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9 May 2020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动态 - 马智礼公开信回应敦马·“爪夷文课题 非我推行”

16/03/2020 05:37

 马智礼公开信回应敦马·“爪夷文课题非我推行”


2020-03-14星洲日报/教育


马智礼驳斥敦马指他要求华人学习爪夷文字的说法,

并声称他只是按照教育部的规划执行教长任务。


(八打灵再也14日讯)前首相敦马哈迪昨日公开点名前教育部长马智礼是爪夷文课题的幕后推手,后者今日回应敦马的说法,并以“致敦马的一封信”澄清其任职教育部长时,在处理爪夷文课题上的立场,以正视听。


他强调,在国民型学校教爪夷文不是他当教长时推行的,而早在2015年便已经推行。


在这封冗长的信中,马智礼也表示有必要再作出解释,以讨一个公道。


【公开信全文】


以下是马智礼写给马哈廸的公开信全文:


致敦马的一封信:澄清爪夷文课题


在过去这2天内,媒体多次要求我回应有关敦马在访谈中提及他对爪夷文的观点。


马来报章《阳光日报》独家报道敦马的观点,我也观看了有关视频,而包括今次,我相信我已经针对爪夷文课题作出超过10次的解释。


致敦马本人、内阁、最高理事会:我和各个利益者及各方的一系列讨论中,我发现这项课题依然存在一些误解和事实,并且使到许多人感到困惑。


抱歉,敦马,请让我解释一下这个问题,我希望人们能可以做出更好的判断。


在这项访谈中,敦马说:“关于爪夷文字,以前我们没有要求马华接受,我们也没有提及这件事,但当希盟政府执政时,教育部长(即我)却要求华人学习爪夷文书法艺术(Khat)。”


敦马,教育部自2014年起便计划透过课程修订落实的元素,在马来文课程中纳入爪夷文书法。当时,该部也已经和语言及教育专家展开多次讨论会议。


当时,课程委员会也于201525日批准修订小学标准课程(KSSR)。


然而,在修订小学标准课程之前,也即是2015年,教育部已经在国民型小学五年级的国文课本中介绍爪夷文书法艺术。


同样,我再说一遍,2015年和2015年的国文课本。


这些都可以从国民型小学五年级国文课本中第8588页(第6章节:珍惜族群文化第17单元:书法艺术)中看到。


敦马,当时土团党也还未创立。我只是一位普通的讲师,我和小学标准课程及其修订毫无关系。


因此,若指希盟或是我本人要求华人学习爪夷文书法艺术,那是错误的。若指:“我们没有要求马华接受”,这也是错误的说法。


马华接受,没有反对。董总也没有提出反对,当时,爪夷文书法行动组织(SEKAT)也根本并不存在。


敦,请允许我继续。敦还说:“爪夷文字书法艺术(Khat)与宗教有关,与宗教息息相关。我们写阿拉,我们写默罕默德。然后我们叫别人写爪夷文。我们为什么要叫他们写爪夷文。所以产生了问题,原本没有问题。”


接着敦继续说:“接着当他们不同意时,我们说他们不同意。那个东西不是问题。过去执政60年来,我们不曾听过马华拒绝爪夷文。因为我们没有叫他们学习爪夷文。现在突然叫他们(学)。”


敦,就如我在希盟内阁会议里说的,也如内阁所决定的,我们所介绍的爪夷文字与宗教无关,只有3页。


简而言之,我们马来西亚的孩子将学习“马来西亚”、“令吉”、“马来西亚国家银行”和“团结就是力量”的爪夷文字写法,我们的遗产文字。如此而已。


再加上,这项学习不会在考试中测试。


我想要再次强调,敦,我不选择去面对这些课题。


但是作为时任的教育部长,我必须肩负处理这个问题的责任,并尊重教育部长期以来共同所做的决定。


我所专注的,是已经在进行中的教育“改革”。然而,当我卸下部长职位时,政策研究委员会几乎要敲定这些建议了,以全面地改变我国的教育体系。


他们是根据各自的专才所受委的。他们已收集数以万计人民的意见,他们已工作好几个月,以制定出最好的方案。


如果可以,他们所有的方案至少能在今年底之前执行。


这是我最关注的重点,除了减轻教师负担、提升给予残障人士和B40群体的教育管道、科学、技术、工程及数学(STEM)、学术自由、学校和高教几段的教育素质、与产业之间的教育合作,以及解决残旧学校,尤其是沙巴和砂拉越残旧学校的问题。


我希望透过这项解释,能够纠正所存在的误会。如有必要,我已准备好再次做出解释。敦,是时候让我们听取对的人的解释,而不只是听取与我们最亲近的人(的说法)。


最后,敦,若我有错,我道歉。我尊重敦作为一名伟大的政治家。敦对国家的贡献是无可比拟的。


我祝福敦身体健康,生活如意。谢谢,敦。


谨此


马智礼


敦,请允许我继续。敦还说:“爪夷文字书法艺术(Khat)与宗教有关,与宗教息息相关。我们写阿拉,我们写默罕默德。然后我们叫别人写爪夷文。我们为什么要叫他们写爪夷文。所以产生了问题,原本没有问题。”


接着敦继续说:“接着当他们不同意时,我们说他们不同意。那个东西不是问题。过去执政60年来,我们不曾听过马华拒绝爪夷文。因为我们没有叫他们学习爪夷文。现在突然叫他们(学)。”


敦,就如我在希盟内阁会议里说的,也如内阁所决定的,我们所介绍的爪夷文字与宗教无关,只有3页。


简而言之,我们马来西亚的孩子将学习“马来西亚”、“令吉”、“马来西亚国家银行”和“团结就是力量”的爪夷文字写法,我们的遗产文字。如此而已。


再加上,这项学习不会在考试中测试。


我想要再次强调,敦,我不选择去面对这些课题。


但是作为时任的教育部长,我必须肩负处理这个问题的责任,并尊重教育部长期以来共同所做的决定。


我所专注的,是已经在进行中的教育“改革”。然而,当我卸下部长职位时,政策研究委员会几乎要敲定这些建议了,以全面地改变我国的教育体系。


他们是根据各自的专才所受委的。他们已收集数以万计人民的意见,他们已工作好几个月,以制定出最好的方案。


如果可以,他们所有的方案至少能在今年底之前执行。


这是我最关注的重点,除了减轻教师负担、提升给予残障人士和B40群体的教育管道、科学、技术、工程及数学(STEM)、学术自由、学校和高教几段的教育素质、与产业之间的教育合作,以及解决残旧学校,尤其是沙巴和砂拉越残旧学校的问题。


我希望透过这项解释,能够纠正所存在的误会。如有必要,我已准备好再次做出解释。敦,是时候让我们听取对的人的解释,而不只是听取与我们最亲近的人(的说法)。


最后,敦,若我有错,我道歉。我尊重敦作为一名伟大的政治家。敦对国家的贡献是无可比拟的。


我祝福敦身体健康,生活如意。谢谢,敦。


谨此


马智礼


( 星洲日报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