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9 Feb 2020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1045

05/01/2020 16:06

 摒弃狭隘思维积极拥抱多元


2020/01/02 星洲日报/社论


2020年掀开序幕,呼唤新气象。在崭新的一年,国人理应放下偏见,拥抱多元,以开明的姿态走向未来,共创繁华。奈何新年伊始,仍见狭隘的陈腐观念侵蚀马来西亚的多元根基,影响社会和谐。


数天前,玻璃市宗教司阿斯里在脸书帖文指出,我国非国语源流学校一日不废除,种族间的动荡与不稳就不会停止。与此同时,他也在脸书上分享“敦促大马政府关闭华小及淡小”网上签署请愿书运动。至今签署人数已逾15万。另外,大马伊斯兰学生联盟(GAMIS)亦在2020年第一天举办“高呼捍卫爪夷文,将董总列为非法组织”集会,要求执法单位对付董总。


前者把矛头指向华小与淡小,后者则将目标瞄准守护华小的组织,令人深感遗憾。要强调的是,华淡小绝非种族问题的根源,不该受针对;而董总只是在扮演捍卫华小权益的角色,何错之有?


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种族国家,国人必须学会拥抱多元,尊重彼此的权利、接纳彼此的差异。然而,在国家独立逾60年后,种族主义依旧猖獗,族群课题仍然敏感,华淡小还是动辄沦为箭靶。谈及国民团结、族群和谐议题时,总有思想偏颇者把问题归咎于多元源流教育体制,剑指华淡小。这种观点源自于狭隘的思维,既不合时宜,也不符国情。这些人一再纠结于种族议题,与影子打架,只会制造更多的分裂,不利于国民团结。


2020年的开端,各族必须进一步开放胸怀,踏出一步,了解他人,拥抱多元。马来同胞必须明白,在华小念书的学生,同样是热爱这片土地的马来西亚人。事实上,华裔不但守护华小的权益,也捍卫国语的地位,认同马来语作为国语。这一点无可置疑。至于指有的华小生国语欠佳,这是个人的学习问题,无关华小整体运作,有心人不必借题发挥。


另一方面,马来同胞也须接受华淡小是国家教育体系一部分的事实,不该一再把矛头对准华淡小。我国独立六十余年,各族已在这片黄色土地上历经风雨,走过数代人的岁月,应该摒弃狭隘的思维,张开双臂,拥抱多元。


 

爪夷风波未平传教课题又起


2020/01/02 光明日报/评论

~作者:康华


果然不出所料,华团大会被临时取消,但不是董教总自行取消,而是警方在大会前夕取得庭令,阻止董教总召开大会。


之前完全没有跡象警方要禁办,反之警方还警告要去“踩场”的马来非政府组织未申请集会准证,為何却在最后一分鐘将矛头指向华团呢?


SEKAT在隔天举办的爪夷文大会,警方也没有阻止在场外出现的马来非政府组织分子。


全国总警长阿都哈密说,只要不触及他人情绪即可。


那之前的尊严大会呢?


UMMAH预告他们会在明年3月召集1000个马来非政府组织联办一个大集会,抗议董教总等华团反对在华淡小推行爪夷文。两名前总警长也会参与,他们是韩聂夫和慕沙哈山。


UMMAH喜欢办大集会,去年即带头反对政府签署ICERD,反对理由是因為我国不存在种族歧视。其实,这是个自打嘴巴的理由,因為ICERD的原意就是要消除任何种族歧视,这个国家若没有种族歧视,应该很乐意参与,為何拒签?


总之,警方以庭令阻止了华团大会,一个叫AGRA的马来非政府组织因此宣称在此课题上取得了“胜利”,但它仍会连同其他非政府组织继续向董教总施压,“因為他们的行為已经為国家带来了混乱”。


SEKAT是由24个来自各族的非政府组织所组成,当天通过7项议案,包括要求将爪夷文列為选修科,而非列入马来文科,捍卫多源流学校和学习母语权益等,并要求与教育部展开对话。


觉得SEKAT的提案相当合理,教长马智礼可会接受?可能还得请示过敦马吧?


沙巴首长沙菲益率先在上週末宣佈把爪夷字教学列為独立的选修课。但我不确定,因教育属於联邦课题,沙菲益作此决定,是否需要得到联邦批准才能落实呢?


有些华裔说不过是区区的3页,没什麼大不了,但请看看以下另一最新课题,你不能不担心,类似课题陆续有来。


是的,爪夷课题一波未平,传教课题一波又起。


教长谈话引起东马人抨击


根据报导,教育部允许大马伊斯兰宣教基金会(YADIM)在学校进行传教活动。虽说华淡小属於选择性,但学校是个传道授业解惑与学习的地方,教育部的责任仅在於此,如今还要在学校进行传教活动,那不是比学习爪夷字更荒谬更不恰当吗?


教长如此沉溺在宗教事务上,首相改组内阁的时候,不如调他去首相署当宗教事务部长。


YADIM主席聂奥玛说,有关计划可以帮助塑造学生的品性,也能促进与非穆斯林的跨文化交流。传教活动和对象涉不涉及非穆斯林学生?从聂奥玛的谈话,就可听出端倪了。


教育部却否认,说这不是伊斯兰化行动(Islamisation),不会牵涉到非穆斯林学生,学校可以拒绝他们的参与。


如果不牵涉到非穆斯林学生,穆斯林学生本来就已经是穆斯林,哪还需要YADIM向他们传教?那不是自相矛盾吗?


去年这个时候,马智礼也曾呼吁在东马执教的吉兰丹、登嘉楼和吉打的宗教老师不要急着回来半岛,应留在那裡,把沙砂两州视為他们传教(Dakwah)的地方。


教长的谈话引起东马人尤其是当地非穆斯林土著的抨击,他却辩说“Dakwah”一字不是大家所以為的“传教”,而是引导学生向善的意思。


若是那样,那何不在学校加强公民课本在道德意识的提升,而非仅向学生宣扬某教的独一无二,好不好?


 

相互尊重.拥抱多元


2020/01/02 星洲日报/言路

~作者:卜佛海


纷纷扰扰的2019年已成为历史,挥挥手,迎来了2020年;但马来西亚的方方面面都不令人乐观,从政治到经济、文化、教育、种族再到宗教等层面,不进反退,无一教人安心。


2019年是多事之秋,承认统考那一里路越走越远,似乎没有尽头。生活费高涨,普罗大众日子过得苦哈哈;商家大叹生意难做,却求助无门。但是,马来民族主义分子的叫嚣却响彻云霄,动辄要你好看。


飞行车飞不上天,制造了一个又一个笑话;前马共总书记陈平的骨灰被带回马来西亚,仅仅是骨灰而已,而且已撒在大海和中央山脉脚下,不是活生生的一个陈平,却已闹翻了天。


安华任相和“男男性爱短片风波”,迄今没有一个答案。巫统与伊斯兰党基于共同利益,签署了合作宪章,矢要夺回政权,同时也加剧了伊斯兰化的隐忧。


一马有限公司丑闻余波未了,前首相纳吉表面罪名成立,但相关国家不愿交出案中的关键性人物刘特佐,气得全国总警长跳脚。与此同时,印度通缉犯扎基尔却受到希盟政府的礼遇,最近还出现在玻璃市马来西大学必修科的考试题目,被推崇为伊斯兰标杆性人物,荒谬之极。


此外,行动党州议员因涉及“淡米尔之虎”恐怖主义活动,在希盟信誓旦旦要废除的恶法之一──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下被扣留,最终被控上庭。火箭的盟党──公正党内斗白热化,安华与阿兹敏公开决裂。


然而,以上任何一个事件,都不比爪夷文单元被纳入华淡小马来文课纲,更叫华社揪心和不安。


509大选后,走了一个巫统,来了一个土团党。巫统固然是一个种族主义政党,但土团党也毫不逊色,对国家同样是一个灾难。


土团党中委马智礼掌管的教育部在过去一年动作频仍,一再向华淡小推介伊斯兰化内容,旨在投石问路──继爪夷文书法单元后,又同意让大马伊斯兰宣教基金会到全国学校、师训学院和公立大学,包括各源流学校进行传教活动,还宣称华淡小是选择性,非强制。既然非强制,又何必多此一举。如果不是华教人士步步为营,质疑这项违宪的行动,到米已成炊时,为时已晚。


在爪夷文书法单元课题上,学校董事部被边缘化,没有决策权。董教总欲召开华团联席大会谋对策,又在警方申请庭令阻止下被腰斩。警方的理由是需要顾及国家安全及公共秩序,因为有穆斯林非政府组织恫言踩场。


这些激进组织威胁董教总放弃主办大会,否则将动员到会场阻止大会的举行,结果他们得逞了!


问题是,非马来人充满疑问,为何一个发表诸多煽动性言论的“马来人尊严大会”可以举行,闭门进行的华团联席大会却危害公共秩序?


我们只能将这种局面诠释为“一党坐大”、“一族坐大”、“一教坐大”现实下的结果。


至今,学习爪夷文的唯一用途仍然是诵读可兰经,教育部在国民型学校推介爪夷文,其用意不言而喻。可惜的是,张念群是史上最佳副教育部长,却错过了关键时刻,没有及时加以阻止。


华教人士都知道,华淡小4年级的爪夷文单元第一个版本是学习成语(Simpulan Bahasa),5年级教谚语(Peribahasa),6年级则教导格言(Cogan Kata),在华社反对下,才减至3页。再说,课纲是有延续性的,而且是由浅入深;因此,华淡小学生升上中学后,继续学习爪夷文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2020年宏愿已成为泡影,马哈迪再放眼在2030年成为先进国;唯有全民一条心,美梦才能成真。


在送旧迎新之际,我们希望马来西亚各族人民相互尊重,拥抱多元,从而建构一个包容、和谐、团结的马来西亚。


 

多元文化及语言正是我国优势


2020/01/02 中国报/评论

~作者:刘彦运


国际创价学会名誉会长、日本佛教学者及作家池田大作及哈佛大学宗教学博士、伊朗著名的伊斯兰学者马吉特德拉尼安在他们合着的对谈集《21世纪的选择》一再强调人类宽容共生及多样性的重要。他们的对谈中肯定差异及多样性,正是生命的证明。


池田大作在序言中其中一段写道:“不是种族、语言及文化的差异,导致对立或分裂。撕裂人与人之间,产生负面能量的,是人心:而统御人心,使彼此的差异互相发光,并转为创造价值之泉源,正是宗教应该扮演的角色。”


假厉害丢人现眼


德拉尼安更是一针见血指出:“如果要以一句话来说明伊斯兰文明的真髓,我想是多样性吧!伊斯兰文明建立在四根支柱,即宗教、法学、科学和文化。其中宗教这根柱子,在《古兰经》‘对于宗教,绝无强迫’这段韵文上,强有力的表现出特质。”


由此可见,不论是世界顶尖的佛教学者,还是伊斯兰学者,最终达成的共识都是“宽容共生,肯定多样性”。因为多样性是文化的规律,是人类的本有实相。地球上的人类原本就是多元民族、多种语言及多元文化及宗教。有鉴于此,我们可以说,凡是理性、明智、有智慧的政治人物、学者或宗教司都是认同及肯定多样性、多元文化、语言及宗教的优越性。


反过来说,如果不认同多样性、不认同多种语言及文化共存,甚至还想通过政治手段强制实行单一语言、文化及宗教的的政治人物、宗教司或学者,应该属于反理性、糊涂及愚蠢的群体。换句话说,这些人都是读书读到山沟里去的“山寨版”知识分子。乍看之下,好像很厉害,其实是假厉害,丢人现眼!


最近还真的有一个假厉害的宗教司,认为华文小学及淡米尔小学是阻碍国民团结的“毒瘤”,并在网上发动联署,要求政府关掉华小及淡小,实行单一源流的教育。看来这位老兄还真的不是普通的愚昧无知。


首先,周边国家如印尼、泰国早期都是实行单源流教育,如今已经顺应世界的潮流,重新开设中文教育,走向多源流。由此可见,多源流教育不但是世界的趋势,而且还是一种优势。我国一直以来实行多源流教育,其实就是一极大优势。


阻碍国民团结的“毒瘤”


其次,多源流教育绝不是阻碍我国国民团结的主要因素,撕裂国民团结的恰恰是拥有好像那位宗教司思维的政客。政府如果能够公平施政,在各领域的政策上真正做到一视同仁;政客不要一再煽动种族情绪,国民团结根本不是问题。


第三点,如果政府真的跟着这些无知人士的建议,强制关闭华小及淡小,这个才是真正阻碍国民团结的“毒瘤”。试问强制性的措施只会让人不服,只会撕裂人心,哪里可能会有真正的团结?这些家伙连这么基本的道理都不懂,还敢大言不惭的讲团结!


话又说回来,笔者认为我们的希望联盟政府领导都是英明、理智及有智慧的领导人,肯定不会与这班无知的群体一般见识!毕竟唯有尽量发挥多源流教育的优势,才能够提高我国的竞争力,这是毋庸置疑的!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