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3 Nov 2019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时事述评 - 独中、统考、关中

08/04/2019 07:50

 独中、统考、关中                                    


~作者:陈纹达


509变天前对成了新政府的期待至509变天后在希盟新政府的无作为下变成是一厢情愿;承认统考文凭在有心人的炒作下,考虑的不再是它受国际承认的优质学术水平,而是政治上的考量;也从只剩最后一里路变成走不了的龟缩;“承认统考文凭”再次成为一项掘之不尽的政治资本;关中因为三家长的上诉案再次成为焦点。


华文中学(独中)


独中,改制华文中学的附加“产物”;没有改制的都保留原有的某某中学称号;除了巴生的滨华中学,原名是华侨中学;据说是因为“华侨”这两个字被要求改名的;其他的华文中学是否有改过名称就不知道了。原有的独中没有所谓的批文,也不需要更新准证,在1996年教育法令下“保留原状”,被圈定只能有60所,不能再增加;但是可以有分校;柔州宽柔中学就有两间分校。


华文中学受改制的影响而一度没落;一些华文中学也因为缺少学生来源,受不了资金的缺乏而关闭了;幸存的都是依靠当地的华社人士的捐助,领头的董事长的不怕艰辛与坚持,每个月拿着借款簿厚着脸皮到处借粮给老师发薪水;这是我校巴生光华独中董事长黄华民先生曾经对我说过的一篇心酸史;他说来轻描淡写,好像不关己事,却触动人心。在学校方面,在校长的带领下,董事与老师到处去宣教招生,甚至是越州过夜,不辞辛劳,为的就是确保生源不断,学校才能够续办下去;幸存的独中都有其心酸的一面。


独中复兴运动自强不息


改制后,历经风雨飘摇的十年,有的独中倒下了,有的苦撑着寻找出路。


1972年,实兆远南华独中董事长拿督颜清文与校长许瑞成商量,致函霹雳董联会,要求关注霹雳独中困境;培南独中董事长曾敦化局绅,请该校副校长沈亭老师,出面联络九独中校长,聚会交流困境。


19721125日,曾敦化局绅在怡保丰泽楼宴请9独中校长作第一次接触会商;这是意义重大的破冰之约;大家表达了必须走出生路的愿望。


1215日,南华董事长严清文于实兆远宴请9独中代表第二次聚会进一步交换意见;会众都认为独中要生存,必须复兴;当日议决召开9独中董事长与校长联席会议。


197341日,在西方人的"愚人节"这一天,这些"华教愚人",就像是"愚公"一样,在低沉的气压下,召开第三次划时代的会议,探索与寻找独中复兴的路,敢于提出"走自己的路"的无畏精神;这是霹雳独中复兴运动的起点,在怡保育才独中蔡任平图书馆点燃!


也就是在这划时代的会议,通过了由沈亭的提议:"由9独中联函霹雳董联会与9独中联合筹款一百万元发展基金"。即席选出沈亭和余辛堂起草提案,于49日提呈给霹雳董联会,要求协助霹雳独中筹募百万元基金,以减轻经济困境。会议也通过拿督骆谋生的提议:请胡万铎出来领导独中复兴运动。全国独中风起云涌的响应,到处是募捐,到处是筹款;霹雳州九独中发起的独中复兴运动改变了马来西亚独中的命运。


4月1日就此被订为"独中复兴日"。


注:(以上独中复兴运动,节录自独中复兴运动40周年庆典宣传纸)


此后,独中为了学生来源,为了生存,都在各自用尽策略招生,包括到各地城镇乡里沿户拜访招生,提倡"有教无类"的教育理念,提升教育素质,纪律严明管理学校,提供奖励金等吸引家长把孩子送进独中。随着时间的前移,逐渐形成了独中各自为政的局面;说得好听一点是"百花齐放";认真探讨,"百花齐放"正是铸成独中"一盘散沙"的根源!


在独中的办学上,董总这"民间教育部"是完全没有法定地位插手各独中的行政、办学理念与教育政策的;这就是独中董事会主权所在。庆幸的是,在华教前辈的远见领导下,不畏强逼利诱,成立了"独中考试委员会"。至此,唯一可以系绑60独中的只有全国独中统一考试,而不是董总付出捍卫母语教育的努力与心血;多数独中董事会看到的是私己的"利",不是整体华社所要的"利"。


2013年,董总发动的反对教育大蓝图不利母语教育百万签名运动,在雪兰莪、吉隆坡及森美兰10独中,除了吧生四独中热烈响应之外,其中一间表明不认同,不支持;一间认同,不支持;其它多数独中均冷淡处理得以证明。


《华文独立中学建议书》


197312月,董教总成立全国华文独中工委会,发表《华文独立中学建议书》,提出华文独中为完成十二年基本母语教育,发扬中华文化的堡垒等使命;在总的办学方针方面,明确地提出了坚持以华文为主要教学媒介、重视国语和英文的教学、保持华文独中数理科目之优越性、不以政府考试为主要办学目标等」。


 注:(节录自董总网站“华文独立中学建议书”)


筹募全国独中发展基金


1974年董教总全国华文独中工委会发动筹募全国华文独中发展基金运动。这项运动共筹得一百余万元,作为支持“统一课程编委会”、“统一考试委员会”,举办教学研讨会、促进教学研习之种种设备等费用。注:(此段节录自董总网站)


应该承认它的不足,重新给予定位


独中复兴运动至今四十周年庆的今天,我们应该承认它的不足,重新给予定位。是时候,董总除了领导华社应对政府的不公平政策外,也应该从内(行政、课程与学术部)向外(接触、了解各独中,世界教学趋势)改进,领导与制定符合独中的政策;融汇科技创新教学为独中服务,拟定未来的发展策略与世界接轨,让成绩成为向心力的导引,以达至取代悲情产生的凝聚力为最终目标;把各自为政的独中,团结起来,统筹统办,共享资源,让华社的捐款发挥更大的经济效益。


注:(此段节录自2014年拙作“历史因素看马来西亚华文独立中学未来的挑战与发展策略研究初步建议”,刊登在2014年董总60周年庆的世界华文教育论坛论文集)


董总最近喊出了“华教新路向”的口号,相信不会类似我在2014年发表的论文中的建议;我们也看到了一些相关作者著文发表在主流媒体为这个“新路向”暖身开路;其中黄集初先生的“华教新论述初探”于 2019225日刊登在星洲言论版刊登。黄先生很专业的花了三分一的篇幅为“华教新论述”埋下了打破旧框架的伏笔。简单的说,外在因素的新政权的成立让华文教育的领导有了新的期望;也为内在因素的董总新领导层,建设“华教新论述”暖身造势。我会另外写一篇文章针对黄先生的大作发表我的看法。 


华文独立中学统一考试(统考)


随着《1961年教育法令》的实施,政府停止为华文中学举办初中和高中会考,华文中学依赖的政府统一考试受到严重打击,间接压制华文独立中学的发展与生存空间。次年,(1962)华文中学或华文独立中学各校,唯有各自办理毕业考试和颁发学校毕业证书至1975年董总依据1973年底发表的《华文独立中学建议书》的建议开办华文独立中学统一考试为止。


随着全国独中热火朝天的复兴运动,孕育了《华文独立中学建议书》这华教先贤智慧的结晶;为华文独立中学确立了正确的办学路线和方针,是华文独立中学发展的指导原则与明灯;统一课程及统一考试除了确保独中办学的素质外,也把各独中凝集在林晃昇与沈穆羽两位华教巨人领导的董总与教总组成的董教总独中工委会下;为了成就华教伟业不分彼此,合作无间,相铺相成塑造了“董教总”的金字招牌下。董总则因为行政单位执行独中工委会的决策而被称为华社民间的教育部。


1975起,董教总独中工委会每年都举行初中统考与高中统考;1996年教育法令把此项考试定位为60所华文独立中学的内部考试。只有华文独立中学的初中三和高中三学生才可以报考。


2016902日马来西亚华校生协会写信给马来西亚考试局总监询问关丹私立中学课题时得到总监于9月八日的回复时说明统考在1996年的教育法令下是60独中的内部考试;也因为关中不是独中,因此不可以报考统考;考试局总监的回复信函中也提到违反教育法令的的刑罚。注(看信函附件)


有一点必须再三强调的是,统考在实行前是经过律师团的详细研究法律条文后,发觉当时的教育法令并没有禁止任何个人或团体可以私自主办教育部体制外的考试才落实的;并没有如陈友信所说的“敢敢来”!简单的说,统考是在“合情、合理、合法”的情况下实行的;没有所谓的违规犯法的“敢敢来”!


关丹中华中学


依据教育部的批文条款,关丹中华中学的本质是私营化国民中学;但是,却有个人及团体本着“敢敢来”的“圣训”以各种理由证明它就是“独中”;我不想赘述那些似是而非的理由;我只想举个我国现实中的例子来说明我的说法。


马来西亚有“蓝登记”的公民及“红登记”的永久居民。“蓝登记”的公民可以合法居留,享有政治权利;不须工作准证,可以自由的选择任何一种自己喜欢的工作;“红登记”的永久居民享有居住的权利却不能享有政治权利,工作上也必须获取工作准证。受承认的独中就如享有政治权利的“蓝登记”公民可以名正言顺的报考统考;而关中就如没有政治权利的“红登记”永久居民,除非得到考试局总监的书面豁免函,否则是不能够报考统考的!同样是生活在马来西亚这块土地,呼吸着一样的空气,喝着大汉山下一样的水;红与蓝的权益就是不一样!关中,你的批文决定了你是“私”的本质;无论再多的混淆华社大众“敢敢来”的理由只能是撕裂华教的工具。必须谨记的是,在华教的征途中从来没有做过违规犯法的事;华教先贤都是在宪法赋予的权利内合情、合理、合法的斗争;任何违规犯法的行为就是授人以柄,陷华教于危机中。


为关中报考统考把脉


关中要合法的报考统考有三个选择:


1.           向教育局提出修改批文的申请;这是华社一直以来对关中董事会所要求的;


1996年教育法令把独中限制在60独中这数量来看,教育部是不可能违反教育法令修改关中批文的办学性质;唯一可以要求修改的是批文条款8a中的“科目”,要求修改为“课程”,让关中合法的教授独中课程;


2.           向考试局总监申请豁免1996年教育法令的约束的考量;


看似只有向1996年教育法令赋予掌握绝对权力的考试局总监提出申请豁免1996年教育法令的约束,允准关中报考统考才能让华社心安。但是,考试局总监将依据什么理由给于关中豁免信呢?关中办学的本质应该是依据批文的内容条款建校办学的;报考SPM是唯一的选项。如果关中不依据批文条款办学就是违反批文的办学精神;批文与办学准证是会被取消的。批文的争议性8a条款是:教育局也知道学校会教授“其它科目”;但是支持关中的就“敢敢来”指鹿为马把教授“其它科目”说成是教授“其它课程”;董总、教总是我们华教的最高领导机构及一些同流的“敢敢来”指鹿为马,似是而非,黑白颠倒说,我们身为华社的一份子岂能不汗颜?


3.           向教育局提出申请为一间独中分校;如果能达成,这是最佳方案。


依据批文的办学性质,除了批文中详细列明教导的是国家教育课程外,关中是不能够教授其它课程的。因此,关中就算是向考试局总监提出豁免的申请,也是不会得到批准;除非批文中的8a的“其它科目”得以修改为“其它课程”。因为有了合法的教授其它课程,这样才能够明正言顺的向考试局总监提出申请豁免;反之,在申请豁免的过程中,关中就已经向教育部申报学校违反批文中的办学条款。


据可靠的消息说关中至今没有得到考试局总监的豁免信;至于考试局是否有发出拒绝信就不得而知了。


25-03-2019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