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1 Jul 2020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1109

19/06/2020 06:01

 速解决爪夷文单元教学课题


2020/06/17 星洲日报/社论


针对教育部将爪夷文单元列入国民型学校马来文课本一事,由于冠病疫情打乱了学校的日程,事情仍未有圆满的解决方案。


20197月,希盟执政下,教育部宣布2020年在国民型小学四年级马来文科增加爪夷文(KHAT)单元教学, 以让学生鉴赏爪夷字母的书法艺术。这项政策引起广大华社的争议,担心因此打开华小的缺口,华小特质将遭到侵蚀。


随着希盟在2月垮台,国盟政府成立,教育部长和副部长换了人,众多攸关华教的课题还是悬而未决,包括爪夷文单元教学课题,华教团体依然锲而不舍地寻求与教育部长会面,希望政府能够听取民意。


爪夷文单元教学课题掀起千层浪后,华社联合印裔社会施压下,定为语文艺术的学习环节,侧重介绍,不书写也不评估。教育部的国民型学校四年级马来文课程及评价标准文件(DSKP)明文规定爪夷文单元教学必须获得家协、父母及学生的同意。根据之前的调查,几乎所有学校都拒绝教导。


按照调查的脉络及逻辑,四年级时家协、家长及学生既然已经拒绝,有关结果也代表学生升上五六年级时的决定。然而,据了解华淡小五年级明年的马来文课本预计同样会有爪夷文字单元。华印社会因此认为实无此必要,教育部应该取消将爪夷文单元教学纳入五年级课本。


最近教育部课程发展司发布的国民型学校五年级马来文2017小学课程标准修订课程及评价标准文件(DSKP)与四年级的DSKP颇为相似,不同的是没有提及国民型学校五年级的马来文课本,将会有多少页的爪夷文字内容;至于如何执行将根据教育部所发布的通令与指南。


既然之前希盟内阁已经决定,华印社会同时表达了强烈的意愿,国盟政府应该顺应民意延续之前的政策。国盟政府必须了解,华印教育组织及反对爪夷文单元教学的非政府组织,并非反对爪夷文,而是希望学习爪夷文成为国民型学校的选项。此外,华小董事部在发展华小方面功不可没,董事部的权力必须受到尊重,在华教课题上,教育部理应让董事部参与决策。


今年学年因为疫情,已经停顿了3个月,疫情舒缓后,学校随时会开课,而且今年很快就结束,教育部应该尽快与华印裔教育组织达致爪夷文单元教学的共识,厘情误解,不要让这个课题继续困扰国民型学校,同时修补课题对国民和谐带来的影响。


 

疫情冲击下的独中


2020/06/18 星洲日报/言路

~作者:许元龙


行动管制已实施约3个月,在疫情缓和之下,政府开始逐步开放多个行业的运作,但皆得依行管条件(S0P)下的规章。而学校何日开课?仍没有定案,那还得视冠病疫情的发展而定。


 


全国独中所面对的问题更为严峻,学生在行管令停课期间,是否该免交学杂费?


独中办学者是自力更生,行管令下虽没上课,但老师与员工的薪水得照付。如果学生家长认为没上课就不必缴交学杂费,或缴交一半(南马就有一间独中家长上网号召发动签名运动,促请校方仅收一半学费)。那校董如何应对呢?


董事部面对此突发性事态,是坚持全额收学杂费?还是减半?还是动用学校储备金或一些单位基金,援助需要协助的清寒学生(新山宽中就用此设立援金方案让同学们申请)。这也就是说,其他学生皆得缴交全额的学杂费。


此缴交学杂费的问题不得等闲视之。在各行各业一片凄风苦雨之下,企业可能停摆、倒闭。家庭收入可能捉襟见肘,甚至面对裁员、失业。或许,在疫情之后,一些独中生会选择辍学,或开学之后转去国中就读,这应是独中办学者应有的心理准备。


另一方面,由于市场经济低迷,董事部的捐款资金来源可能减码。如何善用各种资源或开源节流,也是重点关键事项。


全国独中在疫情时期的网上教学,这种新常态的学习方案,还真的是说易行难。由于习惯于课堂上互动的授课方式,一时间要改为网上教导与学习,还真的难度很大。再加上全国独中在课程上是各自为政而没有统一的教学方案。因此,网上教学的重任就落在老师与学生身上。


老师们如何编写一套适合各阶段程度学生能接受的课程?那些资深老师或因对网络的操作不太熟悉、或一知半解,那如何编写授课?当下独中师资有超过30%是非专业老师,也有许多非本科生的新进老师,他们面对网上教学的新挑战,压力之大不言而喻,能否胜任亦问题很大。


在网上教学,同学们自动自发的学习精神与态度是成败的决定性因素。而那些后半段的学生(这部分学生在非名校所占的百分比还真不少),真有能力从网上授课中学好各个科目吗?而理科的学习(试验室部分肯定无谱),是否比语文科、史地面对更大的问题?


今年的统考生,将面对艰苦的学习之旅。多少同学能克服种种网上学习的障碍而取得好成绩呢?这问题很大,不知董总与相关独中办学者,是否有集思广益为统考生草拟一套最佳可行的方案?


另一方面,如果疫情改善允许开课,但又限制每班不能超过20位学生,那校方要如何安排学生上课?而在城市大型独中,每班普遍皆逾三四十人或更多,校方如何解决课室不敷问题,以及老师不足的问题?


一场冠病疫情,打乱了独中的办学方针,也考验了校董的财务、老师与同学如何面对授课与学习的问题。在此疫情之后,网上教学或学习也必然成一种办学、教学及学习的新常态。那校董丶老师及同学们都准备好与时并进了吗?


在疫情下,全国独中所面对的繁杂问题比政府学校来得严峻。董总等华教组织及各校校董,大家都准备好了吗?

  


教育部担当不足


2020/06/17 中国报/评论

~作者:刘永山


国库研究中心一项刊登于524日的调查结果显示,自3月学校停课以后,国内490万名中小学生和幼儿园学生的正规课堂学习已大受影响,最终遭受连累的将会是学生,牵涉的是一代人的学习机会,情况非同小可。


《新海峡时报》64日的社论表示,学童必须尽快复课,因为受影响的不仅是教学工作,也包括正常学童每天的日常作息。例如每个学生早上起床、梳洗、刷牙、吃早餐、赶在七点半前抵达学校,下午有兴趣班、补习或课外活动等等。这些生活规律都被打乱了。


全国教学专业职工会总秘书陈发福提醒,长期停课严重冲击正规教学运作,形成不平等的学习环境。他预料管制令解除后辍学率会增加。


例如,城市学校和家庭或许资源充足和网速稳定,因此有能力实行线上教学或网路授课。半城乡或乡区学生或家庭则没有这个条件。


马来西亚华文理事会主席王鸿财则不认同,皆因陈总秘书的谈话并没有任何数据佐证,纯粹个人看法。曾任马华联邦直辖区教育局主任的王主席反而认为学生们因长时间在家,因此更想重回校园和朋友叙旧。


王主席可能忘记原来他这番话也是同样没有任何数据支撑,但是陈总秘书的用意非常简单:政府必须尽快拟定复课日期,不能一再拖延。否则,许多家长将趁机带孩子外出游玩,这样岂不是增加病毒蔓延机会?


笔者之前曾公开呼吁政府须尽快拟定退场策略和新常态,让业者尽快适应。学校何时复课是最为关键,因为一旦无法全面复课,国内数十万计双薪家庭如何安心复工复产?


可是副教长马汉顺迟至在524日才表示,所谓标准作业程序(SOP)已进入最后草拟阶段,但何时复课依然不明朗。卫生总监和教育部长也要迟至10天后,即64号拜访乌鲁冷岳某国中时才表示有关SOP已经准备好,将在开学前两周公布。


各校情况不同


一周后,教育部正式颁布复课SOP,但是只规定应考生复课。5天后,国防部长沙比里宣布幼儿园将在71号复课。其他年纪的学生还要耐心等待。如果还是遥遥无期,则许多从事教育领域的相关工作者将面对严重打击。


吊诡的是,媒体之前追问防长到底学校何时复课?防长一直回避并要求媒体向教育部长查询。这次为何他越俎代庖?


教育部似乎要一步到位,但是每所学校的实际情况不同,因此教育部不可能让所有学校完全遵守SOP才宣布复课。例如乡区学校的学生对课室比例较低,或许能够先让他们先复课,意即教育部可以依据每所学校的客观环境和条件制定不同的复课日期。


几乎同一时间,虽学校尚未全面复课,副教育部长下令教师们回校报到。结果就有教师询问,如有规定工作要完成而回校则无妨,但如果是为了回校而回校,那么回校干什么?制定SOP只不过是数个星期之事,可是却迟至5月才下手处理。这些外在的现象足以显示教育部的领导担当不足。


 

老师只是重返办公室


2020/06/17 星洲日报/言路

~作者:郭健平


3月份全国进入行动管制令时,恰巧落于学校假期。和许多的学校假期一样,这都是老师们回乡的时候。有些老师可能以为行管令在两个星期后就会结束,就趁着这“难得”的假期继续留在家乡。


但是,没想到,行管期一再延长。最后还滞留在家乡的老师,都开始为上网教课进行准备工作。这几年,教育部是有开始注重网上学习,但毕竟,网上学习的目的,最多还是在于辅助传统教学,所以老师们虽然有接受训练,还是属于很皮毛的阶段。在这次因为疫情学校迟迟不能开的情况下,这些以前学到的基本训练,其实还真的很不够用。


教育部其实也为这种问题很快动员起来,安排有经验的老师教导其他老师。行管令初期,大家互相切磋学习。以最快的速度掌握到网上教学的技能后,教师们就开始动起来,有者安排网上教课,有些就放教学材料让学生自习。


比起其他行业,老师们的手忙脚乱,是情有可原的。虽然现在的教学比起10多年前慢慢的融入了科技,但我们的中小学教育还是以传统教学为主,网上教学为辅(或甚至能说行管令前的网上教学纯属玩票性质),结果行管期落在学校假期,老师们各自在家无法到校安排一些工作,所以一要启动网上教学,一开始的混乱是可以理解的。


要网上教学,软硬设备也要备妥。老师们被妒忌的500令吉政府援助金,有些老师拿去买电脑,有些则拿去购买摄像机、麦克风等,500令吉,三两下子就花掉了。这也是老师们为了孩子们的学习所作出的牺牲啊!老师在课堂上能侃侃而谈,但和常人一样,有人也会害怕镜头。但为了网上教学,再害怕镜头的,也要豁出去了。


除了这些不便之外,一些对电脑操作不熟悉的家长,也把老师们当成了他们的电脑专员,一直在电话里沟通,才成功让孩子登入网上课室。说实在的,如果老师们也要计较不当这个“客服专员”,最后苦的还不是孩子?


最近某中文报的全国封面标题为“老师,开工咯”,让老师们感到不满。之前中小学老师也成为了一些人泄愤的对象,认为老师们应该被扣薪水,总不能白拿薪水,在家里坐着和孩子享受因为疫情造成的天伦之乐,绝对不公平!


真相真的是这样?我相信,老师其实比其他行业因为疫情而被逼在家上班的族群,可能还为之更烦。如果不是疫情造成大家万般无奈,老师在学校教书虽然不容易,但也不比在家里备课上网课更容易踩到很多地雷。


624日老师重返校园,纯粹是重返自己的办公场所,而不是重返职场。和许多人一样,行管令之后工作模式变了,老师在那期间,除了学校假期,也一直在忙网上教学,而不是“白拿”3个月的薪水后,终于在624日结束悠长假期,开工大吉!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