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 Apr 2020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公告速递 - 【华教视窗】 ~ 1036

26/12/2019 14:36

 冷静看待爪夷文课题


2010/12/25 星洲日报/言路

~作者:达祖丁


爪夷文课题惹起许多人的怀疑,且有可能成为我们正在进行中的种族和宗教冲突的另一个爆点。如果我们甚至不能冷静地讨论阿拉伯文字介绍的简单问题,我们如何希望能够建立一个国家。让我们看看所涉及的各方观点。


一种观点认为,通过落实强制学习可能具有“其他恶意议程的爪夷文介绍单元”侵犯了少数群体。另一种观点则是说,学习这种没有人,甚至是马来人本身都没有日常使用的语言,在交流和知识上没有任何收获。另一种观点指出,爪夷文是马来文明建设的一部分,因为它的许多知识和宗教知识都存在于旧文献中。一种更流行的立场或观点是,这将给我们的孩子带来不必要的负担。


针对认为学习爪夷文可能会导致某种“传教”的观点,我不得不安静地微笑以对。实际上,有些马来人认为建筑物、招牌和文字的符号,可以启发人们对精神和宇宙的重大问题的认识。有些建筑师相信,如果有足够的圆顶、拱门和伊斯兰书法,那么世界将会变得伊斯兰!作为写了一篇关于清真寺及其对马来穆斯林社会影响论文的建筑学教授,我可以说建筑无非就是一个背景。只有学习谦卑、同情、极度宽容和理解,才有望到达一条对人类有益的精神道路。


从第二个观点看,马来人确实除了阅读《可兰经》经文外,并没有使用爪夷文。现在,大多数马来人都尊敬爪夷文,因为它是“上苍的文字”的一部分,甚至在不理解单词的情况下阅读《可兰经》都可从中受益。我在清真寺里学习爪夷文,还在那儿学习Muqaddam(一种阿拉伯头衔),并最终在家与我的母亲念完或修毕《可兰经》。


我没有从《可兰经》中学习伊斯兰,因为我从来不理解这些词汇的含义。直到我去美国升学后,我开始认真阅读有关伊斯兰的书籍,并最终阅读了几位学者所翻译和评论的《可兰经》和《圣训》(先知默罕默德的传统)。直到那时我才对宗教有所了解。我读了上千本100%以罗马字母书写的书。没有一本以爪夷文书写。我唯一拥有的印有爪夷文文字的东西就是我亲自用罗马字母签署的结婚证书。作为获取知识,我从爪夷文中没有学到任何东西。


那些认为爪夷文是马来文明的一分部的人,我没什么可说的。我用罗马字母而不是原文爪夷文来阅读诸如《汉都亚传》和《阿都拉传》等马来经典著作。有些我读的是英译版。我从自学马来文学经典作品中学习到了很多。但我的兴趣始终与现在和未来有关。我从不会让自己被过去绑住,无论是传奇故事或学术作品。


关于学习爪夷文将造成负担一说,它直接关系到人们对爪夷文的看法。如果它很重要并且是知识的钥匙,那么它就不会成为一个课题。努力不会致死。做傻事就会。因此,这取决于你所属哪个阵营。


此事的事实是,爪夷文单元在希盟执政前就落实了。如今希盟背上了这个包袱,而他们如何处理这个问题是对大马新民主意识的考验。新政府仍处于起步阶段,而公民社会已经习惯于采用激进的方式来达到他们的需求。我认为两者的运气都不好,因为这些冲突已经变得非常个人,不会让任何一方受益。


但是,有一个将从这个希盟政府和公民社会组织之间的冲突中受益。“其他”团队正在对这个未完的连续剧高兴地笑着。当希盟政府和公民社会组织都提出激进的要求和回应时,两者都是失败者,而“另一些人”将获胜。


希盟和公民社会组织必须超越自己,放眼大局,并了解两个重要的基本事项:


首先,我们的孩子接受教育的权利始终是父母和每个社群的权利。必须允许每个社群以自己想要的方式教育他们自己的孩子,而无需接受“他人”的判断。


其次,要建设一个国家,民选政府必须通过参与和有效沟通来了解社会组成部分的基本和基础元素。必须谨慎使用“批评”或强制措施……希望永远都不要使用。在我小时候和青少年时代,我只有两次受到父亲严厉管教及6次受到我老师的鞭打。我认为这算少了。在抚养我自己的孩子时,我几乎因为采取太多强制措施而犯下错误,并几乎因此失去我的家人。


社群聚集在一起以表达他们的立场,在民主国家中是很自然的事。我们可以很聪明,也可以很愚蠢地发表自己的日常,我们也可能让第三方获胜。我希望希盟政府能够像父母一样,让孩子有发言的权利,并考虑采取让孩子受益的方式,而不是“其他”考量。我的孩子在我与妻子面前说的一番话让我非常伤心,但身为父母,幸运的是,我们采取了积极的行动并最终与我们的孩子和孙子开心相处。我们本来可以采取强硬的方法,但那将让我们孤独地住在我们大房子里,永远无法开心拥抱我们的孙子孙女。


当我们将自己视为一群陌生人时,建立国家是很困难的。但是,如果我们认为我们是一家人,那么我们终将做出正确的选择。我们必须做,因为狼在外头随时准备突袭。


 

交流对话消除疑虑


2019/12/25 中国报/中言


教育部之前准备推出四年级马来文课爪夷文单元,引起巨大争论。在内阁议决这项单元须获国民型小学家教协会、家长和学生的同意才能授课之后,华团和华教界仍不买单,主要争议就是,华小董事部被排除在外,对学校是否授课没有决策权。


华团和华教界努力争取教育部把董事部列为决策单位,却没有获得当局回应,以致他们的不满升级,策划在本周末举办表态大会,却也引来马来社会的情绪反应,形成了两股对抗的力量,华社的领头羊董教总,也因此处在了风口浪尖上。


对政府没信心


尽管教育部认为,有关课文,只是在小学4年级马来文课本内以3页介绍爪夷字单元,让学生认识邮票、钞票、国徽上的爪夷字,不学习、不考试,但华教界人士仍然担忧,充满伊斯兰色彩的爪夷字一旦进入了华校,将为华小伊斯兰化打开一个”缺口”,”引清兵入关”,因此极需由董事部把关。


华社的激烈反应是不是一些人说的过敏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大家对政府的保证没有信心,故而选择完全把爪夷字单元拒于门外。当然,事件不是完全没有转寰的余地,但前提是双方都要有诚意坐下商议,达成共识,取得双赢的解决方案。


有人煽风点火


董教总已经表明愿意和政府商议,事实上,他们也是因为教育部对列入董事部的建议不闻不问,产生不满。


对此,教育部应该展现诚意,尽速与华教界相关团体展开交流对话,了解华社的忧虑,以清楚的答案来消除疑虑。如果继续以强硬姿态以对,恐怕会引起更大的反弹,对社会和国家造成更大伤害。


政府也需向马来社群厘清,华人所反对的是在华小教授爪夷字,而非在反对爪夷字,更不是在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目前有人乖离事实,煽风点火,企图引起马来人的不满,政府需要对此恶劣情况给予重视和阻遏。


 

华团大会该“怎么办”?


2019/12/25 中国报/评论

~作者:戴美清


全国华团大会举行在即,别有居心的人开始散播“危言耸听”言论,把华团大会与雪州兴都庙骚乱事件相提并论,唯恐天下不乱。


召开华团大会旨在促请政府收回爪夷字单元,但在有心人眼里,这变成触发种族纷扰的导火线,首相马哈迪已有言在先,提醒“做很华人的事情,将会引来很马来人的反应”,首相此言很有“暗示力”,似乎在给那些蓄势待发准备捍卫民族尊严的人“绿卡”。


未来首相安华也发声了,促请董总与其他马来组织停止举办抗爪夷文或捍卫爪夷文大会,安华希望董总重新回到协商位置,是可取的建议,因为就算开了大会,还是要回归谈判,除非政府不愿再谈;至于呼吁停办华团大会的言论,就不甚“接地气”。


董教总已斩钉截铁表明华团大会照跑,若临阵取消,华社的声音一旦被打压,会引发更激烈的反弹,华人在民族教育的奋斗史中,从来不缺斗士。


应找出平衡方案


希盟政府的前身是反对党,老本行是办群众大会,近10年动辄就举办大集会,鼓动民众情绪勇敢对民主发声,如今怎么担心华团挺身表达民意?


华团大会未办,已经有许多扭曲大会议程的流言满天飞,办与不办都会引发不同后果,那该怎么办?对,怎样办这场华团大会,成了最大的关键。


华人受千古文化的薰陶,面对纷扰,何时需要硬拼,何时讲求圆融,相信华团领袖还是有分寸的。这些年,华团提出的诉求都趋向于“软着陆”,不亢不卑,华社最强硬的时期,就是义无反顾地支持改朝换代。


作为政府,兼容并蓄应该是一种本能。面对华团组织的声讨,政府稍安勿躁,该沉着应对,找出平衡方案。


社会的稳定,人心的归顺,来自于相对的平衡。破坏平衡,危机潜伏。如果新马来西亚还需要“茅草行动”助威,那是对迈向共享繁荣愿景的最大侮辱。


 

教育回归教育


2019/12/25 东方日报/评论

 ~作者; 侯显佳


华社很多人对全国华团大会被标签为种族主义,深感痛心,华社支持全国华团大会是因为关心大马母语教育,与种族主义没有关系,如果要扯上“反对爪夷字教学单元等同攻击其他种族”,这顶帽子真是扣大了。


首相敦马哈迪日前警告,全国华团大会是“很华人”的做法,或会引起马来社会反弹,要求关闭华小,认为必须对国家其他种族保持敏感,甚至认为会引发街头运动的风险。首相的说法显然对全国华团大会存在曲解和混淆,不过相信不少马来人政客和右翼会很吃这一套回应。


想当初公立大学举办大谈马来人尊严的大会时,大马作为多元种族的敏感性被置于何处,当时其他种族也没有走上街头抗议,更没有要求关闭举办马来人尊严大会的学校。


同样是大会,根深蒂固存在思维中的双重标准也太超标,更何况全国华团大会不关乎种族,而是表达教育和教学的立场,也是董事部希望捍卫权力,何来冒犯其他种族?


作为大会主办方的董教总一再重申尊重马来语作为国语的地位,从来没有反对爪夷文字,也同意华小和泰小现有五年级马来文科以多元的方式,介绍各族文字书法艺术的教学内容模式。


然而为了政治利益的炒作,特别是国会反对党领袖依斯迈沙比里指董教总抗议爪夷文教学单元的行为,是侮辱马来人的写作艺术和文化的类似言论,导致全国华团大会的初衷已被扭曲,成为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大会。


至于希盟怎么看待,一如既往基本上就是以首相马首是瞻,以往在诸多问题上敢言的行动党,也不见其领袖掷地有声的表态,从开始爆发演变至今,希盟对爪夷字教学单元课题的处理都无法妥善解决,在教育课题牵扯上种族关系时也没有做出正面引导,最终整个爪夷字教学单元的问题失去根本,变成教育问题无法解决,还要担忧种族关系恶化。


我们常说教育回归教育,在大马除了要摆脱政治化,还要破除种族主义魔咒,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回归,也许只有全民、政党、政府官员、政策制定者、社会精英,共同回归到为下一代和莘莘学子制定和思索与时并进的教育方向,才有可能实现。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