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0 Sep 2019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980

22/08/2019 14:51

 风波险恶的爪夷文课题


2019/08/22 东方日报/评论

 ~作者:张瑞强


内阁在814日同意调整国民型小学四年级马来文科的爪夷文字单元改为介绍爪夷文字,各方尤其是董教总是否应该见好就收呢?


纷扰多时的爪夷文课题,随著内阁作出“让步”后,这个课题原本应该告一段落,但内阁的同意附有条件,即需国民型小学家教协会、家长和学生同意才能落实。


以董总为首的9个华团则不这么认为,如果由家协、学生及家长来决定是否推行,本质上将对校方造成困扰,且无法有效落实。


9大华团所持的理由是,实际上东马许多华小没有家教协会,反而是董事会成员普遍涵盖家教协会和校友会代表,如果把落实的“决定权”交给董事会把关,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另外一点不应忘记的是,国内不少华小属微型华小,而这些微型华小今天继续存在,在很大的程度上,是友族学生在撑场,董事会是否说了算,照看还有突发的转变。


虽然内阁已拍板定案,但9大华团领袖鉴于明年四年级的马来文课本,最新介绍爪夷字的内容课纲和“课程及评价标准”(DSKP)还未正式发布,因此未能令9大华团安心,华社也很不放心。


爪夷文课题不只打击华小,泰米尔小学也同样遭受冲击,因此也引起印裔教育团体的高度关注,甚至早在多个场合中联手和华团一起展开对话,共商对策,尔后对外公布集体看法和意见,大家的共识是对爪夷文说“不”!


最新的进展是821日共有13个华、印及教育团体受教育部邀请和副教育部长张念群对话,以收集各方的意见。


然而,遗憾的是,所有受邀组织受促勿针对开会内容对外公布,因此华社一无所知,只能等待教育部发文告公布对话内容详情。


自从爆发爪夷文课题后,我们没有看到希盟领袖很认真地去灭火,即便是首相敦马哈迪,难道真的没有办法阻止风波恶化吗?当然不是,或许首相暂不做“消防员”,自有他的理由,我们难以猜测。


无论是谁,想要猜中马哈迪的想法,那是不可能的。任何一个懂得衡量政治风险的领袖,都会知道任由这个课题延烧,后果相当的严重,甚至是直接冲击希盟的支持率,但马哈迪却反其道而行,令人深感吊诡。


在爪夷文课题上,董总被扣上种族主义的帽子,这种说法显然对董总很不公平,但若局势急转直下,一如内阁让步,华社一些有威望的领袖也放话希望见好就收,无谓和希盟政府硬碰硬、对著干,最终大家都受伤,这不是华社所要看到的局面。


董总如今可说是处于不利的局面,万一种族主义的帽子无法解除,对董总而言,未来的路更崎岖难行。是否应审时度势,衡量全局,谋定后动,董总要有盘算。


21日的对话成果如果是好消息,则是双赢局面,反之将把此课题推向更凶险的格局!


 

浅论家协所扮演的角色


2019/08/21 星洲日报/大柔佛

~作者:高城人


内阁把国民型小学是否向四年级学生介绍爪夷文字的决定权,交给家教协会、家长和学生。


曾几何时,家教协会竟然被赋予权力,决定教育部所编订的课程纲要里头的教学单元是否可以在学校里落实!如此一来,家教协会的“权力”不可谓不大矣。


且让我们先看看家教协会章程中,有关家教协会成立的宗旨:


一)为学生的进展和福利提供服务及进行研究,以提升学校的形象;二)家教协会的活动必须以学生的发展和福利为主;三)在校长允准下,家教协会可充分利用会员或非会员的专业才能,在校内或校外举办各类课程或课外活动,以全面提升学生的发展和学术成绩。


其中,没有任何条文说明家教协会有权决定校方是否教导课程纲要里头的单元。但是我们也知道,这次是内阁的议决,所以每所国民型小学的家教协会可以召开大会,针对是否“介绍爪夷文字”作出决定。


且让我们回顾这几年华文小学一些课题的发展,牵涉家教协会的几个例子:


多年前,当学校的收费课题闹得沸沸扬扬时,教育部明确指示校长向学生鸠收费用如补习费前,须先在家教协会会员大会通过,这是当年家教协会扮演的角色。


近两三年来,华小推行多年的一些例常活动,包括:电脑班教学、补习班被炒作成为课题。由此,教育部一道令下,指示所有正课内的电脑班停办。如果改在课余时间进行,将必须和补习班一样,务必在家协大会通过,方能开办。


我们从上述例子,知道以往家教协会是有被赋予如上述的宗旨(3)的权力,协助校方决定课余时间的教学活动。但是这次被赋予权力,决定正课的课程纲要内的单元是否适宜教学,则的确是头一遭了。


姑且不论家教协会被赋予权力,决定师生是否需要教学课程纲要里的某一单元是否恰当,但这一决策可能得以缓和目前国内因介绍爪夷文所引发的族群紧张,倒是事实。


我们但愿这一决定,能够消除华社和家长的疑虑,让教育回归根本,不再被政治化,种族化和宗教化,让社会和国家恢复和谐安宁,善莫大焉。


 

从善如流是更好抉择


2019/08/21 南洋商报/社论


当爪夷字风波仍未消停之际,“8·18反莱纳斯集会”再度激起民间对政府的不满,主办方当场撕毁希望联盟的竞选宣言,证明人民对希盟政府当初的诸多期盼,已经开始幻灭。


将爪夷文字介绍纳入国民型小学的课程纲要,最主要的不妥之处,就是教育部的先斩后奏和一意孤行,要是能够事前摊开来讲并深入探讨,事情或许不致于闹得这么僵。


至于政府允许莱纳斯稀土厂继续营运而引发民间反弹,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指“当年(国阵)政府要建槟城大桥时也受到人们的反对,凡事皆凭民意政府将一事无成”之说,则与政治必须以民为本的大道理有违逆。


再说,槟城大桥当年建竣后,来往槟岛和威省的交通立马得以舒缓,大桥的功能可谓立竿见影,可莱纳斯或许会为政府带来一笔可观的税收,但除了这个看不到、摸不着的无形利益,人民还能获得什么?


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国阵就因为失民心而失政权,当20083·08大选掀起强劲的政治海啸后,国阵政府却无动于衷,依旧视民心为无物,才会造成往后大选的一败再败,最终在5·09大选痛失大好山河。


希盟上台之初,曾一再声称自己是经验不足的新贵,希望各界对新政府的不是或不足予以宽容,然而改朝换代15个月后的今天,希盟政府在爪夷字和莱纳斯两大课题上,所表现出的先斩后奏和一意孤行,难免让人大失所望。


在民主国家,不接地气的政府永远是不受欢迎的,所谓“三个臭皮匠,赛过一个诸葛亮”,一个人的智慧毕竟有限,尤其是民选政府,更应该时刻听取民意,而不是要等到选举来到之际,才匆匆戴上一副亲民的假面具。贤明的政府和政治人物都深懂“兼听则明”的道理,因为唯有集思广益,所推出的政策才不会犯下大错,况且不是所有政府施政都会有绝对的对与错,在此情况下,从善如流应该是更好或更聪明的抉择。


 

诚实诚恳才能建立起信任


2019/08/20 星洲日报/言路

~作者:练珊恩


很多人说,在华小国文课本中,纳入爪夷字书法艺术或爪夷字介绍的元素,是打开华文教育的“缺口”。前几日与华教人士聊天时,了解到他们口中的“打开缺口”,是指一旦将爪夷字元素纳入国文课本,或者在另一个事件上,允许英语教数理在华小中实行,将导致教育部委派更多非华裔教师进入华小执教,如此一来将造成学校行政或食堂运作上的问题,进而导致父母对华小失去信心,让华小生源逐渐减少,继而影响独中生源、华校未来师资来源,影响政府承认统考文凭的必要性,最终导致华教逐渐没落。这是我首次接触到对“打开缺口”这样的诠释,也思考这是否就是所谓的“惊弓之鸟”。


在爪夷字事件上,身边有一些年龄相仿的年轻朋友其实都不排斥在华小国文课本中学习爪夷字的介绍,或许是没有经历过华文教育备受打压的艰苦时期,没有对“一旦打开缺口,未来必定后患无穷”的担忧,因此相信教育部在首次修改时,表示将学习马来谚语的爪夷字书法艺术,改为透过钞票、国徽和州徽等“介绍”爪夷字,就真的只是简单的认识。所谓“简单的认识”就是知道这些在钞票上的字称为爪夷字,而爪夷字是我国在未独立以前用来书写马来文的字,最多也认识一下这些爪夷字是什么意思,仅此而已,没有学习识别,没有学写,也没有学习发音。


这是在不考虑所谓“执政者有宗教或同化隐议程”的前提下的立场,那就是不反对学习爪夷字的介绍,但是从学习实用性和学习马来文的有效性来说,还是不赞同对爪夷字识别、发音和书写如此正式和深入的学习。然而,随着内阁最后的拍板定案,即保留国文课本对爪夷字的介绍,但是相关教学必须在获得家教协会、家长和学生的同意下方可进行的决定,则让希望看到一个更融合、拥抱与尊重多元的新马来西亚社会的人,尤其是年轻人感到些许遗憾,因为这让爪夷字元素如同虚设,既没有达到认识马来文有关爪夷字的历史的初衷,也没有借由教育,教导学生如何正确地看待他族的历史与文化。我国无论是朝野,还是社会,在这起事件上,仍走在种族和宗教的道路上,丝毫不见往拥抱多元、肯定多元的方向迈进。


尽管没有经历过林连玉时代、茅草行动时期的年轻一辈,鲜少会有如上所述的过分担忧而变成惊弓之鸟,但是希盟政府执政以来种种玩弄宣言字眼和赖前朝等不踏实做事、不诚恳面对诺言的行为,都在逐步削弱选民对政府的信任,再加上朝野政治人物仍着迷于玩弄种族与宗教牌,更是加剧了各族社会之间的自我保护与处处如惊弓之鸟般防备他人的意识。


我记得很清楚,在爪夷字风波开始的一、两日,我访问的所有教育界人士,几乎都从教育和学习角度看待此事,并且不约而同地说:“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多了解他族的文化也是好事”。反对声浪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那是当这些教育界人士出席了教育部有关爪夷字的汇报会,看到了即将推出的课本实际上的内容,并非如文件和报道所说的“鉴赏”,而是必须“学习识别和书写马来谚语的爪夷字”,以及当政治人物开始发表诸如“学了爪夷字不代表你会变成穆斯林”或“学习爪夷字是为了伊斯兰教铺路”等言论开始的。


从一开始强调“趣味学习”和“鉴赏文字艺术”,到后来被发现实际上是要学生“学习书写”,实在很难不让人感觉先前说的就是粉饰太平。同时,迟迟无法说明五、六年级国文课本有关爪夷字的内容,也引起华社的担忧,认为这将是逐步深化的爪夷字教学,而朝野政治人物在爪夷字课题上的发言,无一不是充满情绪的尝试说服支持或尝试煽动反对,甚至赖前朝和媒体。信任,是要靠一个个值得令人信赖的行为累积起来的。无论是人民对政府的信任,还是各族之间的信任,都不是在指责彼此缺乏信任后就会瞬间产生的。因此,我期许各部门与政治人物能更诚实和踏实地面对人民与工作,并且坚定朝着多元共存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目标前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