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6 Dec 2019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966

12/08/2019 08:59

非书法欣赏那么简单


2019/08/11 南洋商报/言论

~作者:章龙炎


如果一切按照计划,明年上四年级的华小及淡小的,就要上“鉴赏爪夷书法”。根据最新的消息,同一批学生得在华小五、六级继续接触爪夷书法。


对我个人而言,鉴赏爪夷书法本身并不是个问题,但是在小学要强硬加入,而且还有延续,问题就没那么单纯了!我觉得好的东西,没有必要用各种莫名其妙的借口来合理化。


就我个人所了解,公元七世纪的时候,印度在马来群岛影响大,马来语使用的拼音(写)为与梵语有关的帕拉瓦字母。到了公元13世纪,回教开始在马来群岛流行,马来语的书写才被爪夷(阿拉伯)字母取代。英殖民时代,改为罗马字母拼音拼写。马来语历史不短,有1400年,为什么就只选爪夷?


其实,你只要看看马哈迪医生那一句:可以在华小学华文,为何不能学爪夷书法欣赏,就会发觉这课题的根本:在回教及巫统联手对马哈迪政权本身的威胁,马哈迪要讨好马来族群。另外一方面,当然是要转移视线—让民众避开当今政府执政无力无方向的窘境。


敦马“一箭多雕”


一句话,这完全是政治考量。一方面是向马来族群倾斜,另一方面是要向华社“示威”。


民主行动党多年来把华小及华文教育当作是主要的政治资本来源,现在的差别是华裔选民在上一届大选全力支持行动党。行动党名副其实的“代表”华人,马哈迪只要向行动党“交待”就行了。也就是说,与国阵时代华人支持率分散不一样,马哈迪这次只要抓住火箭就是“成功的一半”。


行动党会选择权力还是华社的民意?我看这个党希望左右逢源,试图以时间换空间,一边在朝,一边继续忽悠华裔选民。可是,马哈迪会允许它“左右逢源”吗?


所以,爪夷书法这个课题,其实是马哈迪“一箭多雕”的做法。


你当然会看到马来社会对此课题有不同的反应,而华社有机械反应的抬出“开明”马来人自我安慰,但都改变不了华校及华文教育(以及淡文教育)再次成为政治权力斗争的牺牲品的事实。


这个课题,已经成为一个公共议题,一个继续加深族群间不信任的议题。教育部现在是进两步退半步,允许教学方式可改,实质上还是照原定计划走。谁在这个议题是最大的得益者?暂时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地的国家受害最大。

  


那些年,上华文课


2019/08/11 星洲日报/砂拉越

~作者:谢伟欣


华小推行KHAT单元课题,在过去2周炸开了锅。


究竟KHAT适不适合在华小推行,而推行的形式该如何?我想,无论是华社、华教人士、家长,甚至是小市民的心声,政府、部长及教育部官员已清楚听到。


姑且不谈KHAT单元将从明年起纳入华小国文课本,究竟是前朝还是当今政府的错。不过,一些政治人物在华社强烈反对KHAT的情况下,却开声要华社更加包容性,公平对待各族,尊重KHAT单元的落实,这深深的刺痛我们这些在高中时期只能以选修方式完成华文科的国中生。


高中的华文科未被列入正课,华裔学子要在高中继续修读华文,就必须采取“补课”方式,每周两天在上午班下课后,在下午时段留在学校“补课”。


依稀记得,中五那年的华文课,是在每周二及周五。周二的上课时间,是上午班放学到半小时后开始。每到周二放学,我们一群选修华文科的同学,几乎用奥林比克短跑方式奔到食堂匆匆买了午餐,再边走边把食物往嘴里塞,直朝课室奔去,赶上华文科。


而每个周五,上课时间却是上午班放学的2小时后才进行,我们只能在学校找空置的课室小休或做课业。华文科结束后,原本就很少的巴士班次,加上前一班车刚好在下课前半小时开走,要等下一班巴士回家,至少等上40分钟。


而巴士往往不准点,甚至时间到了还看不到巴士踪影。我们常坐巴士亭傻等。


经过无数次空等后,我与数名同学常结伴从学校沿着马路,绕过碧湖、黄老仙师庙走路回家。


顶着午后猛烈的太阳,我们汗流浃背,肩上背着沉重的书包,我们经常埋怨,为何要如此辛苦,倘若不选修华文科不就可省去这些麻烦了吗?偶尔,我们也向老师埋怨,为何不能让我们有选择权,在正课学习华文,取代一些我们当时认为不重要,或是出来社会也用不着的一些科目。


那时候,老师常常对着我们苦笑,要我们把握学习的机会。


当年的我们,对国家教育政治懵懵懂懂,不理解教育与政治往往是挂钩的。当年的我们,心里总愤愤不平,为何华文科从来不被重视,为何同样是语文科,华文永远只能是选修科。


如今,非主流的单元,却要以“鉴赏”方式纳入正课,我只觉得凄凉。我想起了当年在烈日下,在风雨中,走在碎石路上的日子,埋怨着不公平待遇的日子。


 

张念群别在华社面前玩火


2019/08/11 南洋商报/言论

~作者:杨村镇


闹到沸沸扬扬教育部明年从华小四年级开始,推行爪夷书法课程美其名是认识及欣赏艺术,引起华社群起攻之,反对声浪此起彼落,教育部仍无动于衷。


张念群强调,这项课程只是“只介绍不考试再讨论”,要给为华裔及家长吃定心丸。是吗?就这么简单?


当前,举国上下,华裔同胞纷纷反对教育部往华小强行实施这项被有识之士视为“冷水煮青蛙”、“缺口一开、后患无穷”的教学课程,认为此举无助华小教育水平之提升。不论是从四年级的“认识”,五年级的“学习”,或六年级的“考试”,都看不出对华教发展有任何帮助,却引起广大华裔家长的担忧,往后导致华小变质,因此忧心如焚,不是无理由。


好了,说回民主行动党,尤其是来自行动党的副部长张念群,已成华社众矢之的。更有人指出,行动党众议员及党要包括秘书长林冠英,如果不及时设法,迫使希盟政府在关键时刻撤回这项教育政策,引起更多华裔选民愤怒,下届大选,恐怕不只是行动党兵败如山倒,希盟政府也因此倒台。由行动党一连三届都赢得的槟州江山也受波及甚至变色。


漠视民意一样会倒


不要忘记,5·09大选,马华输剩12州议席,而行动党则一连三届执政槟州,行动党更狂扫42109州席,是因为95%的华裔选民情归火箭。不过这不意味95%华裔选民会继续支持火箭,人民会永远认同行动党。


若然行动党与民意背道而驰,就如今次教育部漠视民意,强硬在华小落实爪夷书法课程,代表行动党的张念群与华社意愿背道而行,没有向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力争撤回此项政策,让政策乱跑,让破坏华教大门子弹乱飞,使到华裔族群把矛头指向行动党,行头党也一样会倒下,再次成为反对党。


有人认为,张念群及行动党不是不知道个中的利与弊,或许,行动党现时已有更好的应对策略,在最后关头有所改变或宣布。


无论如何,华裔不满行动党高层按兵不动,不满张念群为马智礼言论三番四次背书,甚至向华社解释,接受爪夷书法课程之实施,她已触犯众怒,也影响行动党得来不易的江山。


小心啊!行动党诸公!

  


爪夷文正外部效应?


2019/08/11 东方日报/评论

~作者:李慧珊


教育部将爪夷文书法鉴赏纳入华文与泰米尔小学的马来文科目内,可说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其文化与技能受到弘扬的族群对此当然是百般欢喜,但对于其他族群尤其华社而言,这不免让他们变得愈发忧心重重。


尽管面对民主行动党和华社组织的强烈反对,首相敦马哈迪表示,政府在四年级马来文学科中推行爪夷文书法课程的决心绝不动摇,而此计划将在明年落实。他也说道,政府坚持秉持“共同繁荣”的政策,与此同时也从未反对中文书法使用。而马来西亚也是亚洲许多国家中对华文展现高度包容的国家之一,印尼、菲律宾和泰国等国甚至不允许国民使用中文字。


但是显然,华社对于这套典型的官方说法并不买账。尽管,在多番议论后,内阁最终议决,这项措施并非强制性实行,但行动党的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由于被指没有很好地为华社争取利益,使她面对著“卖华”的指责。


当然这并不表示张副部长就是一名恶不可赦的千古罪人,她只是不幸成为了替罪羊。在族群利益纷争的背后,爪夷文书法难道真的如人们所说的分文不值吗?


政客们虽然纷纷站出来为爪夷文书法护航,并给出了许多冠冕堂皇的理由,但其中许多是站不住脚的。其中之一,学习爪夷文书法会带来共同繁荣,和平共处?


历史经验向我们表明,人们只会为了共同的利益而奋斗,而不是共同的语言。共同的语言确实能搭建有效的沟通渠道,但对于解决民众之间的根本矛盾是乏善可陈。当然还有许多无足轻重的理由,本文就不一一列举。


认识他族文化之美


千百年来,政治里的一条铁律就是说的事情不做,做的事情不说。所以千万不要轻易相信一个政客的甜言蜜语,而是要关注他的用心在哪里。在政客们心中,将爪夷文书法列入课程的唯一有力理由是对于他们而言,马来西亚某一族群的选票,比华社的选票来得值钱得多,而这不过是向他们发出其中一项信号。


由此可以推断出,爪夷文书法与其说会带来共同繁荣,倒是更有可能适得其反。但撇开了一切人们的成见以及政客的别有用心,爪夷文书法的价值倒是不菲。


事实上,在我们知情或不知情的情况下,一些零零散散的知识与技能造就了我们,提高了我们的生活素质。爪夷文书法作为历史的产物,其中蕴含了大量的智慧以及不同族群对于美的定义。这与中文书法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让学生学习他族的历史精髓有可能有效提高学生的审美能力和鉴赏能力,即使这不是政客们的初衷,但也可以算是一种正外部效应(Positive Externality)吧。让学生接触“美”的事物,未尝是一件坏事,因为世界不缺美,只是人们缺少了发现美的眼光。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