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5 Aug 2019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要闻 - 【华教视窗】 ~ 960

08/08/2019 14:08

 种族政治敏感超过想象


2019/08/07 《透视大马》

·~作者:杨泉


马来社会对于罗马字母与爪夷字母之间的取舍轻重,长期存有严重分歧(图:欧新社)


教育部在小学第二阶段的马来文课程,增设爪夷文书法鉴赏单元的计划公布后,在华社间掀起千层浪。尽管教育正副部长出来澄清,该单元不是学习爪夷文,不会造成师生们的额外负担,却还是未能消除华社的担忧与疑虑。


爪夷文是以阿拉伯字母来拼写马来文(或印尼文)的文体。爪夷文经历数百年的伊斯兰化影响,尤其是穆斯林传教士的推广下,成为马来语文主流文体,为古典马来文的起始。


然而,经历英国以及荷兰殖民统治的洗礼后,爪夷文已被罗马字母取代成为马来文的主流文体。其中一个原因是主流马来统治阶级认为,采用罗马字母能让马来人更容易接触(西方)国际语文,尤其是英文。马来前锋报爪夷文版的没落就是一个提示。轻舟已过万重山,随著建国历届政府的认同,罗马字母拼写作为我国国语的主流书写文体,已是不容改变的事实。


我国学府向来都是用罗马字母拼写的文体学习国语。用罗马字母拼写的马来文字来学习效果比较直接。如果再转用爪夷文文体来学习国语,则要先认识三十多个爪夷文字母、音读与拼写法。爪夷文字母取自阿拉伯文,同样一个字母在拼出一个马来文字时,写法取决于字母排列的地位,开头、中间和尾端的写法都稍微有不同。


同样的,拼出一个马来文字时何时要去掉某个字母,也有一定的规律。换言之,学习爪夷文需要一个时期和一定的努力,才能掌握它作为学习国语的基础。要是同时采这用两种文体来学习国语,是否会出现干扰问题,是教育学者需要关心和研究的。教育部有必要在推行时,给社会一个交代。总之,它肯定会增加学习负担的。


华小和淡小是以母语为教学媒介,作为母语教育体系的学府,它的教学目标就是确保学生掌握一种最熟悉的语文(母語),以便能够發展智力潛能和掌握各門知識。至于学习国语(和英语),此阶段的教学目标,只能为学生打好这些语文的学习基础而已,为那升上国民中学面对教学媒介语转换时,有所准备。


正因如此,华社不期望华小所要达到的国语程度,与国小相同。但是,教育部却要华小和淡小达到与国小同様的国语程度,此措施已经加重华淡小学生的学习负担。如今再增加爪夷文字母的学习,让华淡小学生的学习更是雪上加霜。


虽说教育部正副部长一再声明,这项措施只着重介绍爪夷文作为爪夷文书法艺术的欣赏。但是,单单只是认识爪夷文字母,并用来拼写国语文字,是需要一定的努力的。


尽管教育正副部长出来澄清,该单元不是学习爪夷文,不会造成师生们的额外负担,却还是未能消除华社的担忧与疑虑。(档案照:透视大马)


况且只学爪夷文书法而不先学爪夷字母的音读与拼写法,是没有意义的,等同于欣赏一些不知所云的字符。从学习爪夷文的经验来说,用爪夷文学习马来语,必须要学以致用,才能发挥效用,不然很容易就会忘记。


要知道,马来社会对于罗马字母与爪夷字母之间的取舍轻重,长期存有严重分歧。


爪夷文是马来文遗产的重要元素。许多马来人相信学好爪夷文能让帮助鼓励马来学生学习阿拉伯文,有助学习伊斯兰教义和阅读经可兰经。以可兰经为基础的爪夷文书法艺术也相当普遍。爪夷文在东海岸州属仍旧被广泛应用,甚至被认为是民族身份认同的元素之一。


因此,在马来社会当中,尤其是巫统与伊斯兰党结合后,不乏支持把爪夷文作为国语教学主流的狂热支持者。


非马来人则对爪夷文存有一定的抗拒感。而且,在政治化的影响下,非马来人的反对声已然高昂,而且更是充满民族大义激情。令人感到忧虑的是,我国不同族群间的论争和对话,都几乎离不开种族与宗教情绪方面的考量。种族政治敏感的情况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


如果在抗拒爪夷文的行动中,激发马来社会重新开展和辩论爪夷文课题,种族性舆论肯定会把大多数马来人,推向支持爪夷文主流化的步伐。


认清这点,华社有需要声明,从教育观点来说,在国民型小学国语科增设和推行爪夷文书法课程,是不合理的。这不等于华社质疑爪夷文的价值。反之,华社更应该积极的鼓励有兴趣与有语文基础条件者学习爪夷文,包括参与爪夷文书法艺术的推广。


 

教育部应聆听民意


2019/08/07 星洲日报/东海岸观点

·~作者张征华


爪夷文在小学四年级推行,不但无助于提升学习,反之会加重学习负担,并不是我国华裔过度放大爪夷文课题!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说,爪夷文只是用作“认识”,过后就是“鉴赏”,但试问一下如果没有去学习爪夷文,要如何去认识及鉴赏所谓的爪夷文。


而教育部长马智礼所说的钞票也有爪夷文,看了也不会变成穆斯林,但相信大多数使用钞票的国民,十之有八的国民,都不会去注意看钞票上的爪夷文。


难道真的就教育部正副部长所说的去认识、去鉴赏,就会学习到所谓的爪夷文,而华裔生不去学习汉语拼音的生字,难道就会学习到汉语拼音吗?


而认识和鉴赏爪夷文有什么用途,倒不如把这段时间用作学习其他语言如华语、国语或英语,这样不是更好吗?


不但如此,爪夷文在现今的马来社会,相信10个巫裔友族里头,有8个甚至10个都不会爪夷文,也不会写出教育部所要推行的优美爪夷文书法。


反观中文书法博大精深,除了有楷体和繁体的字体外,也包含隶书、篆字、汉仪、魏碑等字体,友族同胞也已经开始学习中文书法。


因此不明教育部非要在华淡小推行不可,难道是看准华淡小生是国家可造之才,才推行这个令举国轰动的课题。


因此教育部应该聆听民意及集思广益,不要继续让华社产生政府不顾华社,不尊重华社课题,甚至是伤害华社情感的印象,才是比较适当的做法。


 

华校生的三语之路


2019/08/07 光华日报/评论

~文:黄汉伟


我在南下北上的赶路之中,在车里随兴写了一段文字在个人脸书上:


“昨晚在行动党就小四课本的4小时30分马拉松会议上,我是40多位发言的国州议员之一。我发言时指华小生须学三语,已经是够重了。华小生须学习国文、华文、英文的口语及书写。这比新加坡、中国及美国小学生更加学习多语。这已是学习语言的世界纪录之一,没有必要加进其他包括爪夷文的学习。我建议往后新教科书的推行须进行公众谘询,如地方政府推地方蓝图般公布内容,有一个月给予公众提意见的期限,而不是靠教育部的几个教授就敲定内容。”


这个贴文在一天里预料之外获得高达610个赞,182个分享,41个留言。华文报也纷纷引用了我的脸书贴文登在报章的印刷版,电子版及脸书。我意外收到退役近30年的前国会议员的迅息。他传给我的信息是:”你讲的的确很有分寸”。我也在国会议员群组中传达同样讯息予包括教育部长及副教育部长在内的国会议员同僚们。


我对于语言与政治互动关系的认识源自2个经历。那是2007年我出席美国东西方中心以现代教育为主题的跨国文化通识课程。我学到了所有的教育课题离不开政治,因为教育就是资源分配,教育就是语言文化之训练。


另一个经历是2011年看完的书本《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作者是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


李光耀先生写道:”解决教育的方案是政治的方案。当然,从教育的观点来看,这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他也写说:”语文问题就是政治问题。”


世界上有个国家为了语言之争而动乱的例子就有斯里兰卡。他们为了僧加罗语、淡米尔文之事而磨擦暴乱。


在这本书里,纪录了多位国会议员,高级公务员的个人分享语言学习的经历。其中引人注目的一篇是现任总理李显龙的学习语言经历。他从幼儿园到中四都在华文源流学校就读,掌握中英双语,也学马来语及俄文。虽然如此,其高中华文科取得C4, 马来文是E8。不过他没透露其高中英文科的会考成绩。


看来我的高中三语会考成绩远远超越了新加坡总理。我在1990年考SPM 时国文是A2, 华文是A2, 英文也是A2。当然SPM 英文科程度不比李总理的O水准英文程度。


所以我说学生念三语,国文,英文及华文,口语,阅读及书写是吃重的。如果再加上其他文字,那么这是超负荷了。


我的国会议员同僚刘镇东及林吉祥分享了他们学习爪夷文的经历。这是他们在大学及成人后的学习经历,不可与小学生学习语文比较。我也是在大学了上了一学期伊斯兰文明,两学期伊斯兰法律及一学期的伊斯兰家庭法律。我在法律考试里须引述可兰经及圣训。那是我考取马来亚大学法学士的必修课程,所以没有怨言。但我从来不主张这些伊斯兰课程纳入全校大学生必修课程。理学生念这些干什么?


二十一世纪的学生得学二十一世纪的本领。小部分学生凭个人兴趣可自学古文,但硬性规定就违反了教育的本质。


 

火箭党性对碰华教“地雷”


2019/08/07 中国报/评论

~作者:戴美清


爪夷书法课题这颗“炸弹”引爆,使行动党陷入沉重的公关危机,华社人民等待行动党的立场,这是人民对行动党的一个重要“判决”。


虽然在政治世界没有底线,政治人物可以变脸甚至换过一张脸,但当面对受民众关注的课题,立场就是关键,支持什么,反对什么,旗帜必须鲜明。


若从行动党的历史轨迹去看,教育课题在过去并不是行动党赖以生存的主要因素,简单而言,华教课题不是行动党的“主打歌”,需要打着民族以及华教旗帜生存的是马华。


而行动党从来不是华基政党,只是多元种族路线始终无法赢得马来社群的青睐,最终它成为华人居多的政党,近些年来,印裔社群也在行动党扮演重要的角色,这是行动党与马华“党性”基础的不同。


在当反对党的年代,行动党的政治策略是攻击马华,只要马华出现缺失,就是行动党发挥的机会,如今马华地位下滑,行动党作为政府一分子,华社自然把过往对马华的期待,投射在行动党身上,以致眼前学习爪夷书法的华教课题,虽未到威胁存亡的地步,却已掀起燎原之势。


缓和不安情绪


作为一个走多元种族路线的政党,行动党鼓吹多元是出自于“党性”,只是这个举措在马来西亚华教不符合期待,华人社会的激烈反应,促使行动党必须重新估算“华教牌”的冲击力,这一步棋足以影响下一届大选行动党的民心所向。


鼓吹多元,必须是建立在各方都有同等机会的基础上,就看行动党可否变出其他奇迹。爪夷书法课题对行动党无疑是严峻的考验,要看它如何做到符合华社要求的正确决定,以及有没有勇气坚持所谓的多元。


应对促发民怨的刀尖上课题,一个负责任的政府,检讨施政是应有的责任,认为对的可以解释,不对的便要认错,未达成共识的可再探讨,或者先行搁置,缓和社会掀起的不安情绪,至少是行动党当前应该发挥的力量。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