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0 Sep 2019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974

17/08/2019 06:41

 敦马梦迴宏愿学校


2019/08/16 光明日报/评论

~作者:刘汉良


马哈迪不知曾否在梦境裡欣见一群巫裔、华裔和印裔学生在同一屋檐下上课和交流,儼如一家人,但他的这个“美梦”这麼多年来却未成真。


 这个梦境回到现实,就是敦马在第二度拜相后所持续寻求设立的宏愿学校。


 在第一次主政期间之所以未能实现宏愿学校计划,敦马归咎於他所声称的“遭到极端主义教育人士的反对”。


敦马日前再度狠批董总為“种族主义者”时翻旧账,指控董总领导人当年极力反对宏愿学校计划,只因他们不喜欢马来人,而害怕自己的孩子跟马来人接触。


话说时任教育部长纳吉於1995826日宣佈在第七个大马计划下啟动宏愿学校计划,国阵政府於200011月批准在雪兰莪的梳邦再也兴建第一所集合国小、华小和淡小的宏愿学校;据了解,全国目前共有6所宏愿学校。


在宏愿学校计划下,国小、华小和淡小或至少其中2个源流的小学集中到同一校园上课,但各学校拥有本身的校舍课室,共用一些设施如草场、礼堂、食堂及图书馆等。


当年在有关方面尤其是华社的激烈反对下,教育部同意修订宏愿学校指南,在2010年改為学生交融团结计划,仅是课外活动和週会共同进行,且在某些地区实行而已,但最终还是被束之高阁,顿使马哈迪的“美梦”或所谓“理想”瞬间破碎。


马哈迪的“美梦”旨在“让各族学生共同在一个屋檐下上课,培养各族间的团结与和谐,实现强化国民团结的目标”,但始终被华社和华教阵营质疑其具有不可告人的“隐议程”。


董教总曾直指宏愿学校计划是以“国民团结”為名,行“最终目标”之实,也就是逐步实现以马来文作為各源流学校的统一教学媒介语,為落实《拉萨教育报告书》的最终目标而铺路。


再者,在宏愿学校的正式场合或所有共同活动中,华语和淡米尔语是被变相禁止使用,而宏愿学校内各源流小学虽可保有本身的校长,但其中一位校长被委任负责最高的协调工作,他所使用的行政语言将以马来语為主,此举将逐步乃至最终导致华小或淡小变质,华社绝对不能接受这个结果;宏愿学校计划也未阐明华校董事部的定位,一旦其权力受到限制,怎能确保华小不变质呢?


此外,由於三种源流学生的生活习惯、文化及宗教信仰有所差异,他们在同一校园内恐将造成不便,甚至发生不必要的磨擦,以致难以取得实际效果。


敦马掌权长达22年而於2003年退位,未能如愿“成功”推行宏愿学校计划,以及所制订的英语教数理政策也被“腰斩”,对他来说委实是一大遗憾。


想不到到了93岁高龄的晚年,敦马在希盟赢得本届“509”大选后二度拜相,让他惊喜地再次追逐宏愿学校和英语教数理的“美梦”,所以他於去年6月官访印尼时就迫不及待地表示,将重新探讨落实宏愿学校计划的可能性。


火箭蓝眼“静静”看待宏愿学校在敦马重提宏愿学校计划以来,过去在野时曾认同和支持董教总的立场而大力反对宏愿学校计划的民主行动党和人民公正党,如今入主布城后一直保持缄默,至今不曾表态。


敦马在其潜意识中不知是否觉得,他欲再度啟动宏愿学校计划所面对的最大阻力依然是来自华社尤其是董教总,所以他这回狠批董总為“种族主义者”,甚至间接恫言“对付”董总包括查禁,其心情看来是完全可以“理解”。


我国“改朝换代”后,敦马及希盟政权若仍把推崇母语教育和多元的精神,包括提倡多源流教育、多元文化和多元宗教的立场,标签為种族主义和极端主义,真的是不可理喻,确让华社深感遗憾。

  


风声鹤唳寝难安山雨欲来愁不已


2019/08/16 光华日报/评论

~文:胡一刀


风口浪尖上的爪夷课风波,把选择上课的权利,从教师换成家协、家长和学生三方,换言之等于间接废除华淡小的爪夷课?


关键在,华社反对的基本两个因素,一是“不能强制学习”已经改了,二是不能纳入华淡小课本则不变。因之,仍有网民对教育部抱持怀疑态度,还有网民坚持爪夷课完完全全从华淡小撤除。


话虽如此,爪夷课新方案即便不是最完美,但显见网上反对声浪马上少了,尤其多名反爪夷课的重炮手表态接受。一名行动党干部甚至自嘲,“明天早上可以抬头去咖啡店吃早餐了”。


说完了,爪夷课风波虽告个段落,却给了行动党一个警示,日后对华教问题必须更谨慎处理,在教育部站岗的副部长必须更加敏感。都说,张念群、刘镇东、黄书琪等,此次面对排山倒海批评不啻是个教训?


内阁新决议之前,当马老爷斥责董总为种族主义,网上马上有人说嗅到茅草味了。还有抵死的网民打趣,以前有茅草行动,现在来个“豆芽行动”?豆芽,是网民称呼爪夷的暗语。


不过话虽回来,当年的内安恶法已在2011年废除,但2012年通过“国安法(特别措施)”取代,,仍赋予警方未审先扣的权力。


有巫统前部长竟警告董总别过份,“否则再次上演1969513事件”。有人慨叹如守在荒野中感受到风声鹤唳的滋味?


爪夷风暴越演越烈,行动党多位二线领袖批评马老爷,一时看似火箭扛上马老爷和土团党?在教育部宣布内阁新决议前,公正党国会议员哈山卡林也催促马老爷“是时候退位了”。


在中文网络江湖,对多项课题不满的网民,已不是单单迁怒行动党,而且对准希盟甚至马老爷开炮。尤其,马老爷貌似在内阁里一人独大,爪夷课或莱纳斯他说了算,要硬塞或撤销都是看他一句话?


爪夷风暴卡住未化解之际,据说行动党召集国州议员会议时,便有代表建议行动党退出希盟,但也有代表认为行动党无需退出,反而应该施压马老爷下台才对。不过据称,这些建议、反建议并没有在会上继续讨论。


其实,早在去年底,林吉祥也曾指出,行动党不会成为马华2.0,一旦新马来西亚目标遭抛弃,行动党将毫不犹豫离开希盟。


现在的关键是,希盟所谓的“新马来西亚目标”是否还在?你看,刘镇东副部长的一番陈述颇叫人吃惊:“谁来教唆我们现在退出希盟、退出政府的,都是有目的摧毁509的民主成果,为巫统与伊党打开执政大门。”


是吗是吗?当初行动党退出民联,岂不摧毁了308505的民主成果?


其实,若行动党42国席退出希盟,马老爷政府恐怕也撑不下去,欲把巫伊拉进来组新政府亦不太可能?试想想,就算巫伊接受献议,公正党、诚信党会接受巫伊成为盟党吗,即便沙巴民兴党亦不附和呗?


换言之,如果行动党敢敢摊牌,马老爷唯有解散国会大选?届时行动党或因爪夷风暴损兵折将,但至少不会输太难看并保留元气。


马老爷要是独断独行、任意妄为,行动党若选择静静和委屈求全,继续留在政府又有什么意义?而且即便如此,谁可保证马老爷不和巫伊合作呀?


此前,马老爷与巫伊、砂联盟一些国会议员会面,看似还有意无意泄露消息给媒体。事后,江湖传出阴谋论,指称马老爷有意退出希盟,成立一个Pakatan Baru的新联盟,而此联盟不收政党只收国会议员云云。


根据亲巫统部落客的阴谋论,新联盟将确保马老爷继续任相,巫统老二末哈山将出任副首相,巫统前部长希山慕丁则任高级部长等。如果这是真的,马老爷或欲打造一个巫统3.0,而末哈山则是马老爷的主席人选?


这个阴谋论真真假假说不清楚。试拟一句:“风声鹤唳寝难安,山雨欲来愁不已。”是的,寝难安,愁不已,这是江湖一场山雨欲来的前奏?


 

从趣味语文角度看爪夷文


2019/08/16 东方日报/评论

~作者:陈诗蓉


在爪夷文被纳入趣味语文的议题中,大家都把焦点放在爪夷文身上。至于什么是趣味语文,趣味语文的存在意义等问题,并没受到相应的关注。大人们认为有用,想教给孩子的东西太多太多了,再加上语文学科的涵盖面广泛,能和语言文字扯上关系的内容多不胜数,在选择“教什么”的问题上实在不能不特别谨慎。


爪夷文到底该不该纳入趣味语文?不单是该从教育角度来谈,更应该从语文教学角度探讨。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有必要先弄清楚几个基本概念,即什么是趣味语文?趣味语文在小学语文课程中承担什么任务?


更好掌握语言技能


趣味语文是在2011小学标准课程(KSSR)推行后开始出现的。它与1)听说,2)阅读,3)书写,4)语文基础知识组成我国小学语文课程的5大板块。不论是华文、英文、马来文、泰米尔文等语文课程都采取同样的结构模式,即以语文中的3大主要技能:“听说”、“阅读”、”书写”为主,再辅之以“趣味语文”与“语文基础知识”。华文科中的“趣味语文”叫法是采取意译,字面上的称呼与马来文科中所用的Seni Bahasa,还有英文科的Language Arts有些不同。


西方许多国家直接把基础教育的英文学科称为English Language ArtsELS),强调透过多样化的形式来让学生实践语言,学习语言,掌握语言。“趣味语文”在我国的语文教学中又承担什么任务呢?


华文课程标准清楚列明“为了让学生能更好地掌握语文技能”。英文课程标准强调它是属于长期性的,贯彻在各项语文技能教学中的活动。换言之,“趣味语文”是为辅助听说、阅读、书写这三大语文技能的学习而出现的。冀望透过更多元化的语言艺术形式如歌唱、朗诵、表演等,为学生提供更多样化的语言体验、语言实践、语言表现机会。


爪夷文书法加重负担


简单来说,“趣味语文”的主要作用在于为听说读写技能提供更多“练习”、“使用”机会,让学生有更多机会去听去说去读去写,以巩固课程中前面三大板块所学的主要技能。


为此,小学课程与评价标准(DSKP)并没有为“趣味语文”另设“评价标准”。因为不管它的形式如何多样化,在内涵在技能上依然离不开听说、阅读与书写,主要目的也在于巩固、加强听说读写技能,不是另外开发的新内容或新技能。


爪夷文是马来文的根源,但发展至今天已分属两种不同的文字系统。这与学生在马来文课堂上所运用的罗马文字是完全不一样的,为此把爪夷文纳入“趣味语文”,要求学生“书写”或“欣赏”并不符合“趣味语文”的设置目的。因为学生在学习马来文时用的都是罗马文字,来到“趣味语文”的板块时却突然冒出了爪夷文书法,这等于是另外开设新内容,不止无法起到“趣味语文”所强调的巩固、加强作用,还会加重教师与学生的负担。


有人会好奇:为什么华文科又可以把书法艺术纳入“趣味语文”呢?那是因为在华文书法中,不论毛笔字铅笔字,软笔书法硬体书法,用的都是同样的文字系统。这表示学生只需要更换书写工具,调整运笔方式而已,所学习所实践的还是与前面的“书写”技能紧密联系,一脉相通的,也可以起到加强、巩固或增加学习趣味的作用,这是完全符合“趣味语文”教学原则的。


只怕两头不到岸


想透过介绍爪夷文,让学生了解马来文的根源,更深一层认识自己国家的语言,这样的出发点是良善的。只是从语文教学角度出发,安排学生“书写”爪夷文,“欣赏”爪夷文的安排有欠妥当。若我们总是以“多认识一点无妨”的思维来给孩子选择教学内容,顾此失彼,看来面面俱到,到最后很可能什么都没学到,两头不到岸。


要让爪夷文借助“趣味语文”管道,进入学生眼帘的话,可把“书写”爪夷文,改为“阅读”有关爪夷文发展或演变的篇章。这不只是能达到让学生认识马来文根源的目的,促进各民族之间的了解,还有助巩固、增强学生的马来文阅读能力,既能不违背“趣味语文”的教学原则,又不以伤害学生的语文能力建构为代价,何乐而不为呢?


 

别太纠结族群特质


2019/08/16 东方日报/评论

~作者:萧德骧


随著教育部顺应人民呼声,出台国民型小学爪夷书法单元调整方案,可以说是教育部再一次的让步。从之前6页变3页,到如今的单元课程必须通过家教协会、家长同意才进行,显示教育部重视父母诉求,甚至下放权力给家长,这是前朝政府未出现过的局面。


爪夷文书法单元可说是告一段落,消息出街网络也出现谅解声浪。从现实层面检视,要完全撤回认识爪夷书法单元并非容易的事,除了此单元在前朝政府就已出现雏型之外,每每国家教育课题最终都会被政治化,促使焦点被模糊。


在爪夷书法课遭到政治化时,必定涉及一定的政治角力。希盟各党中土著团结党摆明是依靠维护种族利益起家,与巫统一争长短。因此,在相关课题上,该党需要向马来选民交代。教育部在该项课题上两次退让,土团党可以预见要承受马来选民的压力,因此华社在现有局面下,实在应该见好就收。


然而,爪夷书法事项从爆发至今,教育部并非完全无错,反而显示该部未来在规划国民教纲之下,必须从善如流,同时广纳各族之间意见取得共识,否则一旦独断独行,类似如今的争议肯定有如定时炸弹一样,等著再次爆发。


在最新调整的方案出如至今,肯定也会有不同意的声音,这是可以预见的,因为就如笔者之前所言,这件事情到最后已被政治化。民主行动党在事件上饱受压力,连该老将林吉祥也直言自己会因此损失40%选票(当然这不过是政治术语)。无可否认,教育部接连让步会让事件逐渐平息,最不想事件平息,自然就是行动党的老对手们了。


上述课题发展至今,国阵呈现的依然是过去一贯的手法,巫统向马来社群散布行动党对于马来人特征的影响,马华民政则对华人社群宣扬行动党如何“引狼入室”,进而令华小变质,不断为“爪夷文恐惧症”推波助澜。


许多人强调华小应保持纯华文特质,然而在一个多元的国度上,纯种特质其实是最可笑的。大马网络哥手黄明志红遍亚洲,人们称其创作反映大马多元色彩,恰恰就因为其许多有关大马内容歌曲上包含各族语言、文化及符号。同样的,华小每每在面对友族同胞倡导大马应只向单一源流教育挑战时,常标榜本身多元族群学生的元素,来展现其多元性,因此在爪夷文课题上,也应展现相同的气度。


种族和谐课题是大马的一大挑战,无论前朝或是当今政府,面对种族课题一不小心就会摔上一跤。然而从民间的各族人民相处上,种族关系却又不似非常紧张。由此可见,可能所谓的“种族问题”,都是大马政治人物制造出来,以巩固本身政治利益的假相,聪明的普罗大众们,肯本不需要随著政治言论或网络言论风向而起舞。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