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6 Sep 2020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6)
华教动态 (10224)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1132

30/08/2020 06:24

 关闭华校~再循环的废话


2020/08/28 光华日报/社论


相关的极端言论近半个世纪来棒红了一些政客,虽然一切没有太大的改变,却总是三五年来一轮类似的争议,让政客、华团及文教团体喷喷口水,实际上有助于所谓的先进国宏愿吗?


当首相兼土团党总裁丹斯里慕尤丁有意修改章程接纳各族党员时,作为先锋队的土团青年团团长,也是贵为青年体育部副部长的旺阿末法依沙突然跳出来公开促请政府分阶段废除国内多源流学校。


这是旺阿末存心倒慕尤丁的米吗?无可否认的是在冠病疫情最猖狂的时刻临危受命出任第8任首相的慕尤丁在抗疫方面的努力受到各方甚至国际社会的认可,可是政治终归政治,基于国盟与希盟的政治势力差距不大,更重要的是当家的老慕处处须面对巫伊联盟的隔墙放炮。


慕尤丁即使有心当好全民首相,然而在形势不强的情况下仍然须顾及国民共识特别是政坛老大哥巫统的感受,这一回准备吸取非巫裔党员出任附属党员,可是却有违土著团结党的创党原则,除了巫统,前首相敦马哈迪的项庄舞剑更不能不防。


旺阿末的此时此刻祭出单元教育论是转移视线的围魏救赵招数?还是趁机突出个人的声望备受关注。


废除多元教育的言论早在上世纪就一再的循环,过去刚刚上位的巫青团领袖总爱使出这一招,令华社恨得牙痒痒,也让同僚的马华民政疲于应付一旦成功上位之后就歌舞升平的高喊“我们都是一家人”,直到下一位新进政客登场再旧曲重温。


较早前,来自巫统的国家团结部部长哈丽玛在国会表态,政府无意改变国家现有的教育体制,也不会改变多源流学校。


如今土团青的项庄舞剑确是令人匪夷所思,在华社甚至印裔社会肯定不叫好,在马来社会特别是已裂成5个板块的马来政党是否叫座仍未得知。


当中国迅速崛起成为世界第二的经济体之后,各国争相学习中文以抢商机,就连过去奉行单语教育的邻国也开始接受中文,反观在这方面已有良好根基的我国,为了政治市场的需求,三不五时就抛出类似言论,非但有割足适履之嫌,也充斥着倒退及沙文主义的思维。


相关的极端言论近半个世纪来棒红了一些政客,虽然一切没有太大的改变,却总是三五年来一轮类似的争议,让政客、华团及文教团体喷喷口水,实际上有助于所谓的先进国宏愿吗?


今时今日有不少马来学生在华校求学,除了让他们成为多元语文人才之外,他们的信仰与习俗并未因而受到影响,难道就因此而影响了所谓的国民大团结?


除了有关政客潜在的隐议程,这其实是已经划过半个世纪一一再循环的废话!


 

极端言论妨碍团结


2020/08/29 星洲日报/砂专栏

~作者:许鲁帆


迈入国庆月之际,让人感到遗憾的是,多源流教育仍被一些人士视为阻碍国民团结的因素这类论调不时就要老调重弹,这是非常危险且影响国人团结及各民族和谐共处。


大马是拥有多元族群国家,自建国以来各源流的学校早已存在。多元教育体系不单没造成种族两极化,反而强化国家人力资源的发展。同时,多源流教育丰富国家文化,在语言能力方面更是一大强项,提升我国在国际上的竞争力。事实证明多源流教育制度为国家带来许多效益,各源流的毕业生都为国家做出显著的贡献。


然而,最近青体部副部长兼土团党青年团团长旺阿末费沙发表的“多源流学校应逐步被废除,以团结人民”言论,不只引起国人关注,华教团体也挞伐这种偏离国家多元种族、文化和宗教基础的单元言论。因为这种思维和见解才是撕裂人民团结,造成民族之间互相猜疑的根源。对于推崇多元民族和谐共存,多元教育的砂拉越人,想必也不欢迎这种有违中庸精神的论调。


笔者忆起砂教育、科学及工艺研究部助理部长(教育及工艺研究)安华拉拜曾在公开场合上,肯定华校为国家培育无数的人才,也为国家、社会、经济、文化及教育等领域有不可抹煞的贡献。他分享说,其母亲是华小生,能说一口流利的华语。现今有些华小全是非华裔生,但这对国家是有好处的。这些学生学习和掌握中文,他日定能学以致用,尤其在这多元种族共组的国家。安华拉拜也羡慕华社,因为华人重视教育,坚持华教生存与发展,并捍卫民族教育事业。


宪法152条文规定马来文为国语的同时,也保证各族群的母语可以自由学习。因此,多源流教育的发展是受到国家宪法的保障,也赋予各族群母语教育的权力。然而,遗憾看到一些政治人物在国民团结上,没有正视问题的症结,却一再发表多源流教育制度导致国民不团结的狭隘与误导性的言论。这些政治人物有类似想法,或许是他们想博出位。


造成种族问题与国人不够团结的根源,除了存在许多不公平的待遇,还有就是不负责任的政治手段所导致,利用种族及宗教主义来煽动及操弄人民情绪,所以政府不应该逃避这个事实。令人不解的是,这些刻意挑种民族之间敏感神经的人,往往没有受到对付。今日我们要面对一个事实,就是我国有不同种族,拥有不同文化和宗教信仰背景,但是仍能和平、和谐相处。


 

我来自多源流学校


2020/08/28 南洋商报/言论

~作者:林日汉


青体部副部长旺阿末费沙要求废除多源流学校制度,引起华社大反弹,事实上,这种为了达到政治存在感的思维已经落伍,而且破坏全民团结。


我是华中前校长,我来自多源流学校,我满意多源流学校提供予我的健全教育,通过多源流教育,我能掌握好国文、华文与英文,我爱马来西亚,我希望马来西亚强大及由开明领袖领导我的祖国,除了那些发表令人痛心言论的投机政客。


我们争取独立的各族先贤领袖,以其远见拟定了马来西亚宪法,设定了多源流学校于大马教育体系,成为世界少有开明教育系统,也成就了精通三语的社会英才。


煽动族群情绪


如今,一些投机政客还在消费多源流学校,以捞取廉价政治宣传,企图煽动族群的情绪,是真正破坏国民团结的“破坏王”。


这些满脑子破坏全民团结的投机政客理应想办法协助国家面对疫情的挑战,构思更好恢复国家经济及加强各族团结的好策略,而不是蓄意的发表伤害多元种族言论,自己降格贬级。


甫上任土著团结党青年团团长的旺阿末费沙贵为青年及体育部副部长,理应了解马来西亚宪法,而不是发表不实言论,进而挑起种族情绪。


除了思维落伍旺阿末费沙,巫统京那巴当岸国会议员邦莫达也指国民型小学教导学生分裂,以及一些马来组织上庭挑战华淡小的合法性等行为,都是破坏大马多元社会真正团结的黑手。


来自多源流学校的我,爱我马来西亚!

  


土团真的要实现多元化?


2020/08/28 星洲日报/言路

~作者蔡镇燊


阿兹敏终于带领10名国会议员加入土团党。事前,已经有报道指出他们早在今年2月已成为土团党一分子。原本敏派是说要成立一个独立党派,然后又说要接管民政党。那时阿兹敏最大的担忧,是找一个能容纳他麾下几位非巫裔议员的政党。这在土团党是实现不了的,因为土团党的党章,有着“Pribumi”(土著)这个富有马来民族主义的字眼。


但最终阿兹敏成功摆平了这件事。在国家大会(Kongres Negara)上,土团党声称这是国家新的转折点,在党内也会另外设立一个非马来人臂膀。这是让一个马来民族主义政党,增添多元色彩的方式。


可是大家都知道,这个手段并不新颖,也没有说服力。


这个千篇一律的“顺便提一提非马来民族”手段,是许多马来民族主义政党吸引非马来民族的方式。他们的论述通常都是:首要宗旨是保护马来民族的权益,但顺便提一提,非马来民族的权益也不会受到威胁。


巫统,一个激烈、无歉意的民族守卫者,实际上他们经常在巫统常年大会上对马华和国大党,挣扎着需要用什么语气去呈现他们自己的立场。诚信党也通过开放政党来吸引非马来人。伊党甚至也通过扩大他们的“伊斯兰党支持者大会堂”来吸引更多非穆斯林,但这绝不会左右和影响任何伊党想做的决定。


这个手段一点都不新鲜。土团党从成立至今,都有开放“准党员资格”给非马来民族,但这些党员并不会影响党内高层的决定。更何况我们也从没听闻过有任何具领导才干的土团党非马来人党员,成为他们的领袖。


所以一个民族主义政党,并不会因为他们在党内设立了一个非马来人的分支,就成为一个多元政党,因为这与他们的成立宗旨有所冲突──维护马来权益的政纲和我国的多元化水火不容。虽然没有任何法律和惯例阻止土团党实践马来民族主义,但要说服选民还是他们最终的阻碍。


更何况,增加非马来人的分支其实并不实际。打从一开始土团党所展示的身分,就是马来权益的守护者,其成员和领袖比其他马来主义政党更有资格成为民族的守护者。他们一直以来竞争的,就是谁能为马来民族争取最大的权益。他们所有的反贪政策和拯救经济计划,最后还是会以保护马来民族权益的总纲为主。这是无法避免的,因为这是他们所选择的种族政党路线。


这也表示土团党是不可能修改党章的,更不会改变他们的政党结构或政纲,因为这表示要改变他们的思绪。改变思绪,意味着想改变他们的心──这样的要求对他们来说,太难了。对于阿兹敏可能成为副主席,如今已经产生了很大的反对声浪。


但最终,最重要的是选民都比这些政治人物想象中来得更聪明。当土团党去到一个种族较多元或是非马来选区拉票时,选民看得出土团党只不过有一张嘴,因为土团党领袖不仅从来没有展现过实现多元化的诚意,更是没有真正实施多元化政纲。选民是看得透土团党的非马来人分支是没有任何权威的──没有公平的平台发声,在党内外也没有表现多元精神。


让阿兹敏加入土团党,慕尤丁其实是冒着很大的风险,因为他们可能最终会失去所有。一方面,支持者因为党派变质而撤回支持;另一方面,选民也相信土团党的马来民族主义不会因为有了非马来分支而有所改变,所以最终也不会投选给他们。


不要误会了,我不是说土团党不会吸引任何一个非马来人加入,因为阿兹敏说过他能吸引很多非马来支持者。


但我们要厘清的是,这些人的加入,秉持着的理念并非是要使我国成为真正多元化的国家──一个不分你我,共同分享的国家。这不是他们的意愿。


而是因为在土团党,相对容易获取利益。党内无序,只有贪婪的思绪。多元化只会被这些贪念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压榨。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们想要的“多元政党”。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