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0 Sep 2019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978

21/08/2019 05:07

 爪夷风波与种族主义挂不上钩


2019/08/19 南洋商报/言论

~作者:谢诗坚博士


爪夷风波经过一场激烈的争议后,官方的态度也有所调整。但不论是在朝或在野和民间组织都因为学习爪夷文的课题而争论不休,直到今天仍未有明确的结论。


其实,经过观察和审视,之前爪夷课题的焦点是:“小学四年级的学生是否适合学习爪夷书法?并不是全盘否定爪夷的学习。”可惜和遗憾的是,在争议和解读的过程中,不幸的出现各种说法,包括指责华人乃至印裔的学校都反对学习爪夷文,以致有人认为华印人又开始反对马来文化和艺术,结果,马来政界和有影响力的人大多指责华人冥顽不灵,排斥学习国家文字和文化,因此又再一次被标签为种族主义者。由于各有不同观点,也就出现分歧,甚至将之政治化而形成种族与种族间的斗争。


其一,我们首先要弄清楚一件事,那就是之前学习爪夷书法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出炉?而且指定小学四年级的学生都要学习,但不用考试?


小学四年级的学生只有10岁,他们的智力是否已开窍?有能力再接受多一种文字的鉴赏?当下的华校生要学习三种语文已相当吃重,为何要在四年级学习而不是在课余或大专阶段?


其二,语文的学习是以环境需求而制定的,例如华校生一向来接受三语教育是正常和正当的。因为马来文是国家的语文,一定要学习;英文是国际和科学用语,也一定要与世界教育接轨;华文是新崛起的第二国际语文;尤其是亚洲的人民,掌握华语华文是更有机会成为双语乃至三语精通的人才,得以在国际机构大展身手。


既然国语国文的学习不可或缺,也是被视为现代用语,为什么要复古去“鉴赏”已不在现实社会中通用的文字?爪夷文的《前锋报》也已在2006年停刊;连印尼文也已罗马化,马来文的罗马化又有什么不好呢?


焦点已被转移


昔日,华人在私塾念的是“四书五经”,学生不解其意,只能囫囵吞枣;因此在“五四”运动后,提倡白话文大行其道,学生也已不再背诵“四书五经”。不过,没有人反对学习古文,尽管其使用价值已大打折扣,因此,古文转向大学教育是理所当然和正确的。同样的,爪夷文在不是语言的情况下,只是文字上的学习,放在大学教育更有其研究价值。


其三,焦点已被转移。之前争论点是在“小四生多学爪夷书法或艺术是应该的吗?”,当绝大多数华社群起反对或由董事会带头反对是属于一种有程序的表达意见,不是越俎代庖,也不是争出风头,更不是以华人沙文主义的姿态向政府叫阵。因此,这和“学习爪夷不会丧失华人特征,反而更像一位马来西亚人”无关,也和“学习爪夷是一种乐趣和艺术”无关。


马来西亚的华社都没有说不学爪夷,而是认为在不对的时间、不对的地点和向不对的对象教导,徒增加负担。这等于是将三个不对加起来的错误,绝对与种族主义挂不上钩。


其四,我们的国家不论在战前或战后,都出现过种族性的政党;在战后更加明显。也因为英殖民宗主国的分化,加上政党左右和操纵教育政策,终于造成在“五四”运动兴起的华校在不断抗争中成长,诸多不平等的政策与措施也形成政治主导教育的格局。


在这方面,希盟与国阵的教育政策的延续或调整都是在一个大框架内移动的,更何况现在的主政者与过去的主政者也没有两样,自然会出现政策的连贯性;特别是巫统正准备与伊斯兰党合作时,土团党能沉默不语吗?


这种政党利益的斗争免不了要竖起民族主义(此议论后再议)的大旗,但之中包含的民粹主义是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


将进一步使问题复杂化


其五,内阁在经过商议后,决定维持爪夷教学,但将Khat(爪夷书法)改回tulisan Jawi(爪夷文字);不过,针对国民型小学,则需要家教协会、家长和学生同意后才可落实。这又是一个含糊不清的议决,也再一次将华小进一步分化。虽然教长有说四、五及六年级会教导爪夷,但没有交代将来是否列为考试和必修课;还有中学是否也要继续学习呢?


在这方面,当政府引用1961年教育法令将所有华小转成国民型华小及接受改制的华文中学纳入国民型中学后,学校的董事会的权力就进一步被削弱,而在教育法令下的董事会或学监会(共15人组成)是与家教协会平起平坐的(后者是由家长代表和老师代表组成。这两者都在教育法令下存在的,不另注册,所以不具法人地位,不能控告也不能被控告。任何人要告政府学校,概由政府律政司负责)。


原本董事会与家协就存在矛盾,现在只授权家协决定要不要学爪夷文字(其实所谓家长和学生同意是多余的话),则董事会就无权过问。董事会一旦失去权力,则董总的存在就大受打击。这样的议决案看来将会进一步使问题复杂化,而夹在中间的民主行动党又该如何应对呢?


 

行动党不明白的道理


2019/08/20 光华日报/评论

~文:邱丽芳


老马标签董教为极端组织,就是要制造舆论风向,煽动种族情绪,用对立欺压及威胁少数族群。这是他内行的政治手段。“查禁董教总”的论调,典型的表现出老马独裁的风格,这就是“逆我者亡”的报复。其实,老马的反对是必然的,不足为奇,因为老马就是任性、嚣张,不然还能怎样?糟糕的是行动党绝大部分都是“应声虫”,立场非常松动,没有坚定的捍卫华教权益。


行动党说他们了解华社的担忧和无奈,但那是不对的,因为真正感到担忧和无奈的是行动党,华社比谁都更了解他们。他们比谁都清楚,在这个非常时刻出手不对,没出手也不对;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进一步却害怕老马的势力,退一步却抵挡不了华社的反对声浪。行动党使出低劣的手段栽赃给前朝,要人民感到侥幸可以因为改朝换代而逃过一劫;用这种低劣的手段来证明自己的优越,简直是荒唐中的荒唐。


我们这个民族确实历经很多沉重的打压及伤害,但这并不是华社恨的理由。我们是土生土长的马来西亚华人,我们热爱我们的国家,我们维护民族间的和谐。但在火上添油添醋、隔岸观火的全都是你们这些政客。老百姓的怀疑和反对是正确的,说明我们不愚昧、不盲从。


行动党埋下了不信任的“炸弹”,最大原因不是他们不会做事,而是不会做人。孔子说的:“但求无过,不求有功”,可惜行动党就是不明白这个道理。懦弱到整天只会推卸责任、抢功劳来遮掩过错。95%华裔选民的支持,就是要他们争取公正的教育政策,让华教在这片多元的大地大放光彩,重新唤回身为华人的尊严和骄傲。


华社的原则不变,只要是合理,不侵犯我们的文化,我们比谁都更尊敬其他人的语言和文化。对我们而言,学习爪夷文无可无不可;只要不强制学生学习,纳入美术课而非国语课,那就没问题;但如果强制学生学习,坚决要把它纳入国语课,那我们就要知道学习爪夷文的实际意义在哪里?


老马阐明“马来人学习爪夷文的目的是为了朗诵可兰经”,真相终于大白了,华社没有“伊斯兰化”这个课题,爪夷文与宗教本来就是一体的。这只“爪”伸入华小的大方向都已经不妥,还有它的可行性吗?不尊重国家宪法,落实这项具有动机不纯的政策还可持续性吗?不管现在用的是什么方法和方式,大方向与华社的原则有出入,就很难让人心服口服。我们华社誓死都会捍卫华教不变质的原则。我们不要成为千古罪人,不要因为妥协和懦弱,而成为被子孙后代责骂的人。


 

标准作业,急待修补


2019/08/20 光华日报/评论

~文:董恪宁


拉扯n周,前后内阁两次开会,如今议决,课纲内容旨在认识爪夷文书写(tulisan jawi),不是爪夷书法(khat)之推行。而且,前提还需家教协会、家长和学生的同意:


Pengenalan tulisan Jawi ini diteruskan, tetapi dilaksanakan hanya jika dipersetujui oleh Persatuan Ibu bapa dan Guru (PIBG) serta ibu bapa dan murid Sekolah Jenis Kebangsaan. Sekolah Kebangsaan akan teruskan


但是,怎么执行?不在内阁,没有当权,现有阶段,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显然也没有任何的头绪。出席余仁生第15届“一年一校”计划助马六甲巴力吉利令华小筹款,应记者所询,副部长要求大家给予教育部一些时间,稍后自会推出指南云云。


不管怎样,据此文本,两个关键词是sertadan的连接词。置喙造句,显然意味爪夷文之书写,需要得到三方面的共识和同意。但是,所谓的同意,是不是一致的,还是少数服从多数,或者一个不能少,确实需要后续的指引和界定。


设想家教协会、家长和学生,系指三组代表,而不是三方面的个体,必然将会出现多种场景。除了一起支持,一起反对,间中也有部分支持,部分反对的声音。那么,最终应该怎么处理?


好了,2020年开学之日,此事了断;到了2021年的小五,2022年的小六,是不是继续遵照同样的方案,确认爪夷文书写;还是每一年都需召开一次年度大会,共同检讨;或者一次过彻底定案?


由此推开,事情的曲曲折折,还真是一言难尽。如果确认的过程,是需要每人投票,所造就的状况,自然越是错综复杂。如果有一所学校,家协和家长都乐于学习,唯有一位学生反对,教育部是否因此恩准豁免爪夷文书写?


撇开这些不论,教学的过程之中,显然另有两大环节,彻底为文告忽视:除了华小董事的意愿,执教老师的能力,应该如何怎么断定,是否需要参与培训,教育部的文告也语焉未详,没有明言。


由此可见,小四国文的课本新编,流程让人深感困惑。如果作业从一开始,是专业地执行,眼下何以浮现一系列的咄咄怪闻,甚至差点擦出场外的火花,酿成一幕幕的拖棚歹戏?


不幸的是,恰如我在〈教育部试验,爪夷文书法〉所言灵光一闪,这些年月,教育部所行总是天马行空。晴天之中,打了一个霹雳。最终要怎么一一落实,一如既往,走一步看一步。


诸如此事,不限在爪夷文书法的趣味教学,而是整个教育工程的蓝图和设计,往往都是如此这般。结果,学生的时间、国库的金钱、学校之人力,都一再(被)糟蹋在其中。


耐人寻味的是,官方版本的SOP,总是洋洋洒洒:章节连篇累牘,作业鉅细靡遗。举例言之,教育大蓝图不乏促成家长参与(Parents Involvement)的踌躇满志。可惜,现实之中,恐怕就是教育部第二把手也搞不清楚状况。


何解?臃肿的公务体系,其实已经崩坏。身在网络,风气犹糟。把关的,草根的,有的做事,有的找事。他们之中,认真的当然有,过日子也不少。职是之故,为了应急交差,有的文字甚至只是剪剪贴贴之作。


体会爪夷文书写的罅漏,教育部所需正视的,是旗下各个部门的作业方式。否则,搞定了这桩,恐怕还要后戏正在排队上演。部长单为了这些折腾,大概什么事都做不了,遑论教改了。


 

中学生可以不可以“谈政治”


2019/08/18 星洲日报/言路

~作者:安焕然


上周受邀到峇株巴辖华仁独中演讲。地点就在该校新建的图书馆。宽敞的空间,很好的规划,诚是阅读的好地方。在这里还有售卖上等咖啡,可以在馆内饮用。而演讲时,主办单位人员也贴心的送上一杯浓浓的魔豆咖啡。香溢提神。


我讲的题目是什么呢?《历史教育与国民素质》。之前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在华文独中讲这个课题?一来,华仁独中校长支持我讲这个课题。其次,独中高中三学生18岁,国会都已通过新条例,他们可以投票,甚至可以当候选人了,您知道吗?


中学生不能谈政治?不能参与政治?好,那我来问您看:什么是政治?政治除了治理国家,还包括“监督”政府。一个可以投票,甚至可以当候选人的人,如果我们的学校还只是停留在“不碰政治”专心读书的“教育”认知,你要我们的首投族培养出怎样的国民素质?他们又能选出怎样的政府?


你不跟中学生谈政治,甚或避忌谈政治,请问:我们选出来的政府会是一个怎样的政府?怎样的国民素质的选民,就会选出怎样素质的政府。您说:中学生,要不要跟他们谈“公民教育”?跟他们谈论政治?


然而,一个不爱阅读的老师,怎样培养学生阅读?同理,一个不关心社会的老师,请问他如何能培养学生关心社会?如今,他们18岁就可以投票,甚至可以当候选人了。他们会选出怎样的政府?这是我演讲的开场白。


随着时代的急速变迁,独中教育不能固步自封。应该从教师开始关心社会,并且培养学生加强国民素质的认知。学生如果缺乏基本的国民素质认知,而他们又可以投票换政府了,您说这问题不是更大吗?建议独中教学可以通过回应当代的一些课题来进行公民教育,或在课外辅导课中多举办与政治、人权有关的讲座和活动。鼓励学生:全民都应该关心政治和国家的发展。


谈政治,绝对不只是教你如何“点墨投票”的“程序”问题。在公民教育的教学中,例如在历史课,谈及世界史中的欧洲宪政改革、民主化等部分时,可以在课堂问学生甚或在考题中让学生从西方的民主机制建构,回看马来西亚的当代事件和做出回应。教中国历史,谈及唐朝,说那自信包容展多元的大唐气度的“族群关系”。谈本地史,就更多“当代回应”了。


跟中学生谈国民素质提升,谈“政治”,不是叫你反政府,或叫你支持政府。而是提醒我们在面对“疯传”的时事课题时,你要懂得如何知性思辨,独立思考,学习尊重。而不是人云亦云,只问立场,不问价值。只要跟你不同立场,就骂人是汉奸走狗。这是很低级的“国民素质”,也是网络霸凌和社会暴力冲突、国民意识崩塌的乱流之一。


峇株华仁独中的演讲,我就举了现在“最热”的小学Jawi课题。只要是马来学系本科出身的马来文老师应该不会是难事。马来文老师不用花太多时间(15分钟就够了)可以在课堂上教导学生以下这些关于Jawi的“基本常识”。亦即在你要反对这项学习课题时,至少你要懂得:


一、JawiJawiJawaJawa,请别爪哇文爪哇文的“骂”。


二、如果你也要人尊重你的汉字,请别民族优越感的嘲笑人家的古文书写像豆芽字、鸡爪文。


三、不应傲慢功利的说读Jawi“没有用”。请问什么是“没有用”?那是“七伤拳”。小心伤及自己“伟大”的中华文化、中国书法。


四、来,你若要说小学教Jawi或学seni khat就是开华教“缺口”。说“逼”我学khat 就是“违宪”,好,就请你论证Seni Khat Jawi和伊斯兰教有什么直接的关联性?请同学们回去“上网”或去图者馆找点基本资料,下堂课,请学生上台讲一讲。学生可以有不同意见和立场,但至少我们要有“立论”,而非人云亦云的“无证”谩骂。


独中马来文课花15分钟“应景”这样教学与互动,不是更有意义?是不是更能提升国民素质?有什么避忌而敏感的呢?知性思辨的关心时事,才是重要的。五四百年省思,盲从与愚昧才是我们要解除的魔咒。这跟年龄没有直接的关联。而是认知和自觉问题。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