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9 Feb 2020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1051

10/01/2020 05:12

 身在曹营不思汉


2020/01/09 南洋商报/言论

~作者:罗汉洲


尽管教育部前部长马智礼博士离职,但华小爪夷文单元课题的争论并未息止,华社正反两方阵线也“旗帜鲜明”对着交锋。


正方以民主行动党为主,它如今贵为执政党,对华教的态度与在野时有很大不同,张念群职责所在,身不由己,她为爪夷文单元护航大家尚可理解,人不为己,非天经地义也。


令人诧异的是财政部长政治秘书潘俭伟,他似乎比张念群更落力推销爪夷文。不少网友斩钉截铁地说,假如现在仍是国阵执政,张潘2人肯定对这政策“骂到反”。我很相信这些网友的话,难怪古人会说,人一做了官就变得聪明理智,我们这些老百姓硬是不会变。


去年8月,潘俭伟即讥讽华人对学习爪夷文的反应好像“天要塌下来”般的不理性。日前他又说只教一点爪夷文就那么强烈反对,华人反应过敏,这种不理智的反对让巫裔有凭借指责华人种族主义、思想极端。


应关华小讨好友族?


潘俭伟如此这般左一句不理智,右一句不理性责备反对爪夷文(其实是反对爪夷文单元而已)的华人,看来在潘俭伟心目中,至少大半个华社都是不理性、不理智的,唯有他方是有理智兼理性的人。


按照潘俭伟的论述推而广之,凡是对政府的政策持不同意见的人都是不理智的、缺理性的、反应过敏的人。至于潘先生说因为我们反对爪夷文单元,巫裔可振振有词指责华人种族主义、思想极端。原来是我们不理智在先,犯厂了大错,授人以柄呢!


若按照潘俭伟的逻辑,为了避免给友族指责我们种族主义,我们对政府所推行的一切政策,以及友族的一切意见都应照单全收,不可反对,爪夷文单元固然不可反对,而且有些极端友族不是要实行单元教育,关闭华小吗?为了不让友族说我们种族主义,我们就应该自动关闭华小,大家都把孩子送去国小读书,友族就没有理由指责我们种族主义、思想极端了。尊贵的潘俭伟先生,你的意思是这样吧?


话说回来,学爪夷文有什么用,认不认识爪夷文有何不妥?阁下和阿拉伯人谈生意也用不上爪夷文,如果阁下不是立志研究回教文明,不学爪夷文也无大碍吧。


只教一点点就反对得那么厉害?岂不闻蝼孔崩城,微隙沉舟这些警语吗?船底出现细微缝隙,若不修补,缝隙就越来越大,最后就把船沉入水中。现在教一点点,谁能保证二十年、三十年后不会教多多?华文中学改制为国民型学校后,三分一教授华文的时间逐渐遭到压缩,如今能上5节华文课的已是皇恩浩荡,潘俭伟就是不能从中汲取经验?


如果林吉祥还在野


19847月,林吉祥引宪法152条文指爪夷文并非国家文字,政府无权迫国人学习非官方文字,行动党党员、前首相署部长再益也是这样讲。“候任首相”安华说华人对只教几个爪夷文字体就这样反应过度,挑起马来人的情绪。问题不是教多教少,而在于政府无权强制国人学习与应用非国家语文,即如政府不能迫国小生学习华文或淡米尔文,何况华人也有情绪呀。


林老伯如果现在仍是反对党身分,他必定会以三十多年前相同的理由提出反对,助华社一臂之力,可惜他如今贵为执政党人,身在曹营不思汉矣。


 

 华人文化又遭殃


2020/01/09 中国报/评论

~作者:林荣国


因为种族主义分子“搞事”,蒲种市中心国中一校一夜间举国皆知,使疲弱不堪的族群关系进一步恶化。


该校被逼拆除新年装饰,不只是卸下了红彤彤的新年装饰,更让全国各校笼罩了一层黑色阴影。


土著权威党副主席莫哈末凯鲁阿占声称,是在接获许多家长投诉后才反映此事,指校内装饰违宪太过份,限校方3日内拆除装饰。


校方为了大事化小,选择妥协及屈服,而不捍卫校园神圣不可受侵犯的原则,此举让不少人失望。


选美比赛取消泳装环节、董总召开华团联席会议被禁、如今是校园农历新年装饰被拆除,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呢?


如果这枪歪打正着,都成功射中目标,那下一发子弹会射谁?在哪里开枪?


校园理应是未来国家主人翁,求知、学习互相尊重及包容的最佳场所,如今由校外人士撕扯这一份信任,校内人士又不予以捍卫,肯定会对学习氛围造成一定影响。


农历新年不似开斋节,它与宗教无关,而只是华族的文化,莫哈末凯鲁阿占与一众种族主义分子若搞不清楚这点,那么可以如网民所建议,到纯朴乡下定居,继续自以为世界围绕着他们转一样。


提倡各族群文化交流


蒲种是巴生谷经济重镇之一,华裔人口不少,他们热爱中华文化,也提倡各个族群不同文化的交流。


笔者曾到访蒲种市中心国中一校,担任该校华文学会主办的辩论比赛评审,该会举办的校内华语辩论比赛《毛竹杯》至今已6届,也积极参与各项校外比赛,坚持发扬辩论文化的精神可嘉。


不仅如此,该校华文学会在师生齐心努力下,于去年第2届“天行健中文大奖”,更荣获年度最佳华文学会与文创社首奖。


笔者多年前服务的拉曼大学学院华文学会,近10年来有32任主席,第22届主席李兴翔、第2930届主席陈思颖,出自该校,可见该校作育英才,为我国中华文化培育了年轻新血。


希望马来西亚,未来少一些莫哈末凯鲁阿占,多一些像李兴翔、陈思颖的人士,那么族群关系才会改善。


 

请为教育把关!


2020/02/09 东方日报/评论

~作者:李慧珊


法国著名小说家奥诺雷‧德‧巴尔扎克曾言:宗教永远都是政治的必需品。


2019年里,教育部由于诸多原因,一直都是众矢之的,甚至许多人都认为其政策上的多次失误是希盟的一大软肋。在董教总的诉求被忽视并被迫取消华团大会的尴尬情况下,教育部让“伊斯兰宣教基金会”(Yadim)在学校及教育机构内宣教的做法再次把自身推到了风口浪尖。


全国5大宗教理事会一致认为,政府在学校场所进行宗教活动是不适宜的,并促请政府收回成命,尽管教育部较早已经澄清,伊宣会在校园内的活动,只限于向穆斯林传道。但民政总秘书麦嘉强也强调,学校本是传授学生知识与技能的场所,不应沦为任何宗教组织宣教的场所,而且此举也只会引来更多的宗教争议以及加深国内不和谐的声音,可说是百害而无一利。


从一连串的事件中,从爪夷文到马来人尊严大会再到允许宗教组织到学校宣传伊斯兰教,不免加剧了民众对于国家政策以及教育方针所感到的忧心忡忡。当宗教碰上教育,我们究竟应该如何取舍?


人都是学习以及模仿的动物,学生在学校的主要职责更是如此。在学生小的时候,他们一般不具备足够的批判能力以及思考能力,他们只是一味地接受来自于权威的知识(包括老师、家长、宗教等等)。由此可见,宗教的特殊权威性质对于一个人格的形成是举足轻重的,但它与道德不尽相同。宗教告诉人们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而道德的作用在于教育我们为什么对,为什么错。这便是本质区别。


我们需要的是多元


过多的宗教情愫不仅有碍于学生科学观以及世界观的形成,更可能使得他们失去自我思考判断的能力。学校开设的目的应当是以教育为本,而非宣扬和深化宗教信仰(在这里什么宗教都一样)。此外,宗教一般具有排他性(绝大部分的宗教或是信仰都告诉你,它是最好的,它所诉说的才是真理),过强的宗教意识有可能导致对于其他宗教以及教派的歧视问题。


无论如何,宗教与信仰是我们理解这个世界的一项重要手段,而没有信仰的人往往是可怕的。在学校内,我们便应该学习与认识宗教,这无可厚非。但这种学习不应是单一,而应该是多元的。真正能够消弭纠纷的方式,建立在认识多元宗教,并让学生理解各宗教以及价值的先天差异,从而产生互相理解与尊重。僵化式宣导单一宗教只会加剧差异和分裂,从而把社会的战场转入校园。


宗教原本是很个人的,没有人能够干预个人信仰,以及个人与神明之间的纽带。但在马来西亚,宗教常常与国家高度捆绑在一起,并经常被政治化。


事实上,无论什么信仰,都应该对宗教保持质疑的态度。因为如果一个人不去保持质疑的态度,国家便很有可能错误地代表我们所重视的宗教精神。这便是教育的重要性,与个人信奉什么宗教并无直接关联。对于不同的宗教信仰,国家都有义务保持中立以及不偏不倚的态度,这才是我们应该努力的方向。

  


拆年饰?你老几?


2020/01/09 南洋商报/社论


土权党一再挑起种族敏感课题,日前走法律偏锋入禀联邦法院及高庭挑战华淡小的地位,企图通过灰色地带翻转华谈小;这一回则趁着农历新年即将到来,把手伸入学府。


他们投诉蒲种市中心国中一校张挂农历新年装饰,指含有宗教色彩,存有向回教徒宣教的嫌疑,令人傻眼。


或许,在一些人眼里,“迎春接福”这类装饰已如同一根刺,根根刺到要命的狭隘内心。


在此事件上,另一个让人议论的是,土权党还发出“3天撤除令”,该校长可能内心一慌,脚一软,忘了是否应先根据程序向教育部禀报,反而根据这批土法炼钢之徒的“指示”办起事来。


当然,一夜过后,校内的农历新年年饰被拆到精光。


为何土权党有这股威势,连校方都得向他们低头?那么,教育部在这起事件的角色及立场,又是什么?


华理会主席拿督王鸿财就不满的说,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在其面簿,竟把土权党要求学校拆除新年装饰的事件与爪夷文课题挂钩。他认为张念群在知悉此事后,应该立刻介入,而不是意有所指地随土权党的步调走。


把年饰当着“宣教品”,应不是无知,反而看起来是有意把政治恶斗带入校园。


国内一些极端分子一再挑战多元文化的社会,碰触到各族和谐的底限,执法单位不应轻易放过这些反多元社会议程者。同时,执法者应坚决依法对付他们,用行动警告极端分子,什么是“以法治国”。


极端分子一再强推他们的单元世界,他们认为,单一源流教育就是可解决各族“分裂”的妙方。


如果单元世界真的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这个国家就不会出现那么多奇难杂症。其实说穿了,所谓的单元梦,藏在这些天真梦里头的,就是种族主义在作祟。


财政部长林冠英周三巡视内陆税收局会客日后对此事发表谈话,并在活动结束后马上和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兹莎医生及多位部长一同造访国中,让红彤彤的新年装饰,重新挂了上校园。


政府高层的及时行动应受赞扬,这也清楚表明希盟政府是与多元同在,而不是任由星星之火燎原。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