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6 Sep 2020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6)
华教动态 (10224)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1136

10/09/2020 07:10

 建华校惠全民


2020/09/07 星洲日报/柔佛透视

~作者:许元龙


巫统京那巴当岸区国会议员邦莫达指控多元流小学教育是分裂种族和谐的导因;在希盟执政年头,有人入禀法庭挑战多元化教育违反宪法。


这些皆是脱离现实的时代落伍者、种族两极化的倡导者、国家民族团结和进步发展的绊脚石。


如果硬说多元教育是全民不团结的导因,那同一种族、宗教、教育的穆斯林为何也不团结和谐呢?为何同时出现5个马来政党争夺领导其族群呢?多元化教育非分裂种族和谐的导因。当华小有18%的非华裔生,不是告诉全世界和那些种族主义者,华小是全民首选的学校吗?那18%孩子的父母,是看准时代脉搏的先行者。


从东甲武吉甘密搬迁至巴西古当马赛城的新廊华小,405名学生中有68%是非华裔,其中巫裔143人、东马土著104人、印裔29人。


另外,甘榜区的微小,友族学生比华裔生多比比皆是,甚至清一色为非华裔。这又说明了什么?又向政府与教育部传达了什么讯息?是不是说非华裔已越来越热爱报读华校、学好华文?


当非华裔越来越重视学习华文而报读华校时,政府增建华小已是当前要务。


国阵政府2017年批准的“10+6增建与搬迁华小计划”,马华积极落实是件好事,尤其10所新建华小有5所学校位于柔佛州。


今时今日,在需要的地区兴建华小是各族人民的共识。不管政府、政客及那些不懂华文的假华人接受和承认与否,读华校、学好华文对前途更有保障。


批准增建独中与承认统考也是时代所趋,除非我们不想国家变先进和人民更具竞争力。建华校、惠全民,不是吗?

 


学好国语,一起保护多源流教育


2020/09/09 星洲日报/言路

~作者:颜建荣


63周年独立日刚过,很多爱国者在各社交媒体也发表了很多爱国的感言,也用一些很创新的想法与行动表达爱国。像我们这样多元种族的国家,依然可以用许多不同的语言表达对国家的爱,就像一道美丽的彩虹。


但是在马来社会眼中,如果华人在政府部门处理事务没办法用国语交谈,甚至一窍不通,还可以自称是马来西亚公民吗?


马来语是官方语言,也就是国语。在马来社会,国语不是马来人的专属语言,而是马来西亚人的共同语言,有些政客则借此机会,发表煽动性十足的言论,因此制造种族之间的紧张关系。比如最近巫统京那巴当岸国会议员邦莫达发表“多源流学校分化国民团结”言论,引起华社一片哗然。


在华社的观点,政治人物发表破坏种族和谐的言论,应该受到惩罚。可是如果这些言论发表在马来社会呢?对他们有何反应?我不能确定所有马来同胞都会认同,但是我个人相信他的言论可以得到大多数马来同胞的支持。


虽然多源流教育受到1996年教育法令第17条文的保护,别忘记法令是可以修改的,如果要废除此法令会难通过吗?难保有一天真的会以“很多国人未能掌握好国语,所以必须关闭多源流学校,以确保马来语身为国家语言的地位”为理由,而关闭多源流学校。那后果严重吗?相信大家心中有数。


为了不让我们的华人文化与语言在未来有可能消失,除了高举捍卫的旗子之外,相反地我们应该更加重视马来语,积极提升我们的国文水平,当我们掌握好国语后,为何不能再学习其他语言呢?还有什么借口关闭多源流学校呢?


我们除了学习华语及英语,也应该比以往更加重视马来语教育,除了可以与各友族更融洽的交谈,在政府部门不会发生鸡同鸭讲的情况,更重要的是可以保护多源流文化的传承,这就


是我们大家的责任。

  


压倒无耻的“政治教育”


2020/09/09 星洲日报/言路

~作者:詹雪梅


在疫情笼罩的大半年里,生活从喧哗走进了隔绝,再从隔绝踏入管制。管束政策一再随着疫情起落而收紧或放寛,大家的心情也随疫情上下浮动,如今虽然似乎正逐步回到原来的日子,却似乎怎么也回不去了。


这半年来与疫情同步扰乱我们生活的,还包括不稳定的政局。疫情冲击经济,政局也同样冲击着经济,经济则冲击着每个人的生活。即将到来的第57个马来西亚日在双冲击下也越显得之不易,迎之不易。


病毒面目狰狞地展开攻击以来,狡狯、凶狠毕露,世人与之交战迄今仍未能真正看清它的真面目,没有特效药和疫苗,惟能避之、阻之。可那些无惧毒病凶恶,趁乱掀起腥风血雨的政客,却不知怎么的,居然也把自己活出了病毒的特性──狡狯、凶狠,再外加卑劣无耻。他们为自己的利益争得你死我活,至死方休,在这场席卷世界的“疫战”中,在疫情的虚掩下,把无耻也活成了新常态。


这些政客以政坛为讲堂,公开为举国人民上了无数堂以“无耻”为核心思想的“专业课”,也许我们无法断言马来西亚人对无耻的寛容度是否因而提高了,但能肯定的是,这“政治教育”已让政治冷感创新高。疫情下的“政治教育”令人心灰意冷,好在疫情下的独中教育犹有暖流。


砂拉越独中学费不比西马,尤其中区学费更是低廉,远不足以应付教学开支。诗巫5所独中的办学经费,多是靠华社相挺,募款是每所独中的共同烦恼。今年诗巫公教中学和公民中学都迎来了创校60周年庆,却都因为冠病而无法进行庆典募款活动,由林显隆校长带领的公民中学(只有127人),更是捉襟见肘。然而在大家都为经费发愁之际,在距离诗巫约1小时车程,位于拉让江对岸的泗里街民立中学的师生和家长,在校长吴翠美的带领下合力做酵素,发起“酵素义卖为公民”线上募款活动,直至915日。全砂学生人数最少的独中(全校学生仅90人),在学生来源有限,日子也不好过之际,却不分彼此地为另一所微型独中募款,疾情见真情,是在政治秽气弥漫下的一股清新和风。


民立和公民两所微型独中情义相挺,宛如在泥沼里开出绚烂小花,虽不艳丽夺目,却是沁人心脾,意义远胜于言教和承诺。当华人人口渐少,当独中办学压力渐大,当政客已惯性把独中变成幌子,独中教育不只要自强不息,更要互相扶持与激励,即使不能在马来西亚的政治现实中遍地开花,也要坚持在风中摇曳,斑斓生姿,压倒无耻的“政治教育”。


 

教育与政治,道不同不相为谋


2020/09/09光华日报/言论

~文:胡栋强


不论谁执政大马都好,请记住,不要将教育课题政治化,它将深深影响国家教育体系,尤其是华校的未来发展。众所周知,国内当今最受关注的教育课题,就是槟城恒毅分校申请行政独立权的问题,时任希盟政府一直说他们已在今年1月作出批准,言下之意他们已完成责任,该校现在面对的问题不再关系到他们?甚至还以已经更换政府,将“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说得更清楚一点,就是恒毅中学二校现在还无法正式行政独立,是因为国盟政府的错,不是希盟的错?


希盟在掌权期间,的确许下了不少甜言蜜语,也口头上说批准了某某计划,拨款多少给谁改善及提升惠及人民的基设计划,实际上,他们有去执行及完成这些任务吗?没有人知道,只有他们自己心知肚明。


在无法交出成绩后,“更换政府,没有他们的事”或“就只差那么一点点”,就是时任希盟政府最贯用的借口,他们在自己拱手让出政权后,原本还想遮盖自己的丑事,只字也不敢在人民面前提起,但在发现到国盟政府在宣布重新检讨或考虑他们在掌权时代作出的决定时,他们就出现了,一个紧接一个发文告向政府作出攻击。


你们当人民是傻瓜吗?凭着你们的三言两语就能欺骗人民,我们没有在恒毅中学二校的事件上偏向任何一方,因为不论是前朝或是当朝政府,我们都认为双方都有责任。


我们就引述槟州渡轮课题好了,时任交长陆兆福当时高调宣布拨出9000万令吉全面改善及提升槟城渡轮设备,但全部人都知道,这笔款项到今天不知被谁给拿去了,还是不见,抑或是根本没有这笔拨款的存在。


当渡轮于日前发生故障停驶数天后,又吸引了一群政客在攻击槟州港务局,一些市议员甚至还说要示威直至渡轮恢复通行为止,哗!这样的口气,能够处理及解决问题吗?现在恒毅中学二校面对的问题也是一样,批准行政独立是在希盟执政时期批准,他们无法“交货”后,同样的说已更换政府为坚强的理由,这是现任政府的错了!


这群政客的确太幼稚了,槟州人民已无法再去相信你们这些只光说没有行动的政客,如果有成绩的,你们就抢着邀功,失败的或碰钉的,你们就指责国盟没有跟随你们当时作出的决定,这样的政治手腕已经落后时代了。


我们也要问问张念群,前财长林冠英今年21日以财长身分宣布恒毅分校已获得行政独立权,当时她身为副教长为何没有马上作出跟进,确保批准信件在最短时间交到该校董事会的手上,如果要积极的去争取,发出一封函件仅需数天即可处理,因为希盟的财长已经说批准了,但为何张念群从头到尾都没有向全马及槟州人民解释这一方面的来龙去胍,反而借着机会向马汉顺兴师问罪,企图以此来移开人民的视线及注意力。


再说承认统考文凭,也是希盟政府许下的诺言,现在办不到了,就说“只差那么一点点”而已,你们就不要再演戏了。


再三重阅张念群的文告,内容都是全面倒攻击国盟政府,她完全没有提及希盟当时在批准后,没有及时发出函件的真正原因?因此,张念群也有这一方面的责任。


其它政客在看到张念群攻击政府的文告后,也事先不了解原因,详细研究后才对外发言,反而迫不及待的跟风,你一个文告,我一个文告,前后都批评马汉顺处事不当,但他们自己呢?为何不去检讨自己的责任?


你们从政已有一段时间了,你们都应该了解处理学校及教育课题需要时间,如果你们说来不及处理,希盟政府就倒台了,那为何你们却不给现任副教长多一些时间去跟进。


这样的政治举动并不是处理问题的最佳方式,反而只会体现你们思想不够成熟而已,你们越乱,只是在自揭你们自己的弱点,不要太天真了,该收手就收手吧!


华教课题不要政治化,在政坛上,还是有很多的管道可以交锋,若是教育,尤其是关系莘莘学子的前途,请你们还是适可而止吧!


现任副教长马汉顺,都已公开表明他只是在今年五月才接获校方的求助跟进信件,因此他也大方的宣布,自己已开始去处理,因此就给他一些时间吧!


马副教长总是需要一些时间向教育部官员了解,他必须彻查为何批准信件没有及时发出的原因,由于目前是国盟政府掌权,希盟何必紧张,既然你们都推卸了,就点到为止,将一切交予现在的政府去处理吧!说不定,好消息在不久后就会传达给恒毅中学董事会。


我们很欣慰看到恒毅中学董事会以开明及谅解的态度看待这起事件,他们都已厘清恒毅分校获得行政独立权的问题并没有被搁置,目前只是等待政府进行行政上的问题,校方这样一说,张念群、黄顺祥、章瑛、黄汉伟、沈志勤,你们还要说什么?你们在这几天不分青红皂白的攻击,现在可知难而退。


别忘了人民的眼睛在紧盯一切,谁有服务人民,谁只会说大话,请相信,人民都看在眼里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