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5 Dec 2017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4)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738

07/12/2017 07:53

一个都不能少


2017/12/07 中国报/中言


孔子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教育家,这位圣人的教育思想流传千古。在孔子诸多的教育思想和教育格言中,“有教无类”无疑是最具光辉、最有生命力的。


在古代,受教育是贵族才有的权利,平民是无法得到受教育的机会的。在这样的背景下,孔子适应社会进步,积极传播思想文化,提出了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权利,这就是“有教无类”。


教部努力改变


可惜是:择优而教,已成为很多教育工作者的主流价值。今天的教育界或是名校,为保校誉而筛选学生,比比皆是。


在小学有精英班、中学有控制中学,美其名为栽培资优生,但在很大的程度上,这种分班和分校的制度,实质是办学门弟,学有贵贱。


为改变这样的现象,教育部的努力可见一斑,除了指示吉隆坡各源流学校,明年起不再采用编班制,即废除华小“精英班”与“普通班”分班制外,如今再宣布,从明年开始改变控制中学录取新生模式,只要成绩符合升上中一的条件,住在学校附近,也有机会在“控制中学”就读。


尽管有教育界人士担心,这样的招生限制和改变,会降低一些卓越学校的学术素质,但如何让教育真正发挥功效,才是应该仔细思考的问题。


制定平衡政策


因为纵使教育界对学习差异已有了相当厚实的理论基础,但老师身为日常教学的执行者,对学习差异抱持着哪种信念,仍然是处理学习差异的策略能效奏效的关键。


无论如何,在“有教无类”和“因材施教”互相冲突下,教育局在未来要如何制定理想的教育政策,肯定面对的挑战,包括如何在理想与竞争效益间取得平衡。


“诲人不倦”是国内教育工作者必须一生坚持的施教态度,无论学生是资优生或是后进生,都要做到教育的路上,一个都不能少。


 


一里路中的华人反对声音


2017/12/05 光华日报/异言堂

~文:亦鸣


土权组织反对政府承认统考,是基于种族性的看法,认为独中教育不在国家主流中,并对独中产生了偏见,捍卫国语的一些极端组织也会提出呼吁政府拒绝承认统考。但华人反对政府承认统考倒是一件令华人感到非常汗颜的事情,而且他所提出的见解也是断章取义的。这个我们族群中的特殊人物正是国大民族研究机构首席研究员拿督张国祥,他呼吁政府勿承认统考文凭,因为独中不在国家教育系统内。这是张盛闻一里路中华人的反对声音,听起来比土权的声音更刺耳。


张国祥表示承认独中,就是使华裔的固打更显得竞争,这使国中生面对更强大的竞争力,对他们是不公平的。他也称政府若承认统考,是在背叛人民。董教总要求政府承认统考文凭,除了能够使独中生也能进入本地大学就读,更能被录取为公务员。国中生如果是强势的,何惧与独中生竞争?华裔子弟从来不是靠固打制来生存,靠的是实力,靠的是本事。国中生与独中生一起追求同样的深造机会,都是对华人的一种认同,不应该把国中生与独中生分而治之。


如果政府认为把固打制留给国中生,那么许多从外国回来的专业人士如医生、药剂师、律师等,政府又是如何去限制他们回国后的就业机会?那些国际学校的毕业生,许多都会到外国去留学,如果有幸回国服务,也是必须与国内的大学生竞争。竞争是进步的基石,华裔是追求卓越表现的族群,是不会要求政府采取就业固打制的。如果政府采取拒绝承认统考、国际学校及外国留学的学生在我国就业,那么最终这些人才都会外流,从此大马将失去许多具有优秀成绩的人才。


独中创办已经是几十年,独中生经历许多挑战,都不是靠政府承认统考而生存。独中生成为专业人士比比皆是,绝不输给国中生,他们是具有高水平,有些还是社会的佼佼者。张国祥教授把独中生欲争取政府的承认,变成独中生会抢夺国中生进入本地大学的固打,并称国中生是忠于国家教育体系的一群,是非常荒谬的。独中生虽是不符合国家教育政策,但他们绝不是不忠于国家体系,只是缺乏政府的承认。


董教总争取政府承认统考文凭,政府也是有权力提出条件来作为承认统考的资格,比如说独中生必须报考大马教育文凭的国语科。据说董教总就因为这个原因而拒绝妥协,而使承认统考的那一里路变得渐行渐远。如今土权组织号召人民反对政府承认统考,再加上有华人专业人士参与反对行列,这就使那一里路更加难行了。


虽然任何人都有发表言论的自由,但作为一个华人的长者,并且是社会地位显著的人物,在马来社群发表对族群不利的言论,是背叛族群的一种不当行为。张国祥除了发表反对承认独中的言论,也曾发表批评华人对待国语态度令人伤心,并对华人太过维护华文感到不满。其实,有些华人的国语登峰造极的也有,讲不好国语的华人的确有,这方面的确是须要改进的。华人维护华文,才使华校在大马大放光明,是族人都感到骄傲的事情,不知我们的张国祥怎么这样看华校不顺眼。


其实,张国祥能够以一个华人的地位当上国大研究机构的重要人物,并以非常流利的国语进行演讲,是令华人感到骄傲的事,也令华人对他另眼相看。但从他出席土权会的讲座会,并发表对独中不利言论,是令人感到很汗颜的事。他的言论是让土权组织有更大的理由来呼吁政府拒绝承认统考,让董教总的努力变成灰烬,全都付诸流水了。这一里路披荆斩棘,董教总尽了力,张盛闻问心无愧,独中生还是好之为之了。张国祥成为反对承认统考的英雄,功不可没。


 


英文教科书争议


2017/12/05 中国报/评论

~作者:艾虔


教育部先前宣佈,未来英文教育改採欧洲教学模式,因为英文对欧洲学生也是第二语言,大马似乎引进了一种进步的英文教学方式。


但某国会议员公开,即将採用的进口英文教科书,其实是以西班牙文教英文。大马的孩子,要先学西班牙文再学英文,未免太过荒谬。随后教育部表示,将採用一套完整提升语言能力的方桉,且不会长期使用进口教科书,一至两年会完成本地的英文教科书。


等合格的本地英文教科书完成之后,一併採用新的教学模式,不是更好吗?为何在缺乏本地教科书的窘境下,急于推出新的教学模式,必须以进口教科书应急。这几年使用外国教科书的全国学生,等于是实验室裡的白老鼠。对于中产阶级可能没差,万一孩子学习效果不好,就去补习班加强。但没学好又没钱补习的孩子怎么办?


不如办好目前的英文教育


教育部引进新的教学模式,理应培训全国英文教师,让大家熟悉这套新的教学模式。但从教科书的疏漏看来,若是只有一部分教师接受培训,大家也不惊讶。如今只能要求教育部提供英文教师更多培训,以及检讨学生的学习效果。培训与检讨,可能必须持续好几年。


某校英文科主任认为,欧洲的英文教材没多大问题,教师会适时加入本地元素,这真是美好的愿望。谁敢保证全国英文教师都有能力,自行补充合适的素材?只好督促教育部,多发放相关补充教材,引导老师设计适合的教学。


教育部对待英文教育如此荒腔走板,难怪最近许多人要求复办英校。然而,英校改制已三十多年,当年的英校师资早已退休,办学模式亦灰飞湮灭。再者,大家所谓的理想英校,已有一致的方向,或是各自有独特想法?如今若重办英校,仍须重新培训相关教师,调整学校运作,需要相当多资源,且不见得成功。不如督促教育部,将目前英文教育办得更好。


 


将继续为弘扬中华文化而努力

——三次进医院的感悟


2017/12/04印度尼西亚《千岛日报》言论

~作者:沈慧争


“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夕之祸福。”这句古语又一次验证了我平淡的人生。


自出生以来,上帝给予我健康壮实的身体。也可能因我是老大,父母特别宠爱,物质享受比其他弟妹还要优先,所以身体长得特别壮。活在这个世界85年里,很少生过大病,一生中只有两次进医院,并动了手术。而这两次手术都是同样一种疾病,那就是中老年男人经常会患的疾病——前列腺肥大、发炎。


2007年,第一次进医院


2007年我75岁时,身体硬朗,连伤风感冒都很少碰上,朋友们都很羡慕说我“铜墙铁臂”,我也很自信不会生大病,生活很是自由而潇洒,无忧无虑,对国家社会也无悔无憾,天天过着悠哉悠哉的生活。但是,2007年的一天大难降临,在天亮前的凌晨,我突然小便很急,但是尿不出来,非常难受,在坚持几个钟头之后,实在忍受不了,就赶到大医院急诊。


急诊值班医生知道我是小便不出,就确认是前列腺作怪,马上进行输尿管抽小便手术,经过急诊医生抢救,终于把积在膀胱里大量的尿液抽出来了,松了一口气。第二天,经过前列腺专科医生诊治,证实是前列腺肥大,影响到膀胱肥大堵塞尿的排泄,必须进行刮除前列腺手术。我毫无犹豫就同意医生的手术建议。隔天上午,医生给我动了手术,用激光手术把前列腺细菌刮除干净,解除了痛苦,三天之后就出院回家,第四天就坐飞机去泗水参加活动。这是我第一次进医院治疗。


2016年,第二次进医院


10年过去了,2016年我84岁。我身体还是如前,很少病痛,凭着硬朗的身体,十年间,只要有机会就出国旅行,除了去中国东西南北很多地方旅游,还到过台湾,东南亚的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文莱及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等国。因此,旅游成了我晚年最大的爱好,亲朋好友都很羡慕我,都称我“当代徐霞客”,其实,我哪里敢当呢!


10年后的一天,记得是20169月,我在中国旅游,要从广州回印尼途中的一个晚上,小便时出血,可把我吓坏了;当晚凌晨2时就进了广州中山大学医学院急诊,中国医生检查结果是前列腺发作,当时就做了止血手术。中国医生劝我留院治疗,因为机票问题,第二天就要飞回印尼,于是我不同意留下就医,结果医生也让我下身插着尿管飞回雅加达。达到雅加达,一下飞机就直接往“养生院”医院治疗,印尼医生确认是前列腺发作,要再进行前列腺刮除手术。经过几天的折腾,手术也顺利进行,解除了我的苦恼。这是第二次进医院!


2017年,第三次进医院


过了一年,2017年我身体康复后,又到中国探亲旅游,并顺便进行体检。体检结果除了前列腺肥大外,其他部位一切良好,没有糖尿、心脏良好。但是,我排尿有点异样,白天很少小便,晚上尿频,医生检查结果是前列腺肥大。医生劝我再动手术,把前列腺刮除干净,不然会发展成“癌”,这可把我吓坏了!


从中国回到印尼后,我再请专科医生复查,结果和中国医生说的一样,一定要对前列腺进行刮除手术。我感到很奇怪,为什么第一次手术后,前列腺10年内没有问题,10年后前列腺才肥大复发,动了第二次手术,事隔一年前列腺肥大又复发。医生警告:“不刮除会发展成癌症,那就麻烦了!”于是我又进医院,准备再做第三次手术。


前列腺肥大如发现有癌细胞就不能动手术


我进了Sumber Waras医院治疗。医生认为一定要进行前列腺刮除手术,但还要先到各部门体检,以确认是否可以再动手术。医生说,年纪大,是否可以进行手术,需要仔细检验,如果是癌,就不能动手术。于是接下去的10多天里,天天到医院在各个部门检验,一去就一整天,真的累坏了。无奈,为了健康,只能忍耐。结果出来了,除了前列腺肥大外,其他一切良好,前列腺没有癌细胞。各部门医生检查结果,一切良好,可以进行手术。因为免去了对“癌”症的恐惧和忧虑,我高兴极了,于是与医生商定1126日可以住院,1127日动手术。动手术日程决定下来,我就可以睡好觉了。


 医务人员仔细周到


手术前,医生护士做了许多准备,打吊针、吃消炎药,手术前在臀部打了两支麻醉药,等到局部已经发麻,医生就开始手术。前后经过一小时,刮除前列腺病菌的手术就大功告成,其实刮除手术只有15分钟,因为局部麻醉,所以人很清醒,但是臀部以下没有知觉。经过一小时的手术,我又回到病房休息并等待检查。手术过后的第四天,主治医生检查病房时,确认我的手术成功,并可以提早回家,太高兴了,医院虽然好,但是不如自己的家好,于是我便带着尿管回到家,一周后再复查并拔尿管。这是我第三次进医院,对前列腺炎成功的进行手术。


申请BPJS医疗保险全部医疗费免费


前列腺炎算是小病,手术也是小手术,这次医疗费,我申请BPJS(医疗保险)得到批准,自己不再出昂贵的医药费,由检查到手术医疗费全免。这样为我省下2000万盾,这就是BPJS医疗保险的好处。参加BPJS医疗保险,只要每月向Mandir银行交付8万盾的月捐,就可以得到这个待遇。我建议,家境贫寒的人,应该去申请参加BPJS的医疗保险制度,可免病重时的后顾之忧。


感谢亲朋好友的关心和慰问并帮助医药费


这次生病,不敢惊动亲友,但是“入院动手术”的消息还是在一些亲友中传开。首先是“华中”教师会的陈友正主席和陈讴林秘书,知道我的情况后,马上汇给我500万盾,嘱我去治疗;接着厦门大学印尼校友会主席刘晋垣校友听到消息,也以厦门大学校友会的名义汇给我善款1000万盾;此外巴中教师福利部饶美珍老师和林长奋老师听到消息,向我要银行户口,也马上汇给我500万盾;印华作协领导黄松华文友,听到我进院的消息,在我痊愈准备出院的当天,他和金梅子文友代表印华作协文友,带着500万善款来医院看望我,我喜出望外,吃力地从床上爬起来向他们致谢。我很感激,也很感动。我很不好意思接受这些善款,因为这些数目比我的医疗费还要多,其实参加了BPJS已经得到政府的帮助,不再需要这笔钱。我谢绝时,但朋友们都说,区区小数,就当作买药养病进补吧!感谢他们的盛情和爱意,我厚着脸皮,接受了他们的捐献。患难见真情,真是雪中送炭,实在太感动人了。这就是友情真情的体现,我永世不忘!


这次生病住院,还得到许多亲友的慰问。基督教会“为道堂”的汤广强牧师多次来我家为我祷告,我进院的前一天,他在动身飞新加坡前,特地到我家为我祈祷。他说有上帝在我身边一定没事,确保平安!这是耶稣对我的爱,有了爱是不会失败的。我领受了耶和华的教导。此外,Sumber Waras医院的医生和医务人员服务态度非常好,从医生到护士、清洁工、炊事员,个个都很有礼貌,没有歧视,问长问短,无微不至的关怀,使我感到极为温馨,他们的服务精神,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中。


有生之年将继续为弘扬中华文化而努力


此外,当我患病进院的消息在国内外传开后,从印尼各地到中国大陆、中国香港等地的亲友们,在“微信”群里、在WhatsAPP群里像雪片般飞进我的智能手机,亲友们的问候、安慰或鼓励,都给我精神上的极大的强心剂、正能量和鼓舞,让我战胜病魔!感谢主,感谢大家!待我完全痊愈恢复健康以后,在有生之年,一定尽一切努力,为弘扬中华文化、为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         


(沈慧争  20171130日康复出院时)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