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9 Aug 2019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读书交流 - 马华文学史家方修

02/04/2014 16:29

 

 

马华文学史家方修

 

2014-04-02 南洋商报/副刊

 

文:吴小保

 

方修

 

 

《方修选集》分上下两册。上册共4辑,侧重方修对知识层面的研究与心得。下册有六辑,侧重的是方修生活层面的经验。

 

由此,上下两册正好让人可以通过知性与感性两面,来认识方修这位文学史家。

 

手头上这套《方修选集》(上下册),是特别托朋友从新加坡买来的。书中还夹着当时购书的单据,上头清楚写着2009年,距今竟已有近五年之久。时间飞逝得如此之快,常让人不知所措。尤其让我感到惭愧的是,这套书竟然收在箱底那么久之后才得以重见天日。(可以想像还有很多书在我冷宫中,无日无夜地哀怨的画面)记得当初书到手后的第二年,方修就以88岁高龄离世,得此高寿,人生大概无憾。

 

方修本名吴之光,1922年生于中国广东,1938年南来吉隆坡,先后当过杂货店、教师、树胶产品工厂、报刊编辑等。从50年代中期开始,他有计划地收集、整理史料,撰写马华文学史,并编撰出版马华文学大系、选集。为感谢方修对马华文学做出的重大贡献,南洋理工大学孔子学院基金会把2008年首届“南洋华文文学奖”颁给了方修。而这套书,《方修选集》正是该奖项的出版计划。

 

收入不同时期文章

 

本书收入方修于各个不同时期的文章,分成上下两册。上册共四辑,分别是:“鲁迅研究”、“红楼梦研究”、“郁达夫在南洋”、“话说马新文学”。从分类看,这部分侧重的是方修对知识层面的研究与心得。

 

下册则有六辑,分别是“书评‧序跋”、“杂感‧随笔”、“回忆‧悼念”、“诗词”、“访谈录”以及收入他人谈论方修的“附编”。

 

这部分比较杂,从大方向看侧重的是方修生活层面的经验。由此,上下两册正好让人可以通过知性与感性两面,来认识方修这位文学史家。

 

在“话说马新文学”一辑,收入了好些他对马华文学的观察和看法,有些乃出自文学史或大系的序文,或者他在各种场合中发表的讲稿。在方修的文学史起源说中:“马华的新文学,是承接着中国五四新文学运动的余波而滥觞起来的。

 

……当时,马来亚华人中的一些知识分子,受了这一阵波浪壮阔的新思潮的震撼,也就发出了反响,开始了新文学的创作。一九一九年,已经有了不少白话文章出现,散见于当时各华文报的一些综合性副刊。”(<马华新文学的发展分期--《马华新文学史稿》出版绪言>

 

秉持左翼文学观

 

方修秉持着左翼文学观,因此他的马华文学史也就特别着重于意识形态层面,而得出马华文学的特色是:一、马华新文学是贯穿着反侵略反封建的基本精神;二、马华新文学是受新兴阶层(即无产阶级)思想领导的;三、马华新文学是以人民大众为主要的服务对象的。(<马华新文学浅谈>

 

从诗人变成文学史家

 

方修文学史观受到不少人的质疑,尤其是90年代以来更是备受挑战,例如他对马华文学的定义只局限于白话文学,忽略了马华文学亦有其旧文学的传统。

 

然而吊诡的是,方修本身也擅长于旧诗的创作,如《方修文集》就收入了不少相关作品。以下这首写于1948年的<假日偶成>,记录方修在40年代末期当教师时不安定的生活,即是一例:

 

又是榴莲上市时,背将琴剑漂东西。

 

业操卖嘴敢嫌贱?价比佣奴不算低。

 

差幸眼花未百度,验知酒病正初期。

 

但求鸿爪长矫健,到处天涯踏雪泥。

 

然而,为何一位从事旧诗创作的诗人,摇身一变成为文学史家时,却又把这些作品(包括他自己的诗作)排除在史书之外呢?一个可能的解答是:方修对于马华新文学的定义,是相当排他性的、政治化的,旧诗被视为不够激进(缺乏新思想、新精神),且往往可能跟“封建”沾上边,如果把它们也纳入马华新文学史,方修所援引自中国大陆的左翼文学史观/理论框架,就会松动,乃至崩解。这大概也是为何当初方修所意图撰写的是马华“新”文学史的原因。

 

政治色彩过于明显

 

然而也正因此,他那政治色彩过于显著的文学史观、文学史分期,被人们认为不是以文学为主体的文学史,牺牲了文学发展的自主自律,充其量也不过是政治———社会史。

 

这样的判断自有其道理。然而,方修对马华文学的贡献,不能因此而被彻底否决。正如林建国在<方修论>中提到,“方修在马华文学史上有着很特殊的地位,不只因为他参与了史料的整理,更在他使马华文学的研究成为可能。”论文并提到,方修一人完成了文学史书写的任务,殊不简单。尽管以今日眼光观之(尤其是借用大国理论的学院专家),存有不少毛病,但那却也是文化资本贫弱的第三世界无可奈何的局限。

 

离世没引起多大关注

 

然而这么一位重要人物,感觉却渐渐地远离我们的时代了,以至于当年他离世的消息传出时,并未在我相识的同辈文友之间引起多大关注。而身边一些对马华文学研究深感兴趣的朋友也曾抱怨,方修的《马华新文学简史》和《战后马华文学史初稿》太无趣,读不下去;更妄论那些砖头般重的《马华新文学大系》了。

 

在我而言,作家文人可以不知方修为何许人,而在艺术上依然有其成就;但作为研究者,不可能绕过方修直接去认识马华文学,因为没有方修当年在故纸堆里埋首苦干,很可能就不会有今日的马华文学研究了。

 

--------------------------------------------------------------------------------

 

【方修简介】

 

◆著名马华新文学史史学家,文艺评论家,作家,文艺先驱者。

 

◆自1960年代开始整理战前马华文学,编辑系列马华文学选集,出版10本的马华新文学大系,收集了自1919年至1941年间马华各文体的文学作品,其中包括:理论一集、二集,小说一集、二集,散文集、诗集、戏剧集,剧运特辑一集、二集及史料集。

 

◆其他重要作品包括《新马华文新文学六十年》(上下册)、《马华新文学简史》与《战后马华文学史初稿》。此外方修也从事散文、杂文和诗词创作。

 

201034日病逝,终年88岁。

 

(南洋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