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4 Dec 2019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1011

10/11/2019 16:24

 关闭华小能融合团结国民?


2019/11/08 光华日报/评论

~文:苏丹庆


在一所华小,很多马来及印裔学生开心的学习,和其他华裔学生无拘无束的玩在一起。有家长对笔者反映,他们的孩子变得更聪明了,数学也进步了不少,学习也更开心了。可见华小是属于所有大马人(不止是华裔)的!


前财长敦达因有次在媒体采访时,虽然不敢批评政府(国民)学校,却语重心长再三强调,华小教育的优良,很多马来家长都纷纷把孩子送进华小受教育,因为我们要给孩子最好的!


全世界都在掀起学习华文浪潮,这包括世界超级强国-美国,印尼更是重新开启曾经被关闭的华文教育。


可是,许多种族极端分子,就抨击我国独有的多元流教育制度,造成华裔只在华小上学,不愿上国民小学。假借团结国民为由,要向政府施压,以便能毫不妥协地实施单元的教育源流!


大家都很清楚,华小绝对不是国民团结的绊脚石。就像企业家丹斯里李金友所提那样:华小教导学生全都是效忠马来西亚,爱护我们友胞!相反的,国家政策才是团结国民的障碍!瑞士拥有四个官方语言,学生有权力选择自己的母语来学习,却是世界数一数二国民最团结的国家!


我爱大马-我的国家,但国家爱我吗?无良政客颠倒是非,不敢面对教育现实。只要国民有土著和非土著之分,而多数国民有特权,少数国民被排挤、恐吓、霸凌和当着外来者(即使已经是四代土生土长公民)。每天活在恐惧中,即使在同一个源流学校上课,国民要如何融合团结?


笔者在想(希望是杞人忧天吧),若有一天华文教育真的发生“最后一课”时,华裔大马人将何去何从?


 

 有必要急着承认独中统考吗?


2010/11/09 星洲日报/言路

~作者:周兆鸿


随着沙巴州政府在98日承认独中统考文凭,成为了第五个承认统考的州属。联邦政府“承认统考”再一次成为国内各阶层所关注的焦点。


然而,许多民众对于承认统考的课题只是一味希望希盟可以尽快承认统考,却对统考及独中的地位、未来没有多方面的考量。而一些友族,则是大力反对承认统考,认为这是危害国家教育体系的决策。


承认统考,是因为我们都希望独中生有机会进入公立大专就读,还是希望他们可以担任公务员?还是,其实我们只是想透过法理上承认统考,寻求心灵的慰藉,借此证明华教及华社的“胜利”而已?


以下为几个笔者在承认统考议题上,认为我们需要重新审视的几个观点:


1)我们是追求法理上的承认,还是实际上的承认?


独立中学的由来,不就是因为一些寻求自立自强,害怕华教变质而坚持华教课纲及运作上,独立于国民教育的华教先贤所发动的吗?


70年代的华社先贤,自发性举办筹款活动帮助独中渡过经济难关,才有今天的独中。而当初的先贤及宣布不改制的中学,难道不知道后果是独中生“可能”没办法就读公立大学、甚至担任公务员吗?其实,独中生本来就有心理准备不打算就读公立大专及公务员,而是就读私立大专或外国大学,又或者直接在私人企业就业。


如果寻求承认统考是追求国家承认,这岂非与先贤理念背道而驰?


2)缺乏社会共识


谈到社会共识,许多国民都还习惯使用族群角度来看待社会课题。


马来西亚是东南亚少数没有透过同化政策巩固国民团结的国家。反观新加坡、印尼、泰国等都经历过这些政策的影响,所以在语言文化上相对大马更有同质性,社会共识也相对稳固。


同时,大马各族群多少对彼此存有刻板印象、偏见及歧视的态度。在政治人物的煽动下。有越演越烈的趋势。这样下去,各族群只会越来越缺乏对话空间,所谓的“社会共识”只会逐渐沦为一种宣言或口号。


Satu Malaysia”就是最完美的例子。


以统考课题而言,笔者认识许多独中生其实不谙流利的马来语及英语。在没有认识许多异族朋友的情况下,只能使用“华人”的角度来看待国家政策及承认统考的问题,这种现象在单轨制独中最为明显。另一边厢,马来民族主义者则谴责华教团体“华文沙文主义”,只重视华文而漠视马来文作为国语的地位。


其实,双方都有许多沟通及对话空间,来消除彼此的误解与盲点,但基于政治利益考量,这种跨族群跨领域的对话除了知识分子及学术圈以外,似乎屈指可数。


但一些例子是值得分享的:


沙巴的华教,是全马土著学生比例最高的州属。


因此,在沙巴有许多在独中就学的马来人及原住民拥有谙流利中文的能力,而华裔学生的马来文及英文程度也相对出色。沙巴9间独中除了采用双轨制教学以外,统考数理科皆采用英语为媒介语,部分独中也积极招收国际生并开设初级华文班,让更多非华裔学生接触及应用华文华语。


这样的政策在沙巴大大降低了独中以族群及语群划分的刻板印象,间接证明了为什么东马在承认统考、设立中文路牌、阅读马来文圣经是没问题的。沙巴的多元社会共识,相对西马而言更稳固包容,沙巴华教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3)独中学术独立性的忧虑


统考被承认后,对学术独立所带来的帮助或副作用,究竟有多大?承认后的课程内容编写及编辑权,依然是董总吗?还是政府有干预统考课纲的权利?


举例而言,历史科目的诠释,是当权者及各民族主义者耿耿于怀的课题。


历史的诠释角度会影响学生思想,以致于对国家及民族认同产生不同的认知。SPM里对马来西亚的诠释与高中统考不同,这样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政府承认统考还要附加“SPM历史科及格”的条件了。笔者认为,这并没有绝对对错:谁是掌权者,谁就拥有历史。


但这种“学术自主权”,对于独中现况而言岂不是个优势吗?在积极争取承认统考的同时,我们应该也要保持警觉,确保统考的学术自主权不会因此被降级或被干预,才能够延续独中教育的专业水平与精神。


4)民主制度底下,可被改变的教育制度


马来西亚2018年迎来第一次政党轮替,而希望联盟政府接手政府一年多,盟党间许多政策制定与内部斗争情况日渐出现歧异。而人民,就只能够等待“圣经希望宣言”慢慢被落实。


但笔者比较想讨论的,是如果这一届希望联盟政府不管有无条件承认了统考,到了下一次的改朝换代以后,统考的地位甚至合法性会否被威胁?


在民主制度下,再次改朝换代是绝对有可能发生的。


假设政府有了对统考的干预权,意味着下一次的改朝换代新政府可能有权力更改独中课纲或再次不承认统考地位,或强迫现有独中(再次)改制成为政府中学,都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这时候,大家应该会想念当初那个学术独立的独中统考。“承认统考”,反而就此成为大马华教的历史遗憾。


承认统考前,应该反思“为何”承认、“如何”承认、承认后“如何”。


笔者希望政府、民间、族群间可以对承认统考一事有更深一层的思考及讨论。笔者对于国、州政府承认统考一事仍抱持观望的态度。即使如此,笔者希望社会大众及各族群看见华文教育对于马来西亚各领域的贡献,而不是以族群或语言的角度思考教育。


而身为独中生的我们,即便我们就读公立体制外的独立中学,不能就此与“国家不认同”划上等号,进而“不认同国家”。反而独中的自立自强,让我们努力去证明独中对国家的贡献,坚持独中的学术独立,也更要努力进行跨族群的对话。从自身做起,才能够有效破除各阶层对于统考的迷思与盲点,共同建立以培养学术为前提的社会共识,一同呼吁政府公开大方、无后顾之忧地承认统考。


 

回归教育本质


2019/11/08 星洲日报/砂拉越

~作者:黄莉清


华淡小的合法地位早已在我国1966年及1996年教育法令中阐明,孰料大马土著权威党副主席莫哈末凯鲁竟异想天开去兴诉挑战政府设立华淡学校是违宪,荒谬之举令人哗然!他更扬言,即使申请被驳回也不会放弃诉讼,甚至还可能走其他“旁门左道”来上达顶楼,其嚣张、狂妄的行径完全罔顾我国多元种族的国情,更伤害了其他民族的心灵。


我国是由多元民族组成,并不能单单维护单一民族的利益,而无视其他种族的福祉。同为大马人,各族人民理应享有同等的身份与地位,绝不该因为本身是多数民族而沾沾自喜、贱踏他族的尊严,此种过度自我膨胀的态度不可取,最终也会遭人唾弃,甚至引发种族之间紧张与敏感的情绪。


为了展现个人英雄主义,莫哈末凯鲁声称所做所为并非要引发种族课题,只是要探讨相关宪法与法律问题,惟事实是否如此,抑或是背后隐藏更为可怕的政治议程,需要大家的省思。对于此类一再破坏多元社会团结的行为,政府也应该深入探讨能否立法对付?


不论是哪个种族,大家都是大马人,但实际情况似乎仍与理想有一段遥远的差距,一些人仍然继


续倡导种族主义、甚至还有延烧的趋势。究竟是政府付出的努力不够,还是哪一方面出了问题?


教育强调的是有教无类せ应该回归本质,前往华淡小念书的也不乏其他民族,在促进国民团结方面亦扮演重要角色,建国至今更培养了无数优秀人才,为国家做出贡献。各民族应该异中求同,相互尊重,国家才能安宁。

  


社会会为你孩子上一堂课


2019/11/08 中国报/评论

~作者:彭凯欣


《三字经》里有个经典名句,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很明显,2年前轰动全国的“8少年脚车骑士被撞死案”,有人没有吸取教训,不仅是飙蚊子脚车党当作耳边风,连他们的父母对于孩子这样的行为,置之不理。


我们常说“吃一堑,长一智”,有些父母却没有学乖,觉得孩子难管教,而放任孩子的行为,以致酿发悲剧,害人也害己。


如果小时候难管教,长大后若要加以管教,岂不是难上加难?


不过,这时出现了异于常人的言论,有人建议政府不必禁蚊子脚车,相反,应该建设脚车或专属车道空间,让喜欢蚊子脚车的人可使用。


这正是出自大马伊斯兰福利及宣教组织口中,他认为没有理由阻止少年骑脚车,建议政府考虑提供一个适合骑蚊子脚车的场所。


政府早前也建设摩哆场所,以解决飙摩哆现象,甚至展开脚车道计划,不过为了寻刺激,一些飙车族弃用有关场所,选择在大道上飙驰,罔顾他人生命安全。


纵容孩子行为


一般蚊子脚车没有安装刹车器和警示灯,骑士也没有配备安全设备,若深夜在道路上飙脚车,意外往往难以预计。


只不过,一般少年因年纪小,没有足够智力判断事情,这时候,父母便扮演重要角色,有责任教育孩子犯错的后果,但是往往因为各种因素,包括教育不到位、孩子难管教等……没有及时阻止,间接纵容孩子的行为。


现实往往是残酷且真实的,如果你真犯错,被捉是理所当然,罪有应得,因此,飙脚车行为不只是自己爽,如果危害到其他驾驶者,甚至为此丢命或是造成他人死亡,你也必须为此付上代价。


如果父母不及时管教,那么未来社会会为你的孩子上一堂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