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8 Mar 2020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返回首页】

08/02/2020 05:12

 英化数理之后,宏愿学校还远吗?

 

2020/02/07 东方日报/评论 

~作者:张瑞强

 

若英文教数理政策获推行后,首相敦马哈迪是否会开展另一项使命,即重新推行宏愿学校计划?

 

翻开历史,当年马哈迪出任首相时,就有意推行宏愿学校计划,只是当时反对声音力量很大,最终不了了之。

 

马哈迪首度任相时,于1985年就已提出综合学校计划但不成功,之后改推学生交融团结计划,也一样失败告终。但马哈迪并不死心,2003年重提宏愿学校计划,同样反对声浪很大,之后马哈迪下野。

 

如今马哈迪二度任相,也许他知道其任期并不长,因此加速步伐和时间赛跑,把他和教育部官员开会的视频,上载其面子书,算是直截了当地表明,希望重新推行英语教数学和科学的政策。

 

这也令人猜测首相是否接下来会重提宏愿学校计划?

 

宏愿学校在1994年推出,1995年时任教育部长纳吉宣布在第七大马计划下,在全国兴建宏愿学校。同年教育部完成宏愿学校计划书的草拟工作。

 

从当初的综合学校计划到学生交融团结计划,再到宏愿学校计划,即使马哈迪被华社及董教总一直反对而搁置,但无止其雄心大志,认为宏愿学校是促进国民团结的最好管道。

 

这概念是要让华小、泰米尔文小学及国小3个不同源流的学校,虽然行政不同,却共同使用校园及学校设备上课。

 

董教总最担心的是,这个概念是要“逐步实现以国语为各源流学校统一的教学媒介”。《1956年拉萨报告书》阐明,教育政策的最终目标必须把所有族群,纳入一个以国语为主要教学媒介的教育制度。

 

董教总也认为,宏愿学校将实现政府的最终目标,而这也是华小变质的前奏。

 

可以预见的,在宏愿学校下,华小的办学主权,行政、教学、董事会组织等方面将被逐步削弱,其办学特色与潜能将难以发挥。

 

此外,配合课堂教学,在学生活动方面,如周会、各类课外活动在诸多主客观条件约束下,无论在功能、效果方面也将逊色。

 

英文教数理从广义的角度来衡量,还是有令人接受的理由。但宏愿学校最终将改变华小的本质,华社是否会软化求存而接受,还得拭目以待。

 

不过,华社自国家独立以来,出钱出力办教育,再穷也不能穷教育理念下,一直秉持华社先贤的教诲,不敢马虎。

 

因此,华社在宏愿学校的课题上,应亦步亦趋,以免一子错,而令华文教育前途岌岌可危。

 

以华基为主的政党,也必须展现高度智慧,力保华小长存不变质,尤其华基部长得负起这艰难的任务及使命。

 

  

敦马追美梦华教做噩梦

 

2020/02/06 光明日报/好评 

~作者:刘汉良

 

当马智礼“退还”其官职而由首相敦马哈迪声称暂时执掌教育部后,华社尤其是华教阵营的主要领导人显然对他有所期待,但他们如今看来莫不“忧”从中来。

 

敦马近来以代教育部长的身份表明有意重啟已被国阵前朝“腰斩”十多年的英语教数理政策,俾有助强化学生的英语掌握能力,而他於不久前也再度指他所曾力推的宏愿学校计划,可团结各族及解决教育被政治化的问题。

 

这意味,第二度拜相的敦马若执意追逐他於第一次主政时所未能初圆的“美梦”,那麼将让华教再度持续被梦魘缠身。

 

记得希盟政权内阁一致同意由敦马兼任代教育部长后,董总主席陈大锦希望敦马在教育课题上能够听取民意,勿一意孤行,且必须以积极认真的态度处理华教课题,包括承认华文独中统考文凭,他也希望敦马不要“走回头路”,重啟宏愿学校和双语教数理课程(DLP)等计划;教总主席王超群则希望敦马可以认同各源流学校并存是国家的重要教育资產,并推行多元教育政策,更公平和开明地对待华教,包括在最快时间内承认华文独中统考文凭,而华总总会长吴添泉期待敦马在推进教育改革过程中,儘快安排与包括华教组织在内的各源流教育团体交流,聆取建议,尤其是协助和化解华教所面对的问题。

 

在华裔欢庆新春佳节期间,担任代教长快一个月的敦马,不仅未為华社捎来“承认统考文凭”的佳音,反而像是献上他迟早“一个人说了算”般重啟英语教数理及续推宏愿学校计划的“贺礼”,真是扫兴兼败兴,而那些“一厢情愿”地盼望敦马不要“走回头路”的华教阵营领导人,此时此刻想必会顿感失望不已。

 

当敦马在其脸书上载他主持教育部管理层特别会议的视频,表达他欲重啟英语教数理(PPSMI)政策的强烈意愿而引起各界的热议,且反应两极化,但华教阵营坚持其一贯反对立场后,声称当天在场的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第一时间澄清敦马在有关会议上只是提出要强化英语教数理,但他并没有提到要恢復PPSMI;马华总会长魏家祥随即揶揄这位曾被身為民主行动党秘书长的财政部长林冠英自詡為“我国史上最佳”的教育部副部长,“装睡的人叫不醒”。

 

无论如何,林冠英透露,去年内阁确有讨论PPSMI,但并没有一个定案,而身為副首相的希盟主席旺阿兹莎也证实,PPSMI是否恢復仍处在初步的讨论阶段,还未作出任何的决定。

 

张念群较后犹如自我“打脸”地透露,她将於近日与敦马见面以讨论PPSMI,但她与林冠英却不愿意对行动党是否持续反对PPSMI表明立场。

 

行动党应表明反对PPSMI

 

眾所週知,行动党在野时曾长时期力挺以董教总為首的华教阵营,坚决反对PPSMI及时任首相纳吉於2016年倡议的双语教数理计划(DLP)。

 

董教总已重申反对敦马有意重啟在小学阶段以英语教数理的政策,所以张念群在与敦马会面时应表达行动党在此课题上的立场,而行动党的6位部长更须在内阁反映有关华社坚决反对恢復PPSMI及推行宏愿学校计划的民意。

 

话又说回来,敦马想必会感恩上苍赐予他第二次可望终偿夙愿,使他此生无憾的机会,这也说明為了追逐重啟PPSMI及续推宏愿学校计划的美梦,敦马曾自荐出任教长,那怕是被指违反希盟大选宣言的承诺,而他如今代掌教育部不知是否“无了期”。

 

敦马更被质疑在向朝野及国人传达某个信息,他无意於可预见的未来制订其退位时间表。

 

  

英语教数理是否准备好了?

 

2020/02/05 东方日报/评论 

~作者:侯显佳

 

最近英文教数理的讨论重回大众目光,不管首相兼代教育部长敦马哈迪是否使用“英文教数理政策(PPSMI)”一词汇,英文教数理都是他所要推动的教育方向。

 

马哈迪一直认为,大马整体的英文和科学水平低落,导致科技创新、先进工业在国际舞台竞争时处于下风,也不足以符合高技能、高价值的高薪工作要求。因此最好能够同时提升国人,特别是马来人的英文和数理水平,英文教数理政策孕育而生。这个看似两全其美的政策,实施起来困难重重,社会阻力非常大,该政策甚至被取消。

 

马哈迪在首次任相期间,于2002年宣布推行英语教数理政策,尽管马来社会、华社、印裔社会反弹非常大,时任政府在2003年新学年坚持落实英语教数理,然而2009年时任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宣布,2012年起将废除英语教数理政策,各源流小学将恢复使用母语教授数理。

 

纳吉执政时期在2015年推出折中版本的英文教数理——双语教学计划,符合条件的学校可以自行选择是否进行,这个政策主要面向国小和国中。

 

每个族群都存在著英文教数理的争议声,担忧母语或国语的生存空间被压缩。尽管很多华团组织开腔表达反对,但也有不少华人家长从务实角度出发,对英文教数理持肯定态度,他们更为关注的是教育部如何实施、师资、教学等技术问题。

 

相比之下,马来社会的反弹比华社更为强烈,偏偏马来社会却是马哈迪真正想推行英文教数理的目标群体,一旦明确实施英文教数理,将会掀起比爪夷文课题更大的争论。

 

距离提出英文教数理已过去十多年,马来社会立场是否软化,马来社会是否准备好拥抱英文教数理?相信非常难,在马来文至上观念的深深影响下,占大多数的马来保守派依然抗拒,马哈迪面临的阻力始终来自于马来社会,希盟政府在这个课题上能否站稳立场,不理会马来社群的反弹,坚定并能够延续性实施,都是英文教数理是否进一步发展的根本。

 

英文教数理有利有弊,可以是两头不到岸,让学生皆放弃英文和数理,也可以是让学生更易掌握大学和国外数理课程,关键在于教育部的执行和制定,英文教数理的师资和能力是否足够,马哈迪曾说科技可以运用在英文教数理,那么乡村地区的网络设备能否支撑?在面对各个族群担忧母语地位被弱化的情况下,如何平衡母语教育与英文教数理,以获得更多支持。

 

英文教数理在过去改了又改,学生变成教育政策的白老鼠,我们是否真的做好准备,从个人、族群、教育部、政府、政党,来真正探讨实际提升英文和数理的方法,做出最佳的选择。

 

  

数理科一夜回到“解放前”

 

2020/02/06 中国报/评论 

~作者:刘彦运

 

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倪可敏确实是“快人快语”,当官后仍然不改豪爽本色,而且“勇气可嘉”!他日前发出豪言:“如果希望联盟政府无法承认华文独中统考文凭,行动党将不惜退出希望联盟政府。”这番豪言壮语确实让人听了热血沸腾,可惜只沸腾了一天,隔天《当今大马》转载这篇报导时,倪可敏却口风一转,指《当今大马》的报导有误,属于断章取义,他并没有接受《当今大马》的采访。

 

其实明眼人都了解,兹事体大,倪可敏毕竟不是行动党的一把手,如果真的有这么大这么好的“康头”,那也应该由党内一把手秘书长林冠英宣布,怎么可能让二把手盖过风头。看来倪可敏的“快人快语”,也仅能够停留在“快人快语”,无法看到实质的效果。至少目前的政治局势,行动党还不到需要退出希望联盟政府的地步。

 

不过,从倪可敏这番豪言壮语,以及最近首相兼代教育部长敦马哈迪宣布,政府有意重新启动”英语教数理“政策,倒是让笔者想起一段”秘闻“。所谓的秘闻,当然就是从未在正式的媒体管道披露的轶事。

 

采取折中方案

 

话说当年马哈迪在担任国阵政府的首相时,20025月宣布政府有意采用英文在各源流学校教导数学及科学,结果引起以董教总为首的华教组织及各华团的反对,当时的华基政党马华也不赞同在华小采用英文教导数理科,并认为改变媒介语,将会是华小变质的开始。不过,由于马华在执政党内部,因此面对这项关系华教的课题备受华社舆论的压力。

 

据某位曾经参与与马哈迪谈判过程的教育界前辈透露,开始时马哈迪的态度强硬,针对英文教数理的政策,没有让步的意思,时任马华总会长林良实曾经一度放话,如果马华无法在英文教数理这个事件争取到一个成果,马华将考虑退出国阵,成为反对党。

 

当时马华在国阵内部的政治版图还有一定的实力,如果根据当时的政治局势,马华真的退出国阵,国阵政府极有可能失去华裔选民支持,在权衡利害关系后,马哈迪最终放软姿态,同意在华小采取“2-4-3”的折中方案,而国小及淡小则以英语教导数理科。

 

所谓的”2-4-3“方案,即华小一年级将上二节英文,四节数学用英文教学及三节科学用英文教学。在此方案下,华小也保留六节数学用华文上课,三节科学用华文上课。当时马哈迪指出,这是国阵成员党,包括巫统和马华互相让步所达致的方案。

 

相同历程相同命运

 

时移势易,历史的年轮再度循环,马哈迪在担任希望联盟政府的首相后对英文教数理的政策念念不忘,并准备再度在各源流小学推行英文教数理的政策,今次是否再度引起华教组织及华团的反对,确实值得关注。更令人关注的是,当年曾经与董教总坚决反对“2-4-3”方案与英语教数理政策的行动党,如今面对同样的政策,将会采取怎样的立场?

 

行动党是否会以秘闻中提及的,以退出希望联盟政府作为谈判的筹码,逼使首相让步,确实值得期待。如果这段英文教数理的历史一再重复上演,那可真的如中国网友戏言的“一夜回到解放前”,华文教育的前路似乎一再重复相同的历程,相同的命运!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