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5 Aug 2019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969

13/08/2019 14:05

 坚守母语教育底线


2019/08/12 星洲日报/大都会

~作者:陈佩莉


教育部日前宣布在国民型小学四年级国文科中教导爪夷文字书法艺术一事势在必行,虽说只是让学生“认识”而非“学习”,不会有考试及评估,同时也将交由老师决定教导,但依然引起华社及印社的反对声浪。


华社普遍上都拒绝爪夷文字书法艺术进入华小,并称华小不能再打开这个缺口,否则将会为我们的母语教育带来后患无穷。


我对爪夷文字书法艺术并不反感,认为学习多一项了解友族同胞的文化并无碍,但却深深明白华社对于这项课题的担忧。


在《大都会》社区报负责华校采访多年,曾访过雪隆区内无数的华校,从各校的历史背景中也了解我国华教百年来的发展上一直走得战战兢兢,在先贤的努力及捍卫下才有今日的成果。


母语教育或华小都是华社最后的底线,华社坚守宪法赋予我们母语教育的权利,多年来却屡屡遭遇不公平的待遇,无论在前朝政府或是更换政府后,不少华小却依然面对拨款或经济上的问题。


再说,承认独中统考迟迟走不完那一哩路,如今却要在母语教育中列入爪夷文字书法;既然现有的五年级课本已有介绍的课程,为何还要重新在四年级课本上介绍,甚至还要持续在五年级及六年级课程上推行,你说怎么会不触动华社的敏感神经?


可能就如不少行动党领导或部长副部长所说,华社确实对爪夷文字书法不了解,过于敏感及惊弓之鸟,但难道华社的敏感及惊弓之鸟不是政府所造成的吗?


 

什么是爪夷文书(Khat)?


2019/08/12 光华日报/评论

~文:黄志毅


我上一篇的专栏中已提及近年我国正朝向更为保守的方向,也分享了我国的政治格局如何影响国人的思想日趋走向保守的思维。


尽管种族、宗教和性别这些课题在我国而言属敏感课题,但它一直是许多马来西亚人非常重要和关注的话题。


最近闹得沸沸扬扬,非常火热的课题已证明了我国确实走向比以往更保守的方向。


截至上星期,仍然有人不知道或关心什么是爪夷文书法艺术(Khat)。没有人理会何谓爪夷文书法。


今天,每个人似乎都已成为爪夷文书法艺术(Khat)的专家。似乎很多人都知道其历史,它的用途,它与我们的文化和艺术有什么关系,以及许多其他非主要的相关细节。


无论是在报章上、在我的社交媒体中、咖啡馆和美食广场,甚至是Grab出租车上,Khat这课题皆成为这些地方人民主要的话题。


这得归功和感谢我们的教育部,因为教育部透过这课题促进了马来西亚人的联系。


但,这是否会分散国民对一些的课题的注意力吗?


对我,或对许多大马人而言,Khat在我们的教育系统内是不怎么重要的,但在过去的一周,它已成为人们最重要的讨论课题。


当下,这课题是那么的重要,重要到我们可能已经忘记了其它或早前所发生的一些课题或丑闻事件。


我们不再关心谁是男男性爱短片的主角是谁了;我们不再理会稀土是否会继续污染我国国土,也不再关注若洋垃圾继续送到我国,什么事情会发生?还是,我们更为关心推出第三国产车的进展?我们是否已停止讨论将在槟岛南部填有3个岛的事件?我们已允许18岁国民有投票权,但我们是否做了一些事,是教育这批年轻人有关我国政治和治理的方式?


刚刚提及的这些课题都是非常重要的课题,我们应该讨论和索取民众对这些课题的看法和意见。


大马国民已走向错误的轨道,一直讨论那些本来就不应该发生的问题。


为何要强制小学生学Khat ?为何我们不把它列为学生可以选择性修读的科目?


我承认学生学多一些东西是好的,但目前他们要学的科目是不是太多了呢?学生们是否能应付和学习他们完全不懂的新事物,因而感到负担和压力呢?这不是说学习英文书法,而是学他们从来未学习过的语文书法。


请别误会我的意思,我并不是反对爪夷文书法。我认为它是美丽的艺术文字,人们可以学习的。但,我反对强制性在小学学习,这会给孩子们带来更大的压力。


过去数十年,我们不是在讨论如何教育我们的孩子如何学习和掌握批判性的思维技能吗?我们现在应该着重于这一点,而不是强制性的要孩子学习Khat。或者,当局可以将我们的教育制度或方针提升至更为符合实际和现今全球市场的需求。


另外,更具讽刺性的是,我们的行动党部长郭素沁曾在2018年抗议,反对在吉隆坡放有爪夷文路牌。而,今天,他们(行动党)在政府体制内,却是要强制性的在华淡小教小学生学爪夷文书法艺术(Khat)。因此,这项决定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是为了吸引更多马来选票?


教育部或希盟政府作出这一切的决定是不必要的决策!所有现今推动的签署请愿书、反对强制性学习爪夷文书法艺术的运动和集会等,统统都可以避免的,也不必要进行的。然而,就因为当局这项强制性的决定,让这一切活动都必须推行。


我们希望不会有不负责任的政治人物将此课题转为种族课题,进而捞取政治筹码。


再一次的强调,我们必须集中和关注于那些重要和必须尽快处理的问题。


 

爪夷文书法的宗教问题


2019/08/13 东方日报/评论

 ~作者:郑庭河


在支持或不反对国民型学校khat(爪夷文书法)艺术教学的朋友之中,有的提出爪夷文不过是一种书写系统,不能把认知或学习khat和宗教同化扯到一块。所以他们实在无法理解为何华社某些人对此事要做“过度诠释”,而某些华社媒体也过度渲染或聚焦之,这只会显示华社的不理性、不开明、不冷静。


即便后来也有学者和宗教界人士提出传统上khat艺术即带有宗教意涵——似乎意味著学会了khat艺术,学子们更容易或习惯接触并吸收某宗教讯息——但这显然也未能说服这些朋友改变或折衷对有关教学的支持或认可立场。


将爪夷文书法世俗化


的确,只要学校里所教的khat艺术摆明并坚持走世俗路线,不掺杂宗教讯息,那就不能硬指其暗藏宗教意图。换言之,就算传统上的khat艺术含有宗教味道,但并不表示就不能纯粹作为一种书法艺术来欣赏,乃至学习。这就如传统上嘉年华(carnival)是带有宗教意涵的庆典,但后来也渐渐转化为世俗活动,所以不论什么宗教背景者,都能参与或举行嘉年华。


惟不管怎样,本人觉得华社众多人士的“敏感”和“起哄”,自然不无情有可原之处。毕竟我国的宗教化走势太过汹涌,早已碰触到众多国人最内在的神经线,所以难免会顾虑重重。许多人(包括部份穆斯林)对自80年代以来一再纵容宗教主义侵蚀世俗政体的掌权者(就算已实现政权轮替),已经无法信任。


然而,令人奇怪的是:华社对khat教学的反应,竟然还激烈过对国民学校历史教科书内容严重偏颇——尤其太著重某宗教资讯的反应。难道书法比历史教学所可能带来的思想或文化“入侵”更严重?


话说回来,无可否认,教育部长和好几位政府领导都声明khat教学并不带宗教意图及意涵,只是多年来坊间已普遍流行“政治人物不可信”的印象乃至观念,所以恐怕单是一两句声明已远不足够。


或许政府有须更明确地表达khat艺术以及爪夷文本身是“世俗”的,非哪个宗教的专利,欢迎人们自由使用之,甚至包括应用在各种宗教用途上,如说在基督教堂外墙漆上“神爱世人”的khat艺术标语,或在佛殿内挂一幅“我佛慈悲”的khat艺术匾额。如此即能能打破khat的单一宗教形象,也能全民推广khat艺术,突显多元文化的融合性,实属一举多得。


另外,过去前朝时期不允许流通马来文《圣经》和非伊斯兰教使用“阿拉”一词的案例,显然也出于部份民众“非理性”的“恐惧症”。新政府若不认可今天众人对khat的“恐惧”,那也不妨开始检讨相关决策,相信这会有助于重建人们对政府中庸、开明、公正的信任。


 

爪夷文事件与华人的生存之道


2918/08/12 星洲日报/言路

~作者:温思恳


爪夷文书法课题的浮现,再次挑起大马各族的敏感神经。


此次事件,可说是自预科班固打制之后,最为挑战华裔底线的政策。脸书上,笔者的马来友人纷纷出来公开支持教育部的决定。他们许多都是拥有硕博士头衔的讲师,或是科学研究员等。政治上,他们一直是力挺希盟的开明派马来人。


至于巫伊两党的马来支持者更不用说了,他们肯定是堅決捍卫爪夷文书法教学的。


简单的观察告诉我们,爪夷文事件或多或少,已削弱种族彼此间的友好与信任,其影响甚至不亚于大学预科班固打制。大学预科班固打制纯粹是如何划分经济蛋糕和教育拨款的问题;而爪夷文,则是马来人眼中与民族及宗教挂钩的象征,是不容被践踏的底线。


因此,教育部此次没有做出太大退让,是预料中事。回想《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公约》和《罗马规约》事件;面对马来人的反对,希盟立马撤回方案。若遵循害怕失去马来人支持的思路来看,希盟政府特别是土团,绝对是会以马来人为重。这就是大马的政治现实。


火箭在这次事件中已成为马华2.0,马华如果再次上位,也会成为火箭2.0。因为在民主的框架下,华人的低人口比例永远是要处于被挨打的局面的。以前我们怪马华,今天我们怪火箭,但最后,只可以怪自己没有看清政治现实。如果真的要改变局势,华人就需要大大添加人口。人多,自然力量大。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理性地反对教导爪夷文书法。所谓“理性化的反对”,就是要避免过度情绪化的反应,或是以极端的言辞来表达反对立场。只要民族分裂,搞到马来人大团结,巫伊两党就会趁势崛起,并给华裔带来无可翻身的结局。


想想看香港的“反送中”,不管反对者如何师出有名,只要事态发展失控,随时都可以被套上制造暴动的罪名。反对者无法抵抗巨大的中国。


因此,在明白大马华裔的政治处境之后,我们要探索什么才是华裔的最佳生存之道?


生存之道当然不可以是苟且偷生,而是要在“最小化伤害”的前提下,最大化华裔的民族利益。换句活说,该反对的事,仍然要反对。但千万不要被情绪主导,而落入政治游戏的圈套。


笔者上一篇文章提到用“四个角度来看待教育”,无非就是要用理性的声音,来安抚或淡化过度情绪化的民众反应。


什么方式才是华裔的“最佳的生存之道”?笔者当然没有答案。同样的问题也可套在所有的少数民族身上。想想看原住民,他们的待遇是如何糟糕。


如今是八月份,本应该是大马人欢庆国庆的月份。让我们一同为国家祈祷,好让大马能够早日摆脱宗教和种族主义的枷锁吧!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