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0 Sep 2019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975

18/08/2019 08:54

 不能忽视华小董事会的意愿


2019/07/17 星洲日报/星观点.


教育部针对明年起国民型小学四年级国文科增设“爪夷文字”单元一事作出了政策上的调整。首先将之前的“爪夷文字书法艺术”(Seni  Khat)改称为介绍爪夷文字(Tulisan Jawi)单元;同时,此单元必须先获得国民型小学家教协会、家长和学生的同意才能落实。在同一则文告中,教育部同时宣布,内阁也维持国文课内有3页介绍爪夷文,以及无需经过任何考试或测试的决定。


通过这项调整,教育部作出了一个既维持颜面及有下台阶的解决方案。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政府有意愿聆听华印社群的心声。教育部宣布的方案,也同时证实华社之前对增设“爪夷文字”课本内容所产生的担忧是有根据的。


教育部的方案将落实介绍爪夷文字单元的选择权利赋予家协,而家长及学生的意愿亦会被纳入考量,意味着将决策权下放,让家协成员在教育决策中扮演一定的角色,同时展示教育部尊重家长及学生的意见。


民主程序固然是理想的方式,然而,不可忽略的一点是,在进行表决时,是需要100%家长同意,抑或多数家长同意即可通过?而微型华小在这方面就是一个特殊例子。国内许多郊区微型华小,由于华裔人口外流并减少,学生来源以非华裔占多,有者甚至已经是清一色非华裔,当中包括穆斯林,他们学习爪夷文的意愿必须被尊重。但是学校将以什么标准作表决?目前一些攸关学校的表决,例如搬迁学校,是需要100%家长同意才可进行。希望教育部可以进一步厘清。


此外,我们也有必要点出,不同于国民学校,国民型学校的建设和校务,都是由董家教三机构共同做决定。家教协会的决定固然有一定的民意基础,但是国民型华小董事会的角色一样不能被忽略。尤其是砂拉越的情况特殊,当地华校大部分皆没有设立家教协会,只设有校董会。


国内华小的创建及发展,由华社热心华教人士组成的董事会最具功劳。他们出钱出力,华校由零到有的足迹都刻印着他们的心血。基于攸关华教的权益,任何华教事务包括决定是否在学校落实介绍爪夷文字单元,董事会的意见是不能被忽视的,必须被纳入考量,以示尊重董事会的主权。教育部既然决定下放决策权,那就必须采纳更多利益相关方的意见。

  


爪夷文字课题解决了吗?


2019/08/17 星洲日报/花城

~作者:李志强


教育部长马智礼日前宣布,内阁已经决定“爪夷文字”单元确定于明年华、淡校小4班开跑,即让学生学习“鉴赏”爪夷文字的艺术美。


较早时,教育部副部长宣称,她已与12华、印教育团体达臻共识,即华社“可以接受”有关课程。


可是另一方面,华教组织所坚持的立场是,“先搁置,再讨论”。到底是沟通上的问题还是有人要华团“吃死猫”。


张副部长说:学生可自由选修“爪夷文字”班。问题是,这爪夷单元隶属在必修的马来文课程里,我们的孩子有权利选修吗?


在这节骨眼上,张副部长露了很难看、矛盾的“两点”。


教育部长马智礼当天也“露”了3点该部的执行原则:“爪夷文字”课程从6页减至3页(皆大欢喜?)、不会有考试(即无以评估)、老师可以发挥创意落实教学方式(到底是学生可以选修还是老师有权“选教” ?)。


内阁通过这样鉴赏文化的努力与方式,可以说是典型的政治决策,这厢为了讨好朝野双方的马来支持者,那一边也让华、印社群感到“争取有效”,真可谓用心良苦。


好了,绕绕嚷嚷了2周的“爪夷文字”课题算是圆满解决了吗?华裔子弟真的有需要学习“鉴赏”爪夷文字?


敦马说,反对爪夷文字不多,应该照跑,只因他没看华文报章,不知这事已经激起众怒。现在连印裔同胞也罕见的集体抗议彼等的忧虑。


林吉祥说,学会爪夷文,更像马来西亚人(我们本来就是马来西亚人,不必学啥才能更像马来西亚人)。三天后,他说,如果现在大选,他会失去40%的选票而输掉现有国席。


看来他关心选票多于设法进谏与解决爪夷文字课程的僵局。


林冠英说,爪夷文字明年让四年级学生选修,也可以不上这个单元;西蒂卡辛说,教育部企图同化非马来人,马智礼在蒙骗人民。


在华校负责教导4年级国文班的华裔教师投诉说,我不懂爪夷文要怎么教?可能还要被叫去“重新培训”,我才没有这么得空。


今年念3年级的外孙说,明年要学的那些蝌蚪文,听说很难学,也不实用,你让我学电脑AI更实际。


政府资政理事会前主席敦达因一针见血的道:教育部乖离了教育重点,教育制度不够健全,因此国家经济欠佳。


他还说,我们的教育改革太慢,一直采用“亲土著教育政策”(像学习爪夷文),却忽略了数理科的进度。


网络上出现许多谩骂与揶揄政党领袖的贴文与横幅,却偏偏遗漏了那位始作俑者–火星部长。


火星部长一年多来的“创意”十足,实在令我们这些地球人不敢领教:啥白鞋换黑鞋、借用酒店游泳池学游泳、油站应该准备书籍给打油者阅读、华小生鉴赏爪夷文字照跑等等,每一项都将地球撞得体无完肤、支离破碎,没一件对教育制度与进度有所佐助,真的比星爷更“无厘头”。OMG


终于明白了“学识不代表智慧”与“风雨欲来茅草低”这两句话。


 

爪夷文是政府的借镜


2019/08/17 东方日报/评论

 ~作者:郭碧融


纷纷扰扰数周后,内阁终于对国民型小学四年级国文科的爪夷文实行方式做出定案,将之前的“爪夷文书法”改称介绍爪夷文书写,同时必须在落实前,获得国民型小学家教协会、家长和学生的同意。


这意味政府不会强迫国民型小学教导爪夷文,而是交由相关单位拟定妥善的实行方式。令人欣慰的是,政府有将华社反映的意见考虑在内,且愿意退一步安抚华社的不安。由于该定案并非完全撤销课本的爪夷文单元,所以可同时避免引起捍卫该政策者的不满。


随著首相敦马哈迪标签董总为种族主义分子,并获得巫统的一些领袖及民间组织随风起舞后,内阁拟定的方案能避免这个风波日益炽烈,演变成种族对抗的议题。但,这终究是以政治的角度来解决教育问题,因为在教育政策依旧不平等的情况下,往后类似的争议有可能再度上演。


虽然这起风波缓和下来,但执政党的领袖应从中吸取教训,往后在推行任何新政策之前,应确保民众获得充足的资讯,并妥善处理民众对新政策的反弹。


展开对话达成共识


其实,爪夷文字对许多华裔和印裔而言属陌生的文字,所以难免会对其产生误解,深怕教育部的政策将让伊斯兰教义渗入华小和泰小,导致学校及课程变质。


教育部可以在实行该政策前与相关的教育组织展开对话,除了传达政府推广爪夷文的目的,也能从中理解对方的想法,并依据双方达致的共识来制定课程。此外,教部也可借助有关组织的力量向人民介绍新政策,使政策的推行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遗憾的是,推行爪夷文政策的消息是先由报章揭露,这不禁让人猜疑,教育部是否要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推行该政策,让人民在米已成炊后被迫接受这项举措?


倘若政府一开始即厘清华社的疑虑,相信争议很快会平息下来。但,领袖的应对方式却逐步推高火焰,包括将责任推给前朝、要人民监督政府实行政策、将爪夷文与族群互信挂钩、谴责媒体激发非马来族群的不满等。


希盟政府迄今已经执政逾1年,但所推行的一些政策,不仅无法让人感受新马来西亚的气息,似乎还走回昔日国阵时代的种族政治路线。如果领袖没有从爪夷文的事件上进行反省,调整执政的方向,那就莫怪人民让希盟成为一届政府。


 

问题不在于爪夷文


2019/08/17 东方日报/评论

 ~作者:陈海德


希盟政府执政一年有馀,一些施政上的瑕疵和不满,人们基本还能忍耐。但一场爪夷文书法风波,却足以搞得希盟,尤其是执政党团的行动党焦头烂额,唯恐进一步爆发为该党内部政治大地震。


行动党何以落得如此尴尬?只因行动党是我国老牌反对党,反对太久、反对太多,一朝当权,很难做人。该党一向延续新加坡独立前,人民行动党所主张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多年来不断抨击国阵和巫统所奉行的“马来人至上”主义和政策,并鼓吹多元主义和世俗政治,自此成为非马来人/穆斯林的少数族群所支持和投选的反对力量。


行动党在野多年,由盛而衰再由衰而盛,基本盘都维持在华裔为多数的城市多元选区,因此也成为制衡马华和民政等华基政党;尤其国策基本乃以土著和穆斯林为主,行动党的反对议题多数局限在少数族群权益,顺理成章变成华人或少数族裔的替代选择,马哈迪在上个世纪更乐于将其标签为“华人沙文主义政党”(chinese chauvinist party)。在种族政治逐渐成型和定格的上世纪末期,利于政治考量和现实所迫,行动党也逐步倾向少数族群政党色彩,成为“反对党”的代名词。


行动党非华基政党


不过,行动党对外都自我标签为“马来西亚人政党”,这也是我国华裔一直忽略和不愿面对的现实,惟选举利益和政党议程所致,行动党选前不会如此刻意强调,选举攻势仍以华人或少数族裔课题为主轴。这跟国阵对马来穆斯林选民和少数族群采取的双面宣传大致相同,但国阵华基政党和多元政党最终式微,目前看来只因他们是“巫统的走狗”尔尔。


2008年两线制最终成形,行动党首次当上了政府,在数州参与执政。做惯反对党的弊病,通常是施政上的无力,最怕是无能。不过当时前民联/希盟仍未执政中央,所以行动党和公正党、伊党等都不将责任扛在身上,依然把自己当“反对党”,以“没有改朝换代”做借口,州政不至于无建树,只是参差不齐。好比和伊党合作时期,行动党和公正党这两个多元政党,在数州就未能阻止政策宗教化,幸好伊党最终撕破脸,否则难辞其咎。


许多人也庆幸伊党退出民联了,否则若执政将宗教化国家,但前民联重组为希盟并纳入土著团结党时,人们尤其是少数族裔却一厢情愿地追求变天夙愿,反正倒国阵和倒纳吉再算,不管希盟开出的是否民粹或空炮弹,现实政治和族群迷思是否寸步难行和阻碍重重,等换了再说。尤以华裔为主,何以改朝换代后失落最大、不满最多?只因希盟尤以行动党向少数族裔开出的承诺一次次落空,即便愿意给他们多点时间,但行动党的“静静”政策或“大局”推辞,已使得人们开始厌恶。


爪夷文课题一例,马来穆斯林和少数族裔的看法截然相反,希盟给予国人与其是少数族群满怀“希盟”时,却刻意回避这些现实问题;选后成绩和巫伊结盟的趋势,也顿时让希盟左右为难,尤其希盟内部亦有不少极端分子,更是将希盟推往更激进的单元主义政策,当然他们的说辞是可促进国民团结与和谐等,将国家文教与种族混为一谈。


行动党时至今日,要继续沉沦,还是退出希盟,目前都说不准,只能说是狼狈不堪,一夕恐成过街老鼠,有道是:出来行迟早要还,执政还不如当反对党?不用再怪前朝了啦。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