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9 May 2020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1058

17/01/2020 13:43

不会代很久的代教长

2020/01/17 光明日报/评论

~作者:康华


敦马哈迪应不应该“代”教长职?公正党元老赛胡先阿里说,敦马再次违背了希盟的大选宣言,没人知道他会“代”多久。


敦马说他不会代很久,他会尽快从土团党议员们当中选出一人来担当此职。


不会代很久的“很久”是多久?没人敢肯定,可以肯定的是,接手者将来自土团党。


目前看不出党裡有什麼适当人选,最有可能的是,敦马将从跳槽过来的巫统议员中选人,此人已呼之欲出,那便是之前呼声最高的慕斯达法。


可能还不止一人入选,周末的时候,敦马说考虑将教育部一分為二,即恢復前朝的高教部,意即除了教育部长外,还会有一名高教部长。


因此,敦马会不会让慕斯达法担任教育部长,自己身兼高教部长?


至於首相身兼教长职是否有违希盟承诺?敦马的御用律师哈尼夫说,宣言只阐明首相不可兼任财长,并未阻止他兼任其他部长职位;虽然不很鼓励,他也只是暂代而已。


他因此劝告赛胡先应该先了解希盟的竞选宣言内容,不要妄下结论和误导人民。


赛胡先也是公正党前署理主席,他曾坦言不相信敦马会兑现承诺,将首相位子交给安华,他也无权决定交棒日期,希盟主席理事会应向敦马建议何时移交权力给安华。


敦马表示,除了教长换人,内阁不会出现改组。


记得在去年下半年的时候,敦马曾透露会有一些部长职务上的调动,跟着又说会有小小的内阁改组,如今又说不会改组,如此一时一样,难怪政府有那麼多决策上的U转,转到人人都晕头转向。


连安华都要放弃首相梦了


上周,拉菲兹指出,虽然希盟在大选前的协议没有提到权力移交日期,但是敦马自己提到两年的时间表,让人信以為他会在今年5月把权力交给安华,可是现在又变成最快也要在今年11APEC峰会过后。


拉菲兹认為敦马在2021年前交棒的可能性不高。因此,即使希盟主席理事会强推交棒日期也没用,国会提出对敦马不信任动议的机会更不会高,因為已没有多少人有这个意愿。


安华也出人意表的表示,他会支持敦马继续掌权,因為权力移交必须和平有序。让人觉得,连安华都要放弃他的首相梦了。


如果安华都不敢强求,那大家就只好接受敦马继续掌权到明年的事实,甚至不排除他会一直做到国会解散举行下届大选為止。


所以你会相信敦马代教长职只是暂时性而已吗?他已说了,他将代职到他找到适当的土团党人选;换句话说,如果土团党找不到适当人选,就算有来自盟党的合适人选,他也不会考虑,自己会一直“代”下去。


让人怀疑,在敦马“劝告”马智礼辞去教长职的当时,他就已经决定要兼任了,所以马智礼才会说,他把教长职位“归还”给敦马,因為那原本就是敦马要兼任的官职。


是因為敦马认為马智礼能力不足,未能把多项教育课题处理好吗?马智礼辞职当天曾经透露,爪夷文课题就是其中一项。


何止爪夷文课题,敦马将如何看待统考课题?无论统考特委会的建议是什麼,他会接受特委会的报告内容,还是他早有自己的主张?


董教总也要会见敦马,敦马却说很忙,因為他有很多工作要做。言下之意,他岂非在告诉董教总,那不是他优先要处理的课题?

 

多元的美丽与哀愁


2020/01/17 东方日报/评论

~作者:林宏祥


数周前,在题为“爪夷字:互相理解”的论坛上,发生一个有趣的小细节。


先是董总秘书长黄再兴坦言自己曾学过爪夷字,如今依稀念得出alifbata几个字母,惟无法拼凑成词。后来发言的伊斯兰友好协会(IKRAM)署理会长巴德里沙(Badlishah Sham Baharin)即兴露两手,以泰米尔文念出一到十;主持人陈仁义接著开玩笑挑战伊斯兰青年运动(ABIM)主席莫哈末费沙(Muhammad Faisal Abdul Aziz),用中文从一数到十,来自怡保的费沙改用粤语一口气完成它,引起哄堂大笑。


其实此场景见怪不怪,周遭不少马来友族都有这个能力。我记得一个超爱周星驰电影的马来朋友,会用粤语加十足到位的表情说“死八婆”、“救命啊”、“收皮啦”。走进本地电影院看功夫片,捧场的必然包括友族同胞,虽然我也曾怀疑,他们如何理解,遭打伤过程中不小心通了任督二脉,何以让一个人变得更厉害。


我也曾在面书发现,不少马来人其实透过本地电视台看了港剧《肥猫正传》,还说得出最感动自己的几个情节。近年来一些印度电影拍得不错,吸引了不少影迷,甚至成为跨族朋友之间的话题。


这是一个确实存在的马来西亚,因为多元而比他国拥有相对更多的机会,接触不同的文化产品。如果在民间办一场电影分享会,华裔会透过P.Ramlee的电影缅怀1960年代马来社会的氛围,然后马来友族会补充鬼才P.Ramlee对族群政治、性别不平等、封建、阶级的批判视角。倘若邀请印裔同胞开讲,他会告诉我们何以宝莱坞电影要载歌载舞三个小时,把电影拖到飞机都快著陆了还舍不得剧终。而华裔当然也可以把武侠电影里逆著地心吸引力的飞檐走壁谈得天花乱坠,道尽江湖中的正义与背叛。


以包容心态面对差异


遗憾的是,我们不知为何省略了此过程,直接争议国民型学校要不要介绍爪夷字、国家官方语言、官方宗教地位、国家文化政策等。而这些议题一登上媒体,各方神经线立马紧绷,势不两立、剑拔弩张,仿佛三页爪夷字就开了缺口、官方文告补充了中文翻译版本就是罪该万死的叛国。然后各自动员网上联署,誓把对方一并消灭。


然而,这几十年来,不就因为多元,才让马来西亚人变得比其他国人不一样吗?我们不就是因为各自的存在,才丰富了彼此的世界,让我们面对差异时,不会浑身不自在,反而比他人更有适应的能力,具备更宽更广的视角吗?


我们走在商场看到穿黑袍的穆斯林,不会神经兮兮地莫名恐慌;街角遇到外国旅客,自动就能调到他们的语言、甚至腔音,为他们指引方向;我们在同一张海报上看到不同的字体,一点都不会眼花缭乱——因为现实生活锻炼我们,用包容而非排斥的心态,去面对一些自己还未理解的事与物。


把杯空了,才能倒入新的水。握住一杯盛得满满的水,把自己搞得动弹不得,不小心还沦为蚊虫繁殖的温床。何苦呢?



教育将回到从前?


2020/01/16 星洲日报/言路

~作者:利亮时


踏入2020年已经逾半个月,我们没有挤进先进国的行列,也无法让国家朝向一个光明的未来。我国的政治仍然是阴霾笼罩,希盟的执政方向是混沌不清,而2020年一开始,教育部长就宣布辞职。如今则是由年迈的首相马哈迪来兼任,这象征什么?马哈迪领导的土团党没有可用之人?还是马哈迪拥有牺牲的精神,准备由他暂代教育部长之时,宣布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并一肩挑起其面临的反弹力量?


以上都是问号,马哈迪在2018年创造我国政治史上的第一次政党轮替后,若他在短时间内宣布引退,一定会让他在我国政治史上,留下一个亮眼的分号,很多人也会原谅他昔日的种种。然而,权力是十分的迷人,让掌握者不舍得放下,年迈的马哈迪是否能看破和放下?笔者无法断定,但是首相暂代教育部长,笔者觉得是否有其必要。这个位子真的需要特定的人来担任?教育是国家发展的基石,我们是否可以让教育专业者来掌管教育部?具有专业教育知识,实践和理论能够兼备者,才能制定国家培育人才的完善制度。教育部长一职,应该是能者居之,他或她应是不属于任何政党,也没有族群的限制,只有专业的考量,这才有办法带动国家教育的改革。


马哈迪任相具有稳定的功能,但是一位长者,其经验是十分可贵,这应该限于其在政治上的功能。在教育议题上,就必须交给专业者来处理,马哈迪的专业是医生,而在政治博弈中更是大内的一等高手,但是教育的发展日新月异,马哈迪如何革新教育,让我国教育成为亚洲的亮点呢?我国教育的进步程度是相当缓慢,我们在教育上投入的资源和努力,往往是事倍功半。为什么我们投入如此多的资源还是进展有限?我们的教育缺乏务实和公平的政策与态度,我们太多种族和政治的考量,例如现在的爪夷文事件。这突显各族群在教育问题上缺乏互信的基础,而教育部的政策则是推一些小政策,但是大方向和革新,往往受阻于族群的政策,教育发展的脚步因此只能牛步向前。


马哈迪在政治打滚了超过半个世纪,其可能无法通盘去了解世界教育的发展趋势,但是他相当清楚我国教育所面对的问题。马哈迪知道问题之所在,他仍然无法去解决,因为这会动摇他的政治命脉。马哈迪兼代教育部长一职,希望是短暂的,他应该尽快交棒给适合的人选。从政治角度来看,教育部长在月初悬空,如果马哈迪有心要让希盟稳定发展,他可以让安华出任教育部长。原因在于,历任教育部长,几乎都是未来的首相(敦拉萨、胡先翁、马哈迪、阿都拉等,在出任首相时都曾担任过教育部长),延揽安华入阁,可以平息人民公正党的内部纷争,也让安华的接任首相之路,再往前一步。马哈迪最后宣布,自己暂代教育部长,显示他还是把权力集中到自己身上。马哈迪近日表示,教改已经在其心中,然而笔者不抱太大的希望,因为一个热衷于政治博弈的政坛老将,如何有心思在教育推动上呢?我们的教育是否会走向以前的老路?目前尚未发生,但是仍然令人担忧。



从讲故事开始培养阅读兴趣


2020/01/16 东方日报/评论

~作者:陈诗蓉


“我一直都很舍得给孩子买书,家中的藏书也有不少,但就是无法激发孩子阅读的兴趣,不知道应该怎么做?”讲座会上,有家长提出这样的问题。


舍得掏钱给孩子买书是好事,也是促进阅读的重要一步,因为只有给了孩子书,他才可能成为阅读者。目前童书市场蓬勃,种类繁多,叫人眼花缭乱,要给孩子选“对”书,选“好”书,还真不容易。家长认为好的书,孩子不一定喜欢;孩子喜欢的,家长又不一定认同。可别小看这样的差距,它拉开的就是孩子与书之间的距离。


大人们都喜欢给孩子读“有用”的书,最好是能够立竿见影,所以总倾向选择知识类,具有实用价值的书,希望孩子读了能吸取知识、认识字词、提高作文能力等,这样的功利性阅读,实在很难引发阅读兴趣。因为对儿童而言,“有趣”比“有用”更重要,真正能吸引他们的常是那些“有意味没有意思”,合乎他们想像需要的书(周作人语)。


追求愉悦是人的本能,在培养儿童阅读的起步阶段,当以兴趣为首要考量,即先投其所好,从孩子的兴趣点入手。我在阅读推广路上发现,很多时候儿童不爱阅读,不过是因为没有遇到适合、喜欢、对胃口的书。


感受听故事的乐趣


在面对电子产品威胁的今天,书本对孩子来说还是有吸引力的,它能够带领孩子冲破现实的种种限制,超越时空,满足他们的想像需求与探索欲望。孩子喜欢的书会因为年龄、性别、性格、兴趣的差异而不同。要确保每个孩子都能遇上适合的书,身边的大人就得与时并进。只有对于童书的选择有更宽泛的认识,对于不同种类的童书的特点、性质有适当的了解,才可能扮演好引荐的角色,不让孩子与书失之交臂。


孩子与书不是天生吸引的。给孩子买了书,还不足以让他成为阅读者,这之间尚需要有大人躬身搭桥。讲故事是极有效的方法,特别是当孩子还未曾有单独与书共处的经验时,大人可以把文字化成声音,让孩子先感受听故事的乐趣。当孩子开始对故事情节,还有书中人物的命运发展产生兴趣时,书就不再是一堆静默,没有生命力,没有吸引力的文字了。


在讲故事的过程中,父母传递给孩子的不单是故事,还有爱与温暖。亲子共读、伴读的幸福感将让孩子慢慢把书与愉快的体验连接在一起,让他们觉得阅读是一件幸福、快乐的事,并且心甘情愿继续往幸福的方向走去,成为一名终身的阅读者。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