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0 Oct 2020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6)
华教动态 (10304)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1143

23/09/2020 07:30

 方言母语的问题


2020/09/22 东方日报/评论

~作者:郑庭河


如果说一个人自小在家里主要使用的语言就是母语的话,那至少对笔者这一代华人,恐怕大部分的母语都是方言。惟值得注意的是:并非每个华人的方言母语都是其籍贯语,毕竟在某些地方,尤其属籍贯少数者,早已舍弃在家里使用祖传方言,而改用一地区流行的华人方言。如说有客家家庭在怡保只使用粤语,或者海南家庭在槟城只使用闽南语。


简言之,在部分华人近些年来开始舍弃方言而取华语为家庭用语之前,早已有不少华人舍弃其本籍贯方言而取其他方言为家庭用语。这也意味著,并非只是华语“消灭”了方言母语,实际上也有主流方言“消灭”了其他方言母语。那么说来,今人因华语的强势而汲汲于“捍卫”方言母语,情理上是否也同时要考虑一些地区主流方言的强势而积极“捍卫”弱势方言母语呢?


如果说一地的弱势方言母语毕竟太少人使用,无足以捍卫的话,那从更大格局来看,似乎渐渐沦于相对弱势的主流方言母语,是否也无足以捍卫?坦白说,尤其是在城镇地区,许多华人家庭已经开始转向使用华语或英语(或两者并用)为主要家庭用语,以至最新的一两代华人,都是以这两者为母语的,方言仅沦为其中一种社交用语而已,并非人人皆熟稔。


即便是笔者这一代人,部分人的籍贯母语也并非主流方言,因而对之也不一定很有感情及认同,惟若要在家里坚持使用本籍贯母语也“乏力”,结果还是发现华语比较方便、有效。之所以,有可能对于不少华人,以华语取代方言作为家庭用语及新生代母语,本质上与以主流方言取代本籍贯母语为家庭用语和新生代母语没啥不同,所以不会有太大的情感及意识形态“包袱”。


质言之,现今华人家庭流行使用华语(或英语)作为家庭用语及新生代的母语,恐怕与方言本身的局限性有关。毕竟,本国的华人方言没得像港台澳地区那样,有机会通过正规的行政、教育、研究、传媒等系统,晋升到比较“精致”的地步,以至若纯使用方言的话,往往无法进行思维,乃至情感上比较具“深度”的交流——因缺乏“词汇”及其背后的“概念”也!


早期华人普遍上教育水平没那么高,方言足以供一家人进行完整的沟通。但换著今天,随著两三代人的教育水平普遍提高,基础的方言沟通已捉襟见肘,家庭成员不得不补以华语或英语词汇,乃至语句,来进行契合现有思维广度和深度的交流,否则完整的家庭关系会有点“卡住”。于是渐渐地,一些家庭也就开始舍方言而取华语(或英语)了。坦白说:本国一些传统华人家庭成员之间偏于“含蓄”,或与方言的局限性有一定关系。


概言之,除非有什么政经文教系统上的大变动,否则目前的方言的确难以阻挡华语渐渐成为本地华人家庭主流用语和新生代母语的趋势。惟大变动必须配合予意识形态上的正当性,所以也开始看到某些人高举“方言才是母语”的大旗,甚至突出“华语是中国北方方言”(其实不全是)的“敌我”论调了。


实际上,至少在本国,完全在家庭生活中排除华语是不切实际的,恐怕弊大于利,甚至会对健康的家庭关系造成影响。惟为挽救方言,的确可以多鼓励家庭成员使用方言,开创华语与方言共存共荣的共赢景象。

 


砂华小创建多元和谐价值


2020/09/22 星洲日报/砂拉越

~作者:田诗其


最近,砂拉越华小迎来一场盛事,面临关闭已久的峇哥中公终于落成,这项工程靠的是华社、华教组织、砂拉越政府、砂拉越宗教团体、各族群同心协力援助下,所完成的愿景。


对砂拉越而言,华教其实并不会成为政治敏感的课题,这主要是民间渊源和谐的价值观,而砂拉越华小一向来秉持有教无类的精神,培育许多的土著生,在砂拉越许多的市区与郊区的华小都有土著生,尤其是郊区的华小学生来源主要是土著占多数。


从社会结构,民间的和谐价值观,砂华小被土著家长接纳,获得砂政府的认可,更是成为富有价值教育。


已故砂首长丕显斯里阿德南已开创先河,率先在砂拉越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包括至今砂拉越政府官方机构也多次通过中文报章刊登公务员聘雇条件,注明接纳独中统考文凭,这一点是值得砂拉越骄傲。


而在马来西亚的教育制度本来就涵盖国小、华小和淡小等不同源流的小学体制,这是教育法令中已经阐明的事实,联邦宪法第152条文也白纸黑字的阐明,赋予各族群发展本身母语教育的权利,不容许任何人质疑。


母语教育和多源流学校的存在是受到宪法的保障,但在西马,不论朝野政党领袖,不断利用华教华小课题制造仇恨,达到政治目的,甚至指多源流学校阻碍人民团结,这些都是一种非常不负责任、不尊重宪法的行为。


很遗憾的是,就连敦马哈迪再度任首相时仍把教育课题政治化和种族化,根本无视各族人民的基本权益。


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宣布每年对砂华小提供拨款,并于今年拨出800万令吉资助华小,让全砂219所华小的学生受惠,这是值得西马政党及联邦政府领袖作为典范和楷模。


此外,阿邦佐哈里宣布成立“砂华小事务单位”,由砂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长拿督斯里沈桂贤领导,成员包括晋汉连省华小董联会会长蔡文铎等,以协调学校拨款及照顾砂拉越华小事宜。


撇开政治立场,这确实凸显砂拉越的开明,不论谁是政治领导,都应摒弃极端思维和不尊重多元种族的立场,宣扬砂拉越独有的和谐核心价值。


这一点,可以看出砂拉越与西马一贯玩弄种族和宗教极端的政治趋势不同。


砂拉越和谐价值,除了是靠民间多元族群的互相谅解、包容及接纳彼此的文化差异,更重要的是政治人物需懂得拿捏与平衡,不容许任何的极端思维破坏这份瑰宝。


作为砂子民,有责任维护砂拉越和谐,全力阻止极端主义,拒绝外来极端势力破坏砂拉越。


 

中文官网时代所趋


2020/09/22 星洲日报/砂拉越

~作者:黄莉清


大马反贪污委员会继马来文及英文官网版本后,再推介中文版,希望能通过多种语言让更多族群更了解该委员会的运作,并充分掌握反贪信息及资讯,进而加入反贪行列,甚至成为该委员会的“耳目”,共同打击贪污、使我国成为更廉洁有效率的政府。此项以全民为出发点的善举却遭种族极端主义者扭曲,甚至大力抨击、怒斥此举违宪,必须即刻关闭该官网,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我国是多元种族社会,在强调国语的同时,也可以让其他语言取得自发展的空间,这才符合民主的精神,更体现多元融合的情操;不料,我国一些种族极端份子为了逞咸、不惜三不五时挑起敏感课题,打着“违宪”的名目到处招摇,破坏民族之间的融洽不说,更威胁国家的安宁!与其不断对其他民族穷追猛打,不如花更多时间、心力去做其他有意义的事情,尤其在国家处在疫情寒冬下更需要人去辅佐,人民也会对他们心存感激。


虽然马来语是国家官方语言,但是社会中仍有许多因为各种因素而不谙马来文者,更遑论英文;政府部门或相关机构的官网增设其他语言,是体恤、贴近民意与民心之举,藉以更有效传递讯息给全民,进而能获得他们的配合,达致双赢的成果。这种善意的举措理应获得推崇与赞扬,对于“心怀鬼胎”者的恶意批评、打压,当局应该公正去做出处理,切勿任由他们为所欲为、否则只会形成不良歪风、有阻各民族之间的团结。


除了架设各语言的网站之外,我们欣见一些政府部门与机构推出各语言版本的宣传手册,藉以迎合不同民族的需求,也更符合我国多元的国情,更是时代所趋。对平民老百姓来说,多元语言的官网或手册并无不妥,大家只要抱着互相尊重的心态来面对即可,切勿故意找碴、挑动种族敏感神经,否则最终只会遭人唾弃。


处在现今资讯通讯发达的时代,多学习及掌握其他语言是百利无弊,尤其是中文随着中国崛起强大而成为世界重要语言之一,当局架设中文官网也方便人民学习中文,又有何不妥?与其一味抗拒中文或其他民族的母语,不如学习与它共处,如此更可促进国民团结、推动国家进步,切勿继续保有迂腐思想而停滞不前!


 

语言不是问题,政客才是!


2020/09/21 光华日报/言论

~文:方美铼


国盟后门政府自夺权以后,就毫不遮掩地展现他们霸道、跋扈、专制、容不下多元的态度,完全不把其他族群的选票看在眼里。


先是土著团结党青年团团长万阿末费沙反对多源流学校,要求政府逐步关闭华淡小。也是青年及体育副部长的他祭出的理由是:多源流学校抵触宪法,并且无法促进国民团结。


接下来,曾把孩子送入华小就读的巫统青年团团长阿斯拉夫马上登场,要求反贪委员会立即永久关闭该委员会所设置的中文版网页。他强调,马来文才是我国的官方语言,所有政府部门的网站,都应该采用马来文。反贪污委员会是联邦政府机关,是依据宪法程序做事的单位,该局推出中文网页,已经忽略马来文在大马的地位!


我已经在之前的专栏中回应了万阿末费沙,这一期,则是要回应阿斯拉夫——反贪会在中文网页事件上并没有错!


首先,反贪会的马来文官方网页并没有废除,并且仍是主要且正式的资讯来源管道。它只是多设置了一个华文版的副网页,旨在让更多华裔能够了解有关反贪会的资讯和最新消息。我力挺反贪会的做法,并鼓励该委员会同时也设立淡米尔文等多语的副网页,让全民都能更好地了解国家肃贪的决心和资讯。


在有关事件上,语言并不是一个问题,反贪会因应国家的现实条件作出多语的宣传和推广本是美事一桩,奈何却遭政客转移话题,将事情本末倒置,甚至为反贪会挂上“违宪”的大帽子,令人咋舌。


各位老板,国家贪污腐败的问题严重,让人民意识到贪污腐败的祸害,并协助政府共同打贪重要?还是纠结在语言中“你尊我卑”的泥沼中重要呢?更甚的是,后者其实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它在现实中并不存在。


我重申,华社一向尊重马来文作为官方语言以及国语的地位,所以我们、我们的孩子都在学校学习国语。但是,我们也希望政客们尊重其他语言在宪法保障下的存在,不要每次看到其他语言的出现,都像见鬼似的大喊大叫,非要把灭绝这些语言。马来西亚已经独立超过半个世纪,但今天政客们仍陷入种族主义的泥沼之中,实在令人遗憾。


我再说一次,我支持反贪会设置中文版网页的做法,更要呼吁其他政府机关因应大马多元语言的现实状况,学习反贪会设置国英以外的多语版本,让不同族群的马来西亚人民可以更好地理解最新资讯并遵守国家政策。当不同族群的马来西亚人,都能全面理解政策然后上下一心地跟随国家的脚步时(前提是政策必须公平公正),团结不就出现了吗?


语言本不是问题,政客的心态才是。不管是土团还是巫统,显而易见的是,“包容多元”,从来不是他们的执政理念,迈向单元国家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如果他们继续长久执政,马来西亚多元富饶的面貌最终肯定会被扭曲得面目全非。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