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6 Jun 2020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1092

26/04/2020 05:24

 南大走过的25年悲、壮、凄凉的道路


2020/04/22 《多伦多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

www.nandazhan.com


1。披荆斩棘,风起云涌


1953116日,陈六使先生欲创办一所华文大学,他登高一呼,万山响应。在马星华社顶力拥护和支持下于1953726日举行动土典礼,接着举办基金筹款;一人一元的三轮车夫义踏,舞女义跳,德士义驶,货船义载,艺人义演,小贩义卖;商团,慈善家捐款承建图书馆和文商理学院。


1956325日,南大举行开学仪式,330日正式开课。1958330日,南大举行落成典礼,云南园车水马龙,盛况空前,是南大光辉的日子。


2。千方百计瓦解、毁灭南大


当权者设计暗中摧毁民族教育,以无形的武器——报告书来下判罪名。


A。白里斯葛等的《1959年南洋大学评议会报告书》;此报告书在短短的数日里完成(因为星加坡政府逼着要交卷)。大体叙述南大当年的组织和行政。该报告书指责行政不完善,学术水准不达标;但也有一些良心话语:a.经我们见过的学生的智慧,求知欲,热忱及进取心给我深刻的印象。b.于提出这些判定后,我们必须说明这些判定并没有减少我们对南大创办人之崇高理想的钦佩。


本来评议会报告书是给一间大学的建议书和大学当局配合给予充足时间来改善水准和结构;然而执政党,急着拿来下判定罪。


B196029日魏雅聆等的《南大检讨委员会报告书》。这报告书很温和含蓄地鼓吹英文至上,建议收取华校以外的英校生,增强英语修读和掌握能力,并以最终目标和马大合并,由两间大学的联合工作团和政府组成并管理大学行政;解散南大有限公司的地位。


以上两份报告书都比较客观和温和的汇报,不适合当权者欲变质和消灭南大的武器。


1965912日,以王赓武为首的《南洋大学课程审查委员会报告书》出现。这份报告一针见血,主张英文至上,南大门户开放容纳国内所有源流学校的学生(其实南大早已有收纳他校生的前例)。报告书出炉。政府急于实施,招来学生反对。南大十学生团体发表了《有关南大课程审查委员会报告书的备忘录》。备忘录摆事实,指责不实报告,和揭露政府逼害学生的种种恶行。学生反对南大变质,反对行动党把南大变为党校。学生抗议遭来了施压和迫害:政府在南大设立了“学生辅导处”来压迫学生,逼学生签“悔过书”,又设立“南大纪律委员会”来逼害开除学生,驱逐或放监的高压手段;学生被逼,走投无路而宣布罢课。《南大同学罢课宣言》于1965111日发出。宣言坚持“捍卫不改变南大为华文大学的本质”、“撒消开除同学的敕令”。政府把学生的诉求当耳边风。


一场轰轰烈烈的大罢课开始了,政府封锁新闻,派军警围堵云南园,封园,封校;然而学生视死如归,保校,护校。政府以强硬手段殴打,逮捕,放逐出境或放入监牢来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武力压抑了学生的正义行动,武力控制不了学生的爱校和维护华文教育的精神;学生保校失败,然而有理想的学生纷纷飞奔他国求深造;尤其在加拿大培育了无数精英,为南大争光。


3。凄凉的十五年


从《南洋大学课程审查委员会报告书》的实施,南大名存实亡。从1966年开始,当权派已控制了南大,保校的学生离开,守职的教职员被逼停职。当权派联合星大校园为掩饰而南大最终被关闭于1980年。这十五年间南大受尽折磨和凌辱,这是东南亚华人的耻辱。然而南大精神飘扬四海,陈六使先生的果敢办校精神永留青史,英勇保校而牺牲的教职员和学生的大无畏精神永远留在我们的心中。


19.4.2020 封城日)


 

疫期停课不停学在家网教甘苦谈(老师篇)


2020/04/25 星洲日报/星星学堂

~郑德发


行动限制令第三个阶段倒数结束中,我们不知不觉窝居在家39天了。


 留守在家,“停课不停学”,网络教学已是常态。疫情的变化和持久战,也彻底全球性地改变了我们每一位。在那么多天的网络上课,老师、学生从实境学习,转到虚拟环境的学习,个中滋味,有甘有苦。


漫漫长的网学日子,老师、孩子、家长各有什么体验呢?这一次〈二十一世纪学习〉访问老师,看看他们有什么话要说。


那么多学生,有学生是没有上网课的?


答:让所有学生上网课有一定的挑战。


班上有29位学生,能固定上网课的只有16位;1位是原住民,另外12位则是因为手机的容量、网络覆盖等问题而无法一同上课。


没办法上网课的,我在上课后会将要读的或者要做的,发到家长群,让没办法上课的学生不会掉队,无法在Google Classroom提交的,只能在开学的时候再交上。


当然,在复课的时候还是需要对已经教过的内容进行巩固和辅导。


网上教学如何进行?


答:限行令初期和家长讨论,决定要上网课就和学生针对不同的视讯会议软件进行试课。软件的功能和使用的便捷度是我们的首要考量。


学生最终选择了Zoom作为网课的媒介;功课则会在Google Classroom提交。


那么多学生,如何顾到他们的学习效果呢?


答:停课期间,其实更考验的是学生本身的自律和自学的能力。


本身会放慢教学的步伐,不再急着一个星期一个单元的节奏。另外,也会重新复习一些之前忽略的部分。


这段时间,会花更多时间带领学生一起阅读文学篇章,在网络进行讨论和交流。


停课期间,我们也善用Google Classroom让学生每周提交一篇稿件,我将稿件下载编辑成电子报,除了能让学生在这段期间继续写作,更希望的是学生能将限行令期间的心情或趣事更有意义地用文字记录下来,将来或许会是一份很珍贵、很有意思的回忆。


此外,也会给学生提供一些网络学习的链接,让学有余力的学生可以进行自学,让停课的这段时间过得更充实,更有意义。


网课,学生可以不开视频,让你看不到他吗?


答:班上的学生都很乖,都把视频打开,可是希望节省流动数据,所以建议学生可以自由把视频关掉。


你有什么趣事和抓狂的事要分享的?


答:限行令的第一堂课是其中一位学生的生日。课堂结束前,我们弄了一个线上的庆祝会,屏幕上出现了一张生日祝福的幻灯片,家长在屏幕的另一边给孩子送上小蛋糕,我们则在线上唱生日歌,每位学生再轮流送上生日祝福。懵懵懂懂、忘记自己生日的同学还真的被惊喜到了。


   每次结束一堂课之前,我们都会在线上拍一张团体照。一天朋友发来一些Group Poses的建议,第二天上完课便和学生玩起来。隔着屏幕,光是摆pose就花了不少时间,虽然效果没有预想中好,但是大家同在一起和时光还是很美好的。


关上视频后,有一次发问,指定了某位同学回答。她在线,可是一直没有回应。事后她母亲才告诉我她睡着了,听了之后还真让我哭笑不得。


为了制造一些气氛和新鲜感,定期会更换视讯会议软件的虚拟背景设定,将背景更换成海边、万里长城、伦敦大桥等。通过这样的更换,除了给学生一些视觉上的新鲜感,也趁机介绍一下相关的国家或讲一些有趣的故事。


⑥网课软体应该不能让所有人同时说话。你如何带领教学呢?


答:Zoom有一个功能是会议的主持人可以将所有参与会议者静音,当学生需要回答问题的时候可以点击“举手”键,再点击“麦克风”就可以在线上发言或回答问题了。


从行动管制令开始,我的网上教学就以ZoomGoogle Classroom开始。


 一班基本上有3040个学生。由于我是科学老师,年初时已经准备了一整年的笔记,让学生自己收藏,平时不需要交上来,用Zoom上课时,大家都有。其实我觉得学习效果是不彰的,还是面对面教学比较有效。至少,在课室的环境,我可以见到每个学生的表情和反应,看得出学生是否专心、是否听懂,还是上课上得太闷,需要换个方式。记得有一次说了个笑话,结果只听到自己的笑声,因为规定上课时大家都不可以开麦克风,所以也不知道到底好笑不好笑,感觉在自爽。不过后来有时候可能笑话真的好笑,学生会打开麦克风回应,总算减少了一些自爽的孤独感。


记得一次上课之前,某学生的麦克风还没有关上。他母亲在那边碎碎念:等下上课时要专心听老师讲、要认真写、不要动来动去,不然我就拿rotan来了。然后我瞄到其他学生都在偷笑,其实连自己也在偷笑,然后大家很有默契假装没事发生。还有一次,上课上到一半,大家都说听不清楚我的声音,我还以为自己的网速问题,闹了一番才发觉他们那边打雷和下大雨。有些学生还一边上课一边看窗口,感觉好像害怕有鬼从窗口飘进来。原来当时打雷的声音实在太响亮,而且还有学生一面充电一面上课,为了安全,只好匆匆结束上课。


开始用Zoom上课时,由于对软件的设定不太清楚,上课时总会有学生在屏幕上画画、写字。有时候是和上课内容有关的,有时候我觉得纯粹是无聊想要画东西,甚至会在聊天室私聊。由于会影响大家,就会劝告学生,也有不听劝、不听骂的学生,会教人有点生气。不过后来学会了设定,学生就不能在屏幕和聊天室乱来。


避免学生觉得无聊和闷,上课时就要学生多写和画,并且不时提出问题让学生回答,再请家长检查孩子的功课和笔记,才能知道学习的效果。在我的课,我没有规定一定要开视频,但却要听到声音。因此,上课时我会不时叫名字,看看他们是否在专心上课,也制造一些互动。同时允许学生随时发问,只要使用“举手”的功能,我就立刻看到了。


比较抓狂的是我家里没有宽频,网速很慢,甚至上课上到一半断网也是家常便饭,要重新连接需要等待(很多学生也面对这个问题)。第一次断网时,学生居然说:老师你被踢出去了,好可怜哦,听了真是哭笑不得。后来学生也慢慢习惯了,如果我突然消失,他们就会乖乖留在会议室里聊天,直到我重新进来会议室。其实大多数老师都会抢占早上的时间来上课,也许早上比较适合上课,下午则昏昏欲睡。对我来说,早上的网速较快,但有时候要互相配合,一些班级也不得不在下午上课。


 的确有些学生无法上课,因回到家乡后,网络的问题,无法联网。甚至还有学生完全没有带任何书本回去家乡,结果她的父亲把课本和作业等用快邮寄回去,避免无法上课。至于谷歌课室,也相当多学生没有完成功课,甚至也有联络不上的学生。


我比较喜欢用Zoom,主要是可以互动,比较像是平时上课的样子。话说回来,虽然可以透过视频看到学生,不过上课的氛围毕竟打了折扣,感觉少了畅所欲言的感觉和学生立刻回应的热烈气氛,必须一番操作才能看到学生的脸庞。一些班级我也没有使用谷歌课室,而是吩咐学生事先要看的影片、要读的内容和要做的功课都放在我自己的网页(https://www.cra2ysci.com)。学生有上课前的准备,学习效果会好一点点。   


教育部长宣布今年的UPSR取消后,学生居然打电话来确认,其实他们是太高兴了。不过上课时还是对他们说,人需要学习才能成长,尤其是在他们的年龄,更不能因此停止学习,毕竟不是为了考试才来学习。有一次有一个学生逃课,结果有一堆八卦的学生知道他在上课时间打电子游戏,就报告了班主任,请班主任来处理了。


上网课对眼睛实在不好,容易疲劳。希望疫情可以逐渐缓和,行动管制令尽快结束,可以回到学校听到学生熟悉的笑声。

  


UPSR及PT3取消省思


2020/04/22 星洲日报/东海岸观点

~作者杨过


当教育部高级部长宣布今年的小六评估考试(UPSR)及中三评估考试(PT3)被取消的消息传出后,就有人欢喜有人愁。


有的学生会很高兴,因为没有考试的压力,意味不必那么拼命啃书本为考试辛苦了。


有的老师会很开心,因为不必再为了考试赶课程,不必为了学生的成绩要面对校方教育局的追究而担惊受怕了。


有的家长会很快乐,因为不必再为了载送孩子去补习而在路上往返奔驰,为了孩子在家时懒懒散散不积极温习而苦恼,甚至大发脾气而影响亲子关系了。


但是也有学生、老师和家长会为这个措施而感到失望、沮丧或伤心,因为他们为了这个战役已经准备了很长的时间,现在正是发挥所长、高奏凯歌的时候,却被逼偃旗息鼓休战,真是情何以堪?


UPSR取消了,怎样鉴定哪些学生可以直升中一,哪些必须去预备班呢?


PT3取消了,怎样鉴定哪些学生在中四时读理科班,哪些读文科班呢?


高级部长说,取消这两项考试不会影响对学生的学习评估,因为教育部将通过其他方法进行评估。


这项宣布当然也令到各方的担忧,恐怕仓促的方法会使得大家无可是从,反而影响了教育素质。


但愿教育专家们能够坐下来从长计议,好好为学生的教育素质和未来思考一项可行的评估制度,以替代被取消的UPSR PT3


如果这项新制度更加可信任更加标准的话,那么,我们就应该永远取消那两项考试,让它们走入历史了!


 

线上学习的安全考量


2020/04/23 南洋商报/言论

~作者:陈玲娜


2019冠状病毒病肆虐,全球近200个国家均无法幸免。短期或长期下来,儿女的教育是所有家庭、社会乃至政府的重大考量。


这期间,各国政府努力通过管制行动以及社交距离压平传播曲线,全球各地的中小学及大专学府,无论顺利或草率完成,也都纷纷转移到线上学习或在线上进行替代考试。


这样的转变让教育工作者加速体会到线上学习的契机与挑战,当中最大的疑虑,莫过于学生的隐私及网络安全,一如最近因使用Zoom多人社讯会议室所引发的议题。


马来西亚进入了第三阶段的行动管控期,教育工作者必得面对两大实况:首先,就算行动管控令最终解除了,家长的防备心理也不会就此松懈而让子女如常上学;这直接导入了第二个实况:线上学习不再只是学习历程的一部分,而会反客为主,成为学府为确保学生课业进步的主要授课方式,随后渐渐形成一种常态。


可持续的线上学习,应是最少干扰的学习体验,鉴此,支撑它的硬体设施也就显得格外重要了。预录或现场的线上授课,成了持续教学的主干。不过,由于许多教育机构仓促落实线上授课,这使现有的工具将成为权宜之计,而不是长期的解决办法。


系统化监管很重要


为了确保线上教学的有效性,它必须是教师有能力执行、学生可在安全及舒适的环境下配合的可持续性学习方式,更需要提供一个互动性平台,远远超越交换笔记及材料的功能,并且必须有系统地监管学生的活重与行为。


在无法面对面授课或真实互动的情况下,系统化的监管尤其显得重要。更重要的是,由于学生目前是从家中上线使用移动装置,这系统必须提供安全把关功能,即他们所做的一切或所发布内容,都不宜敞露于外界。


这样的安全保障,概括了面向前端及终端用户的系统,还有可信赖的、可扩展及强大的后端基础设施,使其足以支撑因行动管制令落实而突增的线上学习活动。


英迪与美国一家数字教学平台公司合作超过八年,一直以来,这个系统在安全的线上空间提供学生与讲师虚拟“见面”、联系以及分享想法的机会,成了持续性线上学习的一股重大驱动力。


尽管政府宣布实施行动管控令,所有课程必须转移到线上讲授,有关平台都能顺利地扩大伺服器的资源以应付额外的流量,确保学生无论身在何处都可持续获得学习上的支援。


这个数位教学平台利用良好且多功能的学习管理系统(LMS),从绑定个别学生或讲师的登入帐号开始,就提供了线上安全措施。


此外,已完整建构的LMS可灵活地支援各种教学和学习活动,其中包括笔记、资料甚至是具有创意、运用视频、记事、游戏或集体项目等作业布置。


这平台在一个空间内囊括了所有的资料,这不但方便学生搜寻(就像公司里使用的内联网),也减少了他们从外来资源下载或链接资料的麻烦。


同样,这里提供安全的平台作评估测验,也可结合各种工具,好比反剽窃系统Turnitin以维持学术的纯正与完整性。


降低个资遭盗用风险


另外,所有通过LMS进行的现场授课或小组讨论,也是利用机构管理的学生与讲师帐号进行,这可免除外输个人资料及连接外界平台的需要,从而降低个资遭盗用的风险。这个数位教学平台以明确的指南,提供LMS协作夥伴的资料收集及储存,以避免第三方数据泄漏的风险。对一些院校来说,上学期上载了的所有信息及材料,均可以在新学期开始之前从系统中删除干净。


LMS的另一个重要功能,就是其监管和分析系统。除了点名以外,这系统的实时功能可以让讲师鉴定有谁登入现场直播的课程,还有相关学生重覆登入的次数,以及学生在线上授课进行时的参与度、参加其他线上活动的频率等等。


这有助讲师及早发现在课业上面对挑战的学生,以便及早采取积极的步骤来支援他们,在这波疫情所导致的不稳定状态之中,尤需如此。


对于全球各地的教职人员来说,线上授课已成了一种新常态。在疫情期间甚至是结束之后,确保学生获得充实及安全的学习经验显得格外重要,也是我们可以为他们提供的保障。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