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0 Sep 2019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984

31/08/2019 07:52

 请尊重大马多元事实


2019/08/29 光华日报/社论


爪夷文书法纳入国民型小学四年级马来语课引起华、印社群担心伊斯兰元素入侵华、印小的不安情绪还未消除,土团党最高理事达里依斯迈提出让大马迈向单一源流学校的建议,再次触动华社敏感神经。


再过两天就是国庆日,大马独立已经62年,这个狭隘的种族思维建议提出后,一度传出教育部长马智礼会给予考虑,让华社顿然产生不安和危机感。


不过教长在事件开始发酵前,即刻公开录音,还原真相,强调“在新马来西亚的精神下,政府听取任何建议,但是,聆听,不代表反对或接受。“


政府确实没有必要为一个狭隘思维的建议闻风起舞,开国家进步的倒车。


新马来西亚新政府,需要强化的是教育的成功率,不论是什么源流的学校,都应该以教导出能够为国家做出贡献的人才作为大方向,而不是一直让非国民学校时刻感受到政府还存在推行单一源流教育的疑虑,让教育一直走不出种族思维的枷锁,影响学生的学习成果。


当今世界已经进入大数据、资讯大爆发的时代,全球化浪潮让国与国之间的竞争变得更加激烈,我国需要的是可以与世界最先进国家竞争的人才,而不是只懂得搞政治而不知世界已经改变的老旧思想。


受到国际化浪潮的影响,我国的国际学校数量也不断的増加。没有理由,政府一方面允许国际学校的设立,一方面却要消灭已经在独立前就已经存在的多源流学校制度。


多元化应该被视为国家的资产和优势。希望从政者都可以了解这一事实,尊重大马是一个多元种族、宗教和文化的国家,这样各族人民才能够全心一意的为国家发展拼搏,以马来西亚为荣!

  


尽快恢复柔董联会注册资格


2019/08/30 星洲日报/星·观点.


柔佛华校董教联合会遭吊销注册一事震惊华社,此举不但对柔董联会造成影响,亦会冲击董总。虽然这不会连累董总的注册被撤销,但由于董总主席陈大锦是柔董联会主席,随着柔董联会遭吊销注册,或会影响他担任董总主席的合法性。


鉴于事态严重,董总将于91日召开一项紧急常务会议,商讨此事,寻找对策。目前需紧急处理两个问题。其一,陈大锦出任董总主席的合法性问题须获厘清。如今出现两种意见,有者认为,自柔董联会遭吊销注册当日起,陈大锦已失去资格;另一种说法则是,由于柔董联会有30天上诉期限,因此就现阶段而言,陈大锦仍是合法的董总主席。这是一个法律问题,须从法律的角度探讨,以确保董总在不违反任何条例下,继续有效运作,发挥捍卫华教的功能。


其二,必须解决柔董联会遭吊销注册一事。柔董联会须尽快提出上诉,要求恢复该会的注册资格。依据董总所言,柔董联会自今年1月发生章程争议以来,已配合社团注册局的各项要求,适时修订组织章程,但却仍遭社团注册局在没说明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吊销注册,当局这种做法引起揣测。


尤其是在当前的敏感时刻,董总早前因发起签名运动反对在国民型小学落实爪夷文字书法单元,而遭首相马哈迪形容为种族主义。较后,土团党青年团更发起联署,要求查禁董总。在这种情势下,柔董联会遭吊销注册,难免会引起一些猜疑。然而,诸如此类的揣测并无助于解决问题,如今最重要的是,设法恢复柔董联会的注册资格。


柔董联会与其他华教组织,多年以来始终如一,为捍卫华教而奋斗,为教育付出汗水与努力,其贡献有目共睹。当局应与柔董联会展开对话,友好地解决问题,而非在没有给予任何理由下就吊销对方的注册。


柔董联会作为一个对教育有所贡献的组织,不该因为一些章程修订上的问题而遭遇吊销注册的噩运。当局应慎重考虑并接受柔董联会的上诉,尽快恢复其注册资格,以便柔董联会能继续为华教的发展作出贡献。

  


董总陷困 华教悲歌


2019/08/30 东方日报/评论

~作者:张瑞强


宏愿学校被拒,学习爪夷文最终变介绍,单源流学校又会是如何?


学习爪夷文政策早前闹得沸沸扬扬,结果是学习变介绍,华文和泰米尔文教育团体暂松口气。时隔不久,如今又有土著团结党最高理事达里依斯迈提出,让大马迈向单一源流学校的建议。


一石激起千层浪,该建议获得教育部长马智礼的回应,指会针对此事进行探讨。


同样的,华教团体的反应也相当迅速,吉打董联会主席庄俊隆就直批马智礼为本位主义者,不顾整体因素。


也许这一切都言之过早,毕竟只是一个“建议”,部长也仅说要探讨,兴许还有很多讨论的空间,华社无须过敏。


只不过,华文教育终究是华社的宝贵资产,也是华文教育的堡垒,要冲破这个底线,除非是大马的华教组织如董教总已不存在,要不然誓对抗到底。


大马华教自国家独立以来,就一直处于风雨飘摇中,如果没有当初的林连玉、沈慕羽、林晃升这些华教先贤成立董教总组织,不断捍卫及争取,华教也没有今天的盛放。


然而站在捍卫华教最前线的董总,现在也很烦,因就在大前天,柔佛华校董教联合会遭社团注册局吊销注册,无疑是华社的睛天霹雳。


现任柔佛华教董教联合会主席为陈大锦,陈大锦也是董总主席。柔董联会注册吊销,从而牵引出陈大锦合法性的问题。因此,董总常委会将召开紧急会议,其中一个议程可能是要求陈大锦先告假,以平息内部声音再谋对策。


柔董联会在华教多事之秋忽然注册被吊销,引起层面广泛的思考空间,当中有此一说,含政治动机,惟是否属实,无法妄下断语,毕竟这还有待调查取证。


柔董联会注册吊销已是事实,争辩无益,各方应探讨如何化解问题才是当务之急。行动党的华裔政治领袖应面向这个课题,从中寻找解决之道,协助柔董联会恢复身份,让董总可免除一场浩劫。


华社要看到董总如常操作,不应受到人事问题而拖延捍卫华教的进度。


毕竟尽管单源流学校政策只是在建议阶段,但对华社可说是洪水猛兽,万一处理不当,别说是缺口,而是华教被淹没,埋葬在历史的长河。

  


满足单一种族主导的回头路


2019/08/28 星洲日报/言路

~作者:巫程豪


为什么非马来人对于教育部将在华、淡小学,引进爪夷文感到紧张?另一方面,为什么马来穆斯林会因为悬挂在基督教堂的十字架而感到被“冒犯”呢?即使在庆祝第62周年国庆日的前夕,长期以来的伊斯兰至上主义,令非马来人族群,包括华、印裔的马来西亚人以及东马的非穆斯林土著,对于政府如此朝令夕改的教育政策,抱着不信任的态度事出有因。与此同时,也让马来穆斯林对非马来人的误解加深。


这和当权者倡导马来人穆斯林主导地位的政治理念有关,包括政府机构尤其是国家干训局,不断地向公务员灌输的马来穆斯林至上主义。而干训局是在马哈迪1980年代担任首相时设立的,目的是在违反国家宪法和忽视多元文化和多元社会的民情下,形成了无论谁执政,马来穆斯林主导的公共行政人员,将完全操控政府的行政。


而马哈迪在1970年代担任教育部长的时期,也废除了学校课程中,强调公民权利和义务的公民教育。在推行向东学习政策的同时,马哈迪却似乎无法拿捏韩日深受儒家思想影响之外,两国推行公民教育后大幅度提高了公民意识和人文素质,这是韩日进步的重要因素。相反的,马哈迪的政策强调马来土著至上主义,确实是和强调公民意识的韩日治国理念背道而驰,形成多数民族的马来穆斯林重视对广大群众毫无意义的“特权”的争论,却对于公民责任的认知肤浅。


民族主义必须具有国际主义的外向性,并且与时俱进,才能增进国家的竞争力。如果单一种族主导的民族至上主义,对于多元民族、多元文化的马来西亚的来说,那么真实的国民团结将是遥不可及的梦想。历史事实证明,单一种族主导未能团结任何多元民族国家。土著至上主义的国家意识形态往往分裂了一个多元社会,而“土著”的定义不一定是首先本土定居的原住民,而根据南非白人种族隔离政权的论述,“土著”的定义是指成立“首个文明政府”的民族。而无独有偶的,马哈迪在《马来人的困境》一书中,把“土著”一词定义为成立“首个肯定性政府“的民族,也就是马来穆斯林将成为单一主导的“种族”,并具有特权来决定其他人的公民地位,而相反的原住民却没有土著的宪法地位。在509大选前大事替马哈迪漂白其种族主义的本色者应该悬崖勒马,敦马近几个月来的许多U转,逐步走回满足单一种族主导的路线,马来西亚社会再度为争论性课题分裂,始作俑者为马哈迪不为过。


在第62周年国庆日前夕,这种将公民分为土著和非土著的违宪意识形态,仍然深深地分裂我们的国家。无论在任何国家,单一种族主导的民族主义往往缺乏一贯性的道德论述。马来民族至上主义者,是以马来人主权的概念,看待马来西亚为马来人的土地(Tanah Melayu)。这论述难以一贯性的看待泰南少数马来穆斯林,在泰族佛教徒大多数的“泰国”争取平等公民的政教权益。这也威胁东马土著和原住民的基本权益,成为“第二等级的土著”,也形成今年内公投争取砂、沙独立的声音日益高涨。在处理马来西亚公民权益的课题上,各造必须置身在国际舞台,一贯性的看待种族关系和民族融和的策略,否则,马来西亚将沦为另一个类似中东的战乱格局,没人能说那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笔者认为李光耀同样的以自怜的姿态,为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联合邦提供了其新加坡立国的论述。他描述了新加坡,就像一艘被马来穆斯林海洋包围的小船。李光耀基本上放弃了他对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叙述,他甚至把新加坡处境和以色列相提并论,主要是为新加坡建国的政治权宜之计。根据迈克尔·巴尔(Michael D. Barr)的说法,新加坡立国的论述是基于李光耀的个人种族观念和认知中华(东亚)文化优越感。笔者认为这是和实际情况相反,李光耀更像是具有盎格鲁──撒克逊优越感者,甚至西方人把他形容为比西方人更西方化的领袖,这种错置的优越感,在第三世界的独立初期的领导精英中是司空见惯的,包括大部分的马来精英分子。


李光耀和马哈迪在马来西亚国会担任国会议员时,对马来西亚国家建设方面的意见虽然针锋相对,人们可能会惊讶李光耀向西方学者承认,他认同多达“四分之三”马哈迪在《马来人的困境》一书中的论述,尤其是赞同马哈迪对于马来人的文化和遗传基因存有极大的自卑感和自我矮化的偏见。马哈迪的马来人至上主义是基于自怜以及不科学的错误分析。时间证明了他的马来人至上民族主义是倒退和错误的,但它的唯一目的是替马来统治精英效劳,以求马来群众对族群领导人的绝对服从,即使领袖犯了错误,他们也得完全效忠他们的领导人。而如此种族根据对族群领袖的绝对服从,而把公平的普世价值观当着是次要的,这不但破坏国家团结和民族融和,也拖累了马来穆斯林进步的步伐。


在这种心态下培养了马来人对腐败领导人的包容,以维持“马来人的主权”继续统治马来西亚。但一连串的金融丑闻和马来族群内的贫富阶级的鸿沟日益扩大,在政府中保持“马来主权和支配地位”的言论已不再像以往一样的受落,这从2008年到2018年大选可见一斑,马来选民投票方式更像典型的钟形分布图模式,这反映了马来群众的一般投票方式更像成熟的民主国家,跟不上现实的却是朝野两边的领导精英。我们应该感谢安华和公正党在过去20年来,替国家所带来的改革运动对于单一种族主导政策形成了决定性的冲击。公正党是唯一个成功的以马来人居多的多元政党,也代表了未来多数人治国的希望。


(马来至上主义:写在第62周年国庆日前夕之一)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