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6 Jun 2020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1088

19/04/2020 04:44

 取消今年“UPSR 考试”宜三思


2020/04/17 星洲日报/大柔佛

~作者:雨花石


我国实行第三阶段行管令的第一天,政府两大部门各别捎来重磅消息!


卫生部总监拿督诺希山披露,我国新冠病毒确诊病例降至两位数,即新增病例只有85 宗,康复出院169人,康复人数比确诊病例几乎高出两倍,也是过去一个月以来,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最低的一天,这是好消息!


另一边厢,教育部高级部长莫哈末拉迪宣布,政府决定取消今年小六评估考试(UPSR)及中三评估考试(PT3);大马教育文凭(SPM)及大马高级学校文凭(STPM)考试则被延迟。


政府取消学校公共考试,在我国教育史上是头一遭,这是非一般的决策,无论是对小学六年级学生,或是中三学生,其带来的冲击肯定不小!


对小六质优生而言,多年来的努力无法获得肯定的机会,心理上或多或少不能平衡,因为一路来UPSR评估考试被视为鉴定小学生学术成绩的终极平台,也是评定是否拥有资格晋升中一的一个必要凭据。


更重要的是,获得UPSR佳绩的学生,就能顺理成章地进入“特选学校”,这是许多小六生追逐的理想!


考试一旦取消了,华小质优生是否都能如愿以偿,获得进入政府国中“特选学校”;教育部是否根据六年级校本评估考试的成绩来进行遴选,或是另外定下新的录取准则,录取标准是否透明等,将会引起诸多猜测,这的确也存有隐忧。


还有,孜孜不倦的老师们辛苦了六年,眼见即将“开花结果”,突然晴天霹雳取消考试,对彼等是否公平,就算不会摧毁他们的士气,也会泄气。


令人不解的是,为什么教育部选择在这个时候宣布取消考试,不能多等两个星期?若第三阶段行管令结束后,疫情依然不见好转,再行定夺也不迟。


许多教育界人士认为,历年来UPSR评估考试都在每年的九月举行,若考试推迟三个月,定在十一月底或十二月头,根本不用担心课程教不完!


正当卫生部成功逐步压平曲线,确诊病例逐渐减少,甚至有望在第三阶段行管令结束时达致“零确诊”的当儿,教育部此时此刻的宣布就显得特别“突兀”,“不相称”,近乎“无厘头”了!


卫生部长的“温水杀菌”论;妇女部建议女性“模仿哆啦A梦”向丈夫撒娇;政府U转撤回贸工部恢复理发店、美发店和眼镜店的营运,这些举措不但惹来非议,成为笑柄,也彰显政府没有良好的规划。


在疫情日渐改善的时刻,教育部是否过于仓促行事?今年UPSR 考试取消的决策,是否也会来个U转,“只延迟、不取消”?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复兴运动与华教“新论述”


——纪念复兴运动46周年


2020/04/16 星洲日报/言路

~作者:麦翔


最近星洲日报《言论》版发表了两篇董总提交关于华教“新论述”的文章。拜读再三,发觉不过是翻炒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复兴后回潮的旧论,即吹嘘互不相干的所谓“两块论/两阶段论”;“维护母语”在先,以“双轨制”提高教育水平殿后。其中某些独中实行的“兼考三试”(统考、政府考、“O”水平考)模式即是今日“新论述”的“多语主义”。这无疑是倒退。华教一路走来,从来都是迎难而上,闯出新天地来的。历史经验给忘了?让我们温故知新,从百多年近代史的主要脉络寻找回先辈的足印(规律)。


(一)民主主义与“历史辩证法”——若问复兴运动意义主要一条是什么?答曰:深植华社中维护与建设华教的“民主主义”是也。19世纪末、20世纪初,中国辛亥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带来了“民主主义”。华社近代工商社会率先其他各民族而诞生。这个新社会是华社胶锡经济基础之上层建筑,是伟大民主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为中国的独立解放在蛮荒南洋扎根的结果。这个民主主义是反帝反封建的,并随我国1950年代独立实行马来亚化,被赋予了反对为帝、封效劳的种族主义。所有这些,在我国百多年近代史长河中形成了“历史辩证法”,“三害”(封、帝、种族主义)”是历史辩证法反对的对象。“三害”在我国存在一天,历史辩证法就是社会前进的动力,贯彻始终。


“历史辩证法”是华教诞生时通过民主主义战胜封建而构建的规律,它孕育了诸多节点,如反对英殖民者《1920年学校注册条例》、1937年开始的抗日运动与战争、战后教总林连玉领导的“要马来亚化,坚拒马来化”与系列抗拒消灭华教法令的斗争,最为显著的是1974年轰轰烈烈的华教复兴运动,“死去”十多年的华教,辩证法运动“春风吹又生”。其中包括一些带有规律性的转折点,如抗日战争“抗日卫马”启动了战后的本土化运动。


这证明了:(1.1)华教是在不断抗拒“三害”的风暴中诞生、前进和壮大的,而且这个规律是不可逆的。(1.2)民主主义与民众相结合,构筑了洗涤污泥浊水的防火墙;只要依靠民众,当危难时,民众就会蜂起,1974年复兴运动在沈亭“大家事大家办”号召下冒起,是最突出的例子。(1.3)我国的中华文化是在多元环境中,在民众与民主主义相结合之中不断发展的,是世界教育史上极为独特的一页。


认识不认识和践行不践行“民主主义”及其辩证运动,是所有华教工作者,特别是华教领导者的第一要务,是考验是否真心实意为华教奋斗的准则。林连玉为我们树立了光辉的榜样。


(三)林连玉勇攀新巅峰,为华教铺垫了康庄大道——善于与时并进的、精明能干的华教领袖林连玉,冲破其“社会进化论”世界观的局限,昂然大步跨进“新民主主义”思维的新高峰,奠定了华教坚固的思想基石。华教界必须充分认识这个关乎华教命运的变化,否则会吃大亏。


林连玉不是“天生”的圣贤。1957年,历史辩证法在我国引爆了独立第一场全国性的、反对英殖民者诱使槟城钟灵中学校长汪永年上钩,变华文中学为英文中学的阴谋。林连玉正确的谴责汪永年为“出卖华教的罪魁祸首”,却同时误判了该年“11·14”学潮受“背后黑手操纵”,劝告华校同学们回校上课,滑到华教的对立面去了!


顺水推舟,英殖民者大肆推动“螃蟹教子横行”策略,1960年悍然吊销林连玉“双证”,并炮制《达立报告书》,动手改制全国华文中学。1974年,华教拜历史辩证法之赐,从奄奄一息的边缘苏醒过来。身受种族主义者迫害以致遭“断炊”威胁的林连玉,“置之死地而后生”,终于悟出战胜“三害”的、划时代的“双管齐下”的大道理。


“双管齐下论”是什么?是林连玉人生观的飞跃。林连玉两次在华教集会上,昂然阐明其思想更新的过程。主要的一次是临终前在198584日董总30周年纪念会上发言,指出“国际帝国主义虽然在形式上退出了(我国),可是,帝国主义的魔鬼依然存在本邦作祟,他们忘了从前身受压迫的痛苦,反而认为他们已经代替旧主人的地位,可以转而压迫他人”(见郑良树《林连玉先生言论集》)。另一次是1965415日,当其“双证”被吊销后,义愤填膺的控诉(当时因为林连玉讲话部分内容“敏感”而没有对外发表,见《林连玉公民权案》新版页269)。两次的共同点是彻底批判为“三害”效劳的种族主义统治者,为华教开拓了自救的思想基础。与时并进,胸怀坦荡,造成林连玉的超凡出众。


英殖民者几十年处心积虑要消灭而消灭不了,为什么自诩“独立之父”的东姑之流则能吞噬华教半壁江山?关键在林连玉,在林连玉被其年轻以来服膺的“社会进化论”人生观所误导,一时误入“盲区”!林连玉面对1957年表里不一的新殖民主义式的“独立”,曾一时荒诞不经的认为“国家独立是最高的原则,华教若有与独立不适应的地方,我们应当让路”。这一让,在关键时刻就让掉了华教,似乎从殖民地变独立是“进步”的(见郑良树:《林连玉先生言论集》及林连玉基金会相关文件)。


吃一堑长一智。林连玉遭逢“双证”之灾后下决心毅然痛改前非,切断了与几十年间习惯了的旧人生观的链条,从而将自己推进到否定新殖民主义阴谋的最前哨——思想上的“新民主主义论”高度,林连玉精神上升到了本地化(完全契合国情)、现代化(与民族民主时代大潮相吻合),与民众化(反映马来西亚民众平等、民主、团结的诉求),孕育出了本地中华文化与祖籍国不同的特性。林连玉不愧为光明磊落的彻底的华教风范。


(四)守正与创新——这段比较曲折的历史至关重要。只要抓住“民主主义的历史辩证法”及林连玉人生观突变这条主线(林连玉人生观突变本身即是辩证法的体现),那么,在史实确凿、理据清晰明确的情况下,离我们不远、关乎华教存亡的这段历史,其脉络与结论是顺理成章的,是确凿无疑的,是完全可以理解与掌握的,而且是解决当前华教困境不可或缺的的指导原则。


回到现实。林连玉基金会新近出版的《林连玉纪念馆通讯》2019年第2期(总第12期),报道了对立统一的、与林连玉人生观相关的议题——林连玉是孔孟信徒还是孔孟的“叛徒”?绝不是偶然的,它反映了:


4.01)林连玉基金会这一通过探讨以“求真”的举措,属“抛砖引玉”的积极办法,是符合林连玉精神深化研究的规律的,是适时的;


4.02)守正与创新相结合的原则不可丢,丢了先辈的宝贵精神遗产,大谈什么“新论述”,那就是舍本逐末;


4.03)“民族个性与国家共性相结合”的大原则,是“求真”民族关系的平台——即在民族平等、民主的基础上(尊重“民族个性”),与“爱国主义、团结达致“民族大同观”(统一于“国家共性”)相辅相成的大原则指导下,一方面批判被虚伪“多元主义”包装起来的种族主义“奴才哲学”(“华人威胁论”·“特定民族特权论”),另方面抛弃存在我们内部一切如“新论述、多语主义”之类的歪论,守住华教正道,确保林连玉“民族大同观”得以落实。


4.04)董教总是华教领导机构,肩上负有不可推卸的重大道义担当,深入理解、正确掌握、坚定践行华教先辈的宝贵思想,才能对准种族主义者消灭华教的阴谋战而胜之。


究其实,董总开宗明义“新论述”不代表其立场(《星洲》媒体亦如此),凸显了对“新论述”反弹,是倾向于“抛砖引玉”为宗旨的明智之举,与林连玉基金会不谋而合。际此国际上“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盛吹之时,是华教反思华教的最佳“窗口期”,是华教领导机构心无旁骛地实现“求真”的最佳时期。让我们继承先辈的遗志,为完成未晋的事业共同努力吧。


(作者是历史研究者,华教工作者)


 

願教育天际能现彩虹


2020/04/17 星洲日报/社论


教育部高级部长莫哈末拉迪宣布,取消今年的小六评估考试(UPSR)以及中三评估考试(PT3);与此同时,今年的大马教育文凭(SPM)、大马技职证书(SVM)、大马高级学校文凭(STPM)以及大马高级宗教文凭(STAM)考试也将展延到明年举行。


在冠状病毒病疫情肆虐,学生尚无法重返校园之际,教育部这项决定可说是消除了考生的压力,让他们放下心头大石。


自政府落实行动管制,学校已关闭至今,虽说有的学校通过线上教学,让待在家的学生继续上课,但基于诸种问题,譬如网速缓慢、缺乏设备,效果未如预期。加上学校短期内都无法开学,一切未明朗化,考生面对无形的压力,若继续如常进行考试,对考生并不公平。


因此,对于教育部取消UPSR考试,坊间一般都能接受,教总和全国校长职工会也表态欢迎和支持教育部这项决定,并指这有助于解除校方和考生在不明朗情况下所承受的压力,更让学校能够妥善安排接下来的教学工作和活动。


当然在这期间,教育部仍必须解决学生在学习上所面对的问题,包括如何加强线上教学,或者以其他方式,如电视教学作为辅助等等。这是短期内,教育部须处理的事项。


另一方面,把视野拉远,观看整个教育格局,会发现这或是反思的契机,让社会重新思考教育的路向,审视应试教育的问题。应试教育盛行多时,虽遭学者批评,但依然大行其道。在此制度下,学校注重于培养学生的应试能力,而学生与家长则专注于追求分数。久而久之,学生容易沦为考试机器,为了考试而学习,一旦没有考试,就丧失动力。这已经偏离了教育的初衷,更非学习的目的。


在这个崭新的世界,竞争日益激烈,对新世代也有不同要求,继续沉溺于对分数的追求,只会限制学生的未来发展空间。当局是时候展现魄力,摆脱应试教育,打开全新的教育机遇,而家长与学生,尤其是华小家长也该改变心态,拥抱新的教育理念,不再迷信于分数。


冠病疫情为教育的实践带来了挑战,但也制造了反思的机会,祈愿在疫情过后,教育的天际会出现彩虹。

  


线上学习的安全考量


2020/04/17 星洲日报/言路

~作者:陈玲娜


新冠肺炎肆虐,全球200多个国家均无法幸免。短期或长期下来,儿女的教育是所有家庭、社会乃至政府的重大考量。这期间,各国政府努力通过管制行动以及社交距离压平传播曲线,全球各地的中小学及大专学府,无论顺利或草率完成,也都纷纷转移到线上学习或在线上进行替代考试。


这样的转变让教育工作者加速体会到线上学习的契机与挑战,当中最大的疑虑,莫过于学生的隐私及网络安全,一如最近因使用Zoom多人社讯会议室所引发的议题。


马来西亚进入了第三阶段的行动管制期,教育工作者必得面对两大实况:首先,就算行动管制令最终解除了,家长的防备心理也不会就此松懈而让子女如常上学;这直接导入了第二个实况:线上学习不再只是学习历程的一部分,而会反宾为主,成为学府为确保学生课业进步的主要授课方式,随后渐渐形成一种常态。


可持续的线上学习,应是最少干扰的学习体验,鉴此,支撑它的硬体设施也就显得格外重要了。预录或现场的线上授课,成了持续教学的主干。不过,由于许多教育机构仓促落实线上授课,这使现有的工具将成为权宜之计,而不是长期的解决办法。


为了确保线上教学的有效性,它必须是教师有能力执行、学生可在安全及舒适的环境下配合的可持续性学习方式,更需要提供一个互动性平台,远远超越交换笔记及材料的功能,并且必须有系统地监管学生的活重与行为。在无法面对面授课或真实互动的情况下,系统化的监管尤其显得重要。更重要的是,由于学生目前是从家中上线使用移动装置,这系统必须提供安全把关功能,即他们所做的一切或所发布内容,都不宜敞露于外界。


这样的安全保障,概括了面向前端及终端用户的系统,还有可信赖的、可扩展及强大的后端基础设施,使其足以支撑因行动管制令落实而突增的线上学习活动。


英迪与美国数位教学平台Blackboard公司合作超过八年,一直以来,这个系统在安全的线上空间提供学生与讲师虚拟“见面”、联系以及分享想法的机会,成了持续性线上学习的一股重大驱动力。尽管政府宣布实施行动管制令,所有课程必须转移到线上讲授,Blackboard都能顺利地扩大伺服器的资源以应付额外的流量,确保学生无论身在何处都可持续获得学习上的支援。


这个数位教学平台利用良好且多功能的学习管理系统(LMS),从绑定个别学生或讲师的登入帐号开始,就提供了线上安全措施。此外,已完整建构的LMS可灵活地支援各种教学和学习活动,其中包括笔记、资料甚至是具有创意、运用视频、记事、游戏或集体项目等作业布置。


这平台在一个空间内囊括了所有的资料,这不但方便学生搜寻(就像公司里使用的内联网),也减少了他们从外来资源下载或链接资料的麻烦。同样,这里提供安全的平台作评估测验,也可结合各种工具,好比反剽窃系统Turnitin以维持学术的纯正与完整性。


另外,所有通过LMS进行的现场授课或小组讨论,也是利用机构管理的学生与讲师帐号进行,这可免除外输个人资料及连接外界平台的需要,从而降低个资遭盗用的风险。这个数位教学平台以明确的指南,提供LMS协作伙伴的资料收集及储存,以避免第三方数据泄漏的风险。对一些院校来说,上学期上载了的所有信息及材料,均可以在新学期开始之前从系统中删除乾净。


LMS的另一个重要功能,就是其监管和分析系统。除了点名以外,这系统的实时功能可以让讲师鉴定有谁登入现场直播的课程,还有相关学生重复登入的次数,以及学生在线上授课进行时的参与度、参加其他线上活动的频率等等。这有助讲师及早发现在课业上面对挑战的学生,以便及早采取积极的步骤来支援他们,在这波疫情所导致的不稳定状态之中,尤需如此。


对于全球各地的教职人员来说,线上授课已成了一种新常态。在疫情期间甚至是结束之后,确保学生获得充实及安全的学习经验显得格外重要,也是我们可以为他们提供的保障。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