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6 Dec 2019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文艺园圃 - 我不要再长大了

23/11/2015 19:26

 

 

【教学经验之七】

 

我不要再长大了

 

~ 渔夫 ~

 

有次和内人到妹妹家,她的一个孙女走到妹妹身旁,对她说:“奶奶,我不要再长大了,我要永远作个小孩儿。”我觉得有点奇怪,一个三岁的小孩竟说出让人匪夷所思,让家长们发愣的话。

 

我问这个小甥孙女,你为什么不要长大呢?他说长大了要读书,不可以玩耍了。据妹妹说:原来这个小甥孙女每天看到姐姐早早就要上学读书,回家后,妈妈又带她去补习。稍微慢一点,又要被妈妈催着。小甥孙女看在眼里,怕在心上。

 

在咱们吉里岛,一些五六七岁的小孩除了学校功课,额外的补习课却把孩子压得喘不过气,也剥夺了他们的休闲与游玩的时间。孩子们放学回家,家长又赶着时间要带他们上补习班。他们的补习课,有印尼文、华文、英文、心算速成班等等。

 

在过去,只有在学校功课上较差的学生才会去补习,而现在的孩子学业已经非以往可比了,可有些家长仍认为孩子多补习会突显成绩的优势。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这样的学习法是否真的对孩子有益呢?

 

在我隔壁有一位小女孩,大约六岁,当时只读二年级,家长已给她上四种补习班。但家长也忙得不可开交。在中午一点钟放学回家后,又载着她的女儿上补习班,到赶完最后一趟补习回到家已是五点多了。亮灯后又看她在大厅上赶学校的作业。

 

有一次她没来上华文补习课,我问她怎么没来上补习课。她说跟朋友偷偷地跑去玩。我说你爸爸知道吗?她说不给爸爸知道。看到这种不正常的成长,后来我也向这位家长提供一点意见,不要给孩子压力,只要选一两科补习课已够了,让孩子适当休息,多提供他们的童年兴趣。

 

我看过陈之华著《成就每一个孩子》里提到:芬兰教育里有一个很基本的着眼点,就是把孩子的权利放在第一位。对孩子的人权和学习成果的隐私给予充分的尊重。她又提到:亚洲社会过度看重求学过程中的“智育”,一味地要求拚分数和升学的普遍现象,反而对下一个世代造成“不均衡”成长的重大影响。

 

给予孩子时间,让他们顺应自然的成长,在身心都放松的环境里学习,他们一定可以学得更好。

 

 

 

 

 

 

 

【教学经验之八】

 

学书法的经过

 

~ 渔夫 ~

 

 

大概在1992年华文补习班教学课程中,为了推广中华传统文化教育,因此鼓励学生们增学书法一课。当时我也不善书法,只是好学而边学边教。开始教书课,提起毛笔正要写时,那只结茧粗手老是颤抖着不听指挥。学生们用怀疑的眼光瞪着我,其中一位小学生就站起来说话:“老师!您的手这样颤动着,怎能叫我们写好字呢?”听了这天真孩子的话,整个人被怔住。当时的我心很酸痛,但也不发怒。过后,反复自我检点。孩子的批评是对的,作为一位教育工作者,要以身作则,先需学好本事,才会交出好成绩,才能教好下一代。

 

从那天起,我便收集一些印尼文旧报纸.每天早晨,站在桌旁,挥起毛笔,一横横一竖竖,地写满一张张旧报纸,写到兴趣时,心无杂念,像在耍太极拳一般,也不知不觉时间过了多久.经内人大喊:“吃字便够饱,不想吃饭了。”这才惊觉,已时过中午,肚子也正在闹革命。我就是这种粗人的牛脾气,非学到端正的一笔一划不放手,非学到手不颤抖就是不罢休。

 

开始时是学楷书,后来在华文补习班兼教美术字,用颜色笔写,看到宋体字端正又美观,想到改用毛笔试写看。学时先默记宋体笔划口诀,即,(点象水珠撇似刀,钩似鹅头捺弯扫,横细竖粗四角圆,横及横折三角梢)。学习每个宋体笔划,掌握了笔划的书写,然后才去练习宋体规范字。没有老师的指导,没有正确的下笔功夫,靠恒心的自我学习,懵懵懂懂的,就当作是修身养性吧!

 

人总是不能满足自己的,常看到电视机播映端正雅观的隶书字幕,又想到多学一体隶书。当时补习班有一课采用华语和福建方言教学《千字文》(通胜书里是隶书体),这给我学习隶书体又兼默念《千字文》,一举两得。那时朋友也送我一本隶书旧字帖,先是研究其笔划,再仔细每个部首的写法,便开始临摹起来。每次学习时,运起笔来很不自然,字体又撩乱,心情千丝万缕,越写越心烦,字体越看越不像样。我学宋体一段时期,宋体笔划多少定型。当写起隶书体来总是甩不掉宋体的形影。我也克服这方面的缺点,但还是脚踏两只船,摇摆不定,因此对于学习信心也逐渐动摇,后来暂时搁笔,清静思过。

 

2003年9月份参加于厦门举办的世界六桂堂恳亲大会,首站先到北京旅游,在参观天坛的一个早晨,经过一条宽阔又深长的石路上,有的做运动,有的练气功,也有老年人,中年人,甚至残障人坐在地上写书法。他们各备一桶水,有蹲着,弯着腰,站着;还有坐着提起双脚写的,用长笔和短笔写出各种型体字。被他们的用功吸引住,忘却了随团参观各个旅游景点。地上书法是项健身的运动啊!又勾起了我对学习书法的兴趣,同时也给我灵感,用大毛笔在地上习字,又省墨也省纸,又可自修文学。

 

有位补习班学生在台湾留学,曾送我大毛笔,这下可有用武之地了。回到吉里汶后,有样学样,每天早上,拿大罐水在家门前,站马步,半弯腰,挥起大毛笔,一字字一行行认真地写,要求字体的端正,行字的平衡整齐。自己欣赏,自己微笑,笑自己是个渔呆子。不要小看这个地上书法运动,差不多运作15分钟,就要满身出汗了。

 

这次,我把以前学过的宋隶体的笔划结合起来,写出自己心想的字体。我也理解到,书法艺术如果只在标准化的范围内兜圈子,必然难见丰富多彩的个性之作。但也不否认学习先辈名家的书法理论,借鉴名家的笔划,不断地充实自己。

 

要学好功夫,就要拜师学艺。四年前在《国际日报》看到雅加达文化艺术中心开书画班授课的广告,我就摇个电话去报名,接听电话的是陈立辉老师,他说没有函授书法班,学书法要亲身到雅艺中心。因为路途遥远,而我拨不出时间。但陈老师介绍蔡剑声老师与我认识,蔡老师很热情又诚意地要我把写好的书法寄过去,说是交流,他很谦虚。在时常来往的书信和电话中学习,他纠正我写得不正确的笔划,我一直鞭策自己锻炼下去。后来蔡老师建议我沿着一种字体继续学写下去,不断求新求变,精益求精,写出属于自己的风格。到现在,虽然还不能写出好字来,自己却有一种感觉,下笔的工夫较为稳重,一笔一划比较均衡,但要真正掌握到挥笔自如这个境界,恐怕还需要一段长时间的苦练了,也感谢陈老师和蔡老师长期来一直支持我,鼓励着我。

 

 

学习书法(上)

 

只手挥洒自了闲    笔飞墨舞乐开颜

四方宋隶端工化    异彩纷呈转瞬间

 

学习书法 (下)

 

中华艺术产精华    名笔遵循定到家

碑帖摹临为创造    决心复制展奇花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