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6 Jun 2020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1064

04/02/2020 05:09

 英教数理的前车之鉴

 

2020/02/03 星洲日报/社论

 

首相敦马哈迪于上周五在他脸书上载他以代教育部长身份出席教育部管理层特别会议的视频,内容提及将会推广使用英语教数学和科学的教育政策,引起国内广泛议论。

 

英教数理政策于2002年由时任首相马哈迪提出,并宣布从2003年起,中小学生以英文考数理试卷,经以董总为首的8大华团强烈反对,同年1131日,国阵最高理事会决定,从2003年新学年开始落实2-4-3方案,即华小从一年级开始,以2节英文、4节英文教数学和3节英文教科学。

 

2004年,时任教长希山慕丁说满意学生考试成绩,显示英教数理水平佳,效果好;2005年,时任副首相纳吉说,为关注马来学子成绩退步现象,政府将检讨英教数理政策;20051210日,董教总举办“反对数理英化”大会,吸引2200名文教界人士出席,包括3大种族和200个团体参与;两周后教长希山慕丁提出,华小英教数理第二阶段方案是4-2-2,即4节英文、2节英文教数学和2节英文教科学。

 

2007年,时任教长希山慕丁却称巫青团以合理及有根据的立场反对英语教数理,并表示教育部将在2010年之前作出政策性宣布;同年10月,时任首相阿都拉指出,从2008年开始,小学评估考试(UPSR)华小数理继续采用旧制,以双语出题,华小生可选择以华文作答;2009年,约5000名示威者参与“废除英教数理联盟”大集会,游行到国家皇宫提呈备忘录,惊动首相阿都拉,并指示教育部尽速宣布是否继续英教数理政策;同年6月,时任副首相兼教长慕尤丁坦承,实行6年的英教数理政策,成效只有23%;同年8月,慕尤丁称2016年后,我国中小学全面废除英语教数理政策,并以“巩固国语加强英语政策取代”;2010年起,各源流小学的数理继续以双语(国英、华英或淡英)教学,中学的数理科也继续以英语教学。

 

历史是一面镜子,英教数理政策实行6年后即被逐步中止,直至2010年方“恢复正常”。

 

然而敦马兼任代教长的第一个月即提出要再推广英教数理,教育界哗然,毕竟人们对曾经被腰斩的政策记忆犹新,2009年时任教长慕尤丁说过英教数理政策行之6年,已让300万名学生成为受害者,因为无法掌握英文而导致无法考获文凭。

 

敦马尚未公布重启英教数理的细节,但基于有前车之鉴,人们仍相信母语教数理的成效高于外语教数理。

 

据知,历史上出过多名物理学家和科学家诺贝尔奖得主的日本,他们的小学是零英语,都是以母语教学。

 

大马要重启英教数理,意味着师资、课本和上课时节等等一切安排,又得在曾经失败的阴影中重新张罗,教育部的专业团队应该慎重的研究才做出决定。

 

  

林连玉“新国民座右铭”

 

2020/02/02 光华日报/言论 

~文:菁草

 

1957年是马来亚独立之年,该年大马华族族魂林连玉(1901819日生于中国福建— 19851218日卒于马来西亚吉隆坡)已是声名远播的马来亚华校教师总会的主席兼尊孔中学副校长。该年底,尊孔高中第14届毕业生循例出版毕业特刊时,恭邀林连玉赐序文。今天我们重温的就是这篇深具历史意义的大作。

 

在这篇序文中,林连玉要毕业生紧记他们“所肄业者为华校,所接受者为吾祖吾宗圣哲之教训”,他引述孔子的名言“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来提醒他们,接著指出由于“马来亚民族复杂,文化与经济之发展程度,极不一致”,所以国民的责任是“不惟单顾自己,亦须兼顾他人”,以便“各民族可以和睦相处,携手偕行”。林先生甚至主张上述孔子的教训“直可视为马来亚新国民之座右铭也。”

 

其实,不独这篇序文而己,凡是拜读过林连玉言论的人,都知道他毕生都主张各族都必须受兼顾,不能偏顾任何一方。可是,思想这样开明的林先生却被丑化成极端主义者,其言行被指危害国家利益,以致其公民权被递夺,其赖以维生的教师证也被吊销。

 

在大马已变天1年半后的今天,重读林连玉上述序文,回顾林连玉的遭遇,更令人愤慨,因为希盟掌权以来,不少“上梁下梁”的言行皆处处损及各族和睦关系,可是这些大大小小人物却没事也不受对付。此外也出现不少违反“兼顾/公平对待各族”原则的施政。这一切都加倍突显林连玉所遭受的对待是多么不公平/不人道和不正义!

 

还有,民主行动党在野时曾多年多番为林连玉打抱不平,讥讽马华没为林连玉平反/恢复公民地位。今天行动党已是执政党,也宣称它当家亦当权,因此,行动党是时候为林连玉平反了,而这项善行既是义无反顾,对强大的行动党而言又必定易如反掌,不是吗?

 

  

教师的职业伤害

 

2020/02/02 东方日报/评论 

~作者:龚伟健

 

也许中文系毕业生天生就一副教师脸,从在学时被问“是不是想当老师”,到毕业后的“为何不当老师”,长年累月的质问像冤魂一样痴缠。虽然当年毕业之后,在思考未来去向时的过渡期,也确实曾到小学短暂担任过临教,但无论怎样也无法喜欢教书的工作。所以到了年底合约到期后,反而有一种解脱的感觉。其实不只是我,同学当中有好些人对这个行业同样非常抗拒。至于为什么那么害怕教书,我想是因为教师的职业伤害比平常人大的关系。

 

首先,教师要面对的人,是一群“嗷嗷待哺”的学生。或孩童或少年,反正这种年纪的学生尤其脆弱。若是一个不小心,说了一些错把冯京当马凉的话,或传授了错误的概念,影响的就是他们的一生。同时又要担心若对他们稍微严厉一点,会造成心理上的负担甚至伤害。如此时时刻刻警惕自己的感觉,大概和杀手差不多。

 

外观思想都须“整洁”

 

也或许是因为这个缘故,教师在校内校外都带著无形的框架,总有许多世俗的眼光限制著教师的举动。譬如就算气炸了也不能骂脏话、找不到车位也不能双重停车、要谦卑要有礼貌要客气,这些都是基本功。

 

再来,偶尔想要打扮一下让自己快乐一点,把头发染色?男教师要跟上潮流戴个耳环?不必说自然不行。要是胆敢把指甲和头发留长的话,那是犯了大过,大概隔日就会被叫到校长室训话。

 

更甚的是,内部的心灵思想也务必“维持整洁”。不能批评政府的政策、不能成为体制内反对派、不能对社运立场表态。反正就是不能有“离经叛道”的思想。说到底,就是不让教师“误导”学生,从典型“人生胜利组”的路上走偏。譬如电影《十月围城》里,李玉堂认定自己的儿子李重光应该是好好地上大学,对于陈少白将儿子卷入革命运动,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

 

此外,现今的家长大都受过高等教育,不像上一代人般目不识丁。于是,对教师的尊重和信任,自然没那么强烈。再加上对孩子的过度保护,才会常发生不问缘由地到学校兴师问罪的事件。

 

社会和体制的规矩加诸在教师身上,强硬塑造出所谓教师应该有的样子。反过来说,假使一个教师犯了错(尤其是道德层面上的失误),所受到的鞭挞必定比其他人来得多。以上种种算不算教师的职业伤害?

 

  

英教数理别在小学

 

2020/02/02 星洲日报/言路 

~作者:郑钦亮

 

周六是农历正月初八,是福建人的另一个大年,希望晚上一阵又一阵欢庆的鞭炮声能够驱走笼罩在地球上空的武汉肺炎病毒,让过两天后的周一,全世界恢复正常的市场活力。

 

大马方面,其实最活耀的政治议题从来都没有停下来过鼠年假期,甚至还有脑残的政客发表超级愚蠢的上天惩罚中国论,还是个州议员来的,脑袋里装的到底是什么污秽物呢?

 

对中国来说,防止武汉肺炎蔓延全球是他们的开年挑战,如何拦截病毒不让扩散同时抢救国内确诊者的性命,是他们的首要任务和责任。

 

多难兴邦,是他们全力以赴突破困境的信念,每经历一次浩劫,都会让他们更加强大。

 

对我们来说,留意并跟从政府和专家叮嘱的各种防疫步骤,不要让病毒走入家庭才是第一大事。

 

病毒怎么来,怎么传染和如何消灭,全世界都有专家在研究和探索答案,就别去相信聊天群组的内幕消息了,比如说是美国发放出来专门毒害中国人的生化武器这类“真相”,你真要信的话我也是醉了。

 

XXXXX

 

年初七人日,首相敦马献给大马人的生日礼物是在他脸书上载他以代教育部长身份出席教育部会议的视频,视频的焦点内容是,敦马又要推广英语教数理了。

 

看来人们在马智礼辞职后猜测敦马会暂代教长职务,以及任代教长后会重新推广英语教数理政策,竟然全部都猜中了。大马人真了解老首相啊!

 

如今想回来,如果英语教数理政策是老人家未曾放弃的理念,他应该曾经交代过马智礼去执行,但是小马到说拜拜的时候只让人看到他的黑鞋和爪夷文书法,不知道他的下台有没有跟违背英教数理的圣意有关。

 

但是基于敦马的英教数理旧策新推尚没有细节,华教无法不担心。

 

华教一直都坚持小学数理科一定要以母语教学,皆认为以非母语在小学阶段教授数学和科学,是完全不符教学原理的,理由很简单,各源流小学生都还没有掌握基本英语的能力,又如何听得懂数理课以英语授课?

 

华小学生练成的一身数学和科学武功,更说明了以母语教数理的成果是优越的。

 

人们仍记得敦马首度任相的时候曾有意在各源流小学以英语教数理,后因受到华教尤其董教总和当时反对党火箭的强烈反对而作罢,此事也被喻为董教总与敦马结下的另一个樑子。

 

如今敦马果真以代教长之职重施旧策,而且还选在农历新年期间送上这份华教忧心忡忡的人日大礼,下一步会是什么?

 

敦马说数理都是外国的知识,以英文授教可以让学生掌握更完整的知识,这一点相信没有人反对,但是让孩子们在小学打好英文基础后,待他们上中学时再努力学习,也应该是来得及完整追求到这些外国知识吧,过去几十年大马不都是有很多数理人才冒出来吗?

 

现在还是农历新年月,但愿英教数理的人日礼物,不要成为鼠年敦马与华教的第一个争议。

 

但愿元宵节之前,或许月圆之夜,敦马可以献上另一份礼,决定英教数理不在小学实行,那就元宵节快乐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