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1 Oct 2019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文艺园圃 - 当渔帆船舵手(上)

28/01/2016 19:50

 

 

【当渔帆船舵手之一】         

 

初试啼声

 

~~当渔帆船舵手之一

 

作者:渔夫

 

 

经历两年的捕鱼生活锻炼,十七岁那年头,叔父鼓励我当个渔帆船的舵手。舵手要独当一面,我毕竟还年轻,缺乏许多方面的经验,深怕不能胜任而犹豫不决。由于叔父的执意,又考虑到叔父时时刻刻在周围照顾,还征得母亲的同意,我终于放下这块心石,挑战新的任务。

      

跟随我的第一个老伙计,其实也不过五十岁,是个有家庭的鸦片鬼,他不是抽鸦片,而是“吞鸦片”,即吞服鸦片烟屎。据知,这种烟屎是抽过鸦片以后遗留在烟管的渣滓,吞服它可解解鸦片瘾,食用较经济。这个老伙计体力很差,又不善于游泳,处处使我担心,怕他出了事,一切较危险或粗重的工作我都自己担当了。

 

记得出海第一天,我就出个洋相。当桅杆竖起并拉上船帆后,我就提起船舵,站好姿势,把舵往舵洞插下去,谁知过分紧张,插个不准,连人带舵一起掉下海,吓坏了旁边渔船的人。幸运没有受伤,我很快便攀上船,和老伙计合力把舵拉上来,重新插进上下两个舵洞。不要小看这门木舵,近三米长,舵板和舵柱都是坚硬的木头,至少也有六十公斤重。.

 

在海上,每当准备半夜航行,通常在遇到前头风和夜晚下网时,我都不敢贪睡,点起小油灯阅读武侠小说养养神,间中也注意观看船尾拖着长绳子的那个流水竹篮。这流水竹篮的作用是稳定渔船,在流水湍急时,不使渔船左右摆转。当流水缓慢要转换潮流时,那个篮子没了潮水拉力,就会露出水面。这时只要听到叔父一声喊“起帆啦”,或者“下网啦!”,我便赶快地起身准备,怕的是睡熟了,航不了船,下不了网呀!当年,没有闹钟,贪睡会误事的。

 

出海主要目的是能捕到鱼。当时是以捕捉午鱼(IKAN  KURAU)为主,所以每一次下网都得选择适当的地点。例如,海底软土沟中、沉船旁和礁石滩边,这些是午鱼活动的地带。而软土或硬土浅滩里捕到午鱼的机率是很微的,甚至空手而归。

 

当初,我是个新手,常因不对风向,错误估计流水的漂流,而偏离了正确位置;而且心急,看到人家下网,慌忙跟着下网,因为每只船所下锚的位置不同。由于有这些方面的认识偏差和失误,常常错失捕捉午鱼的机会。午鱼是种流水鱼,也只有在流水活动的那几天,才成群活动,别人家渔网沿着软土沟中漂流,捉到许多午鱼,我的渔网搁在浅滩漂流不远,难有收获。 

   

那时我的心情很不稳定,情绪很低落。叔父鼓励我,教我不要灰心,要有信心,对每个地点的海底沟的深浅和距离加以分析理解以后,下网时,衡量风势的强弱,流水的急缓,确认渔船的定位,准确地使渔网在我们心意中的范围内漂流,捕获午鱼的机率也就较大。

 

在叔父的栽培下,我不仅从学习中吸取了不少舵手们的丰富多彩经验;更在靠天航海捕鱼的恶劣环境的实践中,积累了许多捕鱼的土经验,为以后的业绩发展奠下了基础。

 

 

 

 

【当渔帆船舵手之二】

 

风雨同舟

 

~~当渔帆船舵手之二

 

作者:渔夫

 

挨过了一年,与我同船的两个伙计中,另一个是十三岁大的本地小伙子。因为在那时候,外来的移民几乎没有,伙计难找,这小伙子身材瘦小,气力差些,但划起舢舨却是能手,煮饭烧水样样精,他在船上还能帮忙做些琐碎的工作。

 

我们渔船的桅杆,长度大约有7米多,头部圆径近8寸,尾部比较瘦小了些,也有6寸左右,木质硬而韧。每次起桅杆时,我安排个“木人”以代替他,竖立在船尾中间。这个“木人”呈Y字形,大约两米多高,先把桅端抬高架在“木人”的分杈处,然后把桅杆顶在肩膀上,当我用力撑起时,小伙子急忙跑到我的前头,也一样用力帮着撑起桅杆,最后把桅杆竖立起来。

 

每次卸下桅杆前,小伙子先把“木人”插在船尾中间,然后在一旁等着,当我抱住桅杆拔起时,慢慢地往下卸,准确地把桅端卸在木人的分杈处,他就跑了过来,我再抬起桅杆,他就把“木人”拔起。这些在航行时竖桅卸桅的工作,当时并没有考虑到其它危险性存在,只是一鼓作气的蛮干,干得不知天高地厚,满身是胆。

 

在风雨中,在浪涛里,看来我们的收网工作会比别的渔船慢些,其它的工作还算应付自如。下网或收网后,稍有空闲时,我织网他上梭,他缠线上梭快捷又结实,让我织网補网时穿过每个网目都感到非常的伶俐顺手。这个小伙计在学习上也顶聪明,读书过目不忘,每课书只要教过两遍,他就会认读了。我也时常讲故事,他很爱听。大家同一条船,同是苦命人,苦中寻乐。

 

意外事故终于发生了,那是某年正月初五的早晨,刮着东北风,寒风呼号,阴雨阵阵,浪涛滚滚。我们正要起帆,去找地点下网。拆开船盖后,当我撑起桅杆,小伙计跑到前面时,突然来个侧浪,船一颠簸,板面湿滑,我的脚底失去平衡,整支桅杆摔压下来,我本能地想要及时闪开,可是小伙子在我前头,我若一避开,他一定被压个不死也重伤。为了他的安全,那时我倾力顶住,喊一声“快闪”,整支桅杆就把我压坐在船板上,小伙子总算逃过了一劫。这时的我已动弹不得,全身酸痛,站不起来了,任由雨淋,忍着痛苦。

 

这时小伙子拿了竹杆,绑了两块小布条,插在船头上。在不远的船母(野马12马力)发现咱们的船出了事,驶了过来,帮我们盖上了船盖,然后把船拖到浅水处下锚。这天无法下网,等到傍晚其他的渔船拉完网,大家也要归航,船母顺道把咱们船拖回家。

 

在家休养时,我还不能站立,经过一位跌打老医师的悉心诊治,一个多月后方能恢复活动。从此患上后期风湿病,每隔一两年,就要发作一次,病发时整天躺着总爬不起来,可是隔天就无事了。那时内人没有发觉到我的病况,还怪我懒惰不起身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