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0 Oct 2020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6)
华教动态 (10304)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1144

25/09/2020 09:27

 中文不是洪水猛兽


2020/09/23 星洲日报/社论


反贪污委员会日前推介中文版官网,让华社可以更准确地接受到反贪会发出的资讯,共同为反贪努力。这原是一桩好事,有利于反贪工作,不料却引起马来政党不满,掀起风波。


土团青宣传主任莫哈末阿斯拉夫谴责反贪会对国语欠敏感;巫青团长阿斯拉夫促请反贪会立关闭中文版官网;土权党青年团长纳斯鲁指出,反贪会此举违宪。土权党甚至还拉队到布城反贪会总部提交抗议书。他们摆出捍卫国语的姿态,把中文视为洪水猛兽,可谓反应过度。


必须强调的是,马来文作为国语的地位,受到各族尊重与认同,没有人会尝试挑战或动摇马来文的地位。这一点是铁板钉钉,无庸置疑的。


至于说反贪会推出中文版官网,有违宪法,更是站不住脚。反贪会副主席三顺说得很清楚,反贪会没有违反联邦宪法第152条款,他们依然优先使用马来文作为主要语言,只是提供其他语文作为选项。


客观而言,反贪会的中文版官网并不会贬低马来文的地位,而且在另一方面,此举也能彰显大马的多元文化与国情,展示包容与中庸。除了中文版官网,反贪会表示,若有足够拨款,或设立淡米尔文版本;反贪会这种尊重多元国情、务实客观的态度,应受到赞扬。这个国度,应该展现富丰的多元色彩,其他机构可仿傚反贪会,推出多语网站。


再者,反贪会推出中文版官网,是为了更有效地传达讯息,提高肃贪的效率与成果。从反贪的角度看来,这是正确的做法,其他人何必唯恐天下不乱,无中生有,乱套帽子。这种荒谬的无风起浪,只会妨碍反贪工作。


反贪是一个严肃的课题,各方应务实看待,别把反贪的举措,炒作成政治议题。其实,反贪会早在2015年就已设立中文版官网,只是于2018年暂时关闭,如今只是重启,有心人士没有必要乱套罪名。


反贪会设立中文版官网,是诸多反贪努力中的一环,旨在加强讯息传达与沟通,无关政治,更不涉及国语地位。批评者应实事求是,切勿反应过敏,无限上纲,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引爆不必要的争议。

 


儿童文学不是为精英而设


2020/09/24 东方日报/评论

~作者:陈诗蓉


文学,常给人高深莫测,不是人人都能消受的感觉。提到儿童文学,人们就更好奇了,大人们都不一定搞得懂的文学,儿童岂有能力理解?因而有人质疑让儿童文学入驻小学语文课程,是趋向只适合少数人的“精英教育”,忽略了更大部分家庭条件不足,家里没有阅读文化的儿童。


尽管教育普及,每个儿童都有受教育的平等权利,但由于家庭社经地位的影响,在教育上实在很难达到完全的平等。有的家庭能以书和故事喂养小孩,有的家庭要提供三餐温饱已经很不容易。如何面对差异,提供最适切的教育?


中古时代,西欧曾出现“不同阶层的人应接受不同教育”的主张,并据此设立了“双轨”制度,让贵族孩子接受绅士教育、文学教育、古典教育、大学教育,而贫民孩子则接受和读写、劳动、职业训练相关的有限教育,看似各取所需,实则存在歧视。一直到了“人人都应当接受教育,不同阶层的人应接受同一教育”的思潮出现,才打破阶级的限制,为现代的普及教育打下基础。


法国教育家卢梭(Jean-Jacques Rousseau)更进一步,提出了“不同的人应接受不同教育”的主张,强调应该把成人看做成人,把孩子看做孩子,而教育理当顺应儿童本性,尊重儿童自然成长的规律,反对把孩子看作缩小的成人,让教育成人化。从关注“阶层”转移到重视“个体”,不仅是看到“人”,还看到“儿童”,看到儿童与成人的差异,这是教育思想上的革命性变革,对后来以儿童为主体的现代教育,还有儿童文学发展都垫下了重要基础。


认识、接受并尊重儿童与成人的差异,是儿童文学根本的出发点。就像认识到儿童所需要的成长养分不同,消化系统、吸收功能也和成人有异,才会有为儿童特别配制的奶粉一样。读什么,和吃什么一样重要,儿童文学是根据儿童的需求、口味,还有“消化”能力而烹调的精神食粮,具有故事性、趣味性、游戏性。不论是内容、情感,还是表达手法,都更切合儿童的心性,符合儿童的生命体验和发展需求,因而更容易被儿童接受,是儿童教育的重要资源,重要起点。


大家千万别被“文学”二字吓到,儿童文学并不是“精英”文学,也不是资优生才能享有。它面向全体儿童,是属于所有儿童的共同资产,冀望家庭条件不足的孩子,也能透过老师,还有身边其他大人的帮助,走入儿童文学的王国,亲近儿童文学。


 

语言应百花齐放


2020/09/22 星洲日报/言路

~作者叶静薇


马来西亚人通晓多种语言,经常令外国人深感惊讶。从大马官方语言国语、国际语言英语到本身母语,还有各式各样的方言,许多都能够用以沟通,若对其他国家语言感兴趣,上课学习后又再增添新语言武器。我们都为马来西亚人的多语能力感到骄傲,但在这美好的背后却常出现语言争议,近期尤甚。


2018年,希盟时期的交通部长陆兆福上电台时,配合电台的粤语时段以粤语进行访谈,事后遭到马来西亚讲华语运动组织谴责,有关组织的谴责引起认同与非议两种反应。部长能在粤语时段以流利粤语接受访谈,我们该给予掌声,为何却惹来谴责?推动华语并不意味着拒绝方言,两者共存才更美妙。


国盟政府今年初执政后,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马汉顺上任时也曾因在脸书以中文发表感言引起友族网民的炮轰,他其实拥有两个分别以中文和马来文为主的粉丝专页。财政部副部长莫哈末沙哈也开设中文脸书专页,用以向华裔传达讯息。脸书专页纯属个人抒发平台,但有些人却以自己的习惯和思维处处箝制别人,就连他人使用的语文都硬是作出没来由的攻击。


最近,反贪会设立中文版官网,引来土团青和巫青团的抨击。先是土团青宣传主任阿斯拉夫谴责这是对国语欠缺敏感,对反贪会感到失望,再来则有巫青团团长拿督阿斯夫要求反贪会关闭中文版官网。他们都指在联邦宪法下,所有官方事务必须使用马来文而提出反对。但是,反贪会作为国家机构,岂可能作出违反宪法的事?


马来文是我国的官方语文,官方事务需使用马来文,这是无需争论也不容置疑的。网页的最大用意是要传达讯息,越是快速让人容易理解越是理想,官网亦然。网络的受众并不局限于任何人,除了大马人,也包括在大马或任何角落的外国人。反贪会在国文版和英文版之外,愿意增设中文版网页,理应受到称赞,奈何却被指责对国语欠缺敏感。


旅游部的官网有超过10种语文供选择,难道这也违反宪法?他们显然都反应过度,鸡蛋里挑骨头。任何政府部门的中文或其他语言网站都不应被视为威胁或挑战国语作为官方语言的地位,挑起此事者只是为了炒作课题,对捍卫或发展国语并没有实质意义。


任何排外或敌视其他语言的思维和举动都该停止,语言该要百花齐放,才会越见绽放璀璨。


 

反贪会关注华社需求也有问题?


2020/09/21 光华日报/言论

~文:黄志毅


反贪会于数天前设立中文版官网,但却引起某些人士的反弹。


反贪会设中文官网,关注华社需求也有问题?政客们,醒醒吧。在政治上求生存重要,还是马来西亚的进步更为重要?


在生活中,无论我们做什么,我们都注定会在我们的工作场所、政府机构内、政治上、我们的生意上或个人生活中面对种种挑战和难题。我相信每个人都会同意我这说法。当我们遇到此类问题时,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找出解决方案,并加以解决。


我就在近期热门议题,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MACC)推出中文官网事件上看到这事情的发生。有关官网内容皆是有关反贪会在反贪工作上所作出努力的信息。在这事件上,我看到的是这官网纯粹是传递打击贪污方式的讯息。


但,不解的是这官网的推出却遭到土青团、马来西亚土著权威党(Putra)和马来西亚穆斯林联合会(Isma)的批评,说是反贪会此举不符合联邦宪法精神,无法宣传我国的国语–马来文。


我不知道当局为何要启动中文官网,但是我认为这是当局对许多马来西亚华人,甚至可能在我国工作的外国人展开教育工作所作出的努力。我绝对相信,大马反贪会不是为了宣传中文或是要降低我国国语的地位而启动该网站。


其实,无论我们喜欢与否,我们都必须面对这样一个现实,即仍然有一些马来西亚人不擅长使用国语。再说,启动使用其他语言为媒介语的网站并不会对国语的地位造成威胁。况且大马反贪会并不是负责推广使用国家语文–马来文的政府机构,它的主要的用意是,无论在哪个单位、政府部门,还是公司都得设法遏制贪污腐败的事件发生。


马来西亚华裔,甚至懂得说华文的外国人,都对我国经济作出一定的贡献。当这些群众在商业上或与政府机构有交易或生意上的往来时,或会涉及贪污。因此,通过不同的媒介语传达讯息将能让民众对大马致力反贪的决心有所理解,进而提高人民对大马反贪法令的认识和警觉。


虽然这不是遏制贪污腐败的主要方法,但能确定的是,解决这问题的方法之一是通过教育,提高民众的警觉意识。


然而,让人感到讽刺的是,这些政党的青年团领袖仍然想着以种族牌博取宣传,以为通过这方式可以获得他们族群的支持。但,我认为,现今参政的年轻人应该以年轻和新的想法,而不是继续使用旧的政治思维看待国内政治和生活上所发生的时事。


这些年轻的政治领袖似乎迫切希望得到自己族群的支持,认为获得他们同胞的支持,确保他们能在政治上生存,是比遏制贪污腐败来得更重要。


我想问他们,对他们而言,改善贪污腐败问题与保住他们自己的政治生涯相较,后者真的来得比较重要?


就基于一些从政的年轻人仍以旧政治思维和方式处事,我才认为赛沙迪没必要成立大马民主联合阵线(MUDA)。MUDA是由赛沙迪所成立,仅以年轻人为主的新政党。我早前说过,现在想再次的重申,一个新的政党不能只有某个年龄层、某个族群,甚至是某个性别的人士所组成。我们,马来西亚人必须共同努力,而不是相互的分离彼此。


尽管在过去的20年,我们看到联邦和州政府的领袖,在人事上有所变动,但我并没看到我国政治文化有任何的改变。政府是换了,但他们仍然以旧有的政治思维治理这个国家。


也许,政治不是真正能给一个国家带来改变。或许它能,但不是这个时代。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