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5 Aug 2019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963

10/08/2019 13:07

 华教岂能再受摧折


2019/08/10 南洋商报/社论


教育部将于明年在国民型小学高小班级马来文科增设修习爪夷书法课程的编排,一石掀起千层浪,希盟政府里的民主行动党遭到群情汹涌的挞伐。


最后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宣布内阁的决定,把爪夷书法列为选修课,课文从6页减至3页,并由教师决定教课方式,也不会有任何考试或测验;然而仍未能抚平华社疑虑。


一堂爪夷书法课,有人说它撕破种族主义的最后一张画皮,有人说它一再显露华教绝不退让的“钉子户”精神,也有人说它坦露华教步步为营的惊恐和脆弱。


其实,问题的症结在于执政者与民间仍缺乏互信的基础,为了不让对方得寸进尺,各方都拒绝妥协,也绝不退让,这种草木皆兵的戒备,是昨日华人的困局,也是今日华人的残局。


为捍卫华教权益,避免被侵蚀、被同化、被变质,华教对“宏愿学校”及“英文教数理”的全面抗拒,为的是要尽力维护华教的血脉。


在这样的逻辑思维驱使下,华小的爪夷书法课程必然被视为缺口,必须时刻提防引狼入室,借此忧患意识和危机意识,以维护华教及防范最后防线的崩溃。


“顾全大局”的行动党领袖刘镇东要大家“打破围墙,卸下恐惧”,要从环球视野的立场看待语文教学问题,希望华族在新马来西亚精神的感召下,摈弃心防;然而网民情绪失控的亮剑,却证明行动党领导对形势的误判。


其实,从60年代华校的改制,80年代末的茅草行动,已然迫使华教的防御型体制愈趋封闭,它只能像兔子般繁殖和寻找同类,它不可能像狼那样善于寻觅,用它的鼻尖去寻找猎物,去发现市场的机会。


华教只想防卫,不想发起进攻,只图在自己圈养的领地窜跑,吃吃边界内的草;行动党要华教从险中取胜,就是要求华教像狼那样,把门大开,引狼入室,在前面堵截,然后左右包抄。


可是,60年了,独中统考文凭迄今仍未获得承认,备受歧视性政策碾压的华教,已经失去生态化的活力。


可能行动党正尝试着要为现行荒谬的教育体制解咒,要帮步步惊心的华教祛魅,然而迄今仍未摆脱历史创伤的华教,又岂能经受再次的摧折,让它耗尽最后一滴血呢?


 

华社须续向Khat说“不”


2019/08/10 光明日报/好评

~文:刘汉良


没有搁置,更遑论撤回,这是否意味在过去一个多星期来闹得沸沸扬扬的“爪夷书法风波”,恐将於可预见的未来仍无望平息,而华社尤其是华教阵营有须持续抗争。


希盟政权内阁本週三议决,教育部从明年起在国民型学校的华小和淡小四年级国文课纳入“爪夷书法艺术”(Seni Khat)单元将会照跑。


授权教师决定教导方式


教育部长马智礼本週四宣佈希盟政权内阁的“最终”决定时指出,这项教育措施的推行将与原定计划有所不同,其一“介绍”爪夷书法艺术的单元由6页减至3页,其二赋权予教师自行决定教导方式;他披露,内阁也一致决定不会通过测验或考试来评估学生对爪夷书法艺术的“认识”。


希盟政权内阁所作出的“最终”决定显然罔顾华社的主流民意,尤其是拒绝接纳以董教总為主的华教阵营之基本诉求。


由於希盟政权内阁的“最终”决定并未解除华印族群的忧虑,董教总再度坚决要求教育部马上撤消在国民型学校四年级国文课纳入Seni Khat的措施,以确保华小和淡小的特征不被侵蚀。


一般认為,增设Seni Khat单元不仅将加重学生的学习压力和教师的教学负担,也无助於有效改进和提升国民型学校学生的国语国文水平。


最重要的是,董教总认同五大宗教諮询理事会的看法,爪夷书法是阿拉伯书法,与伊斯兰息息相关,因此在华小和淡小“介绍”或学习爪夷书法,不仅是涉及宗教教义或元素的不当作法,而且可能牴触联邦宪法。


值得注意的是,在内阁还未议决按原来计划向国民型学校四年级学生“介绍”Seni Khat之前,身為财政部长的民主行动党秘书林冠英本週二曾会晤首相敦马哈迪,据知他乃向敦马传达行动党本週一晚召开的特别会议对“爪夷书法”课题所达成的2项共识,即要求撤回爪夷书法艺术单元,以及最低限度不能把它列為必修而是选修科。


本週三由身為希盟主席的副首相旺阿兹莎所主持的内阁会议对“爪夷书法”课题一致作出“最终”决定,意味也获得林冠英在内的6位行动党部长同意。(敦马本週二已再度飞往日本进行工作访问。)


很明显地,希盟政权内阁并不认同行动党在Seni Khat课题的立场,而坚持不撤回教育部的这项措施,至於马智礼所指的“介绍”Seni Khat单元将以选择性方式实施(dilaksanakan secara pilihan)是否意味等同行动党所建议的“列為选修课”,委实存有模糊空间,而授权教师决定课堂上的教导方式看来不意味学生可“选修”Seni Khat,因為教师可伸缩性处理教学方式,却非选择不教导;更何况Seni Khat单元乃列入必修的164页国民型学校四年级国文课本,所以Seni Khat单元怎能“选修”呢?


儘管内阁的有关“最终”决定看来有违行动党大多数领袖和党员的意愿,但对林冠英来说,行动党已争取到“介绍”爪夷书法艺术的单元不是强制性上课,属於选修,而且不考试,堪称“难得”,但他坦承这肯定无法满足所有人,包括来自非马来社会的人士,他们要求搁置有关单元,直至与所有华小和淡小的代表组织完成协商為止。


马智礼和林冠英不厌其烦地再度“提醒”有关在国民型学校国文课引入Seni Khat的教学纲要是由国阵前朝所制定和有计划推行,但他俩并未向国人交代為何希盟政权执意落实这项一旦实行必会引起极大争议的“新”政。


尤有进者,马智礼至今仍未对接下来在华小和淡小推行Seni Khat的规范及方式,作出任何的说明或釐清。


董教总须捍卫华小特征


教育部似乎把Seni Khat单元能否在国民型学校落实及其成败之责任推给教师,对他们来说真的极不公平。


教育部事先没有諮询各方面包括华社尤其是董教总的意见,并进行沟通与交流之下,即使在面对华社和一些朝野政党的强烈反对,却依然一意孤行地落实不利於国民团结与种族和谐的所谓“新”教育措施,这岂是希盟政权“以民為本”和向人民负责的施政表现。


為了防止被打开缺口,导致华小的本质在“温水煮青蛙”下渐被侵蚀,华社确须坚守不可被挑战的底线,绝不可妥协。

  


废爪夷书法何难?


2019/08/10 南洋商报/言论

~作者:江振鸿


爪夷书法列华淡小小四课程政策的风波,举国闹得沸沸扬扬。


今天我们暂且不谈此政策是否会造成国民型小学变质,不议是否会给小学生带来学习负担,也不论学习爪夷书法会否造成非马来人的特质减少等问题,而是谈一谈在此风波中,希盟政府所流露出的一些运作手法。


首先,此风波的起点来自某华文报章于725日的封面头条报道。


报道中引述不愿具名校长揭露,指教育局要求学校派出教师以接受爪夷书法艺术的培训。此课题曝光并引发争议后,教育部于726日召开与华文教育和淡米尔文教育团体的对话会,并强调此政策仍有讨论空间,该部将搜集意见后会再详细研究。


似有先斩后奏之嫌


这个处理手法似乎有先斩后奏及敷衍大众之嫌,因为当局既然都已经展开了教师对于爪夷书法艺术的培训工作,这证明此政策早已过了搜集意见及详细研究的阶段,并将开始进入实施状态。


所以这让人觉得希盟政府似乎与当年常因仓促实施某些政策的前朝政府,没有两样。


第二,此风波爆发一个星期后的82日晚上,教育部副部长在面子书上贴文发表了所谓其与教育部长针对此风波所达成的一些共识。


根据我在私人界的经验,在一间公司里,如果一个部门想实施新政策,相关部门的经理都会与其部门内主要领导班底及骨干,根据所搜集到的意见及研究报告,进行最后的讨论和决策会议,以确保所有的成员对新政策的宗旨及实施方针,能有个明确的共识。


所以,正当教师们都已开始接受爪夷书法艺术的培训时,教育部副部长才来与教育部长达成所谓的共识,这是否表示教育部长在这项政策被实施前,没有召开该部门内最后的讨论和决策会议,或是这名教育部第二号人物、过去常常调侃马华在前朝政府当家不当权的某政党的副部长,没受邀出席最后的决策会议?


最后,有人指出这项政策其实是被前朝政府所推行及通过的。


这点我恐怕更是不能理解,因希盟政府上台后,得赔偿亿亿声的大型发展计划,亿亿声税收的消费税,都能在改朝换代后,弹指之间被推翻废除。


那么,区区废除一个前朝政府所推行的小小教育政策,何足道哉?


我很好奇的另一点,爪夷书法列华淡小小四课程这项前朝政府所要推行及通过的教育政策,难道是现任政府在检讨前朝政府失误政策的漏网之鱼?还是根本没对前朝政府政策进行深入检讨工作?又或是经过检讨后,决定给予保留?


 

隔山打虎火箭“得个吉”


2019/08/10 南洋商报/言论

~作者:陈金阙


希盟政府被戏称为U转政府,因为许多“铁定”实施的政策,往往时到临头却U转,让人民的头也不知跟着转了多少回,其中包括废死刑法令、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承认统考等等。每一次U转,有人欢喜有人忧,不过,顺得哥来失嫂意,只看U转的政治利益是哪者为多而已。


老实说,这回的爪夷书法风波,根本不应该强制实行。如果这是前朝的政策,那么,希盟上台后,废除前朝的政策不胜其数,还容易过吃生菜。何况,尊贵的教育部长不可能不知道,所有新教育政策在推行前,必须得到部长的首肯,那么,教育部长推翻这个爪夷书法,有何困难?根本不必等到媒体(遥指《星洲日报》)的“炒作”,才发生了华社“烈火莫熄”事件!


那么,教育部长没有推翻,那是允许了,而尊贵的副教育部长也以为只是趣味学习,没什么大不了吧。事实大大不然。华教这一块地,经过国家教育政策的一再圈禁,越划越小,所有支持或从事华教事业的人士,无不小心翼翼,不愿看到这个小田地在自己有生之年变质。


承认统考一里变亿里路


希盟的正副教育部长觉得这是过敏,那是没有任职教育部达60年的缘故;尤其是代表华社的副部长,不屑向马华各副教育部长取经,也希望她向曾任教育部长的敦马哈迪医生、丹斯里慕尤丁多多请教,到底华社要的是什么。远的不说,只说承认统考一事,从马华走剩的一里变成行动党的亿里路,已经让华社觉得值得好好思考“狼来了”的故事警言。


那么,强制性列入国语教课书里,根据35年前林吉祥所言,那是违宪。35年来,林老先生从反对党变成执政党,立场变了,但是违宪的情形应该没变,除非是宪法已经修改了,林老何以落个前言不对后语的窘态?关于违宪,有许多学者发表了中立的看法,可从各媒体得知,不完全是种族情绪的一时冲动。另外,许多希盟的华裔领袖(主要来自行动党)纷纷出来为爪夷文背书,人民看到的却是另一个领悟:这些领袖学习爪夷文时多数是在大学或者进入社会以后的事,如果不是某些原因推动,或者经过成熟的思考,那么请问这些领袖是否在小时候能自动自发学习爪夷文呢?


我们身为孩子的家长,觉得儿童启蒙时期最重要的语文是母语,所以华小主要用华文来教导;不过,马来文是国家语文,也不能忽略;而英文是国际语文,也必须学习。要达到掌握三语,谈何容易,如今加上一个不知效益为何的爪夷文,岂不叫小学生负担过重?教长提倡的快乐学习,我坚信不能反映在学习爪夷文上面,因为,这个多加的负担,华社不会快乐,老师不会快乐,家长不会快乐,学生不会快乐,宪法有知觉的话,也不会快乐。


理性看待华社办学辛苦


要发现爪夷文的趣味,其实应该放在大学选修科系。相对来说,华小目前在教导的华文,是以白话文为主,主要是掌握听说写的技能,我们也没有硬性把文言文加在语文教学中来强调文化传承。不过,当学生成长以后,因为对华文的喜爱,自愿深入研究诗词古文,那又另当别论。


那些要求华社理性看待的议员们,我希望他们更加要理性看待华社办学的辛苦,有如母鸡看小鸡一般,时刻担心毒蛇老鹰来叼走小鸡。他们呐,不要忘了以前曾是反对党,为了政策不公与国阵诸官对峙,难道,那是为了选票才演的戏吗?


行动党向来走的是多元路线,鼓吹一个“马来西亚民族”,可是多元路线始终无法赢得马来人市场,反观其结盟伙伴如土著团结党慕尤丁等皆说过如果选择,肯定是以马来人较马来西亚人优先。这种种族优先的情况,在希盟执政以后情况未改变;而少数民族要顾及多数民族的感受,越来越有市场。因此,行动党的方位在他们看来,分外刺眼。我们觉得,希盟内斗加剧,行动党保持“静静”,冷眼旁观,于是土著政党采用隔山打虎的伎俩,丢个华教问题来为难行动党一下。


发表“中肯”言论避谈宪法


这样一个趣味教材,让行动党左右为难,为了维护一个马来西亚公民,民族文化相融的中央政策,党要纷纷发表“中肯”的话语,企图冲淡敏感话题,连宪法问题也避而不谈,结果讲了“得个吉”。


这次事件冲击到华社的底线,让99%支持行动党的华人感觉大佬找边站,没有说句“公道话”,觉得很不是味道;也激怒了更多华人,讥讽“马华卖华卖了60年还不成功,但是行动党一年就卖出去了”!


行动党应该知道,虽然他们口口声声我是马来西亚人,但是此时此刻,他们可不能说华人的事情找马华哟。撇开“华人”这个字,如今有个99%支持它的马来西亚社群对政府政策感到不满,难道行动党不该为这个社群出头,反而要他们逆来顺受?以后,行动党,谁还支持你呀?真希望这个事件发生在5·09之前,让大家看到“为人民”的行动党!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