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6 Dec 2019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971

14/08/2019 15:45

 敦马还是“很种族”?


2019/08/14 光明日报/好评

~文:刘汉良


真的是几十年如一日,在二度拜相的敦马哈迪的心目中,一直坚持和坚决捍卫华教的董总至今还是“很种族”。


在回应董总带头展开签名运动以示反对教育部从明年起在华小和淡小四年级国文课纳入爪夷书法(Seni Khat)单元,敦马再度狠批董总為“种族主义者”,并直指董总总是跟政府唱反调。


狠批董总与政府唱反调


董总是否是“种族主义者”,对华社来说公道自在人心,但若说敦马“很种族”的本性难改,显然有稽可查,甚至可追溯至他首次主政期间。


由於敦马对他在第一次任相期间所发生的“华小高职事件”,而展开“茅草行动”大逮捕,残酷镇压和逼害华教人士,至今仍諉责和拒绝向华社道歉,他因而早在我国歷史留下骂名。


或是因為如此,敦马这回再把“种族主义者”的大帽子,扣到董总的头上,华社尤其是董总想必不会感到意外,也无需愤慨不已。


时任教育部长的马哈迪於19751027日接见董教总代表时曾警告时任董总主席林晃昇:统考引起种族紧张,破坏团结,如果你们不取消统考,那政府只能採取“行动”(意指逮捕);第二次主政的敦马於今年14日主持希盟主席理事会会议后曾声称“要政府承认统考文凭,只需签个名就行,但必须顾及马来人的感受及敏感性”。


董教总将连同10个华团及淡米尔教育组织基於在学校推行非穆斯林学生学习Khat的措施,不仅令非穆斯林社群无法接受,可能也会牴触联邦宪法,而展开一项签名运动,以示维护全民利益及社会和谐。


这项跨族群的维权运动也获得开明的马来学者及前政党领袖力挺,如今竟不幸被曾获民主行动党实权领袖林吉祥及该党权贵誉為全民首相的敦马窄化為种族主义行径,真的是悲哉!哀哉!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本週一宣称随著事态的最新发展以及与民眾进一步磋商,并获得反馈之后,他将於本週三的内阁会议中,再次提呈建议,以重新检讨在国民型学校四年级课本介绍爪夷书法的课纲;詎料敦马随即於同一天把领衔发起反Khat签名运动的董总标签為“种族主义者”,不知会否顿使这位财政部长深感尷尬。


这也反映出行动党在“爪夷书法风波”因面对来自党内外的压力,而渐告承受不住,不得不再向希盟政权传达华社的民意和华教阵营的诉求。


假设行动党今时今日仍在野,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以及该党其他领导人必定坚决力挺董总,并替它抗辩,向敦马给予狠狠的反击,而如今这个批判敦马的反对党角色已交由当年向敦马唯唯诺诺的马华和民政党扮演,可说是极為反讽。


尤有进者,敦马似是记“恨”犹新,他翻旧账般“佐证”董总早已抱持抵制政府欲加强各族团结的努力。


敦马“举例”说,“以前我们要设立宏愿学校,把华小、淡小和国民学校放在一个校园裡,但董总拒绝,据知因為董总害怕自己的孩子跟马来人接触,所以董总不喜欢马来人。”,他抨击董总什麼都反对,对政府的什麼决定都不曾同意。


不满董总反对宏愿学校


在第一次主政时曾试图力推“宏愿学校”计划的敦马,在他二度拜相后就迫不及待地表示有意重新探讨落实这项政策的可能性。


儘管敦马重申设立“宏愿学校”并非要废除多元流教育,但董总和教总因质疑这项计划将导致华小变质,以实现“统一”各源流学校的最终目标,因而极力反对有关政策。


自“爪夷书法风波”引爆以来,种族主义和极端主义恶势力伺机把此课题扭曲為反马来穆斯林和反伊斯兰的纷争,如今随著敦马“种族化”反Khat的签名运动,其结果一方面可能让种族主义和极端主义恶势力的气燄更為嚣张,另一方面恐将使整个事件“火上加油”而愈加复杂化,陷入僵局,难以寻找可行的解决方案。


无论如何,在新的严峻形势下,华教阵营和华社更须坚定立场,团结一致去应对考验与挑战。


 

选修选教分不清


2019/08/14 南洋商报/言论

~作者:罗汉洲


爪夷书法课题纷纷攘攘了十多天后,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终于出场了,他宣布华淡小四年级的爪夷书法课照原定计划落实,只是页数减至3页,不考试,由教师决定要不要教,也由教师决定怎么样教法。


于是有人说教长已为华社解除忧虑,把爪夷书法课列为选修科。但且慢,请深入思量,教长可能在无意之中已为华教埋下祸根。因为由教师而不是由校长或家长决定要不要教爪夷书法,意味着华淡小爪夷书法课不是选修科,而是教师的选教科,如果教师决定要教,学生就必须读,没得好“选”,这哪里是选修科?且教师已得到教育部长授权,他们要怎么样教都可以,这点更令人担心,到时别说校长和家长,即连教育部副部长也无权干涉。


华小国语教师数以千计,谁能确保他们都不向学生“介绍”爪夷文?我们千万别一厢情愿往好的那方面想,以为教师肯定不教爪夷文。


教长应明确交代


还有就是,五六年级的爪夷课又怎么样呢?教长没有提到,是不是按原定计划推行,属于必修必考科,华社能不担心么?教育部长应给一个明确的交代。


另一方面,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说仇视爪夷文者就是回教敌人;马来学者阿兹里拉曼说,Khat是推广可兰经的回教书法,证明爪夷文与回教有血肉相连的关系,那些说爪夷文与宗教无关的人在说瞎话。


实际上,华人反对在华小教导爪夷书法,并非是害怕学了爪夷书法就会变成回教徒,更不是不要“更像马来西亚人”,而是华小生须读三种语文,压力很大,功课又多,所以不能再增加华小生的负担。何况吸取了华文中学改制,以及全津贴学校承诺的落空,加上前朝政府答应每年给拉曼大学3000万至6000万的拨款也给砍剩550万,华教所遭遇的尽多言而无信,所以华社有理由担心爪夷文课是华小的达摩克里斯头上之剑,最终令华小变质,名存实亡。


所以可以说,华淡小的爪夷文课题仍未解决,除非撤除有关课文。


财长林冠英说,内阁的决策不能让每个人都满意。这话没道理,所谓满意或不满意,须以当事人的感受为准,比如屋主很满意工匠对他房子的装修工作,我们旁人就无权表示不满意。此次问题既纯属华淡小的事,当然一切以华印人满不满意为准,别人没有满不满意的权利。


至于潘俭伟,如果他了解华教在独立后所受到的种种委屈,他就应该不会说华人的反应敏感到好像天塌下来,如果他了解历届政府对华教的言而无信,他应该不会说我们的反应不理性,难道他潘先生才是有理性的“智者”?


最后,请问最资深国会议员林吉祥老伯伯,你选区附近的亚罗拉新村换路牌,删掉原有的华文字,却保留不具官方地位的爪夷文,这是很不公平的事,也不符马来西亚精神,不应该发生在希盟执政的州属,林老伯你有以马来西亚人的身分去纠正这不公平的事吗?还有尊贵的刘镇东副部长,你有去处理,以加强互信吗?


 

爪夷文书法争议与执政党信任赤字


2019/08/14 《透视大马》评论


在爪夷文事件上,不安的炸弹被引爆后,已经伤及众多的民众,要安抚民众的情绪,不是一时三刻能做到的。(图:欧新社)


爪夷文书法艺术持续不断的争议,暴露了希望联盟政府与长期以来被认为是布城最坚定的支持者——华社之间的信任赤字。


随着希盟政府没有履行承诺,让国家高等教育基金贷款者延迟还债、承认统考(UEC)及分配更多大学预科班非土著名额,导致对政府日益失去信心。


政治分析员指出,此次危机还暴露出华裔为主的行动党内部分裂,两个派系试图制定新马来西亚的方向。


智库政改研究所(KPRU)政治分析员王维兴指出,一个派系的领导与支持者把行动党视为更强大的马华,有效执行与满足华社需求,另一个组人则希望行动党更倾向于马来西亚人的观点,代表所有社群。


分析员与行动党领袖指出,希盟与行动党如何解决这些危机,将影响他们在马来人与华人的地位,以及他们在第15届全国大选的胜算。


王维兴说:“在我看来,这是509政治更迭后,行动党所面对最严重的课题。”


土著团结党青年团促请政府查禁董总,并且形容该组织发动反爪夷书法课联署活动,是“邪恶的做法”。(档案照:透视大马)


爪夷文书法艺术课题及反对声可被视为华社对希盟逐渐增加的愤怒。


“这是继没有承认统考与大学预科班固打问题后最后一根稻草。”


“但是希盟陷入了两难,在爪夷文书法艺术课题上,如果U转,马来人将会对他们发火,可若继续,一部分华社将会离弃他们。”


“不过,不管他们做出什么决定,希盟都会失去一部分民众的信任。”


火上加油


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希盟通过承诺获得将近85%的华人票,与竞争对手国阵相比,这是更好的表达他们关切的声音。


希盟与行动党承诺政府将会承认统考,而这也是华教组织与独中家长长久以来的要求。


然而在希盟组成政府后,他们对承认统考一事却动摇,以及拒绝增加非土著的大学预科班名额固打。


王维兴说:“行动党支持者以为,以该党仅仅41位国会议员的力量,足以推动政府的改革,但是他们不知道,希盟是一个平等的联盟。”


他说,当政府议决小学四年级学生仍需学习3页的爪夷文书法时,该社群认为够了。


希盟通过承诺获得将近85%的华人票,与竞争对手国阵相比,这是更好的表达他们关切的声音。(档案图:透视大马)


雪州行动党领袖刘天球指出,不管是行动党或希盟友党——诚信党、公正党及土团党,在小学四年级学习爪夷文书法政策上都没有被咨询过。


这名雪州行动党秘书说:“所以最初的教育课题已变成威胁社会和谐的政治问题。”


教育部在传递有关政策讯息予教育团体及公众时处理不当。


“更糟糕的是,当(首相)马哈迪批董总种族主义时,这一切如火上加油。”


U转避免加剧争议


支持者对行动党有多愤怒,可从党元老林吉祥在其选区依斯干达公主城一项活动中遭嘘看出。


刘天球说:“对着他大喊大叫是不公平的,但这就是人们愤怒时的行为。”


政治学者黄进发指出,这些愤怒可能会转化成行动党在第15届全国大选失去的选票。


他也是双威大学Jeffery Sachs永续发展中心研究员,他说:“尤其在加入18岁至21岁的新选民后,许多行动党的选区,将不再是以华裔选民为主,而是成为混合选区。”


“在这些属于未知数的新选民影响下,加上华裔投票率降,恐怕会使行动党的堡垒区沦为边缘区。”


无论如何,刘天球认为,如果政府准备在爪夷文书法课题的决定上U转,华社的愤怒仍然可获得控制与减少。


他说,如果政府在关于种族主义的全球人权条约课题上可U转,在爪夷文书法课题上一样可以这么做。


希盟政府在马来穆斯林团体的强烈抗议后,撤销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


“撞墙前最好先U转。”


 

华社又当“救火员”


2019/08/14 南洋商报/言论

~作者:墨雪


超过半个世纪以来,在教育语文方面华社一直扮演着救火员的角色。这个角色虽非华社所愿,但为了维护我国多元种族在联邦宪法上的权益,为了多元语文教育的可持续性发展,华社不得不持续做这种既“无奈”而又艰苦奋斗的救火员的工作。


近日,教育部欲在国民型小学四年级至六年级马来文课程,植入学习爪夷书法课程,又再次挑起华社的敏感神经,抗议和不满之声四起。反对党和部分执政党的国、州议员亦公开表达反对的声音。


教育部对该项课程的解释是,此举可让国民型小学生“鉴赏”爪夷书法艺术。唯,就国民型华小而言,三语学习的负担已够沉重,学生哪有多余的精力和时间去“鉴赏”既陌生又难懂的爪夷文书法艺术?


根据私立大学教授达祖丁的说法,若以“鉴赏”和“趣味”为由而学习爪夷文,未免局限了“鉴赏”语文的选项与格局。


毕竟在我国可供鉴赏的语文,肯定不仅是爪夷。


比爪夷更早之前的梵文文明的Palava文,亦有值得学习的地方。他指出学习爪夷,对小学生的未来有何益处?


培养鉴赏未必需纳入正课


达祖丁教授认为培养鉴赏未必需纳入正课,更不应强制进行,尤其是在小学阶段。相反的,若有人为了兴趣而去学习,则可取得事半功倍之效。


随着林冠英称会再呈内阁检讨,我们不明教育部最后会作出怎样的决定,但可以肯定的是有关欲推展的课程已激起民间的千层浪!尤教华社感到失望和难过的是,为何政府的教育措施总让人感到可能会含有的“隐议程”?为何老是推出可引起争议的议题,让国人,尤其是少数族群陷入不安的忐忑中?这些都易以引起族群间不满的情绪。


说实在的,长期的救火行动已耗费了许许多多的精力、时间,以及无数的物力及财力。但是为了维护我国多元文化与教育的健全发展,以及少数族群自由学习语文该受到的应有尊重,我们不得不这样做。


我们殷切期盼这次国民型小学四年级至六年级马来文课程,植入学习爪夷书法的课程所引发的争议,能够获得妥善而圆满的处理并解决。


勿让华社再为多元教育的课题而长期处在疲于奔命的状态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