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2 Nov 2019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994

01/10/2019 13:08

 认可统考,东马领先


2019/09/30 光华日报/评论

~文:董恪宁


网络时代的吊诡之一,乃是远在天边的景观,网民犹如人在现场,知之甚详;近在眼前的风景,则懵然不懂,乃至误会重重,芥蒂四起。教育之事,盲点亦然。哈佛的科系、剑桥的名师、牛津的出版,人人皆知;可是,独中呢?


耐人寻味的是,按照《教育法令》的界定,独中嘛,归类私立学校。如果各大城市教授国外课程的国际学校之林立,一丝没有动摇国家的团结,何以见得独中的学生必然潜有问题?


好吧,设想入读独中,确实大大地影响了团结的工程;明显不过,这些似乎不怎么团结的独中学生,每年其实不及10万人。相对两岸的3千万人口,比率只有0.33%之微。换句话说,这个国家99.67%的国民,都是团结的。难道,这还不够吗?


一经审思明辨之后,读者自可体会眼前的说辞,恐怕只是路过不见的误解。若是这样,独立中学不妨编订时间,打开校门;欢迎内阁的正副部长,朝野的国州议员以及地方的教育长官和领袖,一起到访,能不能因此逐步溶解这一座冰山?


如果他们还是不能到来,没有关系,我们不妨尝试走出现有的框架,用多元的语文和影像,通过n种管道,细心详尽介绍独中的课程,上课之实况,学生的成就;深入表扬国内外独中生的国语佳作,原有的偏见,势必渐渐地为之改观了。


举例言之,吴恒灿翻译的系列经典名著、周若鹏领导的团队所研发的 Kamus Pro、周青元导演的《Ola Bola》、黄明志创作的《Ali Ah Kao Dan Muthu》,可否用以佐证了独中生经营的国文的非常用心?


可惜,因为沉溺在政治化的苦海,入耳总是魑魅魍魉的不知所云。攸关学术的认证,也不例外。拉拉扯扯,磨蹭推搪,始终还是兜兜转转。反倒南中国海对岸的砂拉越和沙巴两州,都陆陆续续宣布接受统考文凭。


928日身在亿达商场的中秋联欢晚会,沙巴首长沙菲益公开宣布,州政府承认统考,可以用作申请就读(州立)政府大专,亦可凭此应征本州之公务员;只需同时考获SPM国文优等,历史及格,通过大学英文水平鉴定考试(MUET)。


宣布既出,掌声如雷,大家纷纷赞好,市场也没有任何政党和个人之喧嚣。既见此情此景,不知半岛的希望联盟,是否记得大选之前,宣言洋洋洒洒的不吝溢美之词,还有什么灵巧的说辞用以自辩?


这个国家,就是这样,总是这样。所有国家的议题,都(被)要沾上政治的口水。一经如此,原是千秋万岁的教育作业,亦不例外,屡遭政客攥在手中,被抽拉顶磨,被顶触揉搓。


时光荏苒,倏忽希盟执政一年有余,原在最后一里路的最后安排,仍然兜转,没有头绪。应记者所询,教育部长马智礼所答,也只是一口标准的官腔:“我们还在等待统考特委会的报告,然后将之提呈内阁(批示)。”


置喙这话,言下之意,到底如何,思之自明,迨无异议。总而言之,步骤层递,稍安勿躁。也许明年,或者后年,反正,必然是在政权五年任期之内。听到这些,对照东马的领航之行,可见半岛的多元,恐怕确是远不如婆罗洲。#


 

沙巴承认统考文凭的意义


2019/09/30 星洲日报/星观点


沙巴首席部长兼沙巴民兴党主席拿督沙菲益阿达周六晚出席该党亚庇区会举办的“民兴党与民赏月”晚会时宣布,沙巴州政府决定承认独中统考文凭,条件是大马教育文凭考试(SPM)国文必须优等,以及历史和马来西亚大学英语测试(MUET)考试及格。


这意味着沙巴州是继砂拉越、槟城、雪兰莪和马六甲后,第5个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州属,附合条件的统考文凭持有者,可以报读州属公立大专和进入州公共服务局担任公务员。


5个率先承认统考文凭的州属除砂拉越属于反对党阵营,其余4州属希盟政府,特别的是东马二州政府先后承认统考,具有其特殊意义,也反映出东马在教育课题上的更开明与更包容。


沙首长说,他要当一名全民首长,在所有课题上都要顾及州内各民族沙巴人,承认独中统考文凭也符合希盟政府在第14届全国大选的竞选诺言,承认统考文凭也可以留住州内的人才,避免他们为了深造而流失到海外去。


沙巴共有9所独中,砂拉越14所,槟城有5所,雪州4所以及马六甲1所,这表示全国61所独中里已有33所独中的统考文凭获州政府承认,其余28所独中分布在柔佛州和霹雳州等地,尚在等候佳音。


沙州宣布承统考的另一层意义,也有其催促希盟联邦政府尽速实现大选宣言的意义,只要政府有诚意,实现对人民的承诺不会有阻力。


在承认统考文凭的课题上,国内仍有一些右翼分子向政府施压,甚至称此为“侵犯马来文作为国家语文的地位”,其实是风马牛不相及,只是试图将教育课题种族化的政治行为。


但作为已有承诺在先,属下各州轮流承认在后的希盟政府,执政快一年半了,在统考课题上,已无须理会来自异议分子的反对和压力,因为统考生已具备等同SPM学生的水平,也都是马来西亚的子民,他们本就应该享有与SPM学生同等的入学和就业资格。


日前负责研究承认统考文凭的教育部统考特别委员会主席邱武英说,有关报告已作最后修定,周一将提呈给教育部,并说“将是一项好消息”。


希望随著沙巴之后,华社能尽速获得来自联邦政府的喜讯。


 

谁能“扶临教一把”?


2019/09/30 中国报/评论

~作者:王介英


有人把“代课老师”比喻为“后备轮胎”,那“临教”又像什么呢?像不像还未考取执照的“L牌驾驶员”?


由于教育部一直以来在师资培训上,规划欠妥善,故“代课老师”与“临教”成为经常在教育界出没的“不速之客”!不知什么原因,这两种老师经常光顾的只是华小,鲜少造访国小!


“变天”之前,临教可通过假期师训,获得“免付学费”的优惠,受训成为合格老师。“变天”后,希盟政府的教育部取消这项优惠政策,所有参加假期师训的临教都须自付学费。这对临教来说,是一项难以负荷的沉重负担。过去,公立、私立大学毕业生一律可申请成为“临教”,但现在只限公立大学毕业生,私立大学毕业生被拒门外!有谁能仗义执言,为临教出头,“扶临教一把”?


在报章上,我们看到国家领袖口口声声说,要“扶助贫弱”的一群,以缩小国家的贫富差距。那政府该扶助的是那一些人呢?依笔者看,临教是政府应优先扶助的一群。


笔者认为,在大学毕业生失业率日益严重的今天,那些愿意当临教者,可说是一群“不挑剔职位”、“不计薪酬”、“能屈能伸”的好青年,一群重视尊严,不愿在自己学有所成后还向父母伸手要钱的“自爱者”!笔者是“过来人”在成为合格教师之前,曾当过三年半的“临教”,深知个中的辛酸、甘苦!


对症下药解决问题


教育是“百年树人”的大业,是国家培育英才以迎合国家发展建设之所需的枢纽,不能出差错,也不能“重点错置”,怎能任由师资短缺的问题,年复一年地重演?现在聘请“临教”以补救“有课无人教”的缺失,借此解燃眉之急,却又设置种种障碍,诸多为难,到底想怎样?


请问,想教华文者,SPM华文科必须考获特优,想教英文、马来文却只需优等,道理何在?大学中文系毕业生有多少人在中学阶段SPM华文考获特优?再说大学中文系毕业生的华文造诣会不如SPM华文特优者吗?


设置这项规定的“高人”到底是想划地自限,困死自己,还是想让“华文教职”缺人,缺到地老天荒?难道这些“高人”不知道SPM华文考获特优者多数是理科生,他们多数想成为医生、工程师、科学家,没想过要成为华文教师吗?


在乱糟糟的局面下,媒体传来“西马750所华小共缺732各类教师,害华小董家教在今年首两个月耗费57万令吉自己聘请代课老师以应急”的呼救声。可是教育部招聘临教的广告,科科都有唯独漏掉华文,这是为什么呢?


看来教总、董总、华文理事会等华教团体,有必要与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召开“圆桌会议”理清问题的根源,寻找对症下药的“良方”,以求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


 

让学习处处无碍


2019/09/29 光华日报/评论

~文:邱丽芳


每个周末,我到学校学习电脑程序,听老师说一些学习障碍的学生在课程中面对困难,他们的学习程度都不一样,情况特殊,而老师也陷入苦恼,不知该如何引导他们。这让我陷入沉思:“学习障碍的学生面对的学习困难,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吗?”


在编写硕士论文研究时,我观察过也看到特殊教育的缺口就是没有更细腻的分析这些学生的学习程度,辨别他们的相同及不相同之处,再以弹性,更多的画面与互动为主的教学模式,深入浅出的教导学生们。


我们一直认为答案对很重要。海荣老师告诉我这样的一个故事:有一个小男孩不喜欢读书,他的爸爸告诉他只要他在考试时考到零蛋,他就可以不读书了。他才发觉到要拿到零分也没有这样的容易,因为连错的答案也要靠分析,才知道怎样找到错的答案。


学习障碍是件困难的事,因为他们的学习能力不像普通学生般。问题是学生,但真正的问题也可以是在老师和父母的身上,因为我们常常自以为是,不能打破旧观念的框框,用心的去理解学生学习上的需要而作出改变。


我想起鲁国有一个被砍断脚的人,叫作叔山无趾,跑来见孔子。孔子告诉他已为时已晚。他告诉孔子,他的脚趾虽然不见了,但他的身上还有比脚趾重要的东西啊,他来见孔子是为了保全那些更宝贵的东西呀。孔子这才恍然大悟,真正代表一个人的并不是形体,而是他的精神。


所以,我们要改变,要摒弃负面的观念。这样的学生其实是让我们好好的用心,好好的修养,而不是一直纠结在学习障碍的学生不能这个、不能那个。与一些父母交谈的时候,我也领悟到他们坚持下去的初衷,并不是过度保护特殊孩子,抑或安慰自己。


当我们觉醒时,会悟到学习障碍的孩子带来的不是灰暗的前途,而是带着宝藏来。要帮助学习障碍的学生追根究底就是老师、学生及父母该互相配合,配合得好就是开启宝藏的锁匙,配合得不好就要好好的再练习如何引导这些学生,让学习处处无碍,大家一次比一次更进步。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