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9 Feb 2020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1052

11/01/2020 05:43

 极端年兽破坏国家和谐


2020/01/10 星洲日报/社论


蒲种市中心国中一校校长罗哈妮屈服于一个极端小党,指示拆除学校的农历新年装饰,并训斥学生是极之错误和荒谬的做法。学校配合佳节,包括农历新年进行装饰是正常不过的事。校长向外人妥协,认同政客指摘新年装饰含有传教意味,是非常失败的言教和身教,属杏坛之不幸。


土权党副主席莫哈末凯鲁公然干预学校行政的行为必须受到严厉对付。此人早前入禀法庭挑战华淡小的宪法地位,现在又再次触碰红线,制造种族间的不安。够了,我们已经无法容忍这些极端分子的破坏行径。


凯鲁指控华人农历新年是“华人宗教庆典”,显示了他的无知。农历新年或者春节包含着多方面的意义。这个华人最重要的节日,是传承文化的重要管道,实践家庭观念和道德价值观的仪式。


新年装饰作为庆祝仪式的表现方式,除了增添喜庆气氛,也包含了许多文化内涵,如重视家庭、饮水思源、团结与和谐,这些都是普世价值。凯鲁和作出投诉的家长不晓得欣赏不同民族文化之美,视之为洪水猛兽,足以显得他们的思维极为狭隘及偏执,十足民俗故事中作恶的“年兽”。


国中作为全民的学校,应该教导各族学生学习与他人互动,了解不同文化,并欣赏各宗教文化和种族习俗的美,从而懂得互相包容与尊重。教育不只是学习书本上的知识,学习亦不限于课堂,共同庆祝各大民族的节庆,是涵盖各民族的国民学校贯彻多元精神和原则的绝佳管道。


蒲种市中心国中一校向政客低头,错失国民教育的大好时机,更向学生做出错误的示范。有如此教育工作者,我们又能如何引领新生代建立团结共存共荣的马来西亚?


多元文化是马来西亚的优势,马来西亚是不分种族、宗教、文化背景的国民共同的家。过去一年,国内种族和谐及谅解没有进步,反而更倒退,越趋保守和偏执,很大的原因是凡事都被政治化,而政府又无力遏制情势恶化。


迈入新的一年,再普通不过的新年装饰竟被有心人炒作,将政治带入校园。政府现在是时候采取更坚定的立场,严厉对付那些散播仇恨、恐惧和不理性思维的极端分子,不能再视而不见,也不能轻轻发落,发文告谴责了事,务必以行动赶走极端的“年兽”。


 

下一任教长


2020/01/10 光明日报/评论

~作者:林华国


几天前,一家中文电台针对马智礼辞职让民眾Call In,结果大家一面倒批评马智礼,不少听眾觉得他是因為承认统考问题,所以被要求下台。


其实,了解我国政治动态和了解马哈迪作风的人都知道,小马哥不可能因為华教课题而被迫下台,敦马曾经在1980年代担任过教育部长,当年,他是如何对待华教,我想很多华教老前辈都很清楚。


普遍上华裔对马智礼观感不佳,对他的评语很差,但凡事都有两面甚至多面,我们从一些管道得知,他确实在一些教育改革上下了不少功夫,例如他非常关注残疾儿童和特殊儿童的教育,其中,特殊儿童的脸书群组也出现力挺他和惋惜的声音。以“星爸星妈”(即自闭症儿童的父母)的“自闭症Autism杂货店分享之路”脸书群组為例,有成员直言马智礼是大马建国六十多年来,唯一有特殊教育认知的教育部长,在调整与增加机会给所有特殊孩子和群组上尽了不少力。


同时,也有人写信给媒体说,其实过去一年多,马智礼确实作了很多改变,只是外界不太了解而已;也有人列举他在过去19个月裡的一些政绩,包括废除小学一年级至三年级考试、中四自由选科、让无国籍小孩上课、残疾人士无差别升学、批准全国逾15000名教师调职申请等。


一定会保留给土团党人选


类似提升特殊儿童教育机会的工作,往往很少政治人物会特别关注,因為,无论怎样努力,外界或媒体也不会很关注。说白了,做得再好,知道的人也不多。我认识一些政治人物,知道他们很在乎曝光率,事情如果是做了就有很高的曝光率,很多政治人物就会抢着做,反之则无人问津。


反观马来社会,力挺马智礼的人大有人在,例如他呈辞的第二天,就多达三十多万人在网上联署挺他,其中大部分是马来同胞。


无论如何,、马智礼是“最短命”的教育部长已成事实,很多人都在猜测下一任教育部长是谁,有人猜是安华、有人认為是努鲁。都说了如果你了解马哈迪,就知道他绝对不可能把这个职位让给公正党或其他政党的,他一定会保留给土团党,我个人猜是他的公子慕克力,别忘记后者是尤仑国会议员。


教育部是有最多拨款(占30%)和最多公务员的重要部门,这样重要的部门首长,哪裡可能委任给其他党领袖?但如果是公正党的阿兹敏就另当别论,整个政坛都知道,阿兹敏和敦马关係亲如父子。


 

展望华文中学的学运崛起


2020/01/10 东方日报/评论

~作者:云天恩


我们都对2020年怀抱万象更新的期许,并展望2020年代从此不同。近日开学周在某中学发生的一些小插曲提醒我们:即使进入20年代,我们仍得与旧势力、旧思维搏斗。


新学年校方整顿学生仪容无可厚非,但是执行校规和遵守校规的同时,难道学生不能质疑、讨论校规么?校规的仪容标准又会否与学生的审美追求相抵触呢?校规的合法性又从何而来呢?


从社会学的角度看,学校是个微社会,校规则是社会契约,故无可否认现代的校园生活是政治性的。如亚里士多德所言,人类是政治的动物,而政治则是让众人一同生活的治理艺术。


一所学校不能没有校规,但是校规的存在就是政治性的问题,需要政治手段纠正它的缺陷,故检讨校规就是审视学校里的社会契约。


校规是校园的法律,法律本该保障基本人权,但华校的校规却普遍立基于外儒内法的法学观,即依法而治,我们禁止某些行为,却没予以禁止的理由,现有的校规也难以保障被处罚者的权利,如协助被处分者重新归队。华人所立的法,多由当权者说了算,没经过立法的程序正义,且缺乏社会各界协商的共识,自然有更多人质疑这些校规,更何况华校的行政一向有朝令夕改的毛病。


从此次发禁而生的网络思想交锋中,令人拍案叫绝之处,是一名学生的观点:若只是单纯的讨论校规的弊端,就被支持校方者怒斥:“不爽就转校!”,一如和父母有分歧,却不去和父母理论,而是去投胎的谬论一样。


也许读者会说,你太偏激,你顶著学校的天,踩著学校的地,就要遵守校规(摘自论战)。学校虽可以依校规处罚学生,但是要罚到何种程度,是有其底线的,更何况我国是《儿童权利公约》的缔约国,难道国法低于校规?遵守校规没问题,但我就不能探讨纠正校规的方案么?


让教育人性化


当今华文中学普遍欠缺真正意义的学运和学生会选举,即使有学生会也是个建制派,没有民主选举表达诉求以疏解学生的怨气,正是许多华文中学未来可能面对的管治危机。学校施政的初衷或许好,但是一旦出现偏差时,又是否有纠错的机制呢?若学校里有学生议会就可以和校方高层协商处理难题。民主虽不如专制有效率,但是却能寻得令人信服的共识。


华教的纲常,在未来必受冲击,因为在民主社会里,人人都有良心自由和对道德的诠释权,学校是为学生而设的,是学生学习社会化的地方,学校要处理的问题始终是人的问题,故学生的人权应被重视,学校的行政则需要更多的对话和协商空间。


我期许20年代的华校能率先完成教育民主化,民主化将带来人性化的教育和学生的群体认同感,也唯有华文中学的学运崛起,华校才有与国际学校抗衡的实力,当然校园民主化是否可行,得视各校情况而定。


 

 有些人病得不轻


2020/01/10 南洋商报/评论

~作者:陈圆凤


农历新年是马来西亚最欢乐的节日之一,满街红彤彤的装饰,旋律轻快的新年歌曲,锣鼓喧天的舞狮舞龙,大街小巷,城市甘榜里处处张扬着的回家团圆的气氛,让全民都沐浴在一片迎新气象里。全国人民一起享受农历新年假期,一起感受华人新年的喜气,这是多么愉快的事情。


我的马来邻居刚刚还问,怎么今年还没有看到很多人卖柑呢?我说据新闻报道,中国那边天气不好,蕉柑产量减,可能今年出口的数量比较少,价格也比较贵呢!这位老人家很喜欢吃蕉柑,我每年都送他几粒,跟他说是拜年,老人家高兴得很。


无可置疑,农历新年因为华人的独特民族性格,而成为我国最受重视的节日。那一段时间的节庆气氛,以及相应的购买力,把民间经济活动推向全年的高峰,马来西亚人没有不知道这点的;偏偏,就有些人脑袋像是进水了,竟然要干扰和阻止我们庆祝农历新年。


土权党那个律师,我都懒得提他的名字,因为一位家长反对,居然命令一家中学的校长把校内的农历新年装饰拆掉,说什么装饰含有宣教成分引起回教徒不安!


有些人,如果不是脑子有病,就是思想有病,总之是病得不轻!


多位部长为校撑腰


所幸有包括副首相在内的多位政府部长出面为学校撑腰,大红灯笼再高高挂起,学校的农历年装饰重新登场,否则,极端政客欺人再甚的行为必定会升级,下一次,他会去拆什么?


满街都是大红灯笼,为什么要针对一间中学呢?星光大道的农历年装饰是雪隆地区民众的焦点,为什么不去大闹星光大道呢?岂不是更可以吸引目光?明显的,极端者不敢挑大商家,就挑“软柿子”,中学校长老师担心学生安危,担心学校被牵连,只能选择息事宁人,极端者就有机可乘,用心多么险恶!


希盟上台后,在多项政策上,向种族主义者低头,促使极端者气焰嚣张,他们总会见缝插针,找机会,拆中学新年装饰就是一个最明显的例子。这位土权律师在媒体访问中所传达的信息,完全无视种族和谐,而是自己独大的思想。


“爪夷文”课题引起的误解,只是其中的借口,对极端者而言,即使没有课题,他们也不会消停。全国有数十万非土著学生在华小就读,他们依然声称华淡小是违法的,要通过法律途径关闭华淡小,华淡小这么多年又犯了什么错呢?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最近提醒人民不要“仇富”,说如果没有商家缴税,政府如何发展国家?首相这话早就该明说了,很多人“仇富”也是“仇华”,一味强调华人比较富有,却忽略华人缴税的贡献及华人勤俭持家的价值观。


马来西亚民族和谐不断被极端者煽动,只占少数的极端者,却可以掀起敏感情绪,政府和警方如果再不采取严厉的行动,极端者的挑衅会层出不穷。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