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9 Feb 2020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1049

08/01/2020 14:31

 谁当教长都一样!


2020/01/07 中国报/评论

~作者:陈圆凤


如果种族主义的观念不改,谁当教长有什么不同?


这句话可以是个填充题,把教长职位换成任何部长职,任何官职都适用!甚至换成“政府”这个词也适用!


马来西亚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就是种族主义,以及连带的某个种族至上,某个宗教至上的趋势。他们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凌驾于全民福祉之上,只有他们才能处于“至上”!这个观念不改,说什么宏愿或是共享繁荣,都是空得让人不屑的空话而已。


曾听闻一位国阵部长评说,国内这么多政府部门,种族主义最盛的,就是教育部。所以历任的马华教育部副部长,首要的难题就是与官员周旋。明明是内阁说好的问题,来到官员手中就另有做法;而且官员往往时不时就做些争议性的举措,一个小官员就可以发个让全国华小跳脚的指令!


马智礼是第一位“辞职”的教育部长,无法知晓他最终是“动了谁的乳酪”。爪夷文课题只是其中一个明面的因素。在马来西亚的内阁,何曾担心触怒非穆斯林?爪夷文课题中,华印裔社会的反对声再大,敦马都不会有所触动的,在种族主义这面大旗帜下,马智礼何曾有错?他的错,难以明说。


确实,马智礼下台求去,让我们心里有点出了一口气的感觉,终于把一个讨厌的部长骂走了!但是,心知肚明的我们,谁也真正高兴不起来,因为走了一个马智礼,还有多少个马智礼呢?说不定下一个教育部长,比马智礼还更马智礼!


能不担心吗?


马智礼是个研究伊斯兰,虔诚信奉伊斯兰的学者,在他的哲学里,宗教第一!因此,你要他把多元化放在脑子里,那是很难的,尽管他看起来比较开明儒雅,但是,他的思想始终受到局限。这与大部分从小受宗教学校教育的友族一样,你怎么可能让他超越自己的认知,接受别的,完全不同的知识呢?


还有一些政治人物,他们是利益之上,选票至上,更不考虑何谓多元民族和谐,不断煽动穆斯林至上的情绪,制造种族之间的猜忌;让人愤恨的是,这些人无忌法律,还能得到某种官方程度的认可,在这种国情中,谁做教育部长,又有什么可期待的?


安华说反对爪夷文教学的人,反应过激,确实,华社有些人也这么认为。但是,谁导致这种过激反应?正是教育部自己啊!希盟政府上台后,承认统考依旧遥遥无期,公然食言而无愧;加上马智礼的种种失言及希盟多位部长的汹汹种族主义姿态,华社能不担心吗?董教总能对新政府放心吗?


教育本来是国家建设中,最重要的工程,要为国家培养人才;可是,我们的教育处处被种族主义渗透,被宗教至上捆绑,教育目标与时代需求背道而驰;连政府大学毕业生都没有就业能力,历任教育部长从不正视这些问题,到现在,教育问题已经“积重难返”!马智礼该走,更该走的人,还稳着呢!


 

从罗杰斯看华教


2020/01/07南洋商报/言论

~作者:许世平


有越来越多友族孩子被送进华校就读,使到华小的友族学生比例继续飙升;但却有宗教司通过网上联署,号召禁绝多元教育措施;还有巫青领袖为证明自己并非种族主义,一边将女儿送进华小就读,同时却又为政治需要而反对承认独中统考文凭。


对华教发展的反制,却让人戳穿政客操弄政治的戏码。然而,什么才是华教的真实?


罗杰斯懂华文价值


或许世界级投资大师罗杰斯才可能让人们认识华教的价值。


罗杰斯可说是个真正意义的“世界投资者”,不是他捧着一大袋美钞到全球投资股票、房产、货币,而是他看到世界,并完美诠释资本在世界的存在方式。


马克思揭示的那个金钱拜物教,度过了幼稚的19世纪,在经历了与社会主义、国家主义、民族主义等伦理价值与意识形态激烈竞争的20世纪之后,资本就是决定的因素。


他不钟情或坚持某种善的价值,也不反对某种意识形态,他只对体制官僚的繁文缛节深痛绝恶,而只是看到资本不可抗拒的力量。


在他的观念里,100年或200年以后,美国的拉斯维加斯又将退化为沙漠,今天的一切所有东西,都将成为过眼云烟。


在他的理解中,有的地埋要塞已经从地球上消失了好几百年了,麦哲伦海峡曾经是全球贸易及探险家过境的通道,现在却成为古老的渡口;世界所有的一切,再加上时间,都将会变得没法辨认。


与其说他有精细的预察力,不如说是人类不断重复愚蠢的错误,而历史的循环一再是被反覆验证的预言。


这位华尔街的风云人物,被誉为最富远见的国际投资家,从不谈政治,却对中国经济发展充满信心,多年前就预判:21世纪是属于中国的。这样的判断还融入他对子女的教育,在孩子一出世,就给她们学华文。在家里,他特别聘请一个全职教师,给孩子营造沉浸式学习华文的环境。


去年,他接受美国福克斯电视台采访时,还自豪地说,女儿还靠教华文赚钱。


政客只演政治秀


对中国人来说,学华文是一种文化传承;但是,对罗杰斯来说,那是多一分竞争力。这个风险投资家环球游的作者看到中国的崛起、国势的增强,以及随着中国参与国际事务的影响力与话语权的提升,会说华文,就会在信息接收和人际交往的效率大大提升。


因为每年出境旅游的中国人超过1亿3000万人次,中文成为有效沟通的实用语文;目前在全球146个国家及地区的孔子学院及学堂,学习中文的人数超过1000万人,有60多个国家通过颁布法令,还将汉语纳入教育体系。


像罗杰斯或面簿创始人扎克伯格的创新投资家,对何谓竞争力都具有一种洞见,那就是比别人多懂一些,能说一口流利的华语的外国人,是外资抢着要猎聘人才。


我们的一些政客会基于对政治的考量,将孩子送进华校就读,有时候还会大秀刚学懂的一两句华语,试图笼络民心,表示对多元语文的宽容。只可惜,这也只不过是一场政治秀。

  


抱持希望面对现实


2020/01/07 星洲日报/言路

~作者:庞宣


2019年,对多数国人而言,应该是失望多于期望的一年。


政局方面,我们看不到希盟政府锐意改革前进的力量。有些方面如教育政策和措施,反而让人感到有倒退的迹象;在野党如巫伊两党结盟,一再炒作种族及宗教议题,势必要翻转政治劣势,以冀来届大选重掌国家政权。至于一些种族及宗教极端分子时不时无风不起浪的闹事,就更加屡见不鲜而成为社会常态了。这是国家的不幸和悲哀。


面对国家或个人不如意的事,一时失望在所难免。若,长期拥抱持此种心态而挥之不去,未免难为并折磨了自己,却于事无补。还是抱持希望勇敢地面对现实生活的挑战吧!


多读书和细读政论及时评的文章,加上冷眼观察国内外的局势发展,能提高我们对国内外政局的认识和理解,不至于被政客们在台上的言行所迷惑,而随其起舞。从中,亦可看清楚哪些政治人物是真正为国家和人民做事和服务,哪些是为自己的权位和利益而尔虞我诈。


对于酷爱炒作种族及宗教议题的极端分子,我们知悉其种族及宗教背景,很多都有其政治目的或个人议程。采取冷静理智和旁观的态度面对是最好的办法。不会随兴或一时鲁莽行事,遂其所愿堕入设计的陷阱中,助长其嚣张的气焰和霸凌行径,侵蚀我国长期以来维持的种族和宗教共融的和谐局面。


当前国内不平静的局势,很多是始作俑者的政客们搞起来的。他们有所为而为,我们不会轻易上当,也不会因此认为政治是肮脏碰不得的东西而疏远它。相反的,我们要多认识和了解它。尤其是独立后半个多世纪来的朝野政治斗争史,梳理出其中脉络以获取宝贵的选贤与能的智慧。这些知识和观察所得让我们对现今台上的政治人物有多一层的认识和了解,尤其是对哪些举足轻重的政党领导人,得以看清楚他们本来的真面目。来届大选投票时,谨慎作出明智的选择。


近两年来,国家经济及民生问题并未随着政权的改变而有所改善及提升。人民反而有日益吃重而不胜负荷的压力。我们一般平民百姓不是经济专家学者,有时候真的摸不清楚国家的财政状况及底细,看不懂政府公布的各种财政报表及经济统计数据。多读经济和财政金融分析的书报文章和网上资料,或有助于我们这方面知识的增长及了解,不至于被有关数据忽悠或蒙骗。当然,不少可靠确凿的数据增长我们抱持对国家未来前途的信心和希望。


面对现实,最忌的是对自己的无助和无奈感到彻底的失望。人们或许对政客、政府、社团甚至非政府组织感到失望。但是,切盼你勿对自己失望,对国家前途失望甚至绝望。若然,个人和国家真的就没有指望了!


 

从马智礼辞职看政治现实


2020/01/07 星洲日报/言路

~作者:温思拯


2020年初,开学后最让人吃惊的消息莫过于马智礼辞职的消息。换政府后因首相马哈迪不能身兼二职,所以任命马智礼来掌舵教育部。教育也被视为最重要的改革议程之一,是打造全新马来西亚的基础。从前朝政府到希盟,承认统考是华社最关注的其中一个课题。


被寄予厚望推广教育改革的马智礼虽然是一名伊斯兰学者,但因为他拥有华裔血统所以也被许多华人青睐,特别是完成承认统考的最后一里路。其实,早在去年11月份,就有教长被撤换的谣言。但是,当时马智礼信心满满的称敦马指示他修改学校的教育课程系统,以改革和改良学生的思维、文化与态度,所以传言他将会被撤职不合逻辑。然而,在董总呈交华团有关爪夷文的联合声明后的几个小时,马智礼便召开特别记者会宣布辞职的消息。


史上任期教长最短的马智礼表示他常被视为“为领导层制造危机”的部长,所以他接纳首相的建议,辞去教长的职位。在他召开记者会宣布辞职时,笔者在面子书上看到大多数的网民都表示赞成和开心,但笔者更关心的是谁会是下一个教育部长。


回首马智礼当官一年多的表现,大概人们只记得具争议性的课题如黑白鞋,承认统考和爪夷文事件。但是,马智礼所推广的“全面教育”,特别是对特殊儿童的教育,取消拖欠PTPTN贷款禁出国黑名单,研究废除大专法令,取消小学一至三年纪的考试,减少老师的行政工作,设立国家教育制度检讨委员会,检讨教育运作,设立加强技职教育委员会,增加大学预科班位置给B40群体等都是奠定长远改革和发展教育重要的议程。


虽然教育部本来就有责任履行对教育和国民发展有关的职责,但可惜的是很多人都不客观的看待我国政治的发展。很多草根阶层的人们因缺乏独立思考,很容易的被大众媒体误导。


回到近来最争议性的爪夷文课题,问题的根本是因种族间缺乏信任而导致今天这样的局面。大多数人担心的是,如果今天开了一扇门,谁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但是,如果我们从推广社会建设和国民特色的角度来看,学习三页鉴赏爪夷文并不是一件坏事。笔者早在去年八月份的文稿中《火箭政治信用危机》便已经提及信任赤字的危机。因为没有信任,所以每一件与华裔选民不同观点的政策都会给有心的政客们留下政治筹码来炒作种族和宗教,玩弄人民情绪一番。


教育政策的民意反映出我国人民之间的矛盾和问题。所以问题的本身不是看争议性与相对的教育政策,而是各民族以自我为中心的视野。马智礼的博士研究的是如何良好施政,身为学者的他,推广的全面教育的努力是无可厚非的。虽然很多评论员会说马智礼只是敦马的傀儡和代罪羔羊,但他所贡献的不只是以上所提及的,正因为他的政治手腕较弱所以揭露了大马各种藏在地毯下已久的问题(至少他不是戴着面具忽悠人的双面侠)。


看似丑陋和绝望的事件让我们看清大马的政治现实,那是推广政治成熟的基础。因为不懂问题的根源才是问题的根本。笔者不是马智礼的粉丝,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他是学者,所以身为政治菜鸟的他算是中规中矩。但可惜因为希盟面对政治压力,所以他引咎辞职。我们只可以盼望新任教长的人选更合适,透过教育改革来领马来西亚达成种族和谐和繁荣的宏愿。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