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6 Dec 2019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961

09/08/2019 08:20

 说灭族先毁文化


2019/08/07 星洲日报/柔佛透视

~作者:许元龙


教育部宣布从明年开始,在华、淡小四年级的马来文科中加入阿拉伯文书法艺术(Seni Khat)。此措施引起广大的宗乡文教团体齐声反对,深恐华小变质。


华社宗乡文教团体与华人在野党反对是有先见之明,因为教育部最终是将伊斯兰文化注入华、淡小,而改变小学生的思想意识与精神面貌。


首相敦马表示教育部没反对华小生学书法,故也没有理由反对在华小实施阿拉伯文书法艺术,他更老调重弹地重申泰国、印尼、菲律宾、越南都不允许华校存在。这种论点当然是强者所言,也是华社非得提高警惕不可。


教育部在华、淡小推行阿拉伯文书法艺术是题外话,我想说的是彼岸华裔同胞在建国后的语言文化与精神面貌。


新加坡立国后以英文为工作语文,南大与华文中小学则名存实亡。当它更进一步地取消电台、电视台的方言节目,强力推广“多讲华语、少说方言”与“讲华语运动”及“节制生育两个就够”。


这深深影响了当地华裔社会的学习、家庭用语及人口结构,也波及柔佛华裔有样学样地多讲华语、少说方言及两个就够的生育观。


彼岸在推广英化与弃方言政策是绝对成功的,尤其是对华裔新生代而言,他们的家庭与社交用语全用英文。


更叫人费解的是,当下中国经济科技崛起,华文已变成经济与文化科技语文,但该国年轻一代仍然迷信学好英文就会前途一片大好,并认为华语仅懂听懂讲就行。


他们对中华语言文化与道德伦理则是认知有限、甚至不屑一顾,更看轻我国维护母语教育及传统文化教育、道德伦理者。


彼岸的新生代,甚至是职场上的老中青,他们都拥有英文名,而在日常社交与交往中,人人都叫洋名而不称华文名。幸好他们的居民证上还有中文姓名,否则真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何种族?


当然,如果看看那些往生者在报章上刊登的讣告,其祖籍的籍贯已消失。这也就是说,他们的根已不存在。该国的新一代只知自己是新加坡人,而忘却是中华民族的一份子。那些血缘与地缘性的宗乡组织,在新生代成员日愈减少下,迟早会消失无踪。


彼岸华裔人民思想言行逐渐的西化,迟婚、不婚、生育率偏低、仳离率偏高,很快国家社会陷入老龄化。已故李老领导国家有成,但华裔在英化后是祖籍祖根的传统语言文化被连根拔起,如果他泉下有知,看到自己的后代反目成仇、对簿公堂、同性结婚,不知会后悔关南大、弃华校否?


希特拉说:“要消灭一个民族,先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消灭承载它的语言;要消灭这种语言,即先从他们的学校下手”。


希特拉的真知灼见,印证了彼岸华裔失根的不归路。我们是否得高度提高警惕,全面防患与捍卫不被灭族吗?

  


从教育角度讨论KHAT的落实


2019/08/08/星洲日报/言路

~作者:黄子豪.


每当马来西亚出现和教育有关的课题时,它无可避免都会被政治化。唯一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其实就是回到教育的基础去解决。爪夷书法艺术课题也不例外。


根据教育部的说法,学习爪夷文的政策纯粹就是从教育的角度出发,让学生更了解马来文的来源和演变。根据笔者收集到的资料,现代马来文其实是爪夷文转化成罗马字母的拼音而形成的。如果我们用汉字的载体来比较的话,那么爪夷文就是汉字,现代马来文就是汉语拼音。基于这个原因,教育部认为有必要让学生了解马来文的“前世今生”,以便更能推广国民对国家文化的醒觉和认同。具体来说,根据教育部长马智礼的话,那也包括了解国徽、州徽、钞票上的爪夷文含义。


这让笔者想起了在中学时期华文课学习的汉字造字法。所有拿过高中华文科的学生都应该学习过汉字的造字法,也就是象形、指示、会意、形声、假借、专注这6个造字法。那时候学习这一门知识,主要让学生知道现代汉字,是如何从古代用象形文字表达物体的外形特征,加上各类的指示性符号,或者两个或以上的字合体,逐渐演化成今天我们所书写的现代汉字。而这三千年的文明演变,中学华文课用了多少时间来教导呢?记忆中,在5年的高初中华文科里,只谈过一次;一堂课就带过;总体解释这些历史演变的课文,不超过三页。


对这些历史知识这么的含糊带过,是因为我们不爱惜中华文化吗?还是我们对本身的汉语文化没有足够的醒觉?事实上都不是。主要的原因还是该项知识的实用性和迫切性。文字的演变,本来就是一本博大精深的研究。当中牵涉历史的演变,文化的碰撞以及社会的调试。要完全掌握一种文字的演变,甚至要学习文字的前生,包括汉字的前身象形字,马来文的前身爪夷文,英文的前身古英文(混合了拉丁文、德文),那会是适用于大学研究生的学习范畴。对于中小学生来说,其实学习这些历史语言根本没有迫切性。


如果只是单纯介绍文字的历史,笔者觉得以这个方式稍微了解一下象形字、爪夷文、淡米尔文,那是无伤大雅。任何一门语文课,在小学阶段,如果有一个小小的篇幅介绍它们的历史,我们应该以开放的态度看待这个课题。但是我们必须确保每一门语文科都获得同等的待遇,这才是教育部长口中真正落实“教育去政治化”的方法。


此外,马来西亚人力资源在国际就业市场上最大的竞争力就是掌握多种商业语言。因此教育部在制定教育指南和内容的时候,应该确立当中的实用性。教育部必须认清一个现实的学习命题:马来西亚学生花在语文课上的时间已经不少了,如果再加上篇幅巨大的爪夷文学习,那么学生对语文能力的掌控肯定杂而不纯。这就会导致我们失去强大的竞争力。这对国家教育政策培育英才的目的,是背道而驰的。


 

华社不安的再现


2019/08/08 东方日报/评论

~作者:萧德骧


国民型小学国文课爪夷文书法单元课题延烧,教育部为此针对课题发布十问十答文告厘清疑虑,但仍难以平息民众反弹。作为国会华人议员最多的政党,加上拥有教育部副部长官职,民主行动党成为众失之的。行动党如今转换身份在朝,更该明白过去马华在朝为官,于华教课题上的不易。


爪夷文书法单元课题引出不同意见,尽管官方费尽唇舌,指出爪夷文字只是一种文字,但目前部分人士普遍仍认为这是一种语文,进而形成误解。华社另一个担忧,则是该单元会成为缺口,令华小变质,包括最终该单元会列入考试范围,或教育部为此委派更多不谙中文的老师到华小任教。


爪夷文书法单元自2015年起就进入国民型学校教科书,如今经过媒体揭露才引起哗然。事实上,在独立初期,在政府学校就曾教授过爪夷文,至今笔者身边年长的一辈,有者更还对爪夷书法有记忆,可以分辨出不同笔顺的发音。过去学习爪夷书法的华裔长辈,并没有因此失去华裔的身份认同。


爪夷文书法单元引起轩然大波,然而令笔者好奇的是,如果有关单元抽起爪夷文笔顺图片,全以罗马字的国语进行解说,华社对此的接受程度是否会较高,且不会引起注意?爪夷文书法单元从单纯的艺术鉴赏课,上升到如今的违护民族文化完整性,与其说是反对教育部在课程上的调整,可能更是大马华社对以巫裔主导的政府,长期以来不信任感再现(representing)。


爪夷文字作为一种古老的文字,在罗马字未进入东南亚前一直是用以记录语言的载体,然而如今它却被视为能侵蚀华人文化,甚至扩展伊斯兰教义的象征,可见华社对于马来文化、伊斯兰元素的警愓及担忧。这种担忧,可能源自于过去多年以来被形塑的华人二等公民,及华教是大马华身份认同堡垒意识。


为此,在发现爪夷文书法悄然被列为国语必修科,等同于堡垒即将被攻陷,因此华社民众群起反弹,维护华教堡垒的完整,也就等于是保存华人身份认同,也是再次抵挡异族的入侵,华社因而再次精神胜利。


类似的思想模式放到如今大马华人对香港民众“反送中”事件,就不难理解部分华裔为何会支持中国政府。笔者就有一名朋友,喜欢反问香港民众,“你们是反送中,还是反中?”中国崛起成强大国家,作为华人当政的政府,华人就该感到骄傲,怎么能忤逆这样的政府呢?


由此,从大马华社对香港反送中事件,回到此次爪夷文书法单元课题,或许华社可以自问,如今我们是在反爪夷文书法,还是在反马来文化,或更确切的说,我们是在反一个马来人主导的政府?


无论答案是上述哪个,都反映出即使大马标榜多元社会,华人在我国依然有一定程度的不安。为此,要如何破除华人不安,通过平衡各族群重新建构对政府的信任感,是新政府的重要课题,否则就算爪夷文书法事件落幕,未来依旧还会有别的课题继续引爆华社不安,类似今日的局面仍会周而复始的上演。


 

趣味不需要六页


2019/08/08 东方日报/评论

~作者:苏鸿业


教育部最终还是坚持决定,明年华泰小四年级国语课纳入爪夷文的认识,政府目前的“让步”似乎只是把原本的爪夷文写马来成语换成日常生活中比较容易看到的令吉钞票、国徽、州徽、国家原则等等出现的爪夷文字眼,重点是教育部副部长在脸书强调,教育部没有实行学习爪夷文政策,而是认识爪夷文。


我想,如果政府只是要学生认识爪夷文,不需要用六个单元的趣味篇幅,那太多了,一个单元的一页,基本上学生们就可以认识完所有跟我们生活有关的爪夷文,如果真的只是认识,就是看了知道这是爪夷文,那就足够了。这样其实是还可以接受的,至少不需要太专业的爪夷文师资,只是国语老师顺便介绍一下,五分钟就可以带过的一个趣味教学的单元。所以如果教育部真的有心解决问题,请再次在这个单元中,做出调整,从原来的六页,到比较符合“认识”的一至二页。


撇开政治因素不谈,大部分反对爪夷文教学的人,主要是因为这和日常生活有太遥远的距离且有点不合时宜,没有实际价值。于是,只是国语课的一个单元中的趣味环节的一页,那还可以接受,然后把剩下的趣味语文篇幅,留给真正有价值的语文学习。


真正有价值的趣味语文,应该融入推广语文阅读的部分,这也很符合教育部长一直要推动的全民阅读计划,所以比起爪夷文,我们更需要有一两个趣味语文的单元,是介绍国语儿童名著的,甚至请国语阅读专家导读。其实如果真的只有一两个单元一两页,还是太少了,即使全部留给爪夷文的环节都换成推广阅读单元,都不过分,而且对于趣味语文学习的效果,肯定更佳。


接著,这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我们需要跟世界接轨。所以,在语文科的趣味单元,加入全球科技资讯,比如工业4.0AI(人工智能)科技的介绍、机器人程序语言的介绍等等,这不但跟日常生活息息相关,还可以提高学生们的视野,走向国际的舞台,我们的语文教育尤其是国语,需要有这样的角色,才能够激发华泰小学生的学习兴趣,而非学习对大家都很陌生的爪夷文。


趣味教学不是一个名词,而是一个很重要的教育理念,趣味教学同时也是国际教育的趋势,所以在安排趣味学习的单元,教育部需要更专业,不能想到什么就放什么,要真的确保所纳入的单元是真的趣味的。


六个趣味语文的单元都放入爪夷文学习,这显然不专业也很过分,若是政府可以站在专业角度再考量,把学习爪夷文的趣味单元减至一个,其它的单元推广语文阅读,语文与科技甚至语文游戏,那才会是对华泰小学生学习国语最有效的趣味编排。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