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5 Aug 2019
赤道论坛
Laman Web Khusus Pendidikan Bahasa Cina Malaysia
马 来 西 亚 华 教 专 页
Malaysia Chinese Education Special Page
赤道论坛
马来西亚华教专页

文章管理

其他 (15)

博客归档

网页浏览总次数

华教视窗 - 【华教视窗】 ~ 955

05/08/2019 15:00

 反对浪潮,能不在乎?


2019/08/03 星洲日报/砂拉越

~作者:陈晓翠


教育部正式发布声明,明年正式在国民型小学四年级的马来文课推行爪夷文书法艺术元素课程。尽管华社和部分朝野人士在事件曝光后强烈反对,但是教育部不为所动,一意孤行。


教育部强调,书法艺术将不会对教师及学生造成负担,也不会进行评估,是一种旨在灌输马来文遗产和国家身份的价值。也有部分非穆斯林的部长与议员为力挺课程,呼吁各界能以“鉴赏”的角度来看待。


但事实是,在爪夷文书法艺术元素课程曝光后,华社的反应可谓是一面倒,甚至认为该课程极可能涉及宗教敏感神经。难道教育部真的能不顾反对声吗?


再谈回爪夷文书法艺术元素课程,笔者个人不强烈反对,但是也不认同。既然教育部阐明,书法艺术将不会对教师及学生造成负担,那真的有必要编入小学四年级国文课本吗?再者,教育部认为小学生每天所要应对的课程还不够头痛吗?


笔者相信,也有不少学生可能对文字书法感兴趣,教育部可额外开设兴趣班或纳入课外活动项目。举例,在项目内可添加爪夷文、甲骨文、蒙古文、阿拉伯文等,都可能是学生想要学习的项目。


教育部只将爪夷文书法编入国文课本,对其他种族又是否公平?更何况,马来西亚向来强调元民族和平共处,但是此举却背道而驰,可笑至极。


另,教育部文告还阐述,教育部自2014年起便计划透过课程修订落实的元素,惟为何当时没修订?但我们要问的是,现在是谁要强制推行,这才是关键。

  


《学爪夷文》


2019/08/04 星洲日报/大北马

 ~作者:黄惠玲·


近日最夯的字眼--爪夷文。


爪夷文,指的是用阿拉伯字母来书写马来语的文字,且在马来群岛流传已久,其与伊斯兰传入有密切的关系。


由于爪夷文是由独特字母组成的,字母形状有点像豆芽,所以一般人都称爪夷字为“豆芽字”。


教育部指,爪夷文书法学习是从明年起,在国民型小学四年级的马来文课上推行,旨在向华小和淡小学生灌输马来文遗产和国家身份的价值。


这一事件显示,希盟“新马来西亚”的竞选宣言,在一年半时间内,就已让人陌生。


如果说要落实新马来西亚,为何仅灌输爪夷文?是否也要考虑在国小纳入中文楷书鉴赏学习,这才符合新马来西亚的概念?


改朝换代之后的教育部,似乎每天都让人有新“惊喜”,尤其自称也在学习华文的教育部长,每个月都会让人意外“惊喜”且翻天覆地,这一次大家都希望有U转时,偏偏却在大部分人反对情况下一意孤行,硬是要按原定计划走下去。


国民型小学的学生,要学习至少三种语言,国语、母语和英语,但现在还得“认识”鉴赏爪夷文,岂不是很忙?


在教育课题上,尤其维护华教完整性的前提下,真不得不防小人之心,尤其不可忽视表面看来好像微不足道,实行起来却足以渗透全局的小细节,虽说只是“认识”爪夷文,且没纳入考试纲要,但谁能保证未来不会?对这善变的政府,人们早已没有多少信心。


如果第一防线也把关不住,到时候真的必须修爪夷文课时,为时已晚。


自认连楷体也没真正掌握得体,若被迫尝试学写爪夷文时,情况肯定惨不忍睹,硬要去书写,也著实无眼欣赏自己的“杰作”啊!


当大家都认为爪夷文苦了学生时,不要忘了还有背后默默耕耘的国语老师,尤其是华裔国语老师,只有半年不到的时间,却必须接触和掌握爪夷文知识和技巧,比学生还苦啊!


几成定局的爪夷文方案,是否还有转机?在首相敦马哈迪也开口支持继续的形势下,应该很难了吧......


 

不是我们杞人忧天


2019/08/04 南洋商报/言论

~作者:黄天荣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爪夷文不是一种“语文”,而是一种“文字”(alphabet/tulisan jawi),是一种从阿拉伯文字演变而来,用来书写马来文的文字。


今天你去吉兰丹,路上很多的商店招牌都写着爪夷文,其实读音和我们所知道的马来语发音大致上是一样的。当回教传进马来半岛时,马来语开始引用阿拉伯文字来拼写,慢慢的演变成了今天的爪夷文。


我曾经在大学的时候读过三个学期的阿拉伯文,并考试。成绩当然是勉强过关,可是现在除了alifbata 还有一些文字之外,所学到的东西所剩无几。


应是选择非强制


大学的时候,一边学习阿拉伯文,一边在“靠北”为什么我们非回教徒学生需要花时间在修读阿拉伯文,因为我们毕业后并不能在回教法庭执业,而且每个期末都还需要考阿拉伯文并算入我们的成绩内。没错,学多一种语文可以是一种优势,可是它应该是一种选择,而不是强制性的。


回到爪夷文“鉴赏”加入华小国语课本内的课题,我的态度是从积极转为消极的。第一,如我所说,学习多一种文字或甚至是一种语文,都是好的,就如我们也常鼓励友族学习中文一样,多为自己增加优势也未尝不是一件坏事。可是,我们并不会强制他们去学习中文、逼他们体验什么中文“趣味教学”,更加不会逼他们在任何科目里鉴赏优美的中文字大中小楷(就算是美术课)。


第二,它的篇幅的确不多。但是,今天教育部(希盟执政的)没有办法保证爪夷文未来不会从“鉴赏”慢慢的变成“必修”、然后接下来变成“必考”,副教长还说“未来有赖大家相互监督”才能避免“必考”的发生。那我只能弱弱的问一句,那人民选你们做政府是为什么?不就是为了帮人民把关吗?


再换另一个角度,如今中文路牌在希盟执政之下必须拆除,但另一边厢地方政府却容许爪夷文路牌,那可不是双标准吗?华社不怕学多一种语言,可是担忧这将引发一系列骨牌效应,包括当国阵执政的彭亨州提出强制性在商业招牌上加上爪夷文的同时,希盟有如和国阵竞争“谁比较能维护马来文化和回教”的趋势。后果是我们的国家只会越来越单元、越发是陷在种族和宗教课题泥沼当中走不出来。


所以,不是我们杞人忧天,而是我们居“不安”思危,但好像有者只关心其他族群的“不安”,而华社的不安则一概是在“筑墙”。


马华民政也请你们闭嘴,这个烂摊子是你们2016搞出来的,所以你们没有资格批评,谨此。(作者为执业律师)


编按: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日前在面簿上说,教育部在2014年至2016年修订课程时,已把爪夷文书法介绍列入小四马来语的趣味语文教学。


 

华小生又一考验


2019/08/04 星洲日报/柔佛透视

~作者:许元龙


教育部要在国民型小学马来文科加入“爪夷文书法(Seni Khat)”,引起华社及华教组织强烈反对。


教总反对此措施,并认为“若是趣味性语文,应列在美术科”;也有人认为,这仅是教育部欲在华小推行爪夷文课程的先兆,华小因此而变质。


教育部的专家学者总将实施一些新措施或课程简单化,如废除小一至小三考试,而以学校的评估为准,那是否为所有教师提供培训相关课程?没有,它仅是派部份教师去培训,而后由那些教师教其他教师。


这项影响深远的免考试政策,如此贸然地简单化推行,是否又是一桩将莘莘学子当白老鼠的教改,最终又再一次牺牲学子的前途?


当教育部推行“爪夷文书法”时,同样采用培训一位教师而后去教导其他老师,这也真叫人质疑,该教师能学好爪夷文吗?如果不能理解及如何写好书法,那如何教学生写?如果连书写都有问题,那又如何欣赏?


这样简单易懂的逻辑思维或认知,那些专家学者怎么都不懂呢?


我们都知道,华小是所有国家教育体系中唯一得学3语的学府,我们虽然一再强调华小的3语政策能培养懂得3语的人才。


但事实无须讳言,真正学懂3语的学生仍占少数,而中文强、英文与国语弱者占绝大多数。或许是小学课程特别繁重,再加上整体学习环境的欠佳,不少学生的学术成绩真是乏善可陈,而在就读国中或独中时皆半途辍学而沦为半文盲。


另一方面,华小生皆有学习中文书法,但在书法教师缺乏与学生兴趣不高的环境下,除非在校外拜师学艺,否则他们仅懂中文而不懂写书法,更甭说如何欣赏书法艺术了。同样的情形如学爪夷文书法也一样,那不是在浪费教师与学生资源而一无所成吗?


教育部勿给华小或淡小生增添全无必要的爪夷文书法课程,还是找真正的教育专家学者,全面草拟一部适合当下及未来数十年的新教育纲要,以免继续制造大学生排队失业的困境。


温馨提醒教育部,任何将教育政治化政策都是祸国殃民,让莘莘学子看不到明天。

 

 

返回首页