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5 Aug 2019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962

10/08/2019 05:25

 典当华族的魂


2019/08/09 星洲日报/柔佛透视

~作者:林荣


近日闹得沸沸扬扬的课题非“华、淡小马来文科加入爪夷文书法”莫属,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提议并公布将把此提议列入华小的课程内,让所有种族能体验各族的语文文化。


这个课题表面上是没错,我国属于多元文化国家,理应了解各族文化,但是为什么在了解他族文化传统之际,华小生必须学习爪夷文书法呢?为何张副部长不提议增加华文课或宣扬我族的中华文化呢?


不仅如此,希盟政府执政前大言不惭地承诺上万选民,一旦执政马上承认统考,让独中生不再接受社会的白眼,还有废除大道收费站等的诺言呢?笔者大胆挑战希盟各位部长,甚至是尊敬的首相,您们到底兑现了哪一项承诺?


身为华裔族群代表的部长,不仅未曾替我族争取更多的利益福祉,反而说三道四,出卖我族中华文化的根基、破坏我国的种族和谐、间接典当我族的灵魂,如此的部长,我们要来何用?有朝一日,这些曾经出卖华族文化的部长,你们又有何颜面见九泉之下,曾经为华教浴血奋战、力争到底的纤纤呢?


笔者以事论事,他日马华执政时,虽说统考依然无法争取承认,但是不见得马华会提倡其他足以挑起民怨、或是种族课题的议案,百姓依然安居乐业。


如今,希盟执政,虽说严加打击贪污,但是内阁的部长堪称“不足以胜任”其职,治理国家不是儿戏,更非家家酒,如果您有担当能够治理这个国家,管好属于你的职责范围分内事,那么你就拿出真诚,而相反的马上引咎辞职,不要浪费人民的血汗钱!


常言道:“名不正则言不顺”。针对张念群的提议,笔者坚决反对,如若要多了解他族文化,我国的中小学课程纲要已经足够,剩下的就交由学子多多与友族结识,进而了解他族更深一层的习俗文化,岂不妙哉?

  


不满加失望的情绪堆积


2019/08/09 光明日报/评论.

~作者:林华国


很多事情的爆发,不是单一事件造成,更多是堆积出来的情绪,人民对於时局的失望,一单一单的堆积下来然后发生大爆炸。无论爪夷文书法事件、反对政府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大集会,乃至香港“反送中”风暴等等,都是如此。


先谈爪夷文书法,509大选希盟成功执政,相信很多华裔都对未来充满期待,特别是华裔选民自认是造王者,因為华裔集中票源给希盟,但大选后,让华裔失望的事件是一单接一单,如很多人都满怀希望的承认统考一再拖延,在雪州立了一段时间的中文路牌突然被撤下,废除大道收费还遥遥无期等等。而这些失望情绪的堆积,在爪夷文书法课题的出口爆开,出现了大爆炸局面,这应该是行动党在509大选后,面对的最严峻挑战。


朋友形容,行动党的支持率有如南极和北极雪山般,处在崩塌中而且崩塌的速度很快。如果这个说法可信,那对於希盟来说绝对不是好事,因為希盟在509大选胜利的方程式是取得西马90%的非穆斯林支持、30%穆斯林以及在东马两州取得突破的情况下赢取政权,如果华裔支持率崩盘,对希盟就非常不利。


谈谈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的课题,马来人是不是真的很了解这份公约内容?他们是不是被巫统及伊斯兰党误导而变成反对签署公约?其实这还是其次,但可以确定他们很激烈的反弹就是了。


我国的B40(低收入族群)多数是马来人,如果我们仔细观察,很多B40的马来人都当Grab司机或从事外送食物工作,收入不稳定,如果有机会和他们聊天,你会发现他们对於现况很不满,对於目前的政府,他们有很多怨言。也许有人会说是懒惰造成他们贫穷,但无论如何,他们这群人对现况是非常不满,而反对政府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集会是一个让他们爆发的出口,就算他们不明白公约内容,也一样反对到底。


爆发变成难以收拾局面


香港“反送中”风暴爆发到今天也是越演越烈,很多我国华裔不了解為何香港年轻人的行為会如此激烈,还有很多我国华人在网上痛骂他们,但其实这和上述的两大事件类似,这是一个让他们爆发的出口。


现在的90后和00后在香港还可以买到房子吗?他们要效仿先贤白手起家还有可能吗?20年来,中国内地来了大量的民眾,透过各种方法在香港定居,被香港人视為“掠夺”了原本属於香港人的资源,其中令人詬病的是医药福利,例如双非问题,父母皆非香港居民,以生育旅行方式在香港所生的婴儿取得永久居留权,双非问题导致他们的医院长期缺乏床位和医药资源。曾经听过香港朋友这麼说,就算要在医院做CT扫描也要排期3个月到半年之久。


就算港府宣佈“送中条例已死”,但他们还是继续抗议。香港人特别是年轻人,压抑在心中的不满已久,他们看不到自己的未来,那股堆积已久的情绪一下子爆发开来,变成了难以收拾的局面。


回头谈谈我国的情况,爪夷文课题已经把行动党推向一个非常严峻的局面,如果处理得不妥当,就会如我朋友所说:支持率像雪崩式崩塌!


 

巴利文、文言文和爪夷文


2019/08/09 星洲日报/言路

~作者:觉诚法师


从南美洲回来,带着法喜平静的心情下了飞机;可是立即看到了社交媒体上,大家在激烈争论有关爪夷文字书法艺术(Seni Khat)是否应该在华淡小四年级实行的课题。


在许多人反对下,教育部长宣布这项措施照样实行。


Khat在国小以外的华、淡小横空而降,引起华社激烈反弹。这让我想起当初在学佛的时候,到了高级英文班,学院要求我们要学巴利文,同学们都叫苦连天。


巴利文是古代上几世纪印度的语文,只因为佛经的原点都是巴利文或梵文所记载,学院还特别请了斯里兰卡的老师,前来教导我们巴利文。


因为巴利文和马来文颇有相似,许多辞汇源自梵文和巴利文,因此马来西亚的学生都得利,比起其他国籍的学生,马来西亚的同学念起巴利文及梵文都是得心应手,甚至考试的时候,都得到相当高的分数。但是由于现在读的佛经,都已经翻译成中文和及英文,所以渐渐的巴利文及梵文,只有在查证原典时才碰触,一般寺院日常的经典是用不到的。


现在,教育部要在明年开始在国民型小学四年级马来文课本中加入Khat课程,我认为教育部应该要慎重考虑这个决定。


即然爪夷文是很优美的古典文字,那么应该由大学,尤其是研究马来文学或者是研究马来历史的学者来学习,而不是由小学生来“鉴赏”和认识,一来避免加重小学生的负担,二来避免事倍功半起不了作用。


坦白说,小学生尚是幼苗,让他们学习古文真的等同于画图画或者是多认识几个字而已;对他们而言,实在是没有实际帮助。毕竟,他们并不明白khat的重要性,也没有鉴赏能力,最后可能只是涂鸦似的来写作业,失去了对Khat的尊重和达不到所谓“鉴赏”和“认识”的目的。


就如同华校生在读中文时,也是到了中学才开始学习少许的文言文。文言文的篇章,现在我们几乎都没什么用上;同样的,所谓的古典英文文学,虽然文字优美,也是在阅读文学上才会读到,跟日常生活用语没多大的关系。


所以我建议教育部长再三思量,若要推崇khat,应该从大学开始,或是中学的社团马来文学会开始,我想这样才能够得到彰效,而不会浪费大笔的金钱、还有大批的老师,来教大批的学生,而成効只是让小学生对爪夷文留下模糊印象,而最后是一乾二净还给老师。


我认为,目前国家人民需要的是经济振作和全民团结,应该努力跟世界接轨,注重环保议题。比较起来,在小学推行khat显得微不足道,不值得政府耗费如此大的力气来忤逆民间的意愿一意孤行。


教育部应该尊重民意,让教育回归教育,由交给教育专家和学者从教育专业角度去研究,是否此政策由大学相关的科系来研习。


期望政府以大格局、大计划、大远见、大气魄来引导国家人民迈向更团结、更友好、更和谐的社会,不要再让人民焦虑,争吵或引发不必要的种族冲突问题。


愚者是制造问题,智者是化解问题;仁者是明瞭问题,人民是没有问题。


你,要选择什么问题?


 

爪夷书法


2019/08/08 光华日报/评论

~文:吴荣顺


四年级国语课程加入爪夷书法其实有问题吗?需要真的引起华社的反弹与隐忧吗?假设希盟不在执政的位置会发出反对的声音吗?


即使在爪夷书法的课题上,副教育部长张念群尝试解释为趣味教学,还是被全国校长职工会顾问彭忠良揭露为无鉴赏的成分。


为何会如此呢?可以将国语教学中的爪夷书法等同华语教学中的墨字书法吗?会比较引起比较高的接受度吗?


当国语的课程内容已经不简单的情况之下,再加入爪夷书法,会是否大大地降低学习的果效?


如果内容太简略,掌握程度也不高,学习何为?但是如果内容程度太高,肯定有剥夺了太多的学习时间,也不见得是好事。


太浅的内容,离开欣赏太远。太短的学习内容与时间,会让学习只是为了遗忘,也是没有意义的。


而华社最大的担忧只是会太过抬举爪夷文字,进而成为路牌,商店等等的文字,那就是会带来过多问题,麻烦与抱怨。


此外,需要确保爪夷书法的内容与宗教内容一定要完全分开,确定没有宗教成分,以免引起灌输宗教的隐忧。


为此董教总才会从教育的角度反对马来文科增爪夷书法单元的建议,坚决反对教育部在2020年于国民型小学马来课程的原则纯粹是确保国语教学质量不受其他因素影响。


其实,教育部也可以以另外一个法子来处理爪夷书法的推广与学习,比如以爪夷学会的活动来进行,不是可以学得更加深入,更加好吗?


诚如全国教师专业职工会(NUTP)所言的不反对爪夷书法纳入小学国语课程,并认为爪夷书法有助拓展学生对世界各种书法的知识的立场,爪夷书法学习本身应该不是一件糟糕事儿。


爪夷书法作为文化学习的媒介本来不是恶事,但是剥夺国语学习时间,加重国语学习负担,那就是好心做教育坏事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