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5 Aug 2019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970

14/08/2019 07:44

 需全民力量共卡爪夷文字


2019/08/13 光华日报/评论

~文:黄伟益


针对爪夷文字的不满声音,华社及印裔社会其实是不遑多让的。投身华教运动数十年的槟威董联会顾问许海明甚至告诉我们,华社对爪夷文字政策不满而酿成的危机,其严重程度甚至比1987年华小高职事件更严重。


跟这次爪夷文字政策所引起的快热程度,当年的华小高职事件乃是个别组织的行动,而民间当时的反应还是慢热的。反观这次的爪夷文字争论,确实影响并激发很多个人的行动,甚至还造成了火烧连环船的效应。


在跟华教人士交流的过程中,我们不难发现很多人根本无法分辨JAWI(爪夷文字)及KHAT(爪夷文字书法)之间的异同。其实,这是一体之两面。爪夷文字若取其读音写成马来文时,这就是爪夷文字;若爪夷文字以阿拉伯文来书写,这就是所谓用来推广可兰经的爪夷文字书法。


若我们反对爪夷文字,这会引起马来族群的强烈反弹;若我们纯粹反对KHAT,或许还能获得一些态度理性的穆斯林所理解。不管怎样,在华社还无法厘清JAWIKHAT之间的异同之前,绝大多数人还是不敢贸然接受爪夷文字纳入华小课本当中。


这就不难解释为何董教总要采取“先搁置,再讨论”的立场。毕竟,这种立场既不会开罪马来族群,也不会得罪一些宗教极端的狂热分子。但是,许多人在讨论时或有一些媒体在报道时,总会不知不觉将之说成爪夷文,进而引伸为反对爪夷文,我们将会不知觉掉入这些陷阱之中。


如今,没有人会再正视当初是谁把爪夷文字引入国民型小学(包括华小及淡小)四至六年级课本的事实。事实上,2015921日所召开的第208次教育规划会议,当时主持会议的教育部长马哈兹卡立,以及出席会议的两位教育部副部长,即来自马华的张盛闻及印度国大党的卡马拉纳登,皆同意把爪夷文字书写纳入这些新课本当中。


不过,当教育课题跟宗教扯上关系时,这会导致族群之间的关系更为紧张。至于会否引发像早年的茅草行动,我虽然持以否定的态度,但大家还是要有所警惕才行。当然,我不会同意首相马哈迪指董教总乃种族主义之言论,但是董教总在难以分清楚JAWIKHAT的情况下,即以反对爪夷文作为整个反对运动的主轴,确实会引来许多不必要的反扑力量。


马哈迪可以对董教总有成见,马来族群或宗教极端分子可以藉机反弹,但是华社当下的心声,当权者绝对不能充耳不闻。当然,身为财政部长的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罕见地在内阁会议前发布文告表明,愿意在紧接下来召开的内阁会议再表达非马来社群的担忧,并寻求检讨将爪夷文字纳入华小及淡小课本的政策,这种勇气确实需要我们来鼓舞。


不过,这个将由马哈迪亲身主持的内阁会议,会否如上一次由副首相旺阿兹莎所主持的内阁会议般顺利,或者反对来推翻前一次会议的决议案,其结果是耐人寻味的。但愿我们其他身在内阁的友党同僚,能够为非马来社群发出不同的声音,一起借力来卡住现行的爪夷文字政策吧!


 

何谓“不强制”、“不学习”、“选修科”?


2019/08/13 星洲日报/大柔佛

~作者:雨花石


林吉祥国会议员认为,“在国民型小学落实学习爪夷文的政策,已从“三要”修改至“三不”,即不强制、不考试、不学习,如今变成是选修科,也是一项进步。“(新闻见11.8.2019星洲日报)。


林吉祥言下之意,希盟政府为华社做了很多!


恕笔者愚昧,林老的谈话如丈八金刚,令人摸不著头脑,老人家是词不达意吗?还是坐上了执政党的交椅,太舒适了,懒得多了解实况才发言,抑或认为身为执政党,就能肆无忌惮,把华社的隐忧当猴戏来耍?


何谓“不强制”、“不学习”、“选修科”?


林老是不是知道,2016年教育部第8项专业通令(SPI. KPM. BILANGAN 8 TAHUN 2016 )阐明关于2017年开始在小学一年级实行KSSR Semakan 2017)的详情?该通令清楚列明马来文(国文)(Bahasa Melayu)是必修科(Mata Pelajaran Teras),意即学生一定要学习的科目。


笔者不明白的是,既然是必修科目,就是:“老师一定要教,学生一定要学”的科目。为何尊贵的林吉祥竟然说是“选修科”,颠倒是非黑白?


马来文是“必修”科目是不容置疑的,“爪夷文字书法艺术”单元被编入马来文课本,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被编进课本里的单元就得学习!因此,林老所谓的“不强制”、“选修科”、“不学习”简直是一派胡言乱语,皆不成立!


这是一个不容狡辩的事实,请不要蒙骗华社,更不能为了个人的政治利益而忽悠华社。


难道说:学生可以在上马来文课时,自由选择是否要学习“爪夷文字书法艺术”?请问尊贵的林吉祥,这是您对“不强制”、“选修科”、“不学习”的诠释吗?


如果学子选择不要学,他们“何去何从”?在班上做其他课业,充耳不闻?或到图书馆去读故事书?到礼堂玩乐?或到食堂吃东西?这些选择不学习“爪夷文字书法艺术”的学生,一定快乐似神仙!


倘若真的可以在上课时溜出课室,教育部是否有考虑到可能衍生的纪律问题?甚至学生安全问题?


鉴于此,若是学生能自由选择学与不学,请白纸黑字,明言规定!


若是,也将沦为教育界的笑柄,必修科目,竟然还可以纳入“选修”单元!


什么时候,我国新政府竟然这么有创意,能够颠覆正常运作,简直就是高思维教学(KBAT)的先驱,令人佩服得五体投地。若教育制度被“搞”到如此这般,是天大的笑话。


我国教育政策的实施,是以1996年教育法令(Akta Pendidikan 1996)为根据,并依据情况需要辅以教育部“专业通令”或函件(Surat PekelilingSurat Siaran) 等,都是白纸黑字,明文规定的官方书信,作为学校行政或管理参阅或依据的官方文件。


当官者口头发表的意见、看法或承诺,反反复复者有之,匪夷所思者有之,过后诬赖媒体报章错误诠释者有之。有鉴于此,请发出详细官方文件以佐证,别让教师无所适从,让学生太沉重!


因为,政客自圆其说,“自己讲自己爽”的个人看法,相信你的才是笨蛋!


总结一句话,执政者不能一味以蒙过去的说辞隐瞒真相,华社既然让尔等改朝换代,尔等就要开诚布公踏实为民服务,才不会辜负选民的委托。


切记,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爪夷文学书法艺术教不教?


2019/08/13 星洲日报/东海岸

~作者:郑佩琴·


华小和淡小四年级国语课增加爪夷文字书法艺术(Khat)事件延烧至今已超过2个星期,引起极大的争议。教育部在聆听各界回响后,也作出让步,将从原本的“三要”,修改至“三不”,即不强制、不考试、不学习。


华社和印裔社会对此修正政策仍不买单,有者认为这是以退为进,温水煮青蛙的策略,而且也未解决问题,反将问题和主导权抛给教师。


Khat虽然列为选修课,交由老师决定教或不教,教育部正副部长也回应“老师不教导,也不会受到对付”。可是,谁敢保证没有教导Khat课程的老师真的不会受到对付?如果老师不教,是不是意味著没这个学习的必要?那么又为什么不能直接撤销?


在这一阵反对声浪中,老师没有收到明确指示,还真的不知该如何执行,非常难为。


不过,在一些华小,国语科老师为巫裔老师,他们部分懂得爪夷文或拥有相关背景,在教导爪夷文字书法艺术方面,当然不成问题。可是,这也是华社一大隐忧,担心一旦缺口开打后,阿拉伯文化开始入侵华校、往后教学课本或会出现宗教元素,以致华小和淡小慢慢变质。


再说,小四的学习课程繁重,还有学习道路安全课程、公民意识课程,如今还增设爪夷文书法,这种“Rojak”式的臃肿课程,不仅让学生喘不过气,连负责教导的老师也要被迫加快脚步,追赶课程。这些额外的教学元素,是否真的有助提升学生掌握国语能力,而爪夷文的实用价值又有多高?


虽说教育部授权老师如何教导Khat,可是最终决策者还是教育部,理应给予校方一个明确的指示去执行,以及采取积极的态度去应对非穆斯林的不满,而不是把问题抛给老师!这未免也太为难老师了吧!


 

从爪夷文课题看透的事实


2019/08/13 星洲日报/大霹雳

~作者:陈世传·


爪夷文字书法艺术课题仍闹得沸沸扬扬,在这里我不想谈这课题的对或错,只想谈从这事件中看到或折射出来的一些“事实”。


首先,在事件成为课题后,行动党一些人民代议士,即国州议员和支部发表了联署声明表达他们反对的立场。意外的是,引起关注的不是联署声明中表达的反对理由,而是参与联署及没有参与联署的行动党全国国州议员(人民代议士)的名单。


若是从民主体制讲求的民意基础作为探讨,人民代议士的立场确实应该以“民意为先”,但从平面媒体及社交媒体上,几乎一面倒持反对立场的“民意”,再与参与联署的人民代议士人数做对比的话,无疑的,民意并未为先,更没有获得彰显。


当然,没有参与联署的人民代议士可以这么说:在事件还未明朗化,而且社交媒体上的网民言论或立场,不能准确代表民意的立论上,他们没有或还没有参与联署,固然也有理据所在,因此若就此怪罪人民代议士,也显得说不过去。


但,有两名来自霹雳州的州议员,在第一时间参加联署,岂料才相隔一天,这两名州议员却又自发文告来个“急转弯”撤销联署,结果引起一片议论。


另一边厢,首相敦马哈迪也对这项课题的争议作出表态,他说:“政府不曾反对中文字或中文书法,它是我国的一项特色,因此教育部明年在国民型小学四年级马来文课程推行介绍爪夷文书法艺术元素课程的政策,可以照跑。”


敦马的谈话,固然没有受到华社或华裔人民的欢迎,甚至引来一片骂声,但若回顾历史,以及敦马过去数十年的立场及谈话,可以佐证敦马说的是实话,他并没有因为要讨好华社,而发表了与他的一贯立场背道而驰的谈话。


因此我认为,网络上一些或很多在批评及责骂敦马的言论,并没有太强的立基点,原因就在于敦马的政治理念或治国理念,一直以来都不曾改变,有的话,那也只是曾被“美化”了吧?


更何况,华社相信或想像敦马的改变,事实上也都是华社的一厢情愿而已,怪不了人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