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0 Sep 2019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973

16/08/2019 16:17

 敦马真的“让步”吗?


2019/08/15 光明日报/评论.

~作者:刘汉良


这相信是民主行动党在目前為华社所能争取到“虽非最好,但是肯定比现状好”的定案,即使仍如该党秘书长林冠英之前所坦承的“无法满足所有人包括来自非马来社会人士的要求”,但愿一定程度地有助於让在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爪夷书法风波”,得以暂告平息。


希盟政权内阁本週三作出最新的议决,一方面不妥协地维持从明年起在国民型学校的华小和淡小四年级国语课程纳入3页认识爪夷文的单元,但不会进行任何的考试评估,另一方面折衷地调整其落实方式,只会在家教协会、父母和学生的同意下,才能执行。


需家协父母学生同意


原有的“最终”决定曾授权教师决定教导的方式,但并未釐清有关单元是否列為选修科,因而存有模糊的空间,更遑论把它归纳為课外活动。


内阁会议这回也决定有关单元的名称改為认识爪夷文字(Tulisan Jawi),而不是爪夷书法艺术(Seni Khat),并只会选择性在基础阶段“介绍”,对象是2020年国民型小学四年级、2021年国民小学五年级,以及2022年国民型小学六年级的学生。


这不知是否意味,随着林冠英代表行动党再次提呈建议,以重新检讨有关单元课纲后,首相敦马哈迪和内阁遂作出变相的“让步”,可视為此乃希盟政权真正的“最终”决定,进而把球踢回给董教总乃至华教阵营,似是施压华社“见好就收”。


对行动党领导层来说,想必希望华社以及该党基层能够谅解地接受他们所作出的交代,并藉此紓缓甚至化解该党自“爪夷书法风波”引爆以来因面对来自党内外的大批判而承受的沉重压力。


对董教总乃至华教阵营来说,不论是希盟政权内阁所达致的“新决议”,抑或是行动党所取得的成果,依然未能顺应华社的主流民意及基本诉求,即坚决要求教育部立即撤回在国民型学校教导爪夷文的措施,确保华小和淡小的特徵不被侵蚀,而有关课纲涵盖宗教教义的元素,可能牴触联邦宪法。


但话又说回来,董教总乃至华教阵营是否考虑接受内阁的“新决议”,其大前提除了坚守本身的原则立场,也须研判这场捍卫华教的维权运动当前所出现的新形势,尤其是内阁推出这项“新”方案的时间点。


其一敦马狠批带头展开反Khat签名运动的董总為“种族主义者”,而激怒华社和朝野华基政党,顿使有关事件引起更大的争议,对问题的解决带来负面的效应;其二,随着极端政客及种族主义份子所形成的恶势力伺机搅局,企图把纯属教育课题扭曲為反马来穆斯林和反伊斯兰的种族与宗教纷争,恐将严重破坏国民的团结与和谐关係,后果委实堪虞;其三,有关方面是否旨在“灭火”,消除不利於希盟政权稳定的因素,稳住国家政局,抑或是促使华教阵营对是否接纳“新”方案產生分歧,以遂它削弱甚至分化华社抗争的力量。


也就是说,敦马这回即使愿意“让步”,看来是出自政治的考量而作出“策略性”让步。


须正确研判当前形势


或也提供联想的空间,即质疑有关方面这回以“退”為进乃属缓冲的权宜之计,以避免希盟内部的矛盾激化,但它想方设法寻求打破华小不变质防线缺口的既订“隐议程”并未放弃,华教阵营尤其是董教总有须保持高度警惕。


际此关键性时刻,华教阵营尤其是董教总切勿误判形势而作出有违华教事业大局的关键性决定,而关键在於在不放弃华社的基本诉求下,务实对待及伸缩性处理内阁推出的“新”方案,既不向种族主义和极端主义恶势力低头,也不让敦马持续把华社捍卫华教,尤其是维护华小不变质的正义斗争曲解為与政府搞对抗,从而在新形势下,克服种种挑战而為华教的生存与发展争取最大的利益。


 

捍卫华教不等同于种族主义


2019/08/15 星洲日报/-观点


爪夷文字书法艺术(Seni Khat)争议越演越烈,董总发动集体签名,以反对在国民型小学教导爪夷文字书法艺术,讵料却遭首相马哈迪扣上种族主义的帽子。这是一项严重的指控,尤其马哈迪身为首相,拥有极大影响力,不该对一个重要的华教组织贴上如此负面的标签。


马哈迪对董总的抨击,对解决爪夷文字书法艺术争议不但没有帮助,还火上浇油,越烧越盛。玻璃市宗教司阿斯里随后也在脸书发文指控董总是极端组织的颠覆分子,所带来的威胁和恐怖分子相等。此外,还有组织在网上发起联署,要求把董总列为不合法组织。


把反对者标签为种族主义是不恰当的,而且已经模糊了课题的焦点。别忘了,反对这项措施的并不只是董总与华社,其他族群当中也有异议者。在新马来西亚,不该再出现这种扣帽子的政治伎俩,任何的争议都应该依循理性的路线,通过交流的平台,达致互相理解,缔造共识。


马哈迪须了解,捍卫华教并不等于种族主义。董总向来站在前线,以捍卫华教为己任,为华社、华教作出贡献,这种守护民族教育的努力,与种族主义根本是两码事。董总反对华小教导爪夷文字书法艺术、反对落实宏愿学校,也是基于同样的原则,而且符合华社的意愿。事实上,华社与董总站同一阵线,反对华小教导爪夷文字书法艺术,这个立场非常鲜明。


与其抨击董总,马哈迪不如反省为何董总会有如此反应,并在这个基础上与董总进行沟通。毕竟,作为一个民选政府,希盟应该聆听民意,在理性交流的基础上建立共识,而非一意孤行,充耳不闻华社的声音。


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种族国家,然则在新马来西亚的氛围下,政府与政治人物应该以全民角度看待问题,不要动辄扯上种族因素,扣上种族主义帽子。尤其是当权者更应该以身作则,引领国家走出种族政策的泥淖,跨越族群的藩篱。


必须强调,捍卫华教并没有错,更不是种族主义,一切应回归理性,妥当处理;乱扣帽子只会激化争议,于事无济。

  


Khat不足Khat有餘


2019/08/15 光明日报/评论

~作者:康华


教长马智礼宣佈内阁议决,华淡小四年级爪夷书法(Khat)课明年照跑,页数从原本的6页减至3页,不会有测验或考试,老师可决定在课堂的教学方式。


可能因為先入為主,不少中英媒体当时报导Khat不再是必修课而是列為选修课,包括林冠英后来的文告也这麼提,副教长张念群也回应指马智礼说是选修(Secara Pilihan),并强调这是“非强制性”的。


觉得马智礼所谓的Secara Pilihan,应该是指老师可以决定Khat的教法,而不是学生可以选择要不要上课,他只说老师可以“决定教学方式”,根本没有说学生可以“选择不要上课”。可以想像,就算是学生不想上课,他都要乖乖地坐在课室裡听老师“介绍”爪夷书法,不能离开课室。


有在场的记者向教长提问,老师是否可以选择不教或学生可以选择不学此单元,教长没有正面回答,只说Khat会被纳入国文课本,交由老师发挥创意。教长含糊其辞,难怪有些媒体就“想当然耳”,Khat书法是选修课了。


总之,学校还是要从小四开始“介绍”Khat书法,老师要怎麼教是他的事,总之学生们没有选择,还是要在课室裡听课。


那小五和小六的国文课程呢?根据教育部发表的10道问答FAQ裡,最后一道问答题有提到,小学四五六年级的学生,升上中学后从初中一至中三仍会继续接受爪夷书法课程。


加深各方面猜疑和不信任


如果小四课程仅是“介绍书法”,接着的小五小六以及初中一至三的课程内容,还是继续“介绍”下去吗?这些都没有明确的说明,教育部有必要在此课题上再进一步釐清。至於东马两州是否可以拒绝将Khat书法纳入国文课程?马智礼反问记者,它们还在马来西亚吧?意即东马不可例外。


值得注意的是,爪夷书法课题也引起了国小非巫裔家长的不满。


不要忘记在国小就读的未必都是马来学生,也有其他族群的家长将他们的孩子送入国小,这在东马尤其普遍,尤其是在沙巴,嘉杜土著等族群大部分都不是穆斯林,他们的孩子大部分都在国小读书。同样的,也有华裔家长将孩子送去国小。依据马智礼的说法,不同於华淡小,国小的国文老师就不能自行决定Khat书法的教学方式,所以在国小将是“强制性”的教学,不会仅有3页的课程,也会纳入测验和考试。


国小的非巫裔家长已因此高呼不公平,指责政府持双重标準,何以华淡小可在Khat课题上“享有特权”,国小却是“强制性”。


政府在处理爪夷书法课题上,可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餘”,无法让民心满意也就罢了,还加深各方面的猜疑和不信任。这在促进各族群间的和谐与和平共处,只有破坏,没有进步。

  


 KHAT风波的吊诡:不灭火的消防员


2019/08/15 星洲日报/言路

~作者:张庆禄


站在希盟的角度去检视“爪夷文字书法艺术”(Khat)风波,会发现当中的吊诡之处。


这起风波,越演越烈,大有变成种族课题之趋势。问题是,希盟领导人兼首相马哈迪没有能力阻止风波恶化吗?撤销华淡小国文课本中的几页“爪夷文字书法艺术”单元,有如此困难吗?展延这项措施,会引起马来社会铺天盖地的反弹吗?不会。毕竟马来社会也有异议的声音。可是来自土团党的教育部长马智礼却未对此课题灭火,而马哈迪更是火上加油,为反对此措施的董总扣上种族主义的帽子。


火势越烧越大……慢着,马哈迪不是应该扮演消防员的角色,迅速灭火的吗?任何一个懂得衡量政治利益、控制风险的联盟领导人都不会任由这个课题延烧,冲击联盟的支持率,但马哈迪却反道而行。


这就是事件发展的诡异之处。“爪夷文字书法艺术”风波在华社卷起千层浪,对行动党造成极大冲击,连带影响了希盟的支持率。可是马哈迪却未及时采取行动,制止风波恶化,反而推波助澜。来自土团党的企业发展部长莫哈末礼端尤索夫趁势发表种族言论,称马来人过去对“种族主义的群体”提出的要求妥协太多,是时候挺身捍卫马来文化。而巫统领袖也附和马哈迪言论,为种族主义火焰添油加柴。


种种迹象显示,马哈迪又再故伎重施,大打种族牌。希盟强调多元开明,这岂非背道而驰?抱歉,那是公正党、行动党与诚信党口中的希盟,土团党从来就是种族主义政党。因此,希盟的竞选宣言到了马哈迪手上就成了一纸参考项目,不是圣经。


马哈迪与土团党有自己的盘算。若真按照希盟的布局,马哈迪退位,让安华接棒大展拳脚,政局会更稳定,而且在标榜多元的公正党主导下,能压制种族主义的蔓延,有利于建构种族和谐;但这对马哈迪/土团党有啥好处?马哈迪下台、土团党逐渐被边缘化,这显然并非他们乐见的结局。简言之,希盟的整体利益并不等同于马哈迪/土团党的个体利益。希盟内部也存在竞争,马哈迪要增强土团党的力量,压制其他成员党的势力。


教人忧虑的是,在野的巫统与伊斯兰党已高举种族与宗教旗帜,在朝的马哈迪/土团党若继续操弄种族伎俩,恐会激化种族矛盾,影响社会和谐。任何政治人物或政党都有权利追逐自己的利益,然而却不该以社会和谐及国家发展作为代价。这个道理,领导人都懂,但如前所言,社会的整体利益,不等于他的个体利益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