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5 Sep 2020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6)
华教动态 (10224)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1133

03/09/2020 06:00

 消除单元种族政党


2020/09/02 中国报/评论

~作者:戴美清


2020年国庆日在疫情中度过,虽然官民之间无法像往年举行普天同庆的庆典,但仍无损大家的爱国真情。令人难过的是,我国独立了一甲子有余,时至今日仍有人鼓吹种族主义思维,假借团结各族之名,用老掉牙伎俩渲染单一教育源流。


土团青团长旺阿末法依沙公开促请政府分阶段废除多源流学校,这旧瓶新酒论调,对华裔及印裔社会并不陌生,过去是巫统青年团扮演急先锋,现在轮到土青团如出一辙,利用讨好自己民族的论调,向其他社群叫嚣逞英雄。


有些人口口声声说马来西亚是多元民族、文化的国家,彼此应该互相尊重及理解,但他们在自己的族群之间散播种族憎恨;来到华社面前时,尤其在选举期间,他们却又以“开明言论”博取华人欢心。华人对政治的情绪,长久以来就在这种一弹一赞之间“热胀冷缩”,任由投机政客游刃其中,用言语煽动人心从中得利。


这些依靠种族政治滋养的政客,只会通过对他人咆哮来达到自我增值及笼络人心。身为拥抱多元的爱国人民,我们要有更高的醒觉与自我认知。


领导者不能独裁


政坛今天充斥着种族极端言论,是因为单一种族政党的存在。要贯彻民族团结不应该是关闭学校,而是从主宰人民权益的政党及政治人物作出改革,政党必须成为推动多元的表率。


政府不应该再批准任何单一民族政党的成立,而现有的单一种族政党也应该检讨党员制,逐步抹去单一种族政党的色彩,才能带领马来西亚走出种族政治。


我国独立超过半世纪,不能在摆脱了殖民身分之后,却用另一种殖民思维来约束其他族群。领导者可以强势,不能独裁。


 

大马亟需教育改革


2020/08/31南洋商报/社论


就在首相慕尤丁表示,成为高科技国家,是大马欲成为高收入国家的唯一途径时,首相署部长慕斯达法说,大马青年失业率攀升,截至今年5月,1530岁的失业人数高达573700人,达10%


殊不知,要成为高收入国,还得先解决年轻人失业,工作时间不足等问题日益恶化。


更须解决的是,毕业生失业问题,多年来一直高企不下,将近半数的中学资历年轻人失业,大学文凭失业问题也不断加剧。


雇主联合会指出,毕业即失业的主要原因在于,一. 大专课程追不上市场;二. 课程不符就业需求;三. 雇主挑剔剥夺机会。


这是门槛问题,即使都过关了,只能说,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未来会否成功,还等着瞧。


要是以上三个都过不了,必然情况不妙,工作的门儿堵了,只好降低薪金要求或去创业。目前的大马就是这情况。


亚洲与东盟里,之前跑在后头的台湾、韩国与新加坡都已超车,在远远的前方奔驰着;中国的国民人均收入也日渐靠近,超车只待时间。


更糟糕的是,越南、柬埔寨与菲律宾也与我们渐行渐近,只相隔一个马位;泰国更是平起平坐,某方面甚至还胜大马一个马鼻。


前面的追不上,后面的杀上来,再不思进取,大马终将吃大亏。


大马亏最大的是,大学毕业后仍找不到工作。


人浮于事的年代,进得职场也不过是成功的一半。专家指出,在职场上要取得成功,还得经过许多考验,其中三个重要关键是:顺应时代变化、精通科技、有创造力。


首相说的科技只是其中一项而已,人民要获取高收入,还得有以上三个基本的条件。


要在商场上成功,还得再有另两个关键:培养情商、打造个人品牌。


随着工作场所数字化转型步伐加快,未来10年员工将会面临更大挑战,除了适应科技的创新,掌握新科技,还得自我创新,生产不同的产品。


眼下,大马不只新科技掌握不好,大专教学与市场也不能匹配,以致国际高端企业放弃或没能到来投资。


今天,大马还停留在旧问题——就业。就业后,还得确保能够适应,继续留在职场上,否则,就会被淘汰或自动离职。


大马大专生第一关就过不了,何谈第二、第三关?


眼下,大马最迫切的是教育改革,政府与私立大专需要一套完整而长远的对策。


 

乐教乐学的办学理念


2020/08/31 东方日报/评论

~作者:黄燕娣


教学是教育活动的核心,在教学现场,一般教师把课程看成是学习内容,而学生学习内容的过程就是老师一种教学行为,有教学就有目标。教育目标连续的另一端是特定的教学目标,而独中教育经常提及的教育目标为培养学生“自觉自学自律的学风”、“师生要具备终身学习的能力”和“教师乐教、学生乐学”等办学理念。


这些目标都与社会的需求和期待相关联,也是许多学校的办学方向和重点工作。“教师会教、乐教;学生会学、乐学”的口号,董教总在十多年前就向所有独中的办学者提出,更符应了董总于2005年发布的《马来西亚华文独立中学教育改革纲领》及2018年推介的《马来西亚华文独中教育蓝图》。


当有学生因课业或其他问题自杀事件发生的当儿,大家都很难过、婉惜,但更多的是无奈。而网民在留言中,同情、责备、挖苦、酸言酸语的也不少。无可否认的是学生自杀是属个案,但每个个案都应值得我们去深思,不能只归咎于家长的管教、学校的体制、老师的严格要求或当事人的抗压力不足就完事。教学应该回归教育的本质,“乐教乐学”不等于没有压力、不做功课,只是玩乐。


以学生能力为前题


乐教和乐学指的是,教师在设计教学活动时需以学生的能力作为前题,相关单位给予协助,使得师生能在一个既定的空间、时间中完成所要学习的目标。同一活动可以有多个目标,应以学生的个别差异及学习程度而定,让学生问题回到学生群中解决,这种方式应该是快乐的教学过程。


此外,学生在课堂学习过程中能主动参与、乐于发言,教学活动结束后,脑子中能回味,事后学生会有反省、改善、思考、分享或可惜的反应。这就是一种学习能力,也是一种快乐的学习过程。


当然,也许有老师会说,讲很容易或你来当老师试试看等负面的字眼。其实,很多教育课题问题在于“人”,如教师的思维、心态、用心程度,还有学校的支持、鼓励及适当的表扬等。为什么长期以来有人认为老师、学生不快乐?因为大多数人都没有勇气改变。任何事物的改变不能靠单方面,教育不只是教师的事,大家都是教育改革的推动者、改变者,教育改革不能只停留在技术层面上,人在思想观念上必须要改变。


教学是门复杂艺术


在传统教育体系中,学校教师的教学大多数是以目标为导向,纸笔考试为主要的评估工具,分数为学生成就的最后分等指标。要淡化师生的“不考不读,小考小读、大考大读”的观念,在评量方面需采取多元综合评量模式,及突破传统,以及必须进行渐进式的教育改革。


因此,就需要有人来领导学校的课程和教师的教学,以发展校务和协助改进教师的教学效能。这时校长就是学校的灵魂人物、领头羊,也是理所当然的课程与教学的领导者。要塑造一个“教师乐教,学生乐学”的校园文化,全体成员就必须要有共识,一起向学校的办学愿景和使命迈进。


教学本是一门复杂的艺术,和其他艺术一样,它富创造性;它又和其他艺术不同,不能单凭天赋,它需要有精湛的教育专业,需要爱心和特殊知人的能力,然后才能谆谆善诱,因材施教。比如园丁及医生,园丁须适时适量的给幼苗浇水,医生须懂得病情才能开药。


所谓育人要先知人,当老师面对学生懒惰、不爱读书等问题时,在这过程中我们就可以了解到,教育的改革,必须与思想观念的更新连在一起讲。如果只谈改革,而想法却没改变,只是在技术层面去改,例如怎样把课文教得好一点、动听一点,这固然重要,但这之后,可能教育问题还是未解决。所以,重新建立一种新的认识,赋予传统新的生命、新的内容才是整个独中教育发展要走的趋势。

  


中文路牌真有那么敏感吗?


2020/08/29 星洲日报/言路

~作者:何俐萍


行动党过去一个月在砂拉越连番以中文路牌争议为课题,终在820日自恃“你不做,我来做!”的心态,私自但高调在古晋数条老街贴上中文名,战火想当然尔迅速点燃。但也在褒贬声参杂中,行动党以“付罚单、撕贴纸、不道歉”三部曲,为风波降温。表面上看来,课题随行动党嘴硬但不得不放软姿态而降温,而实际上是余波仍荡漾,不经意的一个火苗都足以掀起燎原的效应。


中文路牌是砂拉越的特色,也是种族和文化包容的象征。作为首府的古晋,因地域之大,又按地区划分并交由南市/北市市政局及巴达旺市议会管理。发生路牌中文字“被消失”,恰好就在由首长署直接管辖的北市市局范畴,至于南市市政局和巴达旺市议会则隶属由砂人联党主席沈桂贤所掌管的房屋及地方政府部。


行动党在一个月前挑起在三马拉汉市议会辖下的一些路牌中文名“被消失”时,三马拉汉市议会不但展现极高的效率指示承包商换上中文路牌,而沈桂贤也第一时间表明砂拉越将会继续维持双语路牌的传统。双语路牌也是政治人物引以为傲的砂拉越自主权之一,但何以当风波发生在北市市政局管辖范围,许多人都不约而同把矛头指向行动党炒作种族课题,以敏感、不宜挑拨种族融合关系而尝试淡化,甚至避谈?双语路牌课题确实有其敏感性,但敏感不代表须规避不谈,愈是敏感愈是应该公开并理性讨论,通过思想上的激荡更能展现砂拉越的开明和包容,种族融合不是一戳即破的假象。


中文路牌可以是政治课题,也可以是民族或是文化课题,不论是从哪个视角去谈,都可以因为谈论者以中肯和前瞻的思维而化解敏感。行动党在中文路牌的课题上当然有其议程,也用错了方法,当初高调贴中文名,在遭受各方挞伐后却又静悄悄撕下贴纸,反而显得小家子气。


以文化和民族的角度,部分与先贤当年垦荒或开埠史有关的,置放中文路名无伤大雅,也是唤醒年轻一代重视历史,对扎根的土地更亲切,了解到这是难能可贵的文化遗产。在华人聚居的住宅,有中文路牌可增添一份亲切感,是展现以民为本的政府贴近民心的暖心之举。


以宪法和国家语文政策作为取消双语路牌的挡箭牌,从理的角度虽然站得住脚,但从“情”的角度,若能因地制宜,更能贴近地情和社会的脉膊。


从阿德南来到阿邦佐哈里的时代,虽然华裔在砂拉越的人口比率因为生育率低,早已从第二大民族成为第三大民族,但两任首长都一再向华人展示友好。阿德南开创历史先河,除了宣布砂拉越政府承认统考文凭,也拨款给砂拉越14所独中,虽然不算制度化,但逐年增加百万令吉拨款至今年已900万令吉,颇得华社的心。


到阿邦佐哈里,除了沿续阿德南的政策,预料近期也将宣布给全砂222所华小制度化拨款。既然过去做不到的,如今都逐一实现,把和华人文化和历史有关,或是华裔主要聚居的路段冠上中文名字,不需花大钱,又能建立好口碑,不是皆大欢喜吗?阿邦佐哈里只要登高一呼挑明中文路牌不是问题,他的民望肯定又更上一层楼,若是土保党内有异议而公开反对,则意味他自谕为全民首长只是乌托邦。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