅然地迎接这样的体验,也有周围其他较大的年青舵手的鼓励,让我增强了信心。

 

话说当时真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血气方刚,浑身是胆,靠着一股蛮劲,说干就干,不知天高海阔。其实,在工作方面,我也特别谨慎,有自己的分寸。每天在下网前或启航前,我会早起,烧柴起火先烧水煮饭,通常多煮些饭,以应对航行时出现的不利情况,例如风势转强,难于起火做饭,到时还可以吃冷饭过餐。

 

在例常的地点下网时,竹筒(代浮标)的绳子的长度,在上一趟拉网时就顺便衡量好了,方便下一趟下网时不必再费时测量。由于身手快捷,也跟得上人家。苦的是风平浪静,就得在船头一边摇橹一边下网,双管齐下,这样才能使网根(系网绳子)拉直,随流水漂流。要是网根不直,渔网不平衡地漂流,往往使几张甚至十几张渔网缠在一起,很难捕到鱼,而且起网时既费力又难清理,是件令人头疼的事儿。

 

拉锚碰上浪大流急时,我把锚索在船头的横木上多缠上两回,然后把在左手上,这样锚索就不至于溜滑。再下来,右手一截一截的拉,左手一截一截的收,靠得是动作灵巧,把锚拉上船。

 

经验告诉我,每次下网后,渔网脚会在海底漂流扫过。海底时有深浅,就要划舢舨去把竹筒的绳子拉短或放长,好让渔网脚与海底保持一定的接触距离,这个工作独自一人还能胜任的;可一到晚上,便得把舢舨拉到船上,怕的是绑在船尾角的舢舨绳脱漂失。一些老人家常称赞我的臂力好大,真的,要把舢舨拉上船,通常非两个人合力是办不到的。

 

夜幕低垂,一个人就感到孤独寂寞。有时躺在船板上翻转难眠,四面漆黑,望着那挂在船尾上孤零零的油灯(风雨灯),经受风雨的摧残,闪闪欲灭的灯光,勾起我无限的遐思:油灯啊油灯,也许有一天,灯泡代替了油芯,让你散发着灿烂的光辉吧!

 

这一流水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在转移地点的一个晚上,三更半夜的,感觉到要刮西南风下大雨了。一些朋友渔船互相呼应赶快下锚,当我收帆下桅后,盖了几张船盖(草席),突然刮起大风,我措手不及,好些船盖都被卷走了,剩下两张破船盖,再也无法盖上。顷刻间,倾盆大雨直下,没办法,躲到船舱里避雨,但滴滴雨水透过板缝,一夜不停,成了落汤鸡,真是呼天也不应,叫海也不理。

隔天,那些朋友渔船给我送来了多张旧船盖,勉强还够受用,总算度过了这一流水。其实,这一流水是个好流水,捕获量也不差,有道是老天不负苦心人。

 

 

 

 

【当渔帆船舵手之四

 

 

渔村孩子早当家

 

~~当渔帆船舵手之四

 

作者:渔夫

 

 

我开始捕鱼,用的都是蔴线渔网,再经过几年,蔴线渔网已逐渐地被尼龙渔网所代替。当时的新的尼龙网价钱很昂贵,而咱们村的渔家的经济能力不足,是买不起的,只能买外地人家用过的半旧尼龙网,三五张的轮流退换蔴线渔网。这样一来,尼龙网不断增加,捕获的鱼量也有所改善。

 

1967年,渔帆船眼看大多已被小机器船所取代,所剩无几,日趋绝迹。是在年尾时,我才勉强筹到点钱,买只人家称为旧“直车”的小机器渔船。这是一部四马力小发动机配上个转轮,拉动另一部直立的机器,后者设有进、退、停的按钮,再下边的主要配套是螺旋桨,安装在船尾部。因渔船相对较大些,由这种小机器拉动的船速就显得特别慢,可以说只比划舢舨快了些,但总比看风使帆轻松得多,心上颇感满足。从此,我那将近十二年的渔帆船生涯也就结束,留待作为往事追忆了。

 

有了小机器船,两个小甥儿吵着跟我下海捕鱼,大的九岁,小的八岁。原来,姐姐在离乡出去外地打工时,将三个小孩留下给我们抚养,除了前述两个男的,还有一个更小的女的。当时我就这么狠心剥夺了他们的童心,但历来渔村的孩童都是早当家的,现实逼人啊!另一方面,想到家里只一个小妹要照顾失明的母亲,恐怕兼顾不到三个甥儿,带两个在自己身边也有个好照应,又可学点文化,只是辛苦了他们,小小年纪跟我漂泊大海,历尽沧桑。

 

过年后,吉里汶半港区有个渔船帮到苏南巨港港口捕鱼。这是个新渔区,我报名跟去,船主们答应了。农历正月十三日起航,由两艘大渔船(60马力旧式内燃机车)拖了三十二只小渔船和渔帆船,浩浩荡荡地航行了两天两夜,才到达目的地。沿途上每个时间所经过的岛屿,我都作了详细的记录,这也是我一生中跨出的最远海域,与我同船的还有堂弟和那两个甥儿。

 

因为是新海域,捕捉的午鱼也比以前多了几倍,可是鱼价钱却很贱,每公斤只有新加坡币8角钱至1元,船帮的人说这种新海域的午鱼,肉质硬,不够甜味。但鱼多不怕价钱贱,两个多月的奋斗,捕获了160多条午鱼,另加一些杂鱼。回家后,有了剩余的钱,又再换艘旧机器渔船,.船身较大,机器是“野马”卧式四马力,发动力较强,船速也快,环境这么一改变,我的捕鱼生涯也随着进入一个新的转捩点。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