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6 Jun 2020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1059

19/01/2020 09:47

 代理教育部长的玄机


2020/01/17 中国报/评论

~作者:许国伟


首相马哈迪宣布代理教育部长,直到新任教长受委,引起各方议论,其中有两种反应挺有意思。


第一种反应认为,马哈迪只是代理教育部长,没什么特别,也没什么大不了。因为一直以来,只要内阁部长出国,或者休假,都会有另一位同僚代理职务。


确实是有这种情况。但是,当部长因为出国或休假,由另一位部长代理其部门时,不会涉及重大的政策变动。


再来一种情况,像505大选后因马华不入阁,当时是由希山慕丁代理交通部长。由于代理期较长,因此希山在代理交长期间,主要工作是处理马航MH370事件,还有交通部日常的运作,不过也是一样,鲜少制定重大政策。


为什么呢?因为知道只是代理,如果制定重大政策,对受政策影响的人士,都会造成连锁反应甚至是大麻烦。而新任交长到时要延续或改变?


所以,马哈迪这次代理教长,也有同样的问题。


究竟他会不会,能不能制定重大政策?除了华教人士关注的英文教数理,宏愿学校、承认统考、爪夷字单元等课题,马哈迪会在代理教长期间拍板吗?


如果马哈迪已拍板决定,新任教长还敢不敢,还能不能再作其他决定?


第二种反应,是期待马哈迪代掌教育部时,能拨乱反正,修改,扭转甚至废除马智礼担任部长期间的政策。


现在,教育部就指将重新调查及研究学生穿黑鞋上学的政策,而且是要校方合作展开调查研究工作。


造成更大尴尬


从白鞋换去黑鞋,现在又要再研究这项政策,已让不少家长及商家在观望,是不是有可能又要换回白鞋?


如果黑鞋白鞋政策再U转,自然是有人欢喜,但也有人骂。


但是,更大的隐忧在于,当敦马这位代理教长新官上任,就开始雷厉风行修改扭转马智礼的政策,会对希盟友党造成更大的尴尬。


例如,黑鞋课题,当初可是有不少希盟领袖YB异口同声称赞换黑鞋好,像行动党的甲巴央区州议员许崇信,便是力赞黑鞋好。


要是这下子换回去白鞋,这些YB情何以堪?


再来,“一个精明学习网”计划,这是马哈迪批评马智礼处理不当的课题之一,也是马智礼承认受指责的课题之一。可是,当初马智礼中止这项计划,也是受到不少希盟领袖赞好,包括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


那么,如果这个计划又重生了,不是让众希盟领袖尴尬吗?


马哈迪代理教育部长,跟平常部长请假出国同僚代理部长,情况完全不同。真的别小看了敦马的能量。


 

再谈马智礼辞职


2020/01/17 星洲日报/大柔佛

~作者:温财达


马智礼猝然辞职,网上有30多万网民签署促请马哈迪让马智礼复职,可见马智礼依旧有可取的政绩,并不是一面倒。


我比较认可他执行的其中一个改革,那就是为了避免水灾,而把大马教育文凭考试(SPM)提前举行,这是有目共睹的优点。


有人说,就像手指有长短,没有人是十全十美的,无论马智礼的政绩是否赢得民心或招致诟病,我们都当感谢他,曾经为教育和政治服务了两年,有可称赞的贡献。


如今我只是疑惑,那花费巨大的小学免费食物计划,是否会随着他的辞职而烟消云散?禁穿白鞋的条令是否有U转的柳暗花明?


马智礼猝然辞职,网上有30多万网民签署促请马哈迪让马智礼复职,可见马智礼依旧有可取的政绩,并不是一面倒。


我比较认可他执行的其中一个改革,那就是为了避免水灾,而把大马教育文凭考试(SPM)提前举行,这是有目共睹的优点。


有人说,就像手指有长短,没有人是十全十美的,无论马智礼的政绩是否赢得民心或招致诟病,我们都当感谢他,曾经为教育和政治服务了两年,有可称赞的贡献。


如今我只是疑惑,那花费巨大的小学免费食物计划,是否会随着他的辞职而烟消云散?禁穿白鞋的条令是否有U转的柳暗花明?


 

本位主义无助体现团结


2020/01/17 星洲日报/社论.


分别掌管国民团结及社会和谐与宗教事务的两位首相署部长,瓦达姆迪及慕加希将联合召集穆斯林及非穆斯林宗教团体出席对话,聆听政府解释各族传统和宗教庆典的差异,以促进彼此的了解。


在国人普遍对国内种族与宗教关系感到忧心之际,举办上述对话会是适时的举措。政府有责任重申全民不分种族和文化信仰背景共同参与各族文化及宗教庆典,有助于促进社会和谐与达致国民团结的立场。


话说回来,种族关系变得脆弱,各宗教和族群间缺乏互信,很大问题在于政府部门和一些团体及个人的处事方式,还有心态的问题。在许多关系中,无论是官民、个人之间还是社会层面,都会出现本位主义的问题。当所有事物都以本位主义考虑的时候,就会容易使自己陷入单一思想角度的误区。本位主义是自私的表现,尤其当攸关利益,为了利益就会牺牲它人的利益而达到自己的目的。政府召集利益相关者对话,就必须先打破本位主义。


蒲种市中心国中一校新春装饰事件,以及之前各种牵涉种族和宗教的课题,都可以看到本位主义所导致的后果。不同的利益团体、族群及宗教团体,本着维护本身权益而结社,无可厚非,但是在面向他人时,过于本位主义,就会失之偏颇,无论利弊得失都站在局部的立场上,为社会徒增不稳定。


个人与持不同身分意识的组织党派存有本位主义,考虑问题时以自我或小团体为中心,无法融入集体社会意识中,所能影响的范围有限,除非被放任,否则在集体意识强烈的多元社会不会有市场的,很快就会被排斥,进而失去话语权和存在意义。


但是,我们现在所面对的问题是,一些政府决策单位也存有本位主义,这就形成我们昨天所说的将带来灾难。政府部门及单位的本位主义,导致官员在为事物进行考虑的时候,无法换位思考,例如爪夷文课题,进而令不同社会群体产生误解。印度丰收节的课题则暴露政府部门无法为简单的事情作出准确、简明的解释,同样是本位主义作祟,无法多站在不同的角度上思考,甚至表现懦弱,让有心人介入炒作,一发不可收拾。


政府必须正视民心民意,各项调查者显示人民对政局不稳定和经济表现差的忧虑,内阁除了发表文告慰藉人心,在行动上也要展现出更大的政治决心,多聆听,多自省,不要再向极端主义者叩头。


 

在缝隙中看爪夷文课题的转变


2020/01/17 东方日报/评论

~作者:张瑞强


爪夷字课题让我们看到一个真理,原来并非所有的马来家长都支持在四年级落实介绍爪夷字单元教学,别的州属我们不敢说,但在吉打州,这种情况却真的发生。


出现这种转变,或者有两种解释,一是非常开明且理性的马来家长,二是宗教思维强烈的马来家长,这种家长的思维僵化且难以改变。


在吉打州,75%的人民为信仰伊斯兰教的马来人,而这些马来人有绝大部份是住在乡区。


按理说,这些马来人不可能去反对爪夷字教学,可是情况刚好是适得其反,有一小部分开明且理性的马来家长,在听取校方的讲解及金玉良言后,坦然接受不支持在四年级落实介绍爪夷字单元教学,华社应该给这些开明的家长一个赞。


再说,马来学生即使在华小就读,他们同样的在宗教课里已学到爪夷文字,甚至比华小四年级所学习的3页来得更多,所以何需多此一举?不如把学习爪夷字的时间用在其他更重要的课文上,不是更好吗?


吉打州共有89所华小,根据吉打州董联会的调查显示,当中有27所的华小,友族学生最少占52%,最高则是达96%,这些华小的生存都是靠友族学生在支撑。


因此,如果这些学校落实爪夷字单元教学,原是无可厚非,即使家教协会大力反对,也不能做什么。


不过,今年就是那么幸运,27所华小当中出现4所华小的马来家长都反对爪夷字教学,因而避开在今年落实爪夷字单元教学的困境!这4所华小,其中3所在华玲县,一所在瓜拉姆拉县。


这些华小今年侥幸避开劫数,明年是否还会这么幸运?答案也并非绝对,还看董家协如何与马来家长沟通和协商。


在爪夷字的课题上,吉打董联会领导层为捍卫华小不变质,除了在这个课题上不断据理力争,到处奔波外,甚至3区华小发展工委会总动员出动,分别到乡区华小会见当地马来家长及董家协成员,并激励大家别轻言放弃,可能会有微妙的变化出现。


理性的马来家长把孩子送进华小,当然有所期望,也都明白孩子要学习什么,并能接受华小的特征,希望借著这种微妙的关系,让乡区华小特征长存。


正当马来家长也反对落实爪夷字单元教学时,反过来,在大型华小方面,有小部分华裔家长是认同此教学的,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华校能有今天的成就得来不易,华裔家长应深感为荣,也应该珍惜,类似事件真的不应该发生,这只会是打开华教的缺口,令人担忧往后是否更多的理由“入侵”华小,我们不得不防。


随著敦马哈迪出任代教育部长后,已指示重新研究黑鞋政策,这看来是一线生机,让董教总和华社意识到一点希望,爪夷字政策在代教长的掌舵下,是否会急转弯,来个大转变,且让大家拭目以待!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