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 Dec 2020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6)
华教动态 (1044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1057

16/01/2020 05:52

 董教总须改战略


2020/01/15 南洋商报/言论

~作者:小二


不久前,由首相署部长华达慕迪及SEKAT联合32个非政府组织筹备的爪夷文课题对话会,已如期召开及落幕,并通过五项声明。姑且不谈这次对话在将来会带来什么积极效果,但至少各族的领导人有机会面对面对话,共同深入讨论爪夷文课题,不失是一项大尝试和大突破。


然而,最令人感到震惊和遗憾的是,代表华文教育最高机构的董教总竟然没有出席这次的对话,让华社极度失望。大家都茫然然的,不知所措,是什么原因让董教总缺席这个全国上下都关心的重大问题对话?


董教总一向以来是维护华文教育的金字招牌,可以说没有董教总就没有今天的华文教育。这次的爪夷文课题,董教总表现得最积极,开讨论会、签名运动、发文告等来表达对爪夷文的看法。董教总的积极行动,也得到华社的全力响应与支持。但这次董教总的缺席,留下大诟病,把华社僵在进退两难的死胡同。


董教总的缺席,给人带来负面的看法,认为董教总只会勇于在内部谈斗争,在自己人面前讲得头头是道,壮怀激烈,可一旦要与外界对话沟通时,便一筹莫展,毫无办法。真叫华社大失所望与百般无奈。


此外,董教总失去了一个千载难逢与友族对话及沟通的机会,可以在爪夷文课题的平台上,表达本身的立场、消除误会、增进了解。很可惜的董教总并没有掌握这个机会,反而给友族带来一个错误的观念,认为董教总刚愎自用,是一个不愿对话、不愿沟通、不愿商讨的组织。


应采用新斗争方式


再者,在未来的日子里,董教总在友族或其他组织眼中,可能会失去代表华文教育的信任度。一向以来,董教总大拍胸膛,号称代表华文教育,是华文教育的保姆,讲得铿铿有声,数十年如一日。可在这最关键性的时刻,董教总却放弃了这黄金机会。


更甚的,即便是华人社会,也不会赞成董教总这种消极的做法。因为董教总的缺席,吃亏的是华社与华文教育。


经过这次经验后,希望董教总将来在争取华文教育权益时,不应再墨守成规、百年不变。


因时代已变迁,董教总更要改变思维,与时并进,采用新的斗争方式与路线。尤其我国是个多元种族、多元文化的国家,董教总在维护及争取华文教育的基本权利时,一定要使尽十八般武艺、八面玲珑,用最婉转的外交艺术功夫,才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继续为华文教育作出贡献。


 

开学10


2020/01/15 光明日报/评论

~作者:小黑


很快,开学已过了10日,你家的孩子适应得怎麼样了?在校10天,有的孩子可以快乐似神仙,有的孩子则还是拉着妈妈的裙脚,哭哭啼啼,不愿意上校车,不愿意下车,不愿意踏入课室。这种现象是颇為常见的。做妈妈的,或者家庭成员就有一个挑战,让他知道,上学是不可避免的。不管他如何哭闹,他还是需要準时到校读书。


其实,读书是可以很快乐的,只要孩子有一个正面的心态。孩子不要去上学,最主要因素是在幼儿园或者小学时候有过不愉快的经验。我曾经有一名学生是插班生,由母亲带来上课,但是他就是不愿意呆下来。我看他文质彬彬,猜测以前曾经受欺负。追问下去,原来是上家庭式学校,不敢和人交往。怕生的性格必须努力克服,我们随时要帮忙,但是孩子坚决拒绝,没辙。


身為家长,开学10日,可以开始询问孩子在校的情况了。先从他座位两旁的同学问起吧,是男还是女同学呀?前后左右4名同学是怎麼样的个性啦?他们都很爱帮忙老师,或者同学吗?那,你又怎麼帮忙同学呀?告诉孩子,他必须扩展版图,明天再认识8名同学,拿一本簿子将同学的名字及电话记录下来。这个小记录当然很重要,尤其是非常时刻,可以有个接触的要点。


让孩子登录同班同学的名字,也同时可以激发他对同学们的关心。彼此关心,才会加深彼此的关怀。孩子渐渐觉得班上有了朋友,他就不会排斥上课了。


选择对的团体孩子会快乐


我们更应该关心孩子选择的课外活动,因為选择对的团体,孩子就会过得很快乐。比如你的孩子个性内向,并且有音乐倾向,你却指示他参加童子军,一个儿时你不能完成的梦想,孩子闷闷不乐是自然现象。选对了课外活动,多苦孩子都会出席活动,过个愉快的中学生涯。


孩子学习的每一阶段都很重要,打好中学的第一年基础无疑是為未来进入大学做好準备,马虎不得。身為父母,从低年级开始就要关注他的功课进度。开学10日了,老师一定有提到考试的日期和范围,做家长的必须向孩子常表关怀。在没有其他更加完善的评估制度创立之前,考试还是不可避免的。


让孩子从一开始就适应制度的存在,他习以為常,就会很快乐自处了。


 

勿让苍蝇钻进牛耳


2010/01/15 南洋商报/言论

~作者:林煌达


土著权威党莫哈末凯鲁日前针对国中新春装饰风波,接受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传召录口供前,对着媒体出示V型手势,扬言他在此事已获得胜利。


他表示,他在这起事件中只是发了一封信函,就让内阁为此前后召开了15次会议及提到他的名字,还劳驾了7名部长亲身前往有关学校,将卸下的灯笼重新挂上。


此外,这名土权领袖还嚣张地发出预警,表示只要他还活着,就会成为华社的梦魇。


说起来,土权党这场蹩脚的政治戏码,从头到尾只是一场只有输家,而没有赢家的闹剧;其性质就如同恐怖分子那令人惊恐的暴力演出一样,通过抓住人们的心理,让人们卷入恐惧的漩涡之中。


这起事件的重点,不在于这班土权分子本身是否像“年兽”那样惧怕红色与灯笼;其主要意图,是引起公众对种族、宗教等课题的排斥与恐惧,进而搅乱马来西亚多元社会的和谐氛围,为接下来的土权议程捞取更多政治资本。


土权主义正野蛮生长


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诺瓦·赫拉利提及,恐怖主义的本质,其实就是一种表演。他曾将恐怖分子比喻成一只想要大闹瓷器店的苍蝇。他说,弱小的苍蝇,凭一己之力连一只茶杯也挪动不了,于是便找来一头牛,钻到它的耳朵里嗡嗡叫,让牛因为恐惧和愤怒而发狂,从而破坏整个瓷器店。


从政治考量上来看,土权党压根儿就不需要任何非巫裔和开明派人士的支持。


所以,土权党发动了“袭击”激怒华社的举动,不仅使得它与其他类似的右翼激进组织,得以在争取保守者的市场,也让之能在一片人心惶惶的政治环境中野蛮生长。


回想整起事件,有关国中在接获土权领袖的投诉信后,遂要求华裔校友返回学校,一晚之间协助老师拆除装饰;随后,有关校友将此事上载面簿,引起议论纷纷,故在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兹莎医生与数名部长、副部长,以及雪州行政议员等人的周旋下,最终让校方重新悬挂新春装饰。


无可否认,经过此次这新春灯笼的一卸一挂,我们离实现马来西亚百花齐放、万家灯火的美好愿景,想必又会更远一些了。然而,值得一提的是,这貌似合理的解决方式,会否也恰好在意味着某方人员的过度反应,或是某方人员的失职?毕竟这红彤彤的灯笼,打从一开始就没有被卸下来的必要,更甭提需劳师动众地将之重新挂上。


要知道,这些常以种族与宗教标杆的家伙若是仅靠自己,根本没有足够的能力对广大人类造成严重的实质伤害。他们既没有能力击溃军队、建造城市或统治国家,他们唯一能做的,仅是通过散播恐惧等手段激怒我们,而最后的结果就要看我们如何回应。


如此看来,此类种族主义仅是相关方得不到权力单位的注意,而采取的一种软弱策略。


对于目前的马来西亚人民而言,白糖对我国公众生命所造成的威胁,可能远比这些人的威胁还要大。因此,洞悉这些分子的宣传方式,且打击与之相关的一切传播活动,方能为此事件带来正面与积极的转变。


 

敦马的教育宏愿


2020/01/15 东方日报/评论

~作者:侯显佳


首相敦马哈迪何时交出首相权力一直是围绕希盟的最大疑问,如今随著他老人家暂代教育部长,又多了一个疑问,教育部长职位要暂代到什么时候。众所周知,马哈迪原本打算兼任教育部长,以完成他第一任期在教育上的未竟之业,由于反对声浪过大才作罢,暂代只是一个权宜说法,至于暂代多久也只有他说了算。


关于马哈迪暂代教育部长的更大疑问在于,他曾经的教育主张或推行过的政策是否很快就复燃,比如英语教数理。马哈迪在第一次担任首相时期,宣布小学和中学从2003年开始推行以英文教数理。6年之后,时任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宣布废除这一政策。


英文教数理的利弊一直存在争议,认同与反对意见同样铿锵有力,马来社会对于英文教数理的反弹比华社来得更剧烈,成为该政策被废除的原因之一。


希盟执政后,马哈迪不断强调英文的重要性,要提升国人的英语水平,当然也没有忘记英语教数理的宏愿。马哈迪也表明了教育部将研究重新推出英语教数理政策,劝请国人克服民族自豪感接受这个政策。他的思路在于英语是国际语言,工业4.0和科技领域多是以英文作为开创和探索,英文不够好难与国际前沿研究接轨。


这样的逻辑对提升数理掌握到底可行或不可行,过去已有许多争论,这个政策经过6年的实际推行作为检验,因此教育部内的“专才”们在制定上或许有更多评估,对于国人英文水平一年不如一年的真正原因,相信马哈迪心里应该有数。


大马近20年来不断强化马来文地位和使用,而马哈迪第一次实施英文教数理时,马来文在国内还没达到如今的高度,因此令人好奇的是,他要如何在独尊马来文观念根深,加上希盟政府的马来人支持率处于弱势的情况下,说服广大马来人接受曾经反对的政策。


除了英语教数理,马哈迪在过去一年多来,也重提华社极力反对的宏愿学校政策,在他的观念中,华小、泰米尔小学和国民学校的存在,无利于种族团结,宏愿学校让各族学生同处相同环境,共用设施,有助于增进感情和理解。不过华社一直质疑宏愿学校的动机,担忧宏愿学校会逐渐侵蚀华小,最终导致大马走向单源流教育。


事实上,试图用宏愿学校来消除种族隔阂过于理想化和表面,大马种族问题源自于政治炒作,政策上不对等,导致各族群的心结无法化解,彼此间尽管看似包容和平,关系却存在距离。


校园内也许一片祥和,但校园外,同在宏愿学校屋檐下的学生,依然面对固打制、升学机会不公的问题,政治人物的种族主义言论充斥著整个社会。


马哈迪要用首相和代教育部长给国家的现在和未来带来繁荣,也许该从改革过去的政策做起。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