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1 Jul 2020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1107

13/06/2020 05:17

 确保学生安全復课

 

2020/06/11 光明日报/评论 

~作者:刘汉良

 

復甦式行动管制令实施的第一天,国内仅录得2宗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创下行动管制令落实以来的新低,且其中一宗境外输入,另一宗确诊病患是非公民,意味连续2天没有涉及公民的本土感染病例,使大马的冠病确诊病例可望越来越接近“清零”。

 

就在本週三上午,不少男家长涌往甫重开的理髮店,让“全副武装”般做好防护的理髮师,替他们修剪满头尽是的“三千烦恼丝”,而有些女家长则相继光顾获准復业的美容院,享受美容服务,俾再以亮丽形象示人。

 

50万应考生率先开学

 

到了当天下午,这些男女家长想必获悉他们的子女可望在復甦式行动管制令期间,分阶段復课。

 

教育部高级部长莫哈末拉迪宣佈,大马教育文凭(SPM)、大马技职文凭(SVM)、大马高级学校文凭(STPM)、大马高级宗教文凭(STAM)和其他同等水平国际学校的应届考生,将於本月24日(星期三)復课。

 

这些即将復课的中五和中六应考学生共有50万零444人,涉及2440所中学和百多所国际学校。

 

在现阶段,那些并非应付政府考试的学生,则需继续居家学习,而教育部将会不时在2个星期前公佈其他学生的分阶段开学日期。

 

莫哈末拉迪在电视直播作此宣佈时指出,此乃该部在考量了卫生部和国家安全理事会的建议与劝告后所作出的决定,以便让即将参加公共考试和同等水平国际考试的学生,能於2週后復课。

 

学校的上课和放学时间将分阶段进行,这是因為若有家长亲自接送他们的孩子,那麼会出现群聚的情况,莫哈末拉迪指出,教育部会於近期内宣佈第一阶段是於几点上课和几点放学,而第二阶段又是几点上课和几点放学。

 

為确保学生在标準作业程序(SOP)下安全地分阶段復课,学校成员和学生必须遵守教育部所制订的《学校復课管理指南》,这方面包括若一间课室的班级之前的学生為40人,那麼如今在落实社交距离下,只能有20人,其餘20人会被安排在另一间课室上课。

 

无论如何,莫哈末拉迪直指一个班级应容纳20人或其他人数,必须根据课室的大小而定,最重要的是确保每张桌子距离至少1公尺。

 

1班级最多20名学生

 

至於一些学校若使用礼堂作為课室,则可容纳40名学生保持1公尺的社交距离,移至那裡上课。

 

此外,学校将分阶段安排休息时间,食堂业者将準备包装好的食物,而学生在休息时间时必须根据社交距离的标示排队购买食物;学生将在教师监督下在课室内用餐,父母也受促可為子女準备便当。

 

任何进入校园的人士包括学生和教职员皆须接受体温检测,教师一旦发现任何在校学生突然出现症状如发烧和咳嗽等,需提供口罩给有关学生,同时把他隔离,且致电家长到校接回孩子,而校方须向县卫生局呈报此事。

 

由於学校在疫情爆发时尤其是行动管制令期间停课至今,教育部正在研讨是否修正今年的上课年历,不排除12月的学校假期会有所变动。

 

在这之前,随着疫情自行动管制令实施以来渐告改善,且受到有效的控制,但显然考量学生的安全以及有待消除家长的顾虑,再加上学校在“新常态”下重开,其硬体(教室)及软体(师资)设备将须调整,当局因而不急於或仓促地重开学校,这是完全可以理解。

 

简言之,即使如今分阶段地復课,仍须以学生的安全為最大的考量,视之為“重中之重”,学校当局在这方面确需取得学生和家长的密切配合,严谨遵守教育部的指南与SOP,使復课得以顺利,俾让学校的运作早日重返正轨。

 

  

疫情下的华文教育

 

2020/06/11 东方日报/评论 

 ~作者:黎翰辉

 

华文教育在我国有百多年历史,从英殖民地时期到我国独立以后,华教多年来在风雨中屹立不倒。即便近年来,面对国际学校的强势竞争下,华小与独中生源也不完全流失;然而,在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后,在社会经济崩坏下难免遭受波及。

 

回顾当年,先贤最初到东南亚落脚时,随之带来的除了有各省会的籍贯公会等地缘组织,另外就是宗亲祠堂等血缘性组织,其余的还包括商会、神庙,社团组织等。前人努力工作不忘教育,早期的会馆与宗祠,就是供华裔子弟读书识字的地方。

 

华文教育在殖民地时期已开始发展,除了乡亲组织在教导传统教育之外,当时还有遍布港澳和新马各地的教会学校。根据记载,著名的英华书院于1818年在马六甲创立,并于1843年搬迁到刚开埠的香港,除了传教,也印刷报章传授知识。

 

英华书院的创办,在华教史上意义深远,除了象征基督教在华人世界传播的一个里程碑,更重要的是,在清朝末年的教育制度改革,新式学堂出现之前,是马来亚英殖民地的华裔子弟早期接受教育,学习和吸收西方知识科技的主要途径。

 

清末洋务运动,催化中国教育现代化的改革,新式学堂取代了私塾教育,然而,新式学堂最早也是要在20世纪初才在东南亚各地拓展。尤其在马来西亚全国各地的华校,建校时间大多在清末民初,不少华小发展至今都已具有百年以上的历史。

 

早期的华文教育虽提供华裔子弟受教育的机会,却也被视为反殖民主义的温床,因此,不断遭受英殖民地政府的猜疑。然而,真正的噩梦则是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在3年零8个月时期,有不少华校被日方勒令关闭,甚至被改制为日本学校。

 

二战结束后,华校虽然得以恢复办学。然而随著国家独立,在教育政策上出现许多不利华文教育发展的限制,加上当时世界冷战格局,华文教育唯一连接点只有台湾。当时的华裔子弟仍坚持未放弃华文教育,所以才能发展至今。

 

华文教育在60多年来,面对不少风雨波折但都已熬过来。虽然,国家政府可以不承认,但独中文凭仍获国外许多名校大学所认可。同时,在面对国际学校的强势竞争下,许多独中学额无法满足华社的需求,每年超过3000学生被拒于门外。

 

21世纪初,社会面对物价高涨和生活负担越来越重,当时,各校董事部就已开始探讨以商养校,通过种植业,出租学校名下产业来为学校增加额外收入,以避免学费高涨的情况。然而,至今为止,学费虽然比当年高,生源却未因此而中断。

 

随著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国家社会经济难免受创。除了家庭受疫情的影响,政府也鼓吹没上课不应收学费论。在这许多负面情况下,难免担心独中在疫情冲击下,是否会掀起退学潮。随著开学复课在即,希望独中在疫情后能够见到曙光。 

 

  

复课管理须谨慎以待

 

2020/06/09 星洲日报/言路 

~作者:练珊恩

 

教育部日前发出的《学校复课管理指南》既详尽也相当全面,但是若能结合全国教师专业职工会(教专)所推出的《后冠病社交距离教学教育》研究成果与指南,想必能进一步优化学校复课后的管理。

 

首先,教部的复课指南针对上课时间,只提及“学校在获得州注册官的批准后,可进行分阶段的上课时间”;由于无法取得教部对此的进一步说明,因此不确定教部是否允许校方申请让不同年级的学生有不同的上课时间。

 

虽然教部的复课指南也提及,执行“学校教学”的教师须策划各种适合的教学方式,例如面对面实体教学和线上教学的混合模式,但是未明确说明学校可以落实弹性时间表,让学生不须在一周内的五天都要回校上课。

 

教部在《20132025年教育蓝图》里所拟定的目标之一是权力下放。若教部能在宣布学校复课时,清楚说明给予学校空间落实弹性上课的措施,并减少繁文缛节,确保各校能获得州教育局和县教育局官员的充分协助与配合,将有助改变我国在教育领域上中央集权的现况,并达到蓝图所述的赋权学校的目标。

 

教专在经过与专家和执行者(校长和教师)的研究后,建议学校采取弹性轮流上学制。此建议也可沿用到应考生以外的学生范围,让其他达到一定纪律标准年级的学生,也能以轮流到校的方式,谨慎逐步地复课,或许能从一周一天开始,再依事态发展而定。

 

若采用不同年级轮流到校上课的制度,并从中五中六生开始,也能减缓父母在担心孩子乘坐校巴时,无法保持社交距离方面的顾虑。在教学方面,相较完全进行线上教学或完全的学校教学,两者混合的模式能让教师在拟定教学方案时有更大的空间,同时也有助降低完全进行学校教学的师生的冠病传染风险。

 

学生的健康与安全是教部和家长的最大考量。卫生总监一再强调,若大家能遵守当局所制定的标准作业程序,尤其是维持社交距离,就算没有冠病疫苗,也能有效降低冠病传染的风险。保持社交距离的教育必定是学校新常态,因此家长在学校复课前,须在家中不断地教导孩子保持社交距离,让他们更认识冠病、其传播模式,以及保持距离能如何有效切断感染链,以便大家都有此意识与醒觉,同时也要对孩子们有信心。

  

 

华文报生存不容易

 

2020/06/10 星洲日报/言路 

~作者:简瑞平

 

卫生总监诺希山红了,领导抗疫团队让政府成功阻断冠病病毒扩散,还获选全球应对新冠病毒表现杰出医生,与美国福奇(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及纽西兰卫生部执行长布鲁斐德两位齐名,可喜可贺。工商界/社团/友好/同学等无不对山哥的专业表现,登报祝贺,喜事一桩。

 

这一举措引来为文挞伐,说什么英雄就是英雄,不必吹捧,与其花钱登报祝贺,不如把这些钱省下来,做更有意义的慈善工作,帮助需要的人,捐助出版校园刊物等。

 

这个说法是站在高点,没有错,会赢得很多掌声。其实,登报有错吗?它的意义是隐性的,除了给山哥肯定和打气,也是最实际的给华文报支持。

 

318日实行行动管制令以来,纸媒如华文报页数少了,比平常薄了,没有商业活动,广告消失了,只有一些人事广告如挽词/讣告苦撑,这期间报馆和其他企业命运一样,都在淌血。

 

报馆广告部经理/主任及广告员等没有了现成广告,总不能坐着等榴梿掉,要想一些办法开源。

 

写作界有应景文章/即时评论等。报纸的应景广告在行业里很正常,除了有山哥的贺词,也有社团/商家等刊登抗疫激励广告。一般上社团商家或个人在有所要求下,多会做顺水人情,给予响应支持,彼等深知皮之不在,毛将焉附的道理,华文报章与华社的关系分不开,唇齿相依。

 

所以,广告部人员是报馆的前线人员,须有一定的广告量,报馆的运作才能维持,报馆才能够增加篇幅,才能提供版位给时评员,天马行空任驰骋。

 

该文还指杰出医生由中国环球电视网点名,或含有意图,这推测性说法等于踩了山哥一下,并贬损刊登贺词人士/公司/社团,用“心盲眼瞎”来形容,用词恶劣,不只是泼冷水,是粗暴贬损。

 

华文报的生存非常不容易,很多广告的点子都是原创,你说没有意义吗?当然不是,生存总要有道,文化和公义的传承才得以延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